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三十二节 后宫·黛钗传

庚字卷 第三十二节 后宫·黛钗传

        就在二女为冯紫英争论小议的时候,冯紫英已经下了翠烟桥沿着北行小径到了潇湘馆的门前。

        潇湘馆内外竹影婆娑,只是在这初冬季节,却多了几分冷峭。

        冯紫英其实不太喜欢林黛玉的居所是这般布置的,但黛玉却喜欢竹,这在盛夏季节里,竹林环绕,溪水潺潺,固然能多几分脱俗清凉,但是到了冬日里,就有些枯寒的感觉了。

        冯紫英到了门前,门扉紧闭,冯紫英正欲敲门,却听得里边有声音。

        他突然来了兴趣,这等隔门偷听,寻常人不屑为,不过自己么,却不妨。

        “姑娘午间没吃多少,雪雁端了木樨清露给姑娘,姑娘也没怎么喝,……”

        “你懂个啥,姑娘哪里是胃口不好,是挂念着冯大爷呢,所以才茶饭不思,……”另外一个小丫头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没见着今日姑娘回来精神都要比往日好许多,午睡也是只睡了一会儿便起来了,让紫娟姐姐仔细替姑娘梳理,……”

        “冯大爷要过来?”另一个小丫鬟声音。

        “嗯,可怜姑娘成日里思念冯大爷,可冯大爷却又去外埠做官了,只是咱们家小姐要嫁过去,还得要一年多时间呢,分明是我们家姑娘先和冯大爷订亲,现在倒是蘅芜苑那边占了个先,哼,……”

        “可别说,蘅芜苑那边现在可是抖落起来了,红香圃那一位不也是成日里妖妖娆娆的样子,在园子里来往也是大模大样,……”

        冯紫英一时间没想起这红香圃那一位是指谁。

        这宝钗和黛玉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很微妙,上边儿,嗯,也就是宝钗和黛玉两女固然还能融洽相处,莺儿和紫鹃也还会保持和睦,但是下边的小丫鬟、婆子们只怕就没有那么好的气量心胸了。

        冯紫英也知道潇湘馆这边儿一直对宝钗后发先至耿耿于怀,尤其是宝钗甚至还把宝琴也带了进来成为媵,这甚至让紫鹃都有些腹诽,认为宝钗有些得寸进尺了。

        媵的身份不比妾,本身就要比妾高一层不说,而且媵的特定意义更不一般,那就是代表薛家,兼有固宠和捍卫薛氏一家在冯家中地位和利益的意义在其中了。

        这个时候冯紫英突然回过味来,宝琴进了贾府之后不就是住在红香圃里么?

        红香圃紧挨着稻香村和蔷薇院,与蘅芜苑隔着沁芳溪遥遥相望,位置适中,所以宝琴最后选了红香圃。

        “那不是怎么地?旁人看着还以为她是大奶奶一般,哼,亏的姑娘还把她当姐妹一般,却恁地在我家姑娘面前装大,……”

        “小点儿声,被紫娟姐姐听见了,又要责骂我们背后搬弄是非了。”

        冯紫英听得也有些心惊,难道潇湘馆和蘅芜苑那边隐藏在水下的矛盾已经如此尖锐了么?黛玉和妙玉之间的关系也是如此恶劣?

        这宝钗和宝琴尚未过门,而黛玉却还有一两年时间呢。

        这虽然是一干小丫头们私下里的言语,但是可以想象得到就算是黛玉和宝钗想要保持“和平”,但受到下边人这种情绪的影响,肯定会非常艰难,毕竟下边人都是在维护你的利益,你便是要处置也不可能下得去手,日后你还怎么带队伍,哦,不是带队伍,而是如何让下人忠心?

        这个时候冯紫英还真有点儿庆幸是沈宜修先嫁进来为长房大妇了,起码沈宜修和宝钗、黛玉两人都素无交情,能够平等相待,若是宝钗先嫁进来,虽说宝钗性子宽厚大度,但是黛玉这边肯定会心有嫌隙,这里边要相处就会更困难。

        想到这里,冯紫英也有些心理发怵,这齐人之福转眼就变修罗场,别以为一个个在自己面前都是莺歌燕舞的欢乐情形,这背后深层次的争斗只怕真的就有点儿风刀霜剑的感觉了。

        突然间冯紫英想起了前世中自己看过的《甄嬛传》,那一个个宫斗高手,若是套在自己现在的女人们身上,只怕也未必会逊色多少呢。

        正待敲门,却又听得里边丫鬟又在说话。

        “哼,便是紫娟姐姐责骂,我也要说,我们家姑娘也是忒过和善,人家都有姐妹扶持,咱们这边儿住在栊翠庵那一位呢?却成日里打蘸念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家妹妹不来帮着扶持,……”

        “那妙玉姑娘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听和妙玉姑娘关系甚是亲密的邢姑娘身畔篆儿说,那妙玉姑娘性子傲得紧呢,没准儿就是不忿咱们姑娘当大妇嫡妻,她却只能当媵吧?也不看看自己,她母亲说是官宦人家出身,其实还不是打入了教坊司的犯妇,如何能和咱们家姑娘相比?庶出不说,而且连良妾都算不上吧,还敢和我们姑娘争?”

        这是话题又转到妙玉身上来了,冯紫英听得越发心惊。

        “也是咱们姑娘这边儿人丁单薄,若是有其他姊妹,哪里轮得到那一位来当媵?她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块宝了,咱们姑娘心性太纯善,也不愿意和那一位计较,成日里有什么好吃好用的,甭管是咱们府里老祖宗分派下来的,还是冯府那边送来的,都尽好的给她送去,……”

        “这话可别乱说,好歹她也和咱们姑娘是亲姊妹,……”

        “这能算亲姊妹么?咱们姑娘的母亲可是正经八百的贾府大小姐,那一位母亲算什么?只怕连咱们府里赵姨娘那般的都不如吧?”

        冯紫英心中也是一叹,这等嫡庶之分在这些丫鬟们心中也这般根深蒂固了,那日后自己这后院怕也是免不了有各种牵绊纠葛了。

        心念百转,冯紫英一时间觉得这大观园里也不是春光明媚秋高气爽了,这各位姑娘们之间看上去其乐融融,只怕也不过是表面现象,潜藏在水面下的种种,未必就如所看到的那般。

        一时间,冯紫英在这潇湘馆门前,徘徊徜徉,竟有些不敢敲门了。

        他当然也知道这实在不能责怨这些小丫鬟们,说实话这两位小丫鬟话里话外对自己姑娘的维护,对其他姑娘的不屑、轻视生子诋毁都属正常,甚至换了一个人来听,恐怕还会觉得忠心可嘉,这内外之分,嫡庶之别,本来就根深蒂固,任谁都说不出个不对来。

        只不过站在自己这个角度,嗯,从冯氏日后一门三房家主的角度来看,这却是一个不能不考虑甚至深思的问题。

        沈宜修对黛钗固然没有多少成见,但是只怕也未必有多少好感,看看她身边的人,云裳不必说,那是跟着自己长大的人,对贾家这边素无交道,晴雯呢?那是被贾家赶出来的人,对宝钗和黛玉甚至贾家任何人都没有好感,当然这是指当主子姑娘的这些人,鸳鸯、平儿这些和她身份相若的不算。

        反倒是像金钏儿、玉钏儿和香菱,这些和贾家有瓜葛的,沈宜修就从未考虑过让她们成为她的贴身丫鬟,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从一开始,沈宜修也就早有自成一体的倾向,而二尤作为小妾沈宜修也很宽厚,那同样是因为二尤和贾家几无瓜葛。

        同样日后黛钗各掌一房,黛钗表面上融洽,兴许骨子里早已经有了隐隐的嫌隙隔阂,不过是为了维系自身形象,又或者是不愿意在自己心中失分,才会表现出一副谦冲淡然的形象,但内里呢?

        所以以后这三房都免不了都要各立山头,就像香菱早就打定主意是要去二房的,金钏儿的心思冯紫英还不太清楚,但如果迎春给自己为妾了,自然也免不了要在黛钗二女中站队。

        可以说自己后院已经隐隐有了旗帜分明的派系之分了,或许很多人都还没有意识到,但是也许有人早已经看清楚了。

        想归这么想,但都到了潇湘馆门前了,自然不能不去,而且这些下边人的心态观点,和这上边人的高度格局,自然也是不一样的,就像黛玉,纵然和宝钗之间有些心结,但起码也能控制在一个度之内,兴许自己魅力无穷,能够助她们化解心中嫌隙呢?

        呃,这恐怕难了点儿,但却不能不去做,冯紫英自我解嘲地想着。

        “笃笃笃”敲门声后,很快就有小丫鬟来开门,跟在后边儿的便是一脸喜色的紫鹃。

        看着紫鹃月牙儿般的眼眸笑得格外甜美,冯紫英很想知道这丫头听见刚才潇湘馆里小丫鬟们的对话会如何着想?

        不过看起来紫鹃在小丫鬟们心目中还是很有威信的,自己还一直觉得这丫头温善和蔼,人缘也好,但看来那也只是一方面。

        “大爷来了,姑娘先前还一直在念叨呢,果真大爷就来了。”紫鹃喜滋滋地道。

        “我若是不来,那你家姑娘不是要念叨一下午?”冯紫英也笑着回应。

        “恐怕不是念叨一下午,会是一直念叨到爷来为止,爷不怕回永平府后耳根子发烧,那就尽管不来吧。”紫鹃也抿着嘴含笑道:“不过奴婢相信爷肯定是会来的,而且是一醒了便来我们姑娘这里。”

        冯紫英心里一凛,难道黛钗之间连这点儿都要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