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三十三节 并不单纯

庚字卷 第三十三节 并不单纯

        先去潇湘馆还是先去蘅芜苑,这在冯紫英看来本来就不算个问题,这也说明不了什么,怎么在紫鹃这些丫头心目中似乎就代表着什么了?

        或者在蘅芜苑那边也是这么想的?

        这些念头也只是冯紫英心目中一掠而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但的确是在他心中留下了一抹印痕,这等情况只怕日后都需要认真考虑了。

        “哟,紫鹃,这么对我有信心?万一我有事儿回府里了呢?那岂不是要酿成弥天大祸?”冯紫英抬脚进门,装出很随意的样子半开玩笑地问了一句。

        “若是爷真有事儿,自然是没关系的,我家姑娘难道还能是不讲理的人么?”紫鹃笑盈盈地道:“日后爷忙公务的时候肯定会很多,我家姑娘也是官家女子出身,林老爷不也是巡盐御史一样忙碌,小姐自小就跟着在一起,还能不了解这等事情?”

        紫鹃的话听起来情通理顺,完全没有问题,但冯紫英却总觉得这丫头话里话外是不是在表示黛玉和宝钗身份是不一样的,官宦人家和官宦人家也是大不相同的,黛玉的父亲是实打实的巡盐御史,宝钗的父亲不过是一介皇商而已,那是两个概念。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方才在门外听了两个小丫头的对话让自己变得有些敏感起来了,原本是很正常的一番话也能被自己品出一番不一样的深意来了。

        深深地看了紫鹃一眼,却看不出紫鹃的神色有些什么不对,要么这丫头就是颇有城府心机,要么就真的是自己太神经质了。

        潇湘馆的布局并不复杂,千百竿翠竹掩映,若是夏季自然是风过潇潇,安谧,孤迥,和那栊翠庵一般,都有点儿遗世独立的感觉,也难怪会是两姊妹各据一院。

        院里一条白石铺就的弯径直通向正房,一明两暗,便是黛玉的居所了,一名就是堂屋了,圆桌锦凳,锦帘半遮,靠着墙还有两张椅子。

        左边一道门进去就应该是黛玉的卧室,卧室也被分隔成了两部分,用屏风隔开,外边是一处炕榻,应该就是值夜丫头睡的,里间才是黛玉的床榻。

        至于右边儿那间就算是黛玉的书房或者待客的房间了,一个很精致的案桌,笔墨纸砚,一应俱全,后边儿还有两张椅子和一个长条杌子,一个书架很小巧别致,是用竹竿制作,简单而秀气,摆放着几本书稿和卷纸,墙上垂落着一幅山水画。

        另外还有一道游廊沿着右边儿墙边通往后院,后院贴着东墙有两间小小的退步,应该是储藏室,再往后的后墙有一顺后房,那应该就是丫鬟婆子们的房间了。

        冯紫英只是一眼就能把潇湘馆看个遍,应该说这潇湘馆是大观园中比较简单建筑群落的典范了,黛玉本来就是一个不喜欢热闹的人,连带着丫鬟婆子也不多。

        除了紫鹃这个大丫鬟外,比较贴心的也就是小丫鬟雪雁和春纤,另外就是两三个粗使小丫鬟了。

        另外还有两个婆子负责潇湘馆里打扫、浆洗和浇花种草干些杂活儿,顺带轮流在门房上守夜。

        冯紫英还是知晓黛玉这边的作息安排的,像黛玉卧室外间一般都是紫鹃夜里值守,但若是遇到紫鹃身子不方便或者生病时,便是由雪雁或者春纤来代替值夜。

        粗使小丫鬟,要么就是负责通传院子里烧水以及三顿饭到厨房里去领饭,白日里在门房上看着。

        冯紫英踏上白石小径时,黛玉早已经站在游廊上翘首期盼了,看见冯紫英到来,那脸上幸福的神色和眼眸中柔情似水掩盖不住。

        粗使丫鬟早已经候在一边儿齐刷刷地一福行礼,冯紫英这才打量了一下,也辨别不出究竟是不是这两个在门后说小话。

        但见这两个小丫鬟年龄虽小,但却也生得标致,一个个杏眼柳眉,细皮嫩肉的,看年龄不过十三四岁,却是恁地面生。

        似乎是觉察到了冯紫英的目光,黛玉上前:”冯大哥怕是还没见过这两个吧,是府里边戏班子散了,外祖母便指了两个给我,这个眉头蹙着的叫菂官,那个嘴角有酒窝的叫藕官。“

        冯紫英点点头,“一菂一藕,倒都是水中通透之物,不过却通透过于了,就未免有失轻佻了。”

        丢下两句话,也没管两个脸吓得煞白的小丫头,冯紫英便随着有些纳闷儿的黛玉进屋了。

        倒是紫鹃聪慧,知晓冯大爷多半是听闻了这两个丫头说了些什么,所以才撂下这么没头没脑的两句话,不过看冯大爷话语里的意思倒也没有责怪这两个小丫头的意思,所以紫鹃也就放下心来,这会子也不好去追问,只能等到冯大爷走后再来细细盘问。

        几个月不见,冯紫英和黛玉都觉得对方有些变化不小。

        在冯紫英看来,黛玉似乎又长高了一头,原本单薄的身材似乎正在向苗条发展,粉红色的绣袄外罩了一件枣红色的天鹅绒大髦,婀娜娉婷,玉立如竹。

        倒是那眉目间没有太多变化,或许是自己习惯了对方那娥眉轻蹙嘴唇微噘的娇俏模样,所以真要有些变化,恐怕反而会让自己有些接受不了了。

        黛玉同样发现冯大哥变化不小,尤其是从小径上走过来时就感觉到了那股子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气势,沉稳中多了几分肃杀凝练,菂官和藕官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了冯大哥,被冯大哥睃了一眼就吓得脸都白了。

        再看看冯大哥脸膛颜色深了许多,但那双眼眸中眼神湛然,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那股子笑容却让人感觉到高深莫测。

        黛玉把冯紫英引到了书房,也是待客所在,房间里只剩下两人,没等黛玉反应过来,冯紫英已经猿臂轻舒,一只手便轻轻将黛玉揽入怀中。

        ”啊“的一声轻叫声中,脸红如火的黛玉已经拥入怀中,感受到冯大哥强劲汹涌的心房跳动,温热的呼吸在自己耳边喷涌,黛玉有一种头晕目眩的迷醉。

        ……

        从潇湘馆离开时,黛玉有些迷离的眼神,和精致娇嫩面颊上的那一抹酡红都让冯紫英不得不咬着舌尖强忍住内心的欲望。

        黛玉不再是几年前那个小萝莉了,她即将满十六岁了,而且这几年来在冯紫英传授给她习练养身之术后,黛玉的身体状况得到了很大改善,虽然限于体质仍然偏瘦,但是却再也不是那种动辄病恹恹的情形了。

        比起其他人或许还会更多的询问冯紫英在永平府那边的工作生活情况,黛玉却更愿意听由冯紫英随意讲述,冯大哥讲什么她都愿意听,只要冯大哥在自己身边,那么时间就过得飞快,而心情也无比畅快。

        冯紫英也同样很喜欢黛玉的这种性子,并非不关心自己,而是更多的对自己无条件的信任,更愿意享受这种两人难得的单独相处时光。

        他也想一直在这里逗留下去,但是齐人之福也就意味着,你需要承担更多的义务。

        比说邢岫烟还在等候着品茶之约,宝钗宝琴姊妹俩那里一样需要去一趟,最前也需要商量一下婚事了。

        就算是具体的安排府里边自然有人来具体商计,但是大的方面自己作为当事人也需要表面上过问和关注一下才是。

        从蘅芜苑出来的时候,宝钗和宝琴把冯紫英送到了门口。

        “晚上宝玉和环哥儿那一顿冯大哥少喝一点儿,宝玉可不比以往了,这一年里,他虽然在屋里写书,但是下午晚间却是经常去大观楼和明月楼那边,酒量都锻炼出来了,我听大哥说,宝玉酒量甚至比他还厉害了,好几次大哥都被宝玉给将得不敢应战了。”

        宝钗的话让冯紫英吃了一惊,他印象中宝玉虽然也能喝几杯,但是都是一直很腼腆克制的模样,怎么在薛蟠口中却变成了海量一般?

        见冯紫英意似不信,宝钗悠悠地道:”冯大哥,人都在成长变化,您和宝玉他们都有许久没在一起吃饭了吧?这一两年里宝玉变化还是挺大的,也不知道他的这种变化是好是坏,……“

        宝钗话里有话,不太待见有些人,冯紫英大略知晓。

        宝玉固然现在写传奇话本的天赋渐渐展现出来了,但他年龄渐长,看的书多了,心思也就野了,加上他今年都是十六了,翻了年马上就是十七岁,在这个时代也算是正式成人了,在外边儿和秦钟、蒋玉菡几个人黏黏糊糊,便是府里边也还有香怜和玉爱。

        那香怜这一年多倒是不怎么见人了,但那玉爱还成日里在族学里厮混,宝玉仍然时不时要去族学里厮混,免不了就有些勾当。

        宝钗最是看不惯这等情形,所以现在几乎是禁止宝玉登门了,也和宝琴打了招呼,不准宝玉登蘅芜苑和红香圃的门,好在宝玉似乎也有些羞愧,现在几乎不往这边儿走了,顶多也就是在探春和史湘云那里去坐一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