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三十六节 感召

庚字卷 第三十六节 感召

        当麝月把老君眉送上来时,看见这荣国府小一辈的几位主子,除了琏二爷不在外,几乎就到齐了。

        正觉得罕见,便听得外边院门口传来宝玉爽朗的笑声:“冯大哥,你怕是第一次正式来我怡红院吧?蓬荜生辉啊,这边快请!环哥儿,兰哥儿,琮哥儿,还不出来迎接?”

        贾环、贾兰、贾琮一听得声音,也是呼啦一下,都起身忙不迭地一路小跑迎来出去。

        果然冯紫英刚走到沁芳亭,便遇上了宝玉,二人便一并往这边过来了。

        宝玉也是见到冯紫英一直未到,所以才想去沿路一寻。

        这都酉正已过了,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在等一等就得要打灯笼去接人了。

        好在冯紫英来得也及时,并未让宝玉跑空。

        冯紫英见贾环、贾兰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少年郎涌出来,略感诧异,贾环和贾兰当然没啥,但这个少年郎看起来好像比贾兰还小点儿,这是谁家儿郎?

        宝玉也一眼就看出了冯紫英的注意,赶紧介绍:“冯大哥怕是不认识琮哥儿吧?大伯家的,要比琏二哥小十来岁呢,比兰哥儿都要小半岁,……”

        “哦,赦世伯的幺儿啊。”冯紫英笑了起来,这个贾琮在《红楼梦》书中的印象不深,却是贾赦的庶出子,年龄应该和贾兰差不多,但《红楼梦》书中对他描述不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

        “贾琮见过冯大哥,父亲专门叮嘱我说,贾冯两家是世交,冯大哥乃是我们京中武勋子弟中的杰出代表,年青一代里您是当之无愧的领头羊,要我好好跟着宝二哥、环三哥向冯大哥多请益,日后收获肯定巨大,……”

        冯紫英没想到这贾琮年轻虽轻,却还能有这样一番说辞,若真是贾赦所教,自己背熟了倒也罢了,但若是临场发挥能有这样一番话,那就不简单了。

        比起贾兰有些小大人般的沉静,这个贾琮明显要更活跃,但是又和贾环的那种激进敏锐不一样,更多了几分宽松和机灵。

        “好了,别学着环哥儿和兰哥儿那等吹捧我的口吻,我没那么厉害,未来环哥儿、兰哥儿还有你,没准儿要比我强得多。”冯紫英摆摆手,“宝玉,走吧,我肚子可是饿了,中午这一段喝了不少,晚间咱们有点儿意思就行了。”

        “欸,冯大哥,那怎么行?中午是两位老爷的心意,今晚才是宝二哥和我们的意愿,宝二哥都准备了一坛绍兴黄酒,味道淳厚却不算辛辣,您肯定没问题,……”

        贾环没等宝玉说话便插话。

        “是啊,冯大哥,今儿个我们贾家这两代都和您关系不一般,你明后日便要回永平,所以我们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聚一聚,若是不能尽兴,岂不让人遗憾?”

        宝玉也接上话,今儿个这种场面本来就不容易,又是在自家怡红院地盘上,还能喝个痛快?

        “还有今儿个您收了贾兰为弟子,贾兰肯定要好好敬一敬您,我也要代表大嫂敬您三杯,……”

        酒宴就在相互之间的攻防战中开始,冯紫英自然想要尽可能避免被围攻,而贾宝玉他们却也难得有如此机遇,当然不肯放过。

        “冯大哥,老爷一直对您赞誉有加,说您是我们贾家子弟学些的楷模,叮嘱我一定要好好跟着您学些,不仅仅是学习读书,更要学习你为人处世之道,……”

        看着站在自己身边敬酒的贾琮,冯紫英越发觉得这个小家伙不简单。

        原本觉得这贾家没甚人才,贾琏也就是中人之姿,宝玉“无心俗务”,贾环读书倒是不错,但是性子偏激了一些,贾兰倒是沉稳,但其他也看不出来,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个贾琮,头脑倒是有些机灵,但是如此年纪这般确也未必是好事,不过起码也有可看之处。

        荣国府的二代三代里边,除开贾琏外,也就眼前这几位,但是谁能扛得起荣国府的重任,还真的不好说,而且真的大厦将倾的话,只怕也不是哪一个人能力挽狂澜逆转大势的。

        “琮哥儿,你这杯酒为兄喝了,你也不必说这些恭维话,贾冯两家的关系摆在这里,作为兄长的,希望宝玉、环哥儿和你,还有兰哥儿都能有所造化,荣国府历沐天恩,或许你们日后走的路不尽一致,但是百川归海,殊途同归,你们肩负着贾家的未来,所以保持本心,勠力同心,这才是一个家族兴旺的根本所在,……”

        随便说些没有什么营养的鸡汤,冯紫英信手拈来,但听在几人耳中,也包括侍候在一旁的袭人、麝月、绮霰、紫绡几个丫头,都是听得目泛异彩,觉得名满京师的小冯修撰果然不凡。

        “环哥儿去了青檀书院,后年便要参加秋闱大比,你可以问问环哥儿,青檀书院汇聚大周南北士子精英,但是依然无人敢怠惰,你和兰哥儿如果有心读书,便要加倍努力,先把底子大好,……”

        一番勉励的话语也是说得贾兰贾琮心潮澎湃,尤其是想到贾环现在都能和大周南北青年士子同校受教读书,那等羡慕之情更是溢于言表,但是贾环人家是实打实的秀才出身了,这却是羡慕不来的,想进青檀书院,秀才是最起码的标准,对于贾兰、贾琮来说,都还是一个艰难的挑战。

        “冯大哥放心,我们必当谨记您的教导,绝不辜负您的期待,……”

        这话听起来咋这么耳熟呢?冯紫英心里嘀咕,咋觉得就像是自己前世中勉励后辈下属,人家好像都是这么回应的,毕恭毕敬,心悦诚服,但这都是表面现象,内心如何想,谁知道?

        不过看贾兰贾琮的年龄,这贾琮或许还有些小机灵,但是要说城府,怕也还达不到那个表演程度。

        话题逐渐转移到了冯紫英在迁安城和榛子镇的故事上来了。

        对于宝玉、贾环和贾兰贾琮这些未曾见过什么世面的年轻人来说,冯紫英的经历对他们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酷炫无比的英雄传奇故事。

        数万狰狞可怖的蒙古兵围成,旦夕可破,数万百姓士民面对承破被屠戮一空的弥天大难,唯一的以往就是冯紫英率领的民壮,运筹帷幄,决胜一日,临危不惧,拼搏杀敌,……

        见几个人都这么感兴趣,冯紫英自然也不吝于借着酒兴半真半假的炫耀一番,其实也算不上炫耀,也就是把一些故事情节略作加工,要么移花接木,要么李代桃僵,自我代入,巩固加深一下在这几个家伙心目中的高大形象,不是坏事儿。

        冯紫英本身口才也不差,加上本身就是自己所经历和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随意拈出几个细节加工一番,便能演绎出一番可歌可泣的壮丽诗篇,听得几人时而热血沸腾,时而扼腕不已,时而心潮汹涌,时而黯然惋惜。

        尤其是谈及几个火铳兵面对蒙古兵登城,在没有近战武器的情形下仍然是毫无畏惧的舍命相搏,为后边的战友赢得时间结阵反击,最终将敌人赶下城头而他们也无一幸存的故事,更是听得几个人少年郎热泪盈眶握拳哽噎。

        冯紫英所叙述的倒也并非虚构,不过是把有些情节略做了糅合和提升,使得渲染的气氛更为浓烈激荡。

        “大丈夫当如是!”贾环忍不住抚掌叹息,“只可惜我等手无缚鸡之力,无法上阵杀敌,……”

        “环哥儿,话不是这么说,并非要亲自上阵杀敌才是为国效忠的唯一手段,作为农夫商贾,纳粮缴税服役,每一颗粮食每一文铜钱都能化为朝廷抗击外敌的有力武器,同样作为士人官员,我们每一个政策决策,都可能影响到百姓民心士气,仓廪足而知礼仪,百姓富足,朝廷清明,那么我们边关自然就士气稳固,武器粮秣更加丰足,自然与外敌作战就更有优势,……”

        冯紫英目光炯炯,注视着四人,“所以读书做官,著书立说,经商务农,织布冶铁,在我看来没有太多的高低贵贱,只要是心存报国之心,胸怀奋进之意,砥砺前行,那便能积跬步以至千里,积小流以成江海,,我希望你们四人日后无论做到哪一步,都能不忘初心,……”

        一番话说得情深义重,铿锵有力,直抒胸臆,把他对几人的期待表露无疑,而宝玉几人也是群情振奋,几欲昂扬起身拜倒了。

        尤其是宝玉,听得冯紫英专门提了一句著书立说,他觉得这显然就是在提点鼓励自己,再想起自己之前的种种狭隘,更是觉得冯大哥胸怀天下,哪像自己如此蝇营狗苟,……

        贾环倒还好一些,而贾兰和贾琮都是第一次正经八百听冯紫英教诲,都被这一席话击中了心扉,心情激荡之余,对于这位恩师(兄长)更是有了一种莫名的崇拜敬仰,只觉得自己日后若是能及对方十一,只怕便能不枉此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