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四十二节 荣国府之夜(5)

庚字卷 第四十二节 荣国府之夜(5)

        娇喘吁吁,被翻红浪,粉股玉臂在锦衾中时隐时现,……

        先前的叱骂渐渐低沉下去,逐渐变成某种不可描述之声音,到最后伴随着拔步床的摇晃渐渐和缓下来,最终化为呢喃细语,……

        冯紫英雄壮的身体靠在床头,品味着那份酣畅淋漓。

        不得不说身下这个女人不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中其他任何一个女人可比的,用甘润丰饶这个词儿来形容可谓一针见血,冯紫英甚至有些怀疑贾琏之所以落荒而逃只怕主因还是真的降服不了这个妇人,太过丢脸,便是自己也是拿出了张师所授,方才降服这个妖女。

        以前不过是手眼温存,触手丰润腻滑,但现在剑及履及,才能真正品尝到这份不同寻常的火热膏腴。

        平儿夹着腿红着脸进来的时候姿势都有些古怪,弄得冯紫英都有些好笑,自己可没对她干什么,却是这般模样,显然是这隔壁听床滋味不好受。

        王熙凤已经沉沉睡去,很显然这一场酣战也让她心满意足,久旷之身宛如干柴遇烈火,顿时就将二人烧成了灰烬。

        不过对于冯紫英来说跟随张师久习,从无间断,冯紫英很清楚这冯氏一门香火单薄,要想维系长远,那这身子骨的打熬可是须臾放松不得。

        “爷,……”

        “坐吧。”冯紫英拍拍床畔,示意平儿坐。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许多事情就不得不认真谋划考虑了。

        平儿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才进屋里来。

        这位爷公务繁忙,可能明日这一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京师城,而且回了京师城之后恐怕也是要筹办和薛家姑娘的婚事,不太可能有过多精力来过问这边儿的事情了。

        可现在自己和二奶奶身份尴尬,贾琏南下扬州一去不复返,听闻在那边已经纳妾生子,日后怕是回来只怕也会带着新的奶奶回来了,和自己与奶奶再无任何瓜葛了。

        府里大老爷他们应该还是和贾琏那边有书信往来,只是碍着奶奶和自己,才不做声,但是那隆儿、昭儿在扬州那边也和这边府里有联系,免不了就会有消息露出来,自己和奶奶二人何去何从,已经是摆在面上亟待考虑的事情了。

        正因为如此,平儿才一咬牙把冯紫英放了进来,二奶奶面皮抹不下来,这等事情也就只有她来做。

        先将冯紫英送出门去,遮人耳目,院子里人都看着冯大爷走了,然后平儿又吩咐所有人都各自归屋睡觉。

        这东西耳房各有一个小天井,靠外有一截一丈左右的围墙,外边儿就是一个穿堂,但是围墙很高,足足有一丈有余,如非有梯子是根本无法翻越的,平儿这才从这边耳房围墙处丢出去一根绳子,让冯紫英从墙外沿着绳子攀援进来,好在冯紫英伸手矫健,攀着绳子便能轻易越墙而入。

        从外边儿穿堂直接进耳房,周遭自然无人知晓,这耳房外便是自己的房间,再过去还有一间储物间之后才是其他丫鬟们的房间,也不虞有什么响动会惊动别人。

        只是没想到二人这一番天雷勾地火,竟然弄得如此响动,奶奶也是许久未曾这般,所以也就有些不管不顾的架势。

        那折腾出来的响动声更是把在外边儿的平儿都吓得不轻,开门出去了两趟一窥虚实,就是怕院子里其他人觉察,那小红惯是一个精明的丫头,虽然关系处得不错,但是这等事情,平儿还不敢让外人知晓。

        “平儿,你们怎么想的?”冯紫英接过平儿递过来的蜜水,喝了一口,放下,示意这丫头就靠着自己坐下。

        旁边王熙凤侧着身子,葱绿色的胸围子丢在那蚊帐挂钩上,两团如发酵的白面亮晃晃的,被丹红锦被遮去关键一半,煞是刺人眼目。

        平儿咬着嘴唇,半个屁股靠着床头坐下,“爷是什么意思?”

        “爷这不问你们俩么?看你们主仆俩也是打算一辈子不分开了,凤姐儿现在这情形,我估摸着怕也不是长久之计吧,贾琏在扬州已经纳妾生子的谁让你们怕是知晓了吧,估计他还打算在扬州另娶当地大户女子,他也是一个五品同知的虚衔,又是武勋之后,还是有些颜面的,寻个大户人家女子不难,……”

        冯紫英叹了一口气,贾琏也给他来了信,说了扬州那边海通银庄的情况,贾琏在那边如鱼得水,手底下的人也得力,所以干得很顺手,加之那小妾生下一子,更是让贾琏喜出望外,估计贾赦两口子都应该知晓了,现在贾琏已经在考虑重新娶妻的事宜了。

        冯紫英的话让平儿心里也是一沉,不过一想到还有眼前这个男人可以依靠,她心里便又踏实许多。

        “日后琏二哥肯定是要带着新妇回来的,虽然未必就是这一两年,但是迟早也是要回来的,届时你和凤姐儿怎么办?”

        “那爷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平儿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冯紫英。

        “我琢磨过,若是贾琏带着新妇和侍妾以及儿子回来,你和凤姐儿肯定是在这荣国府里待不下去了,可王家那边,像凤姐儿这种和离了的,以凤姐儿的性子,怕也是打死不愿意回去的吧?”

        冯紫英和平儿都没有注意到凤姐儿的鼾声已经停止,眼角却有了几分泪影。

        “奶奶肯定不会回去,她说过,王家那边,也没有几个成器的,大老爷早逝,二老爷现在去了湖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平儿摇头。

        “贾家不能呆了,王家不能回,那就只有跟着爷了,但爷的情形你们也知道,在这京师城里,随便寻一处宅子倒是简单,但你们俩这样出去,肯定是要招人怀疑的,总不能你二人成日里就缩在宅子里不见人吧?还有你家奶奶和二太太、薛姨妈甚至宝钗她们都是亲戚,还走动不走动?走动勤了,会不会被人看出端倪来?”

        冯紫英的话句句入骨诛心,也让醒了装睡的王熙凤和平儿二人心都不由自主的往下沉。

        “这巧姐儿论理也是凤姐儿身上掉下来的肉,但却也是贾家骨血,贾家自然是不允凤姐儿带走的,这日后日子还长着呢,凤姐儿和你难道就一直在外边晃悠?”

        装睡的王熙凤心一紧之后也是一松,,平儿却是心里一宽。

        男人能把这些事情都想到,说明男人是真心再替二人考虑,而非只图那一时快活,没打算提起裤子就不认账,单凭这一点,便是把这身子给了他也值了。

        “爷都替我们考虑这么周全了,自然也是有对策了,……”平儿媚眼如丝,望向冯紫英的目光里已经满是情意。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单凭这个男人当下的表现,就比那贾琏不知强多少倍,还不用说人家是翰林院修撰出身,现在更是实打实五品同知。

        “唔,我也考虑过,但都不是很满意,我先前就和你与凤姐儿说过,京师城也好,临清也好,扬州也好,金陵也好,大同也好,都没问题,不过这得要看你们俩了,若是孤苦伶仃的去了那些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只怕也非长久之计。”

        冯紫英的考虑让王熙凤和平儿心中都是暖意融融,但如何解决这个现实难题呢?

        “奶奶和奴婢说过,王家肯定是不会回去的,但她也不想离开京城,毕竟我们在这边生活这么多年了,而且金陵那边也未必适应了,太太和姨太太她们都在京城,便是舅老爷一家也在京师城,金陵那边不过是一些远亲,……”

        平儿的话让冯紫英明白了,他点点头:“那就留在京师城,唔,平儿,你奶奶说过她日后打算么?”

        这话问得有些蹊跷,先前说的不就是日后打算么?这突兀的再问一句,就有点儿其他意思了。

        平儿一愣,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王熙凤,明白过来冯紫英话语中的意思了,他不可能娶二奶奶,可这么在京师城不明不白地呆着,有没有考虑其他出路?比如另嫁?

        可另嫁是这么好另嫁的么?二奶奶这种身份,怎么嫁?嫁谁?

        好人家不可能娶你,真的愿意娶你的只怕就不是冲着你的人,而是冲着你的银子来的了。

        好歹你也是王家人,便是和离,贾家也不会亏待你,加上你自家的私房钱,一二万两银子的家当还是有的。

        金银红人眼,财帛动人心,谁能防得到?

        人心难测。

        平儿缓缓摇头,王熙凤早就说过了,她不会再嫁,因为像她这种人再醮不会有好结果,只会让自己越发受罪。

        冯紫英也有些为难。

        他还搞不明白王熙凤的想法,很明显这贾家她不可能一直呆下去,贾琏是肯定还要再娶的,等到新妇进来,回了贾家,本来就不待见王熙凤的贾赦和邢氏,肯定会想尽办法把王熙凤挤兑出门,便是贾母也不可能在这事儿维护王熙凤。

        到那时候,又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