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三十七节 内外事儿

庚字卷 第三十七节 内外事儿

        这一顿吃得颇为尽兴。

        琵琶鸭舌,糟鹌鹑,胭脂鹅脯,风腌果子狸,茄鲞,红烧獐腿,清蒸鲟鱼,火腿冬笋炖鹿筋,……,荣国府的后厨也是颇为卖力,拿出了当家本事,各色小吃也是络绎不绝的端上来,……

        或许是觉得贾家几位子弟孺子可教,又或者终于能够将自己在迁安城的种种一一吐露,亦或是一日之间和黛玉、宝钗宝琴外加一个邢岫烟都能快意畅谈,冯紫英心中也是极为畅意,对宝玉、贾环他们几个的敬酒也很有点儿来者不拒的架势,两坛绍兴黄酒下肚,便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了。

        醒来时已经是在客房里了。

        “几时了?”接过宝祥递过来的酸梅汤,一口气灌了下去,他是被尿给憋醒的,脑袋瓜子还有些晕晕乎乎的。

        “快亥初了。”宝祥把碗收回去,然后递上巾子,“醒酒汤是三姑娘送过来了,还在爷边儿上坐了一会子才走。”

        冯紫英睖了宝祥一眼,看这家伙欲言又止的模样,知道这家伙怕是又有什么话要说。

        若说是这冯府里边什么都避不了的,也就只有瑞祥和宝祥这二人了,说句难听一点儿的话,便是想要在外边偷吃都没法避开这二人,也必须要由这二人配合才能把许多事情遮掩过去。

        “想说什么就说。”冯紫英没好气地道。

        “爷,小的看三姑娘对爷很有情意,从环三爷那里知晓爷喝多了,便马上让人去厨房做了醒酒汤送来,不避嫌疑,……”

        冯紫英把身体靠在床头上,身子也还有些软,这绍兴黄酒后劲儿甚大,自己穿越来到这个冯铿身体上,酒量却是甚浅,多饮几杯就有些过量了,这还幸亏是这个时代的黄酒,换了那等烈酒,只怕还要不堪。

        “那又如何?”冯紫英有些好奇,宝祥这家伙素来老实,比瑞祥更像个闷葫芦,怎么今日却要主动替探丫头说起话来了?

        “小的就是觉得三姑娘为人大气,若是,若是,……”

        “若是什么?”见宝祥脸涨得通红,冯紫英真的有点儿吃惊了,探丫头居然能把宝祥买通,让他来说话了?不像啊,探春也不至于如此才是。

        “若是三姑娘能嫁到冯家,那也是极好的。”宝祥咕咚一下跪在地上,倒是把冯紫英吓了一跳,随即冷笑,“你到也知罪了?”

        “爷,小的这也是发自肺腑的由衷之言,呃,另外蝉姐儿也和小的说过三姑娘表面开朗大方,在府里边儿也很受尊重,但是老爷太太们却没有替她考虑过寻一门好亲事,……”

        宝祥终于暴露了。

        “蝉姐儿?”冯紫英愣了一下,探春的贴身丫头是侍书,还有一个丫鬟叫什么来着,翠墨吧,没什么叫蝉姐儿的啊。

        “蝉姐儿是三姑娘屋里的小丫鬟,她姥姥便是大观园门上的夏婆子,……”见冯紫英茫然,宝祥知道这位爷肯定对蝉姐儿没印象。

        “哦,……”冯紫英拉长声调,仔细打量了一眼宝祥,跟着自己身边几年,冯紫英才意识到这位当初到自己房中十岁不到的小子,现在也有十四岁了,换个普通人家,也该是谈论亲事的时候了。

        宝祥被冯紫英揶揄的声音弄得只敢把头低下,跪在地上不敢做声。

        “看样子你是看上这蝉姐儿了?”冯紫英倒是对这个没什么太忌讳。

        这大户人家的丫鬟们去处无外乎就是三条,一是给主子当通房丫鬟,但这一般是贴身大丫头才有资格,不是随便什么丫头都能行的,二是放出去,自寻出路,这一般是买进来的丫鬟比较多;三就是配府里边儿的小子们,这种情形就是家生子的情形比较多。

        宝祥这么主动挑明,也是一种态度,没瞒着自己,至于说替探丫头说几句话,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那个丫头有机会不替自家主子说几句?

        “小的不敢。”见冯紫英语气并没有太过严苛,宝祥心情稍微放松一些,“只是跟着爷来荣国府这边儿,遇着这蝉姐儿两回,有一回渴得不行,蝉姐儿替小的端了一盅水来,一来二去便熟了。”

        “熟了?这么简单?”冯紫英似笑非笑地看了这宝祥一眼,“既然没什么关系,那我和三妹妹说一声,把这蝉姐儿打发出去随便配个小子,……”

        被冯紫英的话给挤兑得只能连连磕头,不敢再多说,宝祥满头是汗。

        “行了,别在爷面前装了,看上了就看上了,不过你也知道爷这个人,若是人家不愿意,那爷是断断不允许那等强娶强要的,……”

        冯紫英的话音未落,宝祥已经赶紧抬起头来道:“爷,小的如何敢去犯天条?而且小的和蝉姐儿真的也只是比较熟,小的有点儿喜欢蝉姐儿,但是蝉姐儿还是贾家那边的人,也不敢……”

        这等私下勾搭偷情,被拿住是要打个半死发卖出去的,不过人都有七情六欲,这大户里边下人动辄数百人,大部分都是小厮丫鬟,年龄相当,你要说杜绝这种,本身就不可能,所以许多也就是眉目传情,但是对外却是不敢承认的。

        “行了,爷知道了。”冯紫英听明白了,估计也就是刚有点儿那种意思,眉来眼去的,还远说不上什么私定终生的。

        这种事儿哪家哪户都不少见,就看运气了,遇上个开明主子,或者自己受宠的,又或者在府里边有些跟脚的,便能托人去说和,等到年龄合适的时候就配对,然后这一家子也就变成家生子,若是运气不佳,女的被发卖出去或者配给别人,那也只能叹有缘无分。

        冯紫英当然不至于做那种棒打鸳鸯的事儿,不过宝祥这个年龄肯定还不可能,起码也还要两三年后,这厮先说出来,估计也是存着这份心,免得真的遇上时候了却落空了。

        “爷,三姑娘那边……”

        “宝祥,荣国府的事儿难道爷不比你清楚?”冯紫英瞪了对方一样,吓得本来想起来的宝祥又跪了下去,“这男婚女嫁若是这么容易,爷就干脆把想娶的姑娘都娶回去得了。”

        宝祥不敢再做声,心里却在嘀咕,以爷的身份,想娶哪个姑娘不行?哪家还能拒绝?

        轻轻叹了一口气,探春这样来送醒酒汤,只怕也是不惧外人流言了,难道贾家还真的愿意让探春给自己当妾?

        便是冯紫英再放肆,也不敢往这边儿想,那贾政可是一个极好面子的,你说迎春也就罢了,贾赦还能用银子和权势来摆平,探春这边,贾政能容忍女儿给自己当妾?尤其是在妹妹扥女儿和小姨子的女儿都是在一家里边当大妇的情况下,贾政能答应?

        不说贾政,便是探春那边只怕也一样撂不下这脸子才对,昔日的好姐妹,人家为妻自己为妾,这如何能接受?

        或许这不过是探春对自己的关心,情不自禁罢了,没自己想的那么多,冯紫英只能自我宽慰。

        这才想起,自己好像还答应了司棋,这都亥时了,再不过去,只怕就不好园子门了。

        即便是现在要进园子门也有些不方便了,这大观园里边好像就是亥时落门闸。

        想到这里,冯紫英便抬脚往外走。

        “爷,您这是上哪儿去?”宝祥赶紧爬起来跟着出来道。

        “爷要进园子里一趟,你就在屋里呆着,若是有人来问,就说爷喝了酒睡了,不要人打扰。”冯紫英叮嘱了一句,这才出门。

        不出所料,西角门早已经落了门闸,而且从西角门进去的话,还得要从蓼汀花溆那边石洞绕到芭蕉坞那边,然后从荼蘼架边儿上沿着沁芳溪走这一路才稍微安稳一些,否则要走蔷薇院、红香圃、榆荫堂那边,那就太容易遇到人了。

        想了一想,冯紫英索性就直接走大门那边,这会子刚亥时,估计那边正门还没有落闸。

        果然,冯紫英走到大观园大门上,便看见只剩下两个婆子正准备关门,见冯紫英疾步而来,都放下门闸,满脸堆笑问道:“冯大爷醒了?可是落了什么东西在怡红院?”

        冯紫英心中一宽,这倒是一个知趣的人,好像叫夏婆子,不就是宝祥口里那个蝉姐儿的外婆么?估计探丫头送醒酒汤来,就是蝉姐儿跟着出来的,难怪这夏婆子如此懂事。

        点点头,冯紫英不动声色地微笑道:“嗯,要落闸了?我身上有一件要紧物事落在宝玉那里了,去拿了便出来,辛苦你们俩了。”

        顺手从袖子里拿出几粒金瓜子,放在了夏婆子手上,那金瓜子在灯光下晃得人眼花。

        夏婆子自然是忙不迭地让开,顺手接过金瓜子,笑得眼睛都快要眯缝起,“冯大爷尽管去,我们两个老婆瞌睡少,睡得晚,便在这里候着大爷。”

        冯紫英点点头,这夏婆子倒也有些道行啊,这是要候着自己,也是提醒自己不能在这院子里留宿的意思吧?嗯,还挺有底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