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四十八节 冯家香火

庚字卷 第四十八节 冯家香火

        “不过什么?”晴雯紧追不舍。

        “不过晚间爷睡了,有几位姑娘来看了爷,见爷睡了,也就走了。”宝祥也不知道晴雯究竟知道了什么,一时间也不敢乱说。

        这位姑娘是荣国府出来的,万一有其他渠道知晓了一些什么呢?连他都不知道昨晚爷究竟在哪里歇的,只知道最后一个来找的是平儿姑娘,但是自己找上门去的时候,平儿姑娘一脸平静,爷也不可能歇在琏二奶奶院子里吧?

        有些事情宝祥连想都不敢往下想,他注意到了平儿姑娘来见自己时虽然表情平静,但是那脸颊的酡红却是挥之不去,同样连手指都有些微微颤抖,或许自己叫门时,平儿姑娘就躺在爷的身旁?可是琏二奶奶呢?能容许这等事情发生?

        宝祥不敢再想下去了,他怕自己想得太多,万一哪天睡着了做梦说梦话,被人听了去,爷会怎么处置自己?

        “几位姑娘来看了爷?”晴雯脸颊如火烧一般,内心也是狂怒,果然,这荣国府里骚蹄子如此之多,“哪几位啊?”

        “有紫鹃姑娘和莺儿姑娘,还有司棋姑娘和平儿姑娘,三姑娘是亲自来的,还给爷送了醒酒汤。”宝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他又不敢不回答。

        万一晴雯姐姐是奉大奶奶之命来的,自己这要撒谎被她们觉察了,这不是就恶了大奶奶,日后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但若是要让自己“出卖”爷,那宝祥是万万不肯也不可能的,自己是爷的仆僮,这点儿规矩原则他还是明白的,所以他就只能含糊其辞的来个半真半假了。

        几位姑娘都来看过爷,这是实话,不过午间和晚上来看合着一起,也不算假话吧?

        若是晴雯姐姐真的去查了个究竟,也可以托词说自己记混了。

        连宝祥都很佩服自己的急智了。

        晴雯有些蒙了,紫鹃和莺儿也就罢了,还有司棋和平儿,司棋怎么会搅进来?莫非传言二姑娘对大爷颇有情意是真的?又或者司棋这丫头想攀高枝儿?

        晴雯和司棋关系不错,打算找个机会好好审一审司棋这小蹄子,现在晴雯不比以前,对着司棋已经有一定心理优势了。

        “三姑娘亲自来看了爷,送了醒酒汤?”晴雯有些纳闷儿,不该是宝姑娘或者林姑娘么?怎么三姑娘也卷了进来?

        “是啊,在爷床边儿还坐了一会儿,才走了的。”宝祥只能“出卖”一下探春了,否则以晴雯姐姐锲而不舍的劲头,若是不能得到一个让她满意的答案,好像真的过不了关啊,也不知道她究竟知道了一些什么。

        晴雯摇摇头。

        爷身上的香脂香粉气息绝对不是三姑娘身上的。

        三姑娘是个爽利性子,不喜欢那等香气浓郁的脂粉,而那个也衣衫身上明显是主子们用的香脂香粉气息馥郁甜香,沁人心脾,应该是相当昂贵的脂粉,只怕几位姑娘里除了宝姑娘和林姑娘,其他姑娘都未必能用得起,更何况三姑娘也不喜欢这等香味,那会是谁?

        至于另外一股熟悉香气,反倒是不好查了,紫鹃、莺儿、平儿、鸳鸯、琥珀、彩霞、彩云、袭人、媚人、紫绡、绮霰这些大丫头们都能用,而且她们也有可能经常调换,根本无法判断。

        “那爷下午出去去哪儿你可知晓?”晴雯又问道。

        “好像是进了园子吧,晴雯姐姐你也知道小的是进不了园子的,所以具体就不清楚了。”宝祥理直气壮地回答。

        “晚上呢?”晴雯再问。

        “晚上?爷倒是出去溜了一圈说吃了酒心里有些烧,但很快就回来了。”宝祥心里咯噔一下,“晴雯姐姐也知道爷吃了酒回来也有些晚了,府里边儿到处都要关门落闸的。”

        一时间就没有了头绪,晴雯自然不知道眼前这小子居然用九真一假的办法来糊弄自己,觉得对方把许多细节都说得很真实,应该不至于欺哄自己,也只能作罢。

        但晴雯也是个执拗性子,这事儿既然挂在心上,她就一定要查出个究竟来,她相信既然有了这第一次,日后肯定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爷沾上了荣国府里这等骚蹄子,以爷的性子,只怕免不了还会偷腥,总归会有狐狸尾巴露出来。

        她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而且还是两个人,一主一仆,究竟是主仆同一,还是主仆各异?

        冯紫英自然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留下的证据被晴雯拿住了,他在和王熙凤欢好时自然是没有太在意,衣衫都夹杂在一起,后来起身时,王熙凤也替他把身上擦拭过了,只是这衣衫却是没意识到。

        这一觉睡醒过来,已经是午间了,起来用了饭,都还觉得有些酒劲儿的后遗症。

        好在只是有些晕乎乎,身上软绵绵,究竟是酒后乱性的结果还是纯粹酒的力道,冯紫英觉得可能前者可能性更大。

        此时细细回味起昨夜的一夜癫狂,冯紫英都还有些意动神摇心驰神往。

        难怪贾琏在外边也是自诩风流,荣国府里什么鲍二媳妇、多姑娘,在扬州时也是轻狂放浪,却对王熙凤这般怵,估计是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王熙凤恐怕是真的天赋异禀,身怀宝器而不自知啊。

        咂了咂嘴,冯紫英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夕贪花自然也是有后遗症的,原本也就玩一玩暧昧,不必承担多少道义上的责任,但是眼下这吃到嘴里了,那就需要考虑后续事宜了。

        冯紫英历来主张谋定而后动,虽然现在王熙凤这边儿还说不上什么麻烦,贾琏来信中也只是说到迟早要另娶,还在为那个小妾生子的问题操心,所以一两年内也是没问题的,所以也就给自己提供了这么一短时间来操作处理。

        麻烦肯定有,难度也不小,但是尝了王熙凤的滋味后,真要让冯紫英舍弃,他倒是还有些舍不得了。

        要说他身边也不缺女人,但是,沈宜修自然不说,那是嫡妻,不能相提并论,无论是几个丫头,还是二尤两个小妾,都和王熙凤真不一样,每每对上自己,这些女人们都只能俯首求饶,要不就只能车轮战,王熙凤这身子却甚合我意。

        酣畅淋漓,恣意快活,可以说冯紫英从未体验过这般滋味,恨不能今晚就再去梅开二度。

        想到这里冯紫英摇摇头,自己也好歹是见过世面的人,怎么现在却还贪恋一具女人身体了?

        再怎么也不就是一个女人,再说不一样,这天下女人不一样的多了去,传闻中的种种原来冯紫英也没有在意过,但下一次张师云游回来,自己倒是要好好问一问。

        “爷,太太和姨太太请你过去。”云裳过来,眼巴巴地看着冯紫英:“爷也不体恤自家身体,昨晚喝那么多,喝酒伤身,……”

        “知道了。”冯紫英知道母亲和姨娘叫自己过去什么事情。

        宝钗、宝琴的婚事需要计议了,只有两个月时间了,虽然婚期已定,但是还有需要具体事宜都要商量一番,父亲不在,家中又没有其他长辈,只能靠母亲姨娘和自己来议定,好在有前面娶沈家女的先例,倒也不虞有什么太多疏漏。

        捏了一把云裳圆润的脸颊,冯紫英笑道:“那日后云裳就多监督一下爷,只是爷有时候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冷酒伤肝,热酒伤肺,不喝酒伤心啊。”

        一句话把云裳说得懵了,好半晌才道:“不喝酒怎么就伤心了?”

        “人家热情相邀,你却不饮,这不是伤了大家感情么?”冯紫英逗弄着云裳。

        云裳这才明白过来,嘟着嘴道:“爷就是找借口罢了,反正奴婢之后要和晴雯一道监督爷,方才晴雯替爷洗衣服的时候都还在作恼呢。”

        冯紫英也不在意,晴雯这丫头就是这种性子,看不惯的就要说就要较真儿,但冯紫英却不反感这丫头的行为,或许这就是颜值即正义?

        和母亲、姨娘商量议定,这事儿沈宜修就没有参加了,毕竟这是丈夫以另外一个身份娶妻,再说早就知道,但是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回到房中见沈宜修已经假寐休息,冯紫英也知道妻子心事,扳着妻子肩头道:“宛君你可别有事儿闷心里啊,你肚里可是我们冯家的嫡长子或者嫡长女啊,日后是要统帅咱们冯家下一代冯家军的啊。”

        一句话就把沈宜修心情逗弄得好起来了,轻轻哼了一声,坐了起来,靠在丈夫怀里,“妾身可没有那么心胸狭隘,肚子里这个累赘也拖累得妾身够呛,这几日便是多走几步都有些乏了,对了,尤家两位妹妹都还没有反应?”

        沈宜修也很好奇自己怎么这么快就怀上了,而二尤专宠这半年,居然也毫无反应,这不但她觉得奇怪,就是婆婆她们也有些着急了。

        难道这还因为二女是胡女血统,可京师中和边地纳胡女为妾的人也不少,都说胡女胸丰臀肥,最能生养,怎么二尤却没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