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三十五节 诸般心事

庚字卷 第三十五节 诸般心事

        贾环倒是觉得理所当然,他虽然和园子里的这些姑娘们不熟,心思也不在这上边儿,但是也知道大伯母这个外侄女是个气度娴雅志向高洁的女孩子,连自己姐姐都对这位邢家姐姐十分赞许,若是仰慕冯大哥,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若是得知宝玉这般对冯大哥不忿,只怕贾环就真的要狠狠啐一口,说一句你也配了。

        “哦,那也无妨,冯大哥难得来咱们府里一回,几位姐姐那里恐怕都要走到,这一次冯大哥再是回去,只怕就只能年底才能见到了。”

        贾环颇为感慨,突然话锋一转,“冯大哥是做大事的人,迁安城力战蒙古兵,榛子镇再赴鸿门宴,宝二哥,你不是也一直在写传奇话本么?什么十三棍僧救唐王,那都是几百年前的老故事了,无数人都读烂了听腻了,这冯大哥的事迹,不是正好拿来好好写一写,绝对是能在家京师城里掀起一波大热。现在京师城里人心惶惶,士民震恐,便是礼部只怕也是会很支持这般传奇话本和评书脚本出来的,若是能中了礼部的心思,宝二哥,这也对你在京师士林里边的名声大有好处在。”

        贾环的这一番话还真别说把宝玉说得有些心动,一时间也在沉吟斟酌。

        他前一本《十三棍僧救唐王》虽然也在《今日新闻》上大受欢迎,但是如贾环所说,那都是唐代故事,距今千年了,论流传的广泛性又不及三国,而宋代水泊梁山故事距离现在也不过四五百年,而且人数众多传奇性颇强,流行性和热度还是有些局限。

        但现在蒙古人兵临城下,京师城里都急需这样一个故事来提振民心士气,这等故事创造并不难,一两个单行本而已,创作出来,既投合了京师城里士民的喜好,又能博得礼部的认可,另外肯定还能得冯大哥的一番人情,可谓一箭三雕。

        唯一有些让宝玉有些犹豫的就是这怎么看都有点儿像是自己刻意去太好冯紫英一般,虽然贾宝玉内心早就知道自己没法和冯紫英比,但是冯紫英这般横刀夺爱,把林妹妹和宝姐姐都夺走,始终在他心中是一个心结,让他无法释怀。

        即便是现在他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但他仍然力图让自己与冯紫英保持一定的距离,绝不阿附于对方,如果如环老三所说,要去写这般话本,那几乎就是直接向冯紫英屈膝投降了,在心里就有些难以过这个坎儿。

        贾环却不理解宝玉的这份心结,还以为对方是觉得自己所说礼部会很支持不太靠谱,进一步道:“宝二哥,你还犹豫什么?冯大哥都替你铺设好了路径,你现在在京师士林里薄有名声,但是更多地还是士林中那些寻常文人,朝廷这边谁认得你是谁?但若是你能藉此机会博得礼部的赏识,咱们也不图别的,起码你也是朝廷认可的士林文人了,日后无论做什么,你也算是有了一个官府认可的身份不是?这不正合了冯大哥所说的,哪怕不走科举之路,你也能得一个好的名声么?”

        宝玉本来就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而且如贾环所说,冯紫英那是自己拍马都赶不上的大人物,自己又何须非得要和他在心里边较劲儿?

        人家恐怕连想都没想过这些方面的事情,倒是反显得自己心胸狭隘缺乏气度了。

        想到这里,宝玉心中已经允了,叹息了两声,点点头:“环哥儿你所说倒也有几分道理,今番冯大哥来怡红院这边吃酒,正好借这个机会问一问当初的具体情形,我也不图什么朝廷礼部的赞誉,当下京师城里百姓震怖,若是能藉此机会提振民心士气,也算是我们贾家为城中士民尽一份心吧。”

        贾环心中嗤笑,这宝二哥倒是把调子拔得挺高,为了全城士民的民心士气,还提出了贾家名头,倒是情通理顺,不过贾环自然也不会去说什么,何必要去揭穿宝二哥那点儿小心思呢?

        就在几兄弟加一个侄儿在怡红院里纵论的时候,冯紫英也是在芦雪广里谈笑风生。

        冯紫英也是第一次来这芦雪广。

        不得不说这芦雪广的位置选得极好,东面是史湘云住的藕香榭,南边是隔着沁芳溪遥遥相望的缀锦楼,从外边正路进来的一条小径,被两边的芦苇丛掩映,蓼风轩就横亘在芦雪广和李纨的稻香村之间。

        这芦雪广和缀锦楼就像深入在沁芳溪中的两个小半岛一般,独据一隅,四周被芦苇包围,屋舍皆用芦苇秸秆和草叶精心整理编织好作为屋顶,墙壁皆用泥墙,外边粉饰了一层。

        内里简单素淡,炕几分明,椅凳简洁,灰白色的布帘遮掩,加上苇杆苇叶编制的坐垫,很是有点儿仙风禅意的感觉。

        水壶咕嘟咕嘟响起,然后稍微放了一放之后,才缓缓注入茶盏中,水雾缭绕,云气缥缈,在三人中间形成了一道独特奇妙的氛围。

        冯紫英坐定,藤椅,竹几,茶盏下藤垫精致,冯紫英还专门拿起来看了看,不像是外边儿卖的,倒像是自家手工。

        邢岫烟脸微烫,故作镇静地拂弄了一下额际的发丝,强压住内心的几分忐忑,这才朱唇轻启:“冯大哥看什么呢,小妹手拙,不堪入君之眼,……”

        “哦?是岫烟妹妹亲手所编?”冯紫英讶然,没想到邢岫烟如此心灵手巧,还有这等手艺。

        “嗯,闲来无事,在府外正好遇到有贩卖藤编织货的,便要了几根藤条,学着自己编来玩玩,……”邢岫烟浅笑,“也只能编些简单物事,略作乐趣吧。”

        邢岫烟又看了一眼身旁一直保持沉默的妙玉,这才又道:“小妹比不得妙玉姐姐,只能做点儿这等俗务,而妙玉姐姐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看看妙玉姐姐的画,便有出尘脱俗,超然物外的心境。”

        这等话语略显生硬,大概也是邢岫烟觉得有些冷落了妙玉,所以忙不迭地把妙玉拉进来。

        冯紫英也知道邢岫烟和妙玉关系素来亲密,倒也不觉得如何,看了一眼妙玉,这才沉声启口:“栊翠庵那边倒也清静,这等家庙也没什么其他烦扰,不知道可合你的意?”

        妙玉看了一眼冯紫英,心中也也有些说不出的气恼,怎么对方和邢岫烟便能谈笑风生,一和自己说话,便是变得这般寡淡无趣,甚至连话语语气都冷淡了不少?

        这却不能怪冯紫英,当初妙玉明确表示不愿意跟着黛玉嫁入冯家时,冯紫英就从未想过要勉强这一位了。

        虽然这一位论容貌的确称得上是绝色,不必黛钗和沈宜修逊色,但是这女人的性子实在是在太古怪了,实在没必要去花费太大心思。

        现在冯紫英身畔的女人已经不少了,不计沈宜修,黛钗加上宝琴嫁过来,这三女论姿容,说句俗一点的话,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为过,如果不论身份,晴雯姿色一样不输于这几女,便是云裳、金钏儿和香菱一样排得上号,这还没算尤氏双姝这两个异族风情的。

        可以说冯紫英在这方面还真的是典型颜值派,若是这颜值眼缘都过不了,他宁缺毋滥。

        至于说琴棋书画这些才艺,在冯紫英看来就更不值一提了。

        沈宜修的才华只怕连黛钗都要甘拜下风,他对这方面本来也没有要求太高,反倒是性格最重要,若能投契融洽,和睦相处,这才是他最看重的,而很显然妙玉绝对不属于此类,所以他也懒得招惹。

        若非他答应过林如海,像妙玉这等性格古怪的,便是生得貌赛西施貂蝉,他也懒得多看一眼。

        可妙玉的出身也委实让人为难,要想找一个好人家,而且还得要日后能过上和睦日子的,真的有些高难度,这一点冯紫英也和黛玉说起过,黛玉也是觉得为难。

        现在当着邢岫烟,冯紫英可不愿意给邢岫烟留下一个自己似乎还在纠缠着妙玉的印象。

        原本外边儿都已经有自己好色之名流传了,但邢岫烟似乎并没有太在意,所以冯紫英很珍惜这份好印象。

        “多谢冯大爷的关心了,妙玉并不在意这些,栊翠庵也很合意,若是贾家需要妙玉做些什么,妙玉既然叨扰了,也愿意尽自己所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有些冷漠的话语怎么听起来都有些不太顺耳,冯紫英皱了皱眉,这丫头怎么还是这股子不招人喜欢的味道,别说自己,只怕贾府中的其他人也不会喜欢,也不知道这岫烟如何就能和她结为密友?

        岫烟一听妙玉的话语就知道妙玉的怪脾气又发作了,也是大惑不解。

        寻常妙玉性子虽然清冷,但是也非这种莫名其妙的就生气了,冯大哥的话语好像也没有什么出格的,还带着几分关心,怎么就又招惹了她?

        看妙玉目不斜视,只看着门外,眉宇间却有些生硬的表情,再联想到方才自己和冯大哥的谈笑风生,她忽然间似乎悟出了点儿什么,心里也是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