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六十四节 一拍即合

庚字卷 第六十四节 一拍即合

        冯紫英也没想到生意还能这般做,心中也是一震。

        难怪贾赦表情如此古怪诡异,只怕他已经听闻到了一些风声,甚至接到一些请托了。

        微微一沉吟,冯紫英一时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贾赦说的那种情况不是没有,但是肯定不是主要的,毕竟干这种事情若是被人知晓,那边立即要成为千夫所指,天下之大也再难有存身之地,绝大部分还是家族中想要赎回人的。

        贾赦来恐怕也不是为了前者,掺和进去利益未必有多大,风险却不小,冯紫英这厮多半是受人之托想要掺和到后者中去了,从中哪怕牵线搭桥,不但能挣一笔银子,还能讨得许多人情。

        当然也不排除有个别的家族继承人想要鹊巢鸠占,又或者本身在家族中就是死对头,想要借刀杀人,不过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找到贾赦头上?

        谁不知道贾赦是个棺材里伸手——死要钱的角色,真要找他,那才是所托非人了。

        “赦世伯,您说的这些情形小侄可不关心,您怕不是专门来为这个问题的吧?”冯紫英问道。

        “紫英,你我宜属一家,有些话我就不瞒你了,京师城里不少人都知道是你和蒙古人谈成了赎回那些将士,但是现在朝廷只肯赎回士卒,而将佐们朝廷没个说法,可是有些人却不敢再让他们的家人一直在草原上呆着,谁知道这一冬过去,他们还能不能活下来?”

        贾赦气定神闲,胸有成竹。

        “你也说了蒙古人那边希望全部打包一下子赎回,这显然不可能,朝廷没银子,也不能答应,有些人能拿得出银子,但他们不可能去帮着赎那些无关的人,……”

        “那岂不是和蒙古人的要求冲突了?”冯紫英反问道。

        “这就要看紫英你了,愚伯打听过了,都说是你还在朝廷没有下决定之前就和蒙古人接触了,没有你的出面,二十万两银子赎回五万多人,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蒙古人肯给你面子,多半是和你爹在辽东当总督有关,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能在这帮将佐的赎回上我们来玩一局?”

        贾赦只要是谈到钱的事情上精神就格外好,脑瓜子也灵,冯紫英也只能说这厮恐怕兴奋点就在银子上,只要有银子,什么事儿都敢干肯干。

        “玩一局?”冯紫英似笑非笑,“赦世伯,怎么玩?”

        “朝廷既然短期内无法解决这些将佐回来的意思,但是也又有许多人希望能找点儿回来,可如果要一并赎回,又不可能,那么紫英你能不能帮忙牵线搭桥,看看蒙古人那边能不能网开一面,让一些人把他们自己的赎金缴足,就让他们回来?”贾赦一副很有信心的架势。

        “这交赎金都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以往被盗匪绑架了,也还能说说价,蒙古人这边既然紫英你很熟悉,那么要是不是可以效仿?像穆天燕,柳国荃,裘炳众,陈瑞师这些人,他们肯定都是出得起这笔银子的,三万两也好,五万两也好,只要稍微熬一熬,都能拿得出来,如果紫英你能和蒙古人那边打个招呼,便宜一点,打个折扣,那么咱们就能在其中可以……”

        贾赦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看得冯紫英心里发腻,迎春长得姣美客人,性子温厚,怎么她这个老爹却是如此猥琐?

        “赦世伯,小侄可不敢掺和在其中,……”

        冯紫英话音未落,贾赦已经接上话:“愚伯懂,这些事情你当然不能在明面上掺和,这些都由愚伯来出面,到时候愚伯自然不会少你那一份儿,……”

        “不是,赦世伯,这个事儿恐怕没那么好办,蒙古人那边是要求一并,赦世伯你这有说只能解决部分,然后还要讨价还价,我怕蒙古人没那么好说话,……”冯紫英被弄得哭笑不得,赶紧解释。

        “嗨,紫英,生意都是讨价还价,蒙古人也不傻,肯定先要虚报高一些,然后才好留下还价余地嘛,再说了这些人他们带回草原上还得要供着吃喝,还不是希望早点儿把这些人换成银子,拖得时间长了,那还不是一样有损失?日后令尊在辽东那边和他们打交道时间多了,大家相互照应机会更多,怎么可能在这些问题上与太多纠结?”

        还别说,这贾赦只要是谈及银子上的营生,顿时就要活泛许多,连冯紫英都不得不承认,这厮在这方面还是有些头脑的,起码把里边的各种门道梳理得很清楚。

        冯紫英想了一想,如果朝廷这边迟迟不能就内喀尔喀人的要求作出答复,宰赛那边肯定也会有些着急。

        贾赦也说得没错,像穆天燕和柳国荃这些开价五万两银子赎金,明显是有水分的,从五万两、三万两、二万两、一万两、五千两的标准序列来看,单单是都司以上的三五十位将佐们恐怕就要五十万两银子,在他们看来,这些应该是最好索要赎金的。

        至于都司以下千总、把总之类的都属于中低级军官了,人数也众多,要一一来讨价还价,工作量就太大了,但这个群体涉及到四王八公十二侯之外的许多末流武勋,或者是四王八公十二侯的旁支子弟比较多,千儿八百两银子这些家中也还是能凑的出来,实在不行在外边儿借以下这些救命钱,也能行。

        一句话,这些银子内喀尔喀人要想拿到,的确繁琐而冗长,宰赛应该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想要朝廷打包赎回,但是如果压价太低,宰赛肯定不会答应,而且关键就是压价了朝廷一时间也不肯支付,这会影响到永隆帝对京营改组的安排。

        这么算来,贾赦这厮的路子倒还不能彻底斩断,留着这条引线,先慢慢办着,既能让宰赛那边不至于因为失望而认为自己食言,也能通过这样一笔大生意促进永平府这边的经济发展,这些银子都是要换成货物的,无论是在永平本地采购,还是通过外购走榆关这边输入草原,总之都能给永平府带来繁荣。

        尤其是冯紫英考虑到后续卢龙和迁安的铁厂全面开工,其铁料产量必定大幅度增长,再加上水泥产能提升,铁料、水泥一方面可以通过榆关海运输往南方乃至日本和朝鲜,也可以大量输入草原,同时又能从南方运来粮食、布匹、茶叶,形成良性循环互动,使得永平成为东蒙古与南方物流集散的中转地,也能带动榆关这边商港发展。

        在这其中,这些京营武勋的巨额赎金就能成为一个带动这条商贸链的启动资金。

        当内喀尔喀人在贸易商牢牢的与永平、辽东绑定在一起之后,内喀尔喀人日后就算是想要下船都不可能,某一个首领或者贵族想要逆转整个部落的生产生活方式,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赦世伯,您这么热心,难道有很多人来找您?”冯紫英忍不住问道。

        ”嘿嘿,紫英,不瞒你说,上一次你和愚伯说了之后,愚伯就去问了柳家和陈家,还有裘家,他们现在也是乱成一团,没了抓拿,有些家里还有人趁火打劫,想要重新分配家族的财产,愚伯见他们也可怜,所以也就给他们提议不如直接去找蒙古人来谈,朝廷暂时顾不过来,那么咱们就自己去找蒙古人说,五万也好,三万也好,人回来最重要,当然,也不能当肥羊被蒙古人随便宰,所以愚伯就自告奋勇说来找你商量商量,他们也都同意了,让愚伯先来问一问,这条路究竟能不能走通,……“

        虽然厚颜无耻,但是贾赦还是很坦然地在冯紫英面前和盘托出,”紫英,愚伯也不瞒你,现在荣国府里的情况不太好,你也知道府里是老太太安排给二房在管,愚伯每年只能有那点儿零散银子花销,可现在府里情形不好,大观园花销太大,而且每年又要多养不少人,现在有点儿入不敷出了,这不还欠着林丫头那边一二十万两银子,我们也很愧疚啊,琏儿媳妇,哦,凤姐儿估计现在也有些吃不消,想要撂挑子,各房日子都要过,所以愚伯也不能多考虑一些,……“

        对贾赦突然间把话题挑到荣国府内部的事情上来,还是让冯紫英有些吃惊,”赦世伯,不至于吧?老祖宗只要还在,精打细算一些,还是没问题吧?“

        贾赦也只是随口这么道一声苦。

        有老太太在,现在老二又要去江西当学政,估摸着就算是榆木疙瘩,这一趟学政也能挣几万两银子回来了,人家还有女儿在宫里当贵妃,可自己呢,就算二丫头许给孙家,也只能最后再捞一笔,以后再想要从孙家捞银子就不可能了,贾琏那边倒是还能算是一条门路,不过贾赦还是要替自己先弄一些压箱银子,所以这一笔生意他才如此上心。

        他也知道冯紫英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再说对贾家亲善,但是这么大的事儿,不给对方一些好处肯定办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