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五十五节 疑点

庚字卷 第五十五节 疑点

        二人没有直接谈韩尚瑜的未来,但是冯紫英却能理解韩奇的担心和此番来意,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蒙古兵退兵之后了。

        可以说蒙古兵在顺天府滞留时间越长,给顺天府造成的损失越大,那么日后这帮京营将士受到的处置结果就会越糟糕。

        当然这里边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韩奇之父是五城兵马司的副指挥使,一旦边军入城,那么城中局面会演变成什么样子,无人能预测,但毫无疑义现存京营中的五军营和神枢营,还有四卫营和勇士营以及五城兵马司和所属巡捕营,都会被卷进去,到时候可能就是血流漂杵人头滚滚也未可知。

        没有谁愿意见到那一幕,尤其是像韩家这种既是武勋,但是在武勋中又属于末流的家族,更不愿意掺和到这种动辄抄家灭族的动乱中去,能安稳地渡过这种危险局面是最好不过的了。

        这也是为什么韩奇在得到冯紫英肯定答复之后会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韩家真的掺和不起这种大场面。

        伴随着歌伎们纷纷登场,后边的菜肴也开始陆续端了上来,宾主都只有三位,另外在一边略远处还空了一席,倒是让冯紫英很好奇,“子琦,若兰,还有谁要来么?”

        “呵呵,紫英,这是苏姑娘的座位。”卫若兰笑嘻嘻地道:“苏姑娘虽然是邀请来为我们抚琴一曲的,但是却不能以寻常歌姬视之,所以我特别安排一张位置,以便于苏姑娘父亲之后休息时也能进餐。”

        没想到卫若兰考虑如此周到,冯紫英倒真的是要对这家伙刮目相看了,当然并不是对他的细致周到,而是对他如此痴迷苏妙,简直颠覆了冯紫英的印象,一介歌伎,居然如此待遇,这太夸张了,这从韩奇摇头苦笑的表情也能看得出来。

        卫若兰可是长公主之嫡子,虽然读书不成,但是在京中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红楼梦》书中一度还说他和史湘云谈婚论嫁,不过现在好像没有这个迹象了,史家的表现越发不堪,卫家哪里可能看得起史湘云?

        对卫若兰的表现冯紫英有些失望,这家伙好像比起几年前变化不大,而韩奇显然成熟了许多。

        当然这可能是各人家庭情况的不一样决定了这种局面,韩家作为武勋处于一种四面都是敌友莫辨的微妙状态下,随时随地都需要仔细观察和辨析风向变化,进而做出符合家族利益的行为和决定。

        而卫若兰背靠自己母亲作为长公主的特殊优势,只要不刻意去谋求什么,那么无论是皇位更迭还是内阁重臣易人,对他们来说都没有太大影响。

        “若兰,你可真的是体贴入微啊,怎么,打算把这位苏姑娘纳入房中私藏?”

        这等歌伎要入长公主府邸,恐怕难度不小,卫若兰这性子恐怕也不敢和其母两个叫板,冯紫英不相信卫若兰有这样的胆魄,更何况现在卫若兰都还未定亲,在他这个年龄已经很罕见了。

        “他敢?若兰倒是魂牵梦绕,可是那也只敢想想而已。”韩奇解除了心中的包袱,也顿时变得活跃起来,“真要敢有非分之想,长公主还不真的要把他三条腿打断了?”

        卫若兰脸一红,“子琦,你何尝不仰慕孙大家?却在这里说起我来了。”

        “我虽然仰慕孙大家,但是也只仰慕而已,哪里像你会这般痴迷苏大家?有这工夫,不如让家里好好替你寻一门婚事,长公主和你父亲都已经四处托人了,你还不如主动寻个自己觉得满意的,再去找人来说通你母亲父亲,也省得日后自己在家中受憋屈,看看紫英现在的情形,连出来都难了,这等日子何等难煎熬?”

        韩奇顺便打趣了一下冯紫英。

        “子琦,我不愿意出来,这可和内人无关。”冯紫英摇了摇手指,“咦,有人来了,……”

        卫若兰和韩奇的目光都落在了冯紫英面孔朝向,卫若兰甚至还站了起来,“苏大家来了。”

        冯紫英一双眼眸落在姗姗而至的这名女子身上。

        女子打扮很素淡,一袭乳白色的丝麻长裙,淡青色的滚边双重丝绣,让整个长裙多了几分飘逸剔透的神采,一件湖绿色的滚毛坎肩把略显瘦削的身体勾勒得更为精致窈窕,外罩一件白里红外的带帽斗篷,步履之间,盈盈动人。

        不过这一切和那张脸相比,都显得黯然失色。

        这是一张巴掌大小的俏靥,乍一眼看去,就像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童稚未脱的少女,绛唇一点,眉若春山,还有那被墨染青丝簇拥着透出几分秀气纤巧的耳朵,霍然一个犹如凡间流连的仙子。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不过这一切在看到那一双明灭不定的明眸时,都显得平淡无奇了,那双深若幽海灿若星辰的眼眸冯紫英都不知道如何来形容,截然不同的两种眸色似乎混合了幽蓝和墨黑的浓郁,……

        闭时花溅泪,张时鸟惊心?

        “见过卫公子,韩公子,……”女孩盈盈而来,礼貌地一礼,卫若兰急忙回礼,便是先前嘴巴挺铁的韩奇此时也还是有些局促地起身一抱拳。

        冯紫英也起身了,短暂的失神并未影响到他的心智,稍稍定神,他就能泰然应对。

        单纯从容貌来说,这个苏妙并不比黛玉、宝钗、宝琴甚至晴雯她们强,但是此女身上却又着一股子让人怜惜想要呵护对方的冲动,那一笑一颦,丝毫不矫揉造作,格外纯真无暇,但是却又自带天真风情,真有点儿魅惑世间的味道,这种感觉很独特。

        “这一位就是誉满京畿的小冯修撰冯大人了?苏妙今日能得一见,三生有幸。”苏妙的声音有一种轻柔中夹杂着丝竹清越的悦耳感,不愧是玩琴的,便是声音都能恰到好处地符合韵律感,让人入耳十分舒服。

        那一双眼睛望过来时,久经风雨的冯紫英觉得自己心都微微一颤,这是一种透彻人心的纯真,大巧不工,重剑无锋,正是这种毫无遮掩和做作纯美可以直透人心,有着一种剖开一切的力道。

        “苏大家客气了,紫英不过浪得虚名,都是同学朋友抬爱,听苏大家这一说,紫英还真有点儿坐卧不安了。”冯紫英微笑着一拱手。

        苏妙很郑重其事的福了一福,这才站直身体,脆声道:“若是以民壮之力都能击破蒙古大军都还当不起这般隆誉,妾身不知道何人能在大人面前傲言。”

        冯紫英笑了起来,轻轻一抬手,“苏大家请坐,我和子琦、若兰都是多年朋友,先前大家未来之前,若兰和子琦将大家吹得天上仅有地上无二,我还觉得我这两位朋友怎么骤然间变成了舔狗,情商大降,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会子一见,才觉得,嗯,似乎可以理解了。”

        被冯紫英略显诙谐的话语逗得朱唇轻绽,苏妙却不像有些女孩子那样掩嘴,而只是微微低头以示回避,香腮微红,迅即问道:“大人所言舔狗和智商是什么意思?”

        冯紫英倒是很惊讶于对方对新词语的敏锐,点点头:“舔狗是指京中妇人喜欢豢养的一种宠物,猫或者犬,它们为了讨好主人博得主人一笑,百般逢迎,嗯,所以……”

        被冯紫英的这般戏谑调笑,卫若兰和韩奇都是又气又好笑,不过想起先前自己在冯紫英面前的各种吹嘘,还真的有点儿那种感觉,只是这舔狗绝对是冯紫英自己杜撰的,京中之事二人如何不知晓?哪来什么舔狗一说?

        “那智商又是何意?”

        冯紫英眨了眨眼,“情商一词是我首创,嗯,代指我们在涉及到感情情绪倾向上的智慧,可以这样来解释吧,本来某些人平素十分冷静理智,做事极有条理,但是一旦涉及到感情上的问题,就会失去理智,做事再无章法,这就是情商大降,……”

        冯紫英的话把对面女子更是逗得忍俊不禁,而卫若兰则是跺脚摇头,显然也被冯紫英这番话给揶揄得不行。

        “大人这般调笑卫公子和韩公子,可非朋友之举,……”苏妙眼波流转,“不过若是出于善意,那倒是可以理解。”

        冯紫英还以为这女子会故作姿态的替卫若兰辩驳一番,没想到这话锋一转,还给了卫若兰一刀,虽然很委婉,但却也表露出隐藏的一些拒绝,心里不禁替卫若兰叹息,这说明卫若兰根本就没有被对方看在眼里,这倒是让他有些惊奇。

        不管卫若兰能不能纳她入门是一回事,但是这言语中流露出来的那种毫不考虑,这却真的有点儿不简单了。

        一介歌伎,再是名动四方,也不过卑贱之身,若是能入卫家这样的家庭,而且卫若兰无论是身份还是外表都堪称一等一的,无疑是苏妙这种身份者梦寐以求的终极目标,但这苏妙内心深处居然如此抗拒,那这倚仗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