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三十一节 园中偶遇

庚字卷 第三十一节 园中偶遇

        不得不说贾府这几年的没落之势越发明显了。

        这从这些下人们对外人心态气势上就能够感受得出来。

        看看今日他们对自己的谄媚讨好姿态,这里边固然有自己和贾家的特殊关系,但是一个青年男子就这么可以轻易出入大观园这种几乎纯粹是女人所在的地方,就能知晓一二。

        要知道这里边不仅仅有宝钗、宝琴和黛玉这种可以算是与自己有瓜葛的女孩子,而且还有迎春、湘云、探春、惜春、岫烟这些和自己只能算是世交的清白女子,更有李纨这种需要和自己严格划清界限的寡妇。

        可看看他们的表现,不管男女下人都是一副心安理得安之若素的模样,就说明这种以往严谨的风纪正在缓慢但却不可逆转的松弛。

        也许要不了几日那绣春囊事件恐怕就要在贾府里边上演,未必是《红楼梦》书中的哪一人,这都不重要,而是整个贾府心气、眼界、格局、状态的整体下滑带来的萎靡、惰怠,使得下人们自然而然放松了要求。

        不过现在冯紫英自然没有资格去指点什么,甚至还算是这种态势之下的得益者,比如他现在就可以大摇大摆出入大观园,晚上更可以在怡红院饮酒作乐,甚至夜里悄然夜宿某个女子闺中,只怕也无人知晓,或者说知晓了也是无人干涉。

        换了十年前,只怕这都是无不可想象的事情。

        心里边有些叹息,但是冯紫英却仍然是笑意盈面,很潇洒的越门而入。

        “夏婆子,怎么,不是说谁都不能进么?”一个门子乐呵呵地道:“平素我们往里走一步,你都是黑面青脸的,怎么今日冯大爷来了,你就差点儿撅着屁股让他踩着你背进门了?”

        “我呸!冯三,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也配姓冯?”夏婆子一脸不屑,一口痰差点儿就要吐到那冯三脸上,“冯大爷何许人?今儿个便是二位老爷和老祖宗在这里,也一样会笑眯眯的让冯大爷进去!宝姑娘都马上要进冯家门了,林姑娘也不过是迟早的事儿,人家冯大爷进去看一下,谁还能拦着?”

        “再说了,人家冯大爷是干什么的?别说大观园,就算是皇宫禁中人家也是一样大摇大摆进过无数回的,没听说冯大爷才一回京就被万岁爷请进了宫里犒劳奖赏,你一家子一辈子恐怕连万岁爷的声音都没有听到过,你能和冯大爷比?”

        “得,得,夏婆子,我错了,不该逗你,照你这么一说,这京师城中冯大爷都能平趟了。”那冯三也不恼,涎着脸笑着道。

        “嘿,你还真别说,冯大爷现在是在永平府做官,没准儿等两年就回顺天府做官,你说是不是这京师城平趟?”夏婆子这个时候嘴皮子越发利索了。

        冯紫英自然没想到大观园门上的下人们讨论的是自己是不是可以在这京师城里平趟的事儿,但是现在他的确可以在这大观园里平趟却是真的。

        一进园子门,便是大道,十月的园子里比起五六月间少了几分青翠艳丽,多了几分秋日的萧瑟,但是沁芳溪映入眼帘仍然能有几分明丽亮色。

        在沁芳亭上冯紫英停住脚步游目四顾,隔着溪水正面遥遥相望的玉石牌坊和太观楼依然巍峨耸立,但是冯紫英却总觉得有了几分落寞的气息。

        这一处包括含芳阁、太观楼、缀锦阁在内的三栋并列相连的建筑群落与沿着含芳阁、缀锦阁向后延伸的侧殿加上最后边儿的嘉荫堂组成了一组正方形的建筑群,再加上正中间的顾恩思义殿,这就是整个大观园的核心建筑群。

        相比之下,无论是怡红院、潇湘馆,还是蘅芜苑、稻香村,亦或是凸碧山庄和凹晶溪馆,都不过是附属的建筑物,顺带为之而已。

        这一组核心建筑群,寻常时候是无人能住的,顶多不过是偶尔借用一下含芳阁或者缀锦阁,便是大观楼都很少用,至于正中心的顾恩思义殿那是只能在元春回来的时候才能开门一用的。

        轻轻叹了一口气,冯紫英正欲下沁芳亭往西走去过翠烟桥往潇湘馆去,却见从东面过来二女。

        冯紫英定睛一看,却是那邢岫烟和妙玉。

        邢岫烟和妙玉今日都没有去贾母那里,所以只知道冯紫英今日过府,却不知道冯紫英此时进园子,这一见冯紫英,都惊了一跳。

        见邢岫烟和妙玉都是吃了一惊的模样,冯紫英笑了起来,负手望去道:“怎么,岫烟妹妹和妙玉就这么吃惊?我来一趟荣国府就这么让人意外么?”

        邢岫烟何许人,秀外慧中,清雅宜人,迅即展颜一笑:“冯大哥说笑了,小妹和妙玉姐姐早就知道冯大哥进府,只是以为二位老爷和冯大哥要商议要事,没想到冯大哥忙里偷闲,却来园子里了。”

        “哦,这么说倒是我误会了。”冯紫英看着有些不自在的妙玉和表情温婉淡然的岫烟,“你们这是去哪儿啊?”

        “我和妙玉姐姐刚从栊翠庵出来,带了一壶山泉水,打算去我芦雪广烧水喝口茶,……”邢岫烟说这话的时候,妙玉便在一旁忍不住掐了掐岫烟的胳膊,不过岫烟不为所动。

        “哦?那不知道愚兄可否有幸叨扰,也来岫烟妹妹的芦雪广,一品妙玉的泉水,岫烟的茶呢?”冯紫英含笑问道。

        妙玉更是紧张,就差点儿把揽着的岫烟胳膊掐断了,可岫烟却是毫不理会,嫣然笑道:“那敢情好,不知道冯大哥什么时候过来,小妹和妙玉姐姐就烧水洗壶,翘首以待了。”

        “嗯,那就半个时辰之后吧,我先去林妹妹那里,说一会子话便过来。”冯紫英坦然相告。

        邢岫烟也很欣赏冯紫英的坦荡,这未婚夫妻之间原本是不能私下见面的,但是这落在冯紫英身上却显然如此落落大方毫不掩饰,让人丝毫不会觉得这有点儿逾越礼法,或许这就是这个男人达到一定地位和影响力带来的魅力?

        “那好,若是林妹妹愿意一并来,就请冯大哥带小妹邀请林妹妹,小妹无上欢迎。”

        冯紫英点头,岫烟这才和冯紫英点头道别,而妙玉始终并无多余言语,只是在道别时才开金口说了一句。

        看见冯紫英径直往潇湘馆里去了,妙玉这才狠狠的扭了一把岫烟的胳膊:“岫烟,你这是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冯大哥难得回来一回,上午我们又没有去老祖宗那里错过了一见冯大哥的机会,这会子请他品茗,不正好补救回来了么?”岫烟故作不解。

        妙玉气恼,脸也有些冷,“说好我们二人饮茶,怎么却又多了外人?”

        “外人?姐姐日后什么打算?难道真的要一辈子在这栊翠庵里孤老终生?便是林妹妹也不算外人吧?冯大哥英雄了得,大败蒙古兵于迁安城,这两日据说都有说书人开始在茶楼里讲小冯修撰鏖战蒙古兵的评书了,姐姐不是素来仰慕那等英雄豪杰之士?难道说姐姐还是觉得只有那隐居深山古寺的隐士,又或者高来高去的江湖侠客才是英雄,像冯大哥这种力挽狂澜,救民于水火的行为,反而不算英雄之举?难道姐姐嫁给他还是觉得委屈?”

        邢岫烟认真地道:“姐姐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

        被邢岫烟的话给堵得脸红一阵白一阵,妙玉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她的确和闺蜜说起过自己自小仰慕那等大英雄大豪杰,尤其是那等路见不平除暴安良的侠义之士,但是未曾想到岫烟却一下子把冯紫英在迁安城的行为上升到了这个高度,但是你要细细盘算起来,那等江湖上救一人和这等救数万人之举,孰轻孰重?

        “哼,那不过是他为地方官的职责,如何称得上是侠义之举?若是他弃城而逃,只怕朝廷也要追究其脱逃渎职之责吧?”妙玉强辩,但是却也并非没有道理。

        “不尽然吧?”邢岫烟摇摇头,“以我对冯大哥的了解,他不是这种没有担当的人,我曾经听得冯大哥说过,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这话本事亚圣所言,但冯大哥略微改了一下,但是我却觉得更符合他为人行事。”

        “你!”妙玉在荇叶渚边儿上溪畔路边站定,有些狐疑地打量着邢岫烟,“岫烟,我觉得你好像变了一个人啊,就算是他救过我们一回,但是也不至于让你如此对他吹捧才是吧?怎么每句话你都和我唱反调?”

        “姐姐,小妹是什么性子,你难道不知道?以理服人,冯大哥的确是如此,小妹总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吧?”邢岫烟坦然,蜂腰桥上风有些大,把她头上乌丝吹得有些散乱,遮住了有些发烧的香腮。

        妙语不信,仍然不依不饶地盯着对方:“不对,我总觉得你有些不对劲儿,莫不是……”

        “好了,姐姐,要不一会儿冯大哥来了,我们再问问他在迁安城大败蒙古兵的经过,就能知晓真相了。”邢岫烟故作镇静的岔开话题,一把揽住妙玉胳膊,“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