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四十六节 太复杂

庚字卷 第四十六节 太复杂

        离开兵部公廨时,已经是辰正了。

        既然基本上确定了是科尔沁人几千骑兵的袭扰,兵部诸公心中也就放下了大半担心,斥候还在侦察,但冯紫英不认为会有什么意外。

        而其他军情,虽然冯紫英的判断很准确,但是毕竟不是兵部中人,而且像杨嗣昌、郑崇俭这些人一样也都跃跃欲试,希望能在未来的战事中展现自己的才华,冯紫英还要在这里指点江山,就有些不合适了,所以冯紫英很知趣地主动离开了,至于内阁那边也不需要再去做一番解释了。

        郑崇俭把冯紫英送到了公廨门口,见郑崇俭有些神思恍惚,冯紫英颇感奇怪,“大章,怎么了,心神不宁的?”

        “噢,紫英,没什么,也许是我有些多疑吧。”郑崇俭勉强笑了笑,不过冯紫英却没有放过。

        他知道郑崇俭这个人,不比陈奇瑜的飞扬浮躁,也不像杨嗣昌那样激进锐利,也不像王应熊那样骁悍果决,属于比较沉稳保守的性子,他如果感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肯定就会有问题。

        “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说来听听,难道连我都信不过了?”冯紫英攀着对方的肩膀走到门口一边儿。

        “嗯,其实也说不上什么,非熊今天没来,你也知道他可能马上就要去四川,孙大人先走一步了,他也回去准备了。”郑崇俭摇摇头,“我现在主要负责顺天府这边的情报收集编纂分析,总感觉昌平那边宣府军和大同军有些不太正常,……”

        “不太正常?哪里不太正常?”冯紫英严肃起来。

        “蓟镇军守御从昌平到顺义再到平谷,甚至还要负责平谷以东三河、蓟州一线,可宣府军、大同军进来已经超过八万人了,却都龟缩在昌平州这一线,据我所知这一线面对的是外喀尔喀人,其实力远不及察哈尔人,兵部却无动于衷,甚至还决定就这样继续维持原状,可这样蓟镇军正面就显得有些单薄了,一旦被察哈尔人突破,就会造成极大的被动,……”

        郑崇俭的话把冯紫英给问住了。

        他没想到郑崇俭居然会问这个。

        他当然知道其中原委,但是却考虑能不能对对方说。

        若是陈奇瑜或者杨嗣昌,冯紫英考都不会考虑,肯定会敷衍过去,当然杨嗣昌肯定知晓其中奥秘,不需要问自己,陈奇瑜那毛躁性子,和自己关系也没那么密切,他不会说。

        如果是练国事、许其勋或者方有度,冯紫英也会和盘托出,但郑崇俭和自己的关系密切程度介乎于许其勋、方有度与陈奇瑜、傅宗龙、宋师襄他们之间,同范景文、贺逢圣、孙传庭、王应熊、吴甡他们相若,都是较为密切,但是却还没有达到可以推心置腹的境地。

        不过略作沉吟之后,冯紫英还是觉得还是和对方挑明更好。

        郑崇俭人品不错,而且还和自己有一起去宁夏、甘肃平叛的经历,他和孙传庭、王应熊三人都是在军事这一块有相当才华,日后自己恐怕在军务这一块上依赖甚多,藉此机会进一步密切关系也是应有之意。

        “大章,这个情况就不要去问,也不要去和二位大人说了。”冯紫英淡淡地道。

        “啊?”郑崇俭一脸莫名其妙,看着冯紫英。

        冯紫英叹了一口气,“大章,大同军和宣府军归谁统率?”

        郑崇俭还是不明白:“宣大总督牛继宗啊。”

        “外喀尔喀人突破进来,是从哪里进来的?谁的责任?”冯紫英再问。

        “周四沟,四海治,……”郑崇俭脸上微微色变,“你是说牛继宗……?”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阐述事实,外喀尔喀人从延庆那边突进来,牛继宗作为宣大总督,兵部早就责令他务必加强防务,提高警惕,他置若罔闻,导致西线被撕裂,中线全线被动,他没有责任?”

        冯紫英语气越发淡漠,“可兵部和都察院乃至内阁、皇上追究过么?”

        “好像都察院有御史上过弹章,但是很快就压了下来,……”郑崇俭若有所悟,但是脸色却越发难看。

        “是啊,你觉得我们大周都察院的御史们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骨头不硬了?”冯紫英笑了笑,“谁能有这么大本事把这事儿压下去?”

        郑崇俭默然不语,便是内阁和皇上都没这本事,只有各方都达成了默契,才会如此。

        可何至于此?

        牛继宗不过是一介总督,别说是一介武官,就算是阁老出了事儿,都察院那帮御史一样会咬着不放,这种事情难道还少了?

        “大章,有些情况你可能隐约听说,也可能不太明白,牛继宗是什么出身?武勋,镇国公之后,四王八公十二侯,这可是咱们大周打江山时的顶级勋贵们的后代啊,这军中,九边之地也好,京营三大营也好,什么勇士营、四卫营和五城兵马司也好,哪个地方没有这些武勋子弟充斥?”

        冯紫英说得很随意,但是听在郑崇俭耳朵里却是让他脊背发寒,涩声道:“紫英,你们冯家也是武勋吧?”

        “是,我们冯家也是武勋,不过我们在这些四王八公十二侯中可派不上号,祖上不过一个云川伯,后来还被不明不白的给弄丢了,呼伦侯都是我大伯用命换来的,救了当今皇上和忠顺王,和十二侯没关系,云川伯这个爵位回来那也估计是皇上觉得家父在戍边多年,我二伯也病死任上,给个安慰罢了,……”

        冯紫英头微微扬起,“我们冯家虽然和武勋扯得上关系,但是本质却不是这帮顶级勋贵中的一员。”

        “紫英,那和我说的事儿又有什么关系?”郑崇俭听得稀里糊涂,似懂非懂。

        “当然有关系,牛继宗是四王八公十二侯这些勋贵中的中流砥柱式人物,你该知道咱们皇上这个皇位如何而来吧?”冯紫英声音越发低沉,“他原来是忠孝王,可不是太子。”

        最后几句话虽然声音很小,却如同九天梵音在郑崇俭心中震响。

        太子?!义忠亲王?!

        武勋是一直听太上皇的,太上皇据说一直对废太子也就是义忠亲王有些偏爱,便是郑崇俭在京中这么久也隐约听说过,只不过原来一直觉得很虚无缥缈,甚至就是谣言,没想到冯紫英今日却给自己挑开了。

        “恐怕连皇上坐上大宝之位都还有些不敢置信吧,起码在他继位前几年可能从未想过,太子立而又废,废而又立,然后再废,这其中几番波折,若是没有点儿门道,岂能如此?”冯紫英慢条斯理地道:“现在义忠亲王不也活蹦乱跳,皇上和义忠亲王不也‘和睦相处’,有太上皇在嘛。”

        郑崇俭眼巴巴地听着这些天家秘辛,也只有这些武勋家族才能对这些隐秘了解如此清楚。

        “紫英,你是说牛继宗有可能……”郑崇俭觉得自己声音都有些哑了。

        “什么都有可能,关键在于时机合适不合适,条件具备不具备。”冯紫英语气萧索,“京营主力在三屯营丧失殆尽,五军营和神枢营分属太上皇和皇上嫡系掌握,相互制衡,但又都能能控制一部分城防和城门;蓟镇或许是听皇上的,但对面却是察哈尔人大军压境,无法动弹,……”

        郑崇俭盯着冯紫英,看着他嘴唇不断吐出他从未接触过的东西。

        “牛继宗是宣大总督,但你在兵部这么久,应该知道九边边军武将军官的体系吧?辽东系,大同系,蓟镇属辽东,大同自然是大同系,但这两大派系中一样有许多武勋出身的武将,宣府镇比较特殊,相互交织,而王子腾在担任宣大总督时就开始往宣府镇安排京营武勋出身的武将,所以从王子腾到牛继宗,宣府镇已经逐渐成为了京营武勋打入边军中的一颗钉子,而在此之前,其他边镇虽然也有大量武勋出身武将军官,但是他们已经不能算是纯粹的武勋了,更要考虑各自派系,所以情况更为复杂,他们要占那边,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

        “我还是没明白……”郑崇俭越听越糊涂。

        “大章,我们冯家出身哪里?”冯紫英叹了一口气。

        郑崇俭这才陡然反应过来,惊讶地道:“你是说……”

        “你以为张柴他们二位把我叫回来就这么简单?”冯紫英自我解嘲,“我爹不在,自然就只有我这个当儿子的能用起来了,我已经写了几封信出去了,但诸公和皇上也许还是不放心呢?只要等到宰赛大军北撤,遵化那两万蓟镇军腾出手来,又或者曹家寨那边黄得功部抵达,对察哈尔人回师草原构成了威胁,蓟镇正面压力减轻,能腾出手来了,也许就没我事儿了。”

        郑崇俭忍不住摇头,如此复杂,他之前根本就没想到过,连冯紫英被召回来,都是别有用意,根本就不是之前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