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第六十九节生财有道

庚字卷第六十九节生财有道

        “三姑娘,我家姑娘在屋里,起来一阵子了,看了会儿书这会子在绣花呢。”司棋福了一福之后回答道:“奴婢去袭人那里要点儿蔷薇硝,这些日子脸上有些燥,……”

        “哦?二姐姐又在绣花了?”探春点点头,“又在绣那霸王别姬?”

        这位二姐姐不太爱出门,很有点儿非请不出的味道,基本上从不主动邀请姐妹们一聚,都是姐妹们邀请她,又或者她能主动去姐妹们那里,也就算是十分难得了。

        这几姐妹里,论绣工,迎春怕是最好的,再次是惜春和宝钗,探春和湘云都不喜欢,当然若是论刺绣技艺都没法和晴雯比。

        前几日迎春不知道从哪里得了一本图画书,便觉得那副霸王别姬的图格外漂亮,便一直在寻思要用丝巾绣起来,探春前两日就看到过,还打趣过问这姬是二姐姐,霸王却是谁,弄得二姐姐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脸却羞得通红,之前没在意,今日听的司棋这么一说又在绣花,探春倒是有些上心了。

        莫非二姐姐有了心上人,难道是那孙绍祖?探春下意识的摇摇头,不可能。

        说起那孙绍祖二姐姐就愁眉苦脸,怎么可能对那个男人动心?

        只是二姐姐那模样却又分明是思春的感觉,论年龄二姐姐也不小了,可大老爷却一直没有一个正经说法,只说要许给那孙家,但是却始终没有具体动静,那孙家男人倒是来过府里几回,府里人见过的也都没有太好印象。

        若不是那孙家男子,二姐姐却又会恋上谁?

        以二姐姐这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性子,哪里又有机会和外边儿男子认识?难道是和府里的小厮们?

        这等事情虽然不多见,但是高门大户里难免会有这等糟心事儿,二姐姐性子单纯,若是被人花言巧语哄骗,……

        想到这里探春也是吓了一跳,若是那般,只怕大老爷知道会打算二姐姐的腿。

        “司棋,这段时间二姐姐可曾外出?”探春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随口问道:“有没有外人来你们缀锦楼里?”

        司棋心里也是一紧,莫非三姑娘也觉察到了一点儿什么?

        摇了摇头,司棋也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姑娘也是知道我们姑娘性子的,平素里也就是几个姐妹来往,宝二爷现在也来得少了,琏二爷还在的时候,偶尔还来走动,但现在琏二爷去了南边儿,就更没什么人来了,……”

        探春也慢慢静下心来,觉得自己猜测可能有些谬误。

        再说二姐姐性子单纯,容易上当受骗,但是她身边随时都有司棋守着,以司棋的性子,岂是寻常人能靠得了边儿的?只怕话还没讲两句就得被司棋给打出来了。

        那会是谁?探春已经可以确定自己这位二姐姐思春了,那抱着绣绷子满脸娇羞的模样铁定是有了心上人才会如此。

        就怕是偶然看见了那位贵家公子,成了单相思,那就麻烦了。

        一时间探春也有些心乱如麻,将心比己,自己不也如此么?

        见探春似乎有些走神,司棋也不敢打扰,下意识的用探询的目光瞅了一眼侍书,侍书似乎也意识到了一点儿什么,只是悄悄地向司棋摇摇头。

        一直从蜂腰桥走过潇湘馆门口石径,要上翠烟桥了,探春这才从走神中惊醒过来,停住脚步:“司棋,你先走吧,我去林姐姐那里坐一会子。”

        待到司棋上了翠烟桥,人影消失在桥下树荫中,探春这才问身旁的侍书道:“侍书,我看二姐姐这段时间好像心神不宁的模样,这司棋也是神神叨叨鬼鬼祟祟的,她们主仆俩这段时间究竟在做什么?”

        侍书和司棋虽然同属琴、棋、书、画四婢之列,但是司棋和入画是贾家家生子,抱琴和侍书则不是,是贾府自小买进来的,所以二人关系并不算太密切。

        “姑娘这么一说,奴婢也觉得还真是,这司棋原来是个莽撞性子,做事儿风风火火,只要有她在,园子里隔着老远都能听得她的声响,往日也经常见她出挑,但是这段时间却好像安静了许多,不过奴婢倒是看她和平儿姐姐来往密切了许多。”

        侍书也是一个机敏人物,深知这荣国府里别看云淡风轻,但是却是波谲云诡。

        姑娘们随着年龄大了,而宝姑娘和林姑娘照说都有了归宿,却一直没有搬出去贾家,本来该算是妯娌的关系,似乎也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还有一个珠大奶奶看似不问世事,但是却因为贾兰拜了冯大爷为师也一下活络起来,不是去宝姑娘那里说话,就是去林姑娘那里小坐,弄得蘅芜苑和潇湘馆本来就有些敏感的关系更加微妙。

        而史姑娘也是一直在园子里住着,现在更多了一个古怪不经的妙玉,一个绵里藏针的邢岫烟,加上各家姑娘们各自的丫鬟和婆子,这园子里也看似波澜不惊,其实风雷暗隐。

        “平儿?”探春皱了皱眉,“二嫂子那边我看现在也比以往清静了许多,虽说还管着府里公中,但是……”

        “姑娘,听说琏二奶奶就有些不想管府里的事儿了,说还推荐珠大奶奶和姑娘一并来管呢。”侍书的消息并不闭塞。

        “哼,这等话你听听就好,府里的事儿是那么好管的么?”探春摇头,“二嫂子这么多年都还举步维艰,我何德何能去管府里这些事儿?这些丫鬟婆子哪个背后没有三亲六戚在府里,不是扯着老爷们,就是挂着太太奶奶们,管也不好,不管也不好,背一个有名无实的皮,何苦来哉?”

        “不是还有珠大奶奶么?”侍书问道。

        “珠大嫂子若是要管,也早就管了,现在她的心思都放在兰哥儿身上去了,没见着成日里去宝姐姐和林妹妹那里,不就是指望着冯大哥能多在兰哥儿身上多花些心思,让兰哥儿日后也能像环哥儿一样考中秀才进青檀书院读书么?”

        探春目光里多了几分幽怨,别人都能找着由头和冯大哥说上话,可自己却是……

        “赦世伯,你这动作可够快啊。”冯紫英眉头略微皱了一下,便舒展开来。

        既然打定主意让贾赦去抛头露面借这桩活儿,那就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了,只是这贾赦动作也太快了点儿,这才多久,堆砌在自己面前这些名单里,就已经由三四十人了,再一看,居然连一些哨官、把总级别的官佐都列了进来,这也未免太夸张了点儿。

        贾赦讪讪笑着,“铿哥儿,你既然撂下了话,愚伯自然要尽心去做,你也知道咱们这武勋内部都是千丝万缕的联系,荣宁贾家虽然这么多年没有再入军中,但是愚伯在外边还是有些人脉的,所以愚伯随便问了问,他们也就找上门来,都是远亲近邻的,愚伯也不好推啊,所以也就只有勉为其难,……”

        冯紫英心中冷笑,这厮居然还勉为其难,只怕是求之不得才对。

        粗略看了一眼,冯紫英发现贾赦的人脉还真的不差,齐国公陈家就有三个子弟,包括陈瑞师,景田侯裘家也有三个,包括裘炳众,理国公柳家包括柳国荃在内多达私人,最低层级一个居然是一个哨官,估计应该是有些远的旁支了。

        “赦世伯,你都和他们谈妥了?”冯紫英很好奇他怎么去和对方说的。

        “差不离了,明码实价,他们也都知道行情,其实这都瞒不了人,你和蒙古人谈的条件早就传回来了,不过蒙古人要求一起赎回,所以才让这些人没了抓拿,……”贾赦有些得意,“愚伯只是稍微透露了一点儿风声,就说你和蒙古人其中一二贵酋有往来,或许可以赎回一二人,但也不能保证,要看情况,先到先得,于是……”

        这厮倒是把这等手段玩弄得如此顺溜,冯紫英也懒得多问,直截了当地道:“那这些赎金他们怎么说?赦世伯你也不能白跑吧?”

        “嗨,愚伯也和他们说,能提前赎回来捡一条命就算不错了,就别指望能节省多少了,当然或许铿哥儿所熟悉那一两位贵酋能给点儿优惠,那就是捡着多少算多少了,……”

        贾赦涎着脸道:“至于我这边都好说,我也说了,按照赎金我抽半成,毕竟这还需要打点上下,包括还要找人去蒙古人那边担保,万一银子交过去,蒙古人却食言不肯放人怎么办?”

        这些半真半假虚头滑脑的话语手段对贾赦来说可谓轻车熟路,这连哄带骗,高举轻放,含糊模棱的手腕,贾赦也运用得炉火纯青了,专门找对方的嫡妻、嫡子,避开家族中其他人,以免干扰,所以很快就能弄来这么多都已经达成意向的目标对象。

        连陈家和柳家都愿意相信贾赦,估计还真的是相信了贾赦这番说辞。

        冯紫英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单单是这份名单上的赎金数额就已经高达十万两出头了,这也意味着,贾赦就能从中抽头佣金超过五千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