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六十二节 长房大妇

庚字卷 第六十二节 长房大妇

        “差不多了。”冯紫英懒洋洋地把脑袋放在沈宜修凸起的腹部上,认真倾听了一阵,“嗯,小家伙很兴奋啊,居然在里边手舞脚蹈,也不怕母亲承受得了不。”

        “这会子都好多了,前几日还要厉害些。”沈宜修原本柔婉的鹅蛋脸现在也变得圆润了不少,眉目间透露出一层母性的光辉,颊间幸福的微笑溢于言表,“相公,你说是个儿子还是姑娘?”

        “脐儿尖尖,是个姑娘居多,不过这都不准。”冯紫英安慰着沈宜修,“我都说过了,不管生的是男是女,只要你们娘儿两平安我就最高兴,妇人最难就是第一胎,所以我才要求你每日都必须要出去散步走上一段路,而且没事儿多做一做拉伸运动,……”

        沈宜修脸红了起来,有些薄怒地道:“相公教的那是些什么姿势啊,女儿家怎么能做那等行为,被人看见还不知道……”

        如沈宜修所言,便是青楼里的女子都做不出那等龌龊下流的动作来,这却是现代瑜伽中最正常不过的。

        冯紫英摇摇头:“首先,我只是让宛君你在闺阁中做,做不好,可以让晴雯和云裳帮着你,而且力度自己掌握,不必强求;第二,你们女子在外活动时候少,运动量小,盆骨髋骨锻炼的时候就更少,而生产的时候恰恰这可能就是关键,所以之前多活动一些,对于生产时候极有好处,……”

        丈夫的振振有词让沈宜修既甜蜜又懊恼,虽说听起来有些道理,但是那些姿势实在太羞煞人了,便是躲在床榻上习练也还是让人脸烫。

        “爷你说的这些法子是从哪里学来的?”晴雯有些狐疑地一边替沈宜修搓揉着小腿,一边问道:“怎么从未听人说起过?”

        “怎么,还觉得爷是来戏弄你家奶奶不成?”冯紫英瞪了晴雯一眼:“这都是古法秘术,张师所授,寻常人我还不说呢,尤其是像晴雯你这样的,细腰瘦臀的,骨盆偏小,日后若是生产更麻烦,最好从现在就开始习练,否则……”

        一句话把晴雯说得脸色火红,忍不住把脸侧在一边啐了一口。

        沈宜修忍不住笑了起来,“爷可看错了,晴雯腰是细的,可臀……”

        “奶奶!”晴雯急了。

        冯紫英好奇地瞅了一眼一边儿坐在杌子上的晴雯腰下,“哦,晴雯身上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奶奶!”被冯紫英那一眼扫过有如电击般,晴雯忍不住夹紧屁股,心里也是一阵扑通猛跳。

        “好,好,不说,不说,不过晴雯,难道这些事儿你还能瞒得住爷?”沈宜修眼波流淌,“外边儿流言都说爷阅女无数,……”

        冯紫英忍不住干咳了起来,“宛君,这都是外界流言,纯属诽谤,……”

        “相公这么急做什么?妾身不也说了是流言么?”沈宜修颇觉好笑。

        丈夫风流名声甚大,连母亲都从东昌府那边来信询问,甚至也代表父亲的意思,言外之意肯定是觉得是不是自己没有把丈夫侍候好,尤其是自己怀孕期间,就应该考虑替丈夫多纳一二侍妾,或者把身边丫头收房。

        但只有沈宜修自己知道丈夫其实在这方面还算是很收敛了。

        就像晴雯,论容貌姿色绝对是一等一的了,但是至今仍然是处子之身,自己都主动和他说过寻个合适机会收房,晴雯那边沈宜修也专门说过,晴雯也含羞带怯的同意了,但是丈夫总说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更有情调。

        由此可见丈夫并非那种外界所传色中饿鬼。

        至于说二尤和金钏儿、香菱她们的事情,沈宜修倒是不太在意。

        二尤那等胡女,不过是相公西征平叛是机缘偶成,又或者带着些许尝鲜的心思,而且二尤表现也很恭顺,沈宜修也很满意。

        大户人家赠送丫鬟奴仆都很正常,贾家送给相公金钏儿、玉钏儿姊妹固然算是上优之选,但是那也是有目的的,就是冲着自家相公的名望才华,意图交好,这甚至没有怎么掩饰意图。

        相公教导贾家的贾宝玉、贾环乃至贾兰也有目共睹,现在贾环甚至考中了秀才,进入青檀书院读书,也算是对得起贾家了,一双丫鬟算什么?

        倒是薛蟠赠予相公香菱在沈宜修看来是一记高招,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起码是拉近了双方距离,多了许多交道,否则薛宝钗、薛宝琴姐妹能否嫁入二房恐怕还真的是很难说。

        而且丈夫也隐约和自己提及过,他名声现在太大,但是有些事情于国于民有利,他又不得不去做,只是做得多了,自然有誉有谤,对丈夫来说,在女色方面多一些谤或许能缓解一些人内心的焦虑和不满,未必是坏事,甚至丈夫有意在放纵这种名声的传播。

        沈宜修将这点儿意思在信中向母亲和父亲吐露了后,后来回信便是父亲,信中便再无提及这一点,甚至含蓄地表达出了对自己态度和处置方式的满意。

        这夫妻闺阁间的私语调笑,也颇有一些张敞画眉的味道,主仆三人就这样悠闲自得地享受着即将离京之前的最后美好时光。

        朝廷那边虽然还没有传来消息,但是冯紫英知道自己该离京返回永平府了。

        一去一回几日加上在这京中逗留的几日,都十天时间了,十天时间已经足以发生许多事情了。

        察哈尔人和外喀尔喀人都开始悄然后撤,宣府军、大同军正在尾追不舍,蓟镇军倒是相对稳健,那边宰赛也已经开始北返了,自己还需要回去和他见一面。

        “爷,宝祥传,荣国府赦老爷来了。”云裳进来的时候,冯紫英都有些昏昏欲睡了,午间阳光不错,透过窗棂进来,旁边有娇妻俏婢相伴,坐在炕榻上,真有点儿想要枕腿入眠的欲望。

        “赦老爷?”冯紫英一时间还没有回味过来,他来能有什么事儿?难道是迎春那边露馅了?

        不可能,如果是迎春那边露馅了,多半就是要招自己去贾府那边“问罪”了。

        晴雯已经起来替冯紫英更衣了,“这位大老爷怎么会登咱们府门,倒是稀罕。”

        “谁能说得清呢?”沈宜修若有深意地看了自己丈夫一眼,“没准儿是好事儿呢?”

        冯紫英干咳一声,尚未说话,晴雯已经接上话:“奶奶,你是不知晓这位贾府大老爷的,素来是无利不起早的,他来登咱们府上,肯定是又要让爷替他办事儿,而且肯定不是省心事儿。”

        “死丫头,说话客气一些,你也是荣国府出来的,爷也和荣国府贾家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没准儿哪天就能抬一位两位贾家姑娘进来当奶奶,到时候有你好果子吃。”

        沈宜修吃吃笑着骂道,怀了孕之后,沈宜修性子似乎反而变得活泼了一些,又或者觉得肚子里有了子嗣,心里更踏实。

        “奶奶这话不对,奴婢只是实事求是的说实话,至于说贾家哪位姑娘要进府里当奶奶怕是不成了,宝姑娘和林姑娘都把位置给占满了,要进来当姨奶奶么,那还得要看奶奶同意不同意呢,嗯,当然,进二房和三房那边,就和我们这边长房没关系了,奴婢是长房的人,何须看谁的脸色?”晴雯伶牙俐齿,傲娇地道。

        冯紫英也不由得摇头。

        晴雯这丫头还真的就是这气性,难怪在《红楼梦》书中会四处不受待见,最终被撵出贾府,黯然陨落。

        这等性子,说句难听点儿话,也就只有喜欢她的人才觉得率性真实,见不惯的人只怕要厌恶到骨子里,便是周围人,若是心眼儿小一点儿,怕都是难得融洽。

        难怪金钏儿和她两虽然都是荣国府出来的,却关系很冷淡,倒是香菱性子和善,与她还能友好相处。

        沈宜修也许就是喜欢她的真实率性,所以反倒觉得她可爱,当然晴雯对沈宜修也是真心实意,这一点冯紫英也看在眼里,沈宜修这么聪慧的人,现在又是一房之主,自然也有她的驭人之道,冯紫英也不会去干涉。

        “行了,你们主仆俩就别去说那些有的没的了,这不是变着法子挤兑我么?”冯紫英故作恼怒,“你奶奶也就罢了,晴雯你也居然含沙射影,没点儿规矩了么?”

        “奴婢哪里敢?贾府大老爷是什么样的人,难道爷心里没数?”晴雯不服气的反驳:“要不奴婢和爷打个赌,看看赦老爷此番来何事,若真的是给爷带来好事儿,奴婢甘愿受罚,若是替爷带来麻烦的事儿,那爷就算输了,奴婢也不要什么,爷记得奴婢的话就行了。”

        沈宜修眼珠一转,“嗯,那不行,晴雯输了,晴雯受罚,罚什么?就罚替爷生一儿一女,爷若是输了,那就也得替晴雯做件事儿,妾身记得爷都替香菱把父母找到了,那晴雯的父母想必爷也是能想到办法的,到时候爷若是输了,爷就负责替晴雯查找到她的生身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