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五十六节 苏妙,妙人

庚字卷 第五十六节 苏妙,妙人

        心里起了一些疑心,但是冯紫英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太敏感了,成天都怀疑阴谋论了。

        或许像苏妙这种女子,虽然现在是歌伎,没准儿就是官宦人家出身,因为某种原因而流离江湖,或者说外室所生,又或者家庭遭遇厄难,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自己身边不就有一个妙玉类似么?

        再加上又有些遭遇造化,习得一手精妙无双的琴技,平素逢迎吹捧的人一多,自然就免不了眼高于顶了。

        她这种歌伎出身,给寻常人作嫡妻是受不了那种生活的,给大户人家做妾却又未必受得了那份腌臜气,所以也就盼着寻个知情趣懂情意还得要条件好的,以红颜知己的身份做妾,自然也就不一般了。

        所以虽然有些起疑,但是冯紫英也没太在意,若是冲着韩奇或者卫若兰去的,他自然管不着,若是冲着自己来的,自己倒要好好琢磨一下,看看对方是何来头。

        “苏大家见笑了,我和若兰、子琦开这种玩笑也是常有的事儿,我和他们在国子监一起读书时,他们也经常埋汰取笑我,习惯了就好。”冯紫英笑了笑,“苏大家是哪里人?”

        “妾身是杭州人,不过在宁波和金陵都住过,四处飘零,……”羽扇般的睫毛微微一眨,苏妙脸上露出一抹黯然神伤之色,似乎是往事不堪提起,看得卫若兰和韩奇都是心中一痛,神为之夺。

        冯紫英一样有此感受,但是因为有了某些疑心,所以这种抗拒自然要强许多,虽然也觉得心动,但是却还不至于毫无抵御之力。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很多事情,其实只要挺过去了,也就是另外一副天地。”

        冯紫英下意识的宽解了对方一句,却被苏妙听在耳中,前面一句倒也罢了,中间的一句却是很有一些韵味,让人回味悠长,望向冯紫英的目光里多了几许倾慕。

        列夫·托尔斯泰的话也被冯紫英拿来用在了这个时代一个歌伎身上,话一出口冯紫英才觉得自己有点儿暴殄天物的感觉,不过看着苏妙细细品味咀嚼,也觉得这女子还真的有点儿才气,自己随口这句话她也能听出一份不同寻常来。

        苏妙也不多言,只是含笑点头。

        “好了,冯大人,卫公子,韩公子,妾身很荣幸能为三位大人抚琴一曲,以示感谢三位大人对妾身的推崇抬爱,妾身来京师城这么久来,也见识了京师城中士林文人和官绅文臣,比起我们江南来,风采才华,可谓各有千秋,不过今日见到冯大人之后,妾身才意识到之前还是目光短浅了,所以这一曲,请妾身为冯大人敬献。”

        苏妙的话语情真意切,目光柔绵,看得人根本无法拒绝,便是冯紫英也只能起身表示感谢。

        跟着苏妙而来的还有四名歌伎,其中一名唱歌,三名舞蹈,像这样的著名艺伎基本上都是一个团队组合,只不有一个其中属于担纲的主角儿,其技艺和名气作为挑头角色,而其他人则依附其而生。

        随着瑶琴摆好,苏妙一端坐,气势骤然一变,那股子专注执着似乎天地万物在其心中已不复存在,留在她眼里心中的只有这具瑶琴。

        冯紫英对于琴棋诗画中棋诗(书)画都属于略懂,毕竟棋、书和画是他从前世中带来的,而诗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被动接受然后结合了一些前世记忆剽窃得来的金手指技能,当然这个技能很猥琐,基本上是憋到退无可退之时才会“爆发”一下,或者就是“灵感”来了的时候,“绽放”一下。

        但对于琴,他几乎就是一窍不通了,只能凭借自己的感觉来了。

        伴随着苏妙那清癯纤巧的手指一动,冯紫英就基本上能判断这女子恐怕是在这方面真有些造诣,轻拢慢捻抹复挑,这句话是最粗浅的形容。

        而瑶琴在中国古代音乐乐器的地位很高,基本上是居于主导地位,从俞伯牙和钟子期的故事就能略窥一二,高山流水觅知音这句话也能一样看出气象,所以这方面如果没有天赋,不下苦功,那基本上也就只能做到中人之上罢了,要成为一代大家,那真的就很难了。

        伴随着琴弦奏鸣,那名歌姬婉转歌喉也萦绕而起,“……,榄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是晏殊的蝶恋花,这首名词冯紫英还是知晓的,大周歌伎们都沿袭了前宋的风格,喜欢选用宋代词人们的一些词曲来作为自己当家作品的脚本,当然有些喜欢选择大家广为熟知的,也有些人喜欢选择小众冷僻的,但是只要能结合自己风格来重新加工塑造,达到融合,都不是问题。

        不得不说这个团队配合很好,那个歌伎的歌喉嗓音婉转柔靡,该清亮时有金石之音,该柔婉时有靡蔓之调,荡气回肠,让人沉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啊,知何处……”

        这歌姬的水准也极高,不仅仅是她唱的极好,而在于她始终能让自己的声音萦绕着苏妙的琴音,攀附而上,跌宕起伏,不离不弃,这种默契的配合才是最为难得的。

        冯紫英忍不住击节赞叹,虽然他不懂音乐,但是能让人神为之夺,深陷其中而不知,他相信这已经是自己能见识到的真正大家了。

        看看卫若兰摇头晃脑沉吟不知,韩奇双手据案唏嘘不止,冯紫英觉得今晚还真的不虚此行了,比起他以前所见识的抚琴一道,还真的是不可同日而语。

        忽然间冯紫英想到贾元春也是此道高手,贾府中的仆人丫鬟都说大姑娘轻易不抚琴,一旦抚琴便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也不知道有没有能达到这苏妙的水准?若是有机会,倒是真想看看元春抚琴的风姿。

        相比之下,那三名舞姬的舞姿虽然也十分精妙优美,但是和歌姬相比已经有了相当差距,遑论孙妙的琴技了。

        无论如何这苏妙的确不同凡俗,值得人高看几分。

        一曲既罢,三人也是忍不住鼓掌,卫若兰更是热切的起身替苏妙送上披风,“天籁之音,莫过于此!”

        冯紫英和韩奇都看得忍不住摇头,这才是真正的舔狗,可最终还是一无所有。

        苏妙礼貌地欠身微笑,款款走近冯紫英身边,冯紫英也只能起身,“苏大家果然是大家,沁人心脾,回味余香。”

        苏妙明眸一亮,浅浅一笑,“能得小冯修撰如此夸赞,妾身自信可以在这京师城站稳脚跟,无惧人言了。”

        这一手巧妙的自夸,其实也是变相夸赞冯紫英在京师城里士林中的名声地位,冯紫英听得也是暗自赞叹,这等流连于江湖的女子果然智商情商都不同寻常,卫若兰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上也就在所难免了,也不知道对方这种不加掩饰的仰慕会让若兰如何想?

        似乎是看出了冯紫英内心的担心,苏妙又莞尔一笑,“大人是否担心影响卫公子和您的情谊,其实不必多心,妾身早就和卫公子说过,妾身和卫公子如天际流星交错,只有惺惺相惜,……”

        瞥了一眼卫若兰,见这家伙果真是一副能得知己与有荣焉的架势,冯紫英真的无话可说了。

        一番夸赞寒暄之后,几人这才坐下,布幔背后才陆续进来下人开始上菜,不过能上这个场合的也就只能有苏妙了,其他几人自然只能在其他地方安排用饭,这也算是对苏妙的殊遇了。

        西湖醋鱼,东坡肉,醉虾,雪菜炒鲜笋,菜式不多,但是也足见卫若兰下的心思了,都是江浙那边的菜式,这明显是投苏妙是杭州人的口味。

        不出所料,苏妙也是大为感动,专程起身到卫若兰面前敬了一盅酒,这简直让卫若兰心花怒放。

        这女子果真手腕高妙,轻而易举的就能调动起在场男人们的心思情绪,哪怕冯紫英下意识的有些警惕,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对方带着节奏走。

        “冯大人,妾身敬大人一杯,……”苏妙在敬过了韩奇之后,巧笑嫣然,眼波流盼,来到冯紫英身畔:“迁安城一战现在在京师城中广为流传,茶楼中的说书人都说大人宛如托塔天王降世,一举击溃蒙古兵,又有人说大人是武曲星君临凡,比起诸葛孔明亦是不遑多让,……”

        冯紫英头皮一阵发麻。

        朝廷有意要借助迁安一战的胜绩来鼓舞京师军民士气他是知晓的,顺带也要打压京营,为日后永隆帝对京营进行大规模改组做准备,但是这般吹捧自己就有些过了,宝玉那边倒是说了在苦心构造,现在还根本没拿出本子来呢,怎么这京师城里就四处传遍了?

        莫不是这有人是故意来捧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