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二十九节 牵绊

庚字卷 第二十九节 牵绊

        随着年龄的增长,女孩子们总是比男孩子更早懂事,更早意识到外边世界的艰险莫测。

        在看到二姐姐据说要被许给孙家之后哭得眼睛红肿,云丫头传闻要和江南甄家结亲却又再无消息之后的强作欢颜,探春其实也意识到决定每个女孩子命运起伏的那一关正在缓慢但却无可阻挡的向自己逼近。

        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走向会是何方,至今她还没有听闻到老爷太太关于自己婚事的消息,便是宝二哥也说从未听老爷太太提起过。

        宝姐姐和林丫头以及宝琴都有了自己的归宿,可是自己呢?

        和自己命运一样飘浮不定的还有云丫头和四妹妹,但四妹妹还有两年,自己和云丫头却已经是迫在眉睫上的事情了。

        无数美好的幻想终归要化为泡影么?探春心里有些凄婉悲凉,方才宝钗和黛玉那躲躲闪闪的一瞥让她内心情绪更加低落。

        荣禧堂里冯大哥正在和二位老爷谈笑风生,意气飞扬的他可曾还记得自己这个陪她下扬州的三妹妹?

        同样惴惴不安的还有坐在探春身旁的迎春。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宁肯坏了名声也不嫁到孙家去,但是对于性子柔弱的迎春来说,要和父亲母亲对抗,可以想象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唯一激励她和作为依靠的就是冯大哥的承诺。

        只是这大半年来冯大哥去了永平府,远隔数百里使得这种联系也变得遥遥无期,也让迎春内心更加忐忑忧惧。

        迎春也知道冯大哥去了永平府这一段时间肯定会相当忙碌,他人生地不熟到外埠新任,肯定会把心思都用在公务上,没有其他精力来考虑其他,这都在预料之中,但是对迎春来说,最难受的煎熬还是父亲那边若有若无的提示。

        孙绍祖偶尔登门更是让迎春畏如蛇蝎,虽然对方只是登门拜访父亲母亲,但是那就意味着自己嫁入孙家的可能性越发大了。

        迎春最害怕的就是父亲突然将自己许配给孙家,而冯大哥还在永平府那边得不到消息,措手不及之下木已成舟,便再也无法挽回,这也是让她最担心的,所以在得知冯大哥今日到府造访,才会让她欣喜若狂。

        无论如何她都要找机会见冯大哥一面,否则这往后的日子她怕自己夜不能寐。

        ……

        “大老爷问冯大爷蒙古人现在打到了京师城下,京师城会不会有被攻陷的危险,冯大爷说蒙古人已经是强弩之末,顶多一个月就会退回草原,……”

        “冯大爷还说,他受朝廷委托正在和蒙古人谈判京营几万将士俘虏的赎回事宜,估计很快他就要回永平府督促永平府那边的蒙古人先退回草原上去,……”

        打探消息回来回报的丫头和小子们说的情形都是含糊不清,只能知晓一个大概,不过好在贾赦贾政询问冯紫英的问题也都浅显易懂,几个丫头小子的鹦鹉学舌也能让在场的一干妇人们听明白大半了。

        “……,二老爷又和冯大爷说了冯大爷和宝姑娘、宝二姑娘的婚事,……”

        宝钗和宝琴脸同时红了起来,下意识的举起手中袖子遮住脸颊,好在贾母和王夫人、薛姨妈的喜笑颜开打消了二人的羞涩。

        “……,冯大爷还说收了兰哥儿为弟子,要准备安排一个青檀书院他昔日的经义教谕来教授兰哥儿经义,……”

        这个消息又在妇人们中引起了轰动,“铿哥儿要收兰哥儿为弟子,找人教授兰哥儿经义?”

        贾母和王夫人都是又惊又喜,那李纨更是兴奋得一下子站了起来,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这才又赶紧坐了回去。

        “是,冯大爷和二老爷说了,他见兰哥儿读书用心,为人诚笃,所以收他为弟子,另外因为他还要在永平府为官,暂时无法回京,所以才请人来先授兰哥儿经义,帮助兰哥儿打好基础,……”

        最后来的这个丫头倒是一个机敏的,话语也说得极为清楚。

        一干妇人顿时叽叽喳喳的交头接耳,都是觉得冯紫英考虑周全,赞叹贾兰终于得了一个好造化。

        尤其是那李纨更是眉花眼笑,坐卧不安,恨不能马上见到自己儿子,问个究竟,虽说前几次也曾经和冯紫英说过两回,但是冯紫英态度都是不冷不热,未曾明确表态,怎么今日去一下子有变得如此积极起来,居然一下子就收了兰哥儿作弟子了?

        王熙凤在一旁看着李纨兴奋满足的模样,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怎么这铿哥儿一来府里边儿,弄得大家都像是过节一般,唯独自己却好像成了外人?

        想到这冤家对自己的百般态度,王熙凤就没来由的一阵心乱如麻,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盼着见他,还是畏惧见他?

        冯紫英那边和贾赦贾政的对话一直未曾结束,兴许是觉得冯紫英此番和以往大不一般了,贾赦贾政也都主动挑着一些话题来询问,冯紫英也没有推辞,捡着一些好说的说了.

        一直到鸳鸯在门外出现,贾赦贾政才意识到只怕贾母也要建冯紫英一面,这才收口。

        冯紫英并不太想去贾母院子里,虽然也知道各位姑娘肯定都在那里,但是那么多人都在,反而成了修罗场了,啥体己话都没法说,还不如各自归家,自己也可以择机到想去的地方。

        只不过这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而已,不去还不行,好歹也是贾府里的老祖宗,还是黛玉的外祖母,这般身份在那里,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不出所料,一去一大群莺莺燕燕,花团锦簇,看得人眼花缭乱,面对贾母和王夫人等人的询问,冯紫英也只能耐着性子回答了几个问题,便直接告辞出来了。

        贾赦贾政留了冯紫英在府里用饭,这也是首次,也证明二人不但正式将冯紫英视为对等身份而非简单晚辈亲戚或者通家之好的子侄了,同时也有将冯紫英视为贾家至亲的味道在里边。

        以往冯紫英来贾府,多是贾琏作陪,但这一次就是贾赦贾政作陪了,像宝玉、贾环都只能敬陪末座,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一顿酒下来,冯紫英倒也还清醒,只是贾环和贾兰都分别来敬了两轮酒,贾政也代表贾兰的祖父感谢冯紫英,又喝了几盅,这才有些尽兴的味道。

        冯紫英醒来的时候,看着半新旧的房间,一时间还有些想不起这里是何处。

        很显然这既不是宁国府的秦可卿院子,也不是王熙凤的独院平儿的房间,简单清爽的装饰,床榻上乌金色带着腥红镶边的锦被,被子盖着自己和衣而卧,这舟燃起来居然还有几分冷意。

        好一阵后冯紫英才想起来,这应该是贾家的一处客房,就在那大观园的西角门外,平素应该是在这里住的人很少,所以没多少人气的感觉。

        “爷醒了?”宝祥在屋外小声道。

        “嗯,醒了,什么时辰了,我睡了多久?”冯紫英摇摇脑袋,黄酒下肚,后劲儿十足,但是却不头疼,这一觉睡下来,居然神清气爽,格外精神。

        “爷睡了一个多时辰了,这会子都申初了。”宝祥道:“除了宝二爷、环三爷和兰哥儿来看了爷外,还有几位姑娘也来过?”

        “哦?谁?”冯紫英伸了一个懒腰,身子一抖,骨架子都一阵脆响,随口问道。

        “紫鹃姑娘和莺儿姑娘都来过了,见爷还在熟睡,就都走了,后来珠大奶奶身边的绣橘姑娘和琏二奶奶身边的平儿姑娘也来了,绣橘姑娘带了珠大奶奶的话,请爷得空捎个信儿,平儿姑娘啥也没说就走了,还有司棋姑娘,这会子还守在门外呢。”

        宝祥也有些搞不明白自家爷在贾府里边和姑娘们的关系,紫鹃和莺儿也就罢了,那珠大奶奶是个寡妇,估计应该是替主子收了贾兰为弟子的原因,但这司棋姑娘就有些狂躁了,气势汹汹的样子也不知道这是要把谁给吓住似的。

        和黛玉、宝钗其实都已经见了面了,当然在两位姑娘心里肯定这不算,肯定要在一起单独倾诉衷肠才能算,问题是黛玉和宝钗都等候着,这司棋肯定是替迎春来的,迎春这丫头估计也是被孙家提亲的事情焦虑得难受,煎熬这么久了,所以想要急于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个承诺式的安慰。

        “行了,我知道了,把司棋给我叫进来。”冯紫英想了一想,还是得先把迎春这边安抚着。

        司棋气鼓鼓的进来,走起路来犹如一阵风,那胸前鼓胀如堡垒般,裹在一件靛蓝打底镶红的滚边儿,让人目光下意识的就要落在其上。

        “见过大爷。”司棋虽然懊恼,但是在冯紫英面前礼节却不可费。

        “怎么了,司棋你又发什么疯了?”冯紫英到不觉得这位姑娘有什么不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能证明她对主家的忠诚。

        “这话该奴婢问大爷才是,大爷这一去经年,难道就没有要留给姑娘的话语,就让姑娘这么一直忐忑不安,最后让姑娘自己选择么?”司棋颇为激愤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