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六十五节 理直气壮,大马金刀

庚字卷 第六十五节 理直气壮,大马金刀

        这个铿哥儿的性子贾赦也是知晓一二的,不就是好那一口么?

        老二媳妇不就是瞅准了这一点把金钏儿玉钏儿两姊妹送给对方暖床,这才博得人家喜欢嘛,宝玉后来的各种铺排,环哥儿的考中秀才和进入青檀书院,甚至现在连兰哥儿好像都能沾上光了。

        不过贾赦倒是有些怀疑,珠哥儿媳妇是不是有些耐不住寂寞,舍身饲虎才换来冯紫英愿意指点贾兰一二?

        在他看来这种可能性极大,否则之前为什么冯紫英一直对贾兰不闻不问,现在却开始热络起来了,多半是一亲芳泽了才会爱屋及乌。

        想到这里贾赦心里也是一阵火热,那珠哥儿媳妇平素里貌似吃素念佛的素淡样子,但是却生得一副妖娆倜傥的身段,某一日贾赦也曾经看到过一回李纨在一干姑娘们鼓动下穿得轻薄艳丽的褙子,那胸那臀,果真是让人垂涎,却没想到被铿哥儿这家伙给偷吃了。

        不过对贾赦来说,最重要的还是银子,至于女色都要排在其后了,在他看来只要有足够多的银子,什么女人不能拿下?

        只可惜自己已经欠了孙家太多银子,要让自己退回去是万万不能的,至于冯紫英这边就只能玩一出李代桃僵的故事了。

        要说岫烟那丫头比起二丫头虽然身份差了一点儿,但是论容貌姿色也不输于迎春,冯紫英是个对身份不那么重视的,连漂亮丫头都一样看得起,所以岫烟应该是能入他的眼。

        至于岫烟愿意不愿意,自己替她找了这样一门好亲事,她怕是感谢自己还来不及呢。

        不过倒是刑忠夫妇那边可能稍微麻烦一些,那厮现在四处鬼混,欠了一屁股烂账,贾赦反倒是有些担心冯紫英会不会嫌弃呢。

        “紫英,现在哪里日子都不好过,你们冯府人口少,算下来到现在也不过百余口人吧?”虽然是随口叫苦,但贾赦也要把戏做足,“你可知道我们荣国府多少人口?男女老幼加起来过千人,每年花销有多大,你可知道?”

        冯紫英还真没想到荣国府竟然真的有千人之多,吃了一惊,“赦世伯,这么多?哪来这么多人?”

        “嘿嘿,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我们荣国府历经这么多代,原来祖辈是买进来的人都成了家生子,连续几代下来,最早也许就是一两个人,几代人下来就能边恒三五十人,人家不愿意出去,愿意给你当下人,你难道还能把他们撵出去,或者哀求他们出去,说府里边儿快揭不起锅了?”

        贾赦叹了一口气,半真半假地道:“这京师城里最不能塌的是面子,一旦周围都知道你府里转不动了,那么立即你的朋友就会少掉一大半,你想要找人帮忙,周转,人家都会掂量一二,到最后绝大部分都会把你拒之门外了,所以再怎么难,面子上的东西必须要撑起,愚伯虽然看不惯凤姐儿一些做法,但是应该说这几年她还是花了心思的,只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冯紫英大为吃惊,他没想到贾赦还能给王熙凤这样一个公允的评价,还真不能把贾赦看得太低了,虽然贾赦说别人倒是一套一套的,但是轮到他自己身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还有这府里人一多了,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免不了就要出一些不中用的,那也罢了,就怕出一些好逸恶劳吃喝嫖赌的,那一个府里有那么几个这样的,基本上就难了,……”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贾赦瞅了冯紫英一眼,“紫英,我那个妻兄你知道吧?”

        “邢大舅?”冯紫英点点头。

        “哼,也不知道是猪油蒙了心,还是门夹了脑袋,居然敢去赌场玩,之前我并不知晓,等到我知晓时,他已经欠下一大笔银子烂账了,他本来是苏州小地方来的,未曾见过京师城的繁华,来之前我便不太喜欢,但是都是亲戚,碍于面子,人家来了,还不能不接待着,谁曾知道原本在苏州都还好好的,怎么到了京师城就迷了心,花了眼,去赌场高乐,……”

        贾赦一边摇头,一边叹气,“这一来二去,都欠下了许多银子,外边儿人都找上门来要账,他便东躲西藏,到最后躲不过去了,人家便要绑了他去,又或者要去官府告他欠账不还,他吓得不行,……”

        冯紫英有些纳闷儿,怎么贾赦的话题陡然间有扯到这邢大舅的身上来了,难道说贾赦还准备提携邢大舅一把,让他参与到这等生意中来,顺便也挣些银子好还赌债?

        贾赦会有这么大方?想想都觉得不可能,便是太阳从西边出来都有可能,让贾赦把到手的银子让给别人,那是休想。

        一时间猜不透贾赦的用意,冯紫英索性就不吭声,听那贾赦说个够。

        “我那侄女岫烟紫英你也是知晓的,摊上这么一个老爹也是命苦,现在刑忠外边欠了四五千两银子的赌债,而且利滚利,只怕会越翻越多,可他又是一个不学无术没甚本事的,根本没法还这笔账,……”

        贾赦话语里也满是遗憾,“只可惜岫烟这丫头生性好强,人也生得粉雕玉琢的,性子也是极好的,……”

        冯紫英终于听出了贾赦的意思了,难道这厮是打算把邢岫烟许给自己当妾?

        嗯,那这算个什么?酬谢?

        冯紫英哭笑不得,这贾赦也太会做生意了吧?

        “赦世伯,你想说什么?”冯紫英定了定神,“岫烟妹妹的确是个极好的姑娘,邢大舅那里若是欠债太多,赦世伯其实也可以周济一二,若是不够,小侄这里也能圆转一些,……”

        贾赦要的就是这个话,只要能牵上线,日后自然就有机会,他先前就把刑忠欠账夸大了一倍,不过是一二千两银子欠账,被他说成了四五千两,打的主意就是借这个机会来做这笔生意,挣到的银子便能有个说法是去刑忠还债。

        不但可以借机拉上关系,日后若是岫烟入了冯家门,也得要记自己这份情,也算是有了一个长久香火情,而且冯紫英若是想要纳岫烟为妾,自然就会在帮忙赎人这件事情上尽心,自己也可以好好捞一大笔。

        “嗨,怎么能让紫英你出银子?”贾赦一脸正色,“愚伯虽然手里紧了些,但是也还是能挤出一二先替刑忠还着,我是担心这刑忠继续下去,没个正经,耽误了岫烟这丫头,……”

        来了,冯紫英心里说,他倒是很好奇贾赦怎么开这个口。

        “紫英,愚伯看岫烟和林丫头那个庶出姐姐关系很是密切,我记得当初如海是不是也让他这个庶出女儿和林丫头一起嫁入你们冯家三房为媵?”

        这在荣国府里不是秘密。

        既然要娶林黛玉,自然要和现在贾家这边黛玉的近亲们把情况说清楚,贾赦、贾政都是黛玉的亲舅舅,贾母是黛玉亲外祖母,自然不可能瞒着这些事情,更何况林如海已经过世,便是贾家这边有些怨言,人都死了,自然也不会再说什么。

        再说了,妙玉陪嫁为媵,那也是帮黛玉固宠和维护林家利益,也相当于是站在贾家这边,贾家当然不会反对。

        “确有此事。”冯紫英点点头。

        “但愚伯也听说那女子好像脾性有些古怪,宁肯出家,也不愿意嫁人?”贾赦进一步道。

        冯紫英一怔之后,没想到贾赦连这个情况都知晓,不过妙玉性子古怪,一直住在栊翠庵,平素打扮也是佛门居士的模样,加上潇湘馆和芦雪广那边恐怕都知道这个情况,甚至像其他几个姊妹恐怕也都隐约听说,所以贾赦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也不奇怪。

        “嗯,这个,……”冯紫英一时间不好回答,一口承认,冯紫英担心这贾赦可别生出什么幺蛾子,比如要让岫烟李代桃僵替妙玉来作媵,这可不符合宗法礼仪。

        似乎是猜出了冯紫英的一些担心,贾赦笑了笑,“紫英,我倒是希望岫烟能替那庶出女子与林丫头一道嫁入你们冯家为媵,不过这不合规矩,不过做不了媵,岫烟也可以为妾嘛,我看岫烟也是一个能生养的,你府里现在纳了两个妾,是东府那边珍哥儿媳妇的妹妹吧?听说只有沈氏有了身孕,其他妾室,还有几个通房丫头都没有动静,令尊令堂想必也是很着急吧,岫烟进了你们冯家肯定是能生养的,……”

        冯紫英也是服了,这等事情从贾赦嘴里出来,也是如此理直气壮,他可是岫烟的长辈,但又不是父母,也不征求刑忠意见,也不问一问岫烟自家,就这么大模大样大包大揽了,弄得冯紫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赦世伯,这不好吧?”憋了半天,冯紫英才道:“岫烟妹妹知晓么?还有邢大舅那边,小侄从没有想过这事儿,……”

        “欸,愚伯只问你觉得岫烟如何?”贾赦大马金刀,一副不容置疑的模样,“只要你觉得合适,一切包在愚伯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