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二十六节 小心思

庚字卷 第二十六节 小心思

        几个人在这边弄出这么大阵仗,早就吸引了府里边许多人在那里探头探脑的观望。

        尤其是看到贾兰时而鞠躬作揖,时而跪拜叩头,时而喜极而泣,更是让周围一圈子躲在门后巷口的丫鬟下人们看得无比惊讶。

        冯紫英和贾兰是什么人,阖府上下没有人不认识,而且旁边还有宝二爷和环三爷,都是府里边儿的大人物。

        这贾兰现在也有十一二岁了,再等两三年也要说束发的事情了,也算是个小大人了,怎么却是对着冯大爷这般作态,又哭又笑,让远远偷窥的一干下人都是惊诧莫名。

        便是在荣禧堂里听得动静的贾赦贾政虽然没有出来,但实际也早就派了下人出来察看,只是下人们见冯紫英和贾家几位主子爷说话都是郑重其事,都没敢靠近。

        一直到冯紫英和贾家兄弟叔侄说完话,李十儿才蹩着过来,颇为乖觉地笑着一礼道:“冯大爷,二位老爷已经在荣禧堂里候着您了。”

        “嗯,那就走吧。”冯紫英点点头示意,“莫要让世伯世叔久候。”

        以往冯紫英到贾家,虽然有时候也在荣禧堂和贾赦贾政见面,但是此番又不相同。

        冯紫英在贾宝玉、贾环二人前头带路,贾兰一旁作陪的架势下,来到荣禧堂外,贾赦贾政已经降阶相迎。

        这可就有点儿不一样了。

        照说冯紫英是晚辈,贾赦贾政是长辈,而且冯紫英要娶薛宝钗、林黛玉都是贾赦贾政的嫡亲外甥女姨侄女,而且贾赦贾政也都是有官身的人,并非白身,所以怎么也轮不到两个长辈降阶而迎,再不济也可以荣禧堂门内表示一下也算尊重了,可是贾赦贾政却真的出门而迎了。

        宝玉和贾环贾兰等人也都有些意外,冯紫英吃了一惊,赶紧疾步上前走了几步,拱手一礼,“世伯世叔,这如何使得,岂不折杀小侄了?”

        贾赦捋须点头,贾政微笑以待。

        “铿哥儿,你现在可是京中朝里的大红人啊,昨日里我便派秦明来你府里递帖子,可是秦明说那丰城胡同人满为患,连车都靠不近,估计送了帖子进去,你也没有时间看,没想到今日你便来了我们府上,好歹还是记着咱们贾冯两家的情分,呵呵,……”

        贾赦捋着胡子,颇为得意,目光里也是四下睃看。

        “赦世伯说哪里去了,小侄不过是因公临时回京,明后日便要赶回永平府,若是只要抽得出空时,自然是要来府上拜会的。”

        冯紫英没想到贾赦居然还派人来自己府上投贴,不过昨日下午便有许多消息灵通人士得知了自己被皇上召见以及和蒙古人谈判的消息,便一窝蜂来府里投贴等候,自己也没有理睬,估计那秦明应该就是看着人太多,估计等也等不到,就先回去了。

        “也让外边人瞧瞧,都说我们贾家好像这两年有些不景气了,外边儿不少流言蜚语也不知道哪些个看不惯我们贾家的在那里编排,你这一趟来也算是给你赦世伯和政世叔长了颜面。”

        秦明也是去打听过,冯紫英好像此番回京除了去拜会了其师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乔应甲外,便在无外出拜会其他人,而这也算是冯紫英第二趟出门拜会人,便是来了贾家,所以这也才是让贾赦贾政倍感得意自豪,所以才会破格降阶相迎。

        冯紫英也没想到贾赦这厮不但贪财,还要好颜面,这好颜面也就不该去做那等卖女儿侄女的事情,只是这等话也只能窝在心里,脸上还得露出笑容附和着。

        “赦世伯不必计较外边儿那些个无聊之人的口舌是非,荣宁二公威望尊隆,也不是些许闲人能编排诋毁得了的。”冯紫英含笑道。

        “是啊,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呢,也不瞧瞧,好歹咱们家里还有一个贵妃在宫里呢。”贾赦的比喻也是不伦不类,听得冯紫英心里笑得肚子痛。

        这等不学无术的货色,居然还是荣国府这边的当家人,可见贾家的没落现状,贾母不肯把府里大权交给长房,也的确是有些原因的。

        贾赦贾政把冯紫英迎进荣禧堂,冯紫英坐了客座,贾宝玉、贾环、贾兰也分别落座。

        早有丫鬟把茶送了进来,自然不会是熟悉的鸳鸯,冯紫英接过。

        一阵寒暄之后,自然免不了就要说到冯紫英此番回京和当下京畿局势,这也是贾赦贾政最关心的问题。

        这京师城中一下子涌入流民数万,流言一日几传,弄得人心惶惶,虽说《今日新闻》也发了消息,但是那毕竟还是中上层才最先得到,而在最下边,更多的还是口耳相传的那些不靠谱小道消息。

        便是贾政每日去工部,也很难得到真实可信的消息,现在赶上了冯紫英这个出入内阁宫禁的大红人,自然要把情况问个明白,也好安顿府里上下人心。

        “《今日新闻》所刊载的消息也是大体属实,蒙古人的确在迁安城败了一阵,不过未伤元气,所以才会又在三屯营袭击了京营,……”冯紫英也懒得多说太多具体的细节,只说这帮人想听的消息,“京营现在情况的确很糟糕,俘虏的事宜朝廷委托小侄和蒙古人谈判,具体也谈得差不多了,但如何落实谈判达成的条件,还得要看朝廷的意见和下一步与蒙古人那边的沟通,……”

        “哦?贤侄真的和那蒙古人的首领面对面亲自谈判?那些蒙古人可不是好相与的,难道贤侄就不怕他们突然翻脸相向?”

        饶是贾赦贾政一大把年龄,也算是见过世面的角色了,听得冯紫英亲自与蒙古人首领面谈,还是忍不住有了八卦之心,沉声问道。

        “小侄自然也是有准备,当初就约定各自不能带武器,便是侍从护卫也只能隔着一段距离,能进场也就那么区区几人,真要翻脸动手,蒙古人也未必能占到便宜,两边也都是验明正身的,若非如此也不敢这般。”冯紫英笑着解释,“其实也不必把蒙古人想得那么凶险,前两年小侄去宁夏平叛,也一样是单枪匹马和土默特人的首领面谈,这一回不过是换了内喀尔喀人的首领罢了,并无什么不一样。”

        贾赦贾政以及一边儿的贾宝玉、贾环乃至贾兰都是唏嘘感慨,都觉得冯紫英话虽如此说,但是换了其他人,又有谁有如此胆略魄力敢去和蒙古人首领会面?没准儿酒杯一甩,要么刀斧手涌出刀斧加身,要么就是弓箭手万箭齐发,射成马蜂窝。

        几人望向冯紫英的目光又多了几分不一般,之前也只是道听途说,现在冯紫英亲口言及和蒙古敌酋当面谈判,这等如此劲爆刺激的场面竟然还真的发生在自己身边人身上,让几个人都很有点儿与有荣焉的感觉。

        “贤侄果然是将门虎子,这般阵势,堪比鸿门宴,怕是寻常将帅都未必有这般勇气去一唔。”贾政也忍不住感慨万千,望向冯紫英的目光越发复杂。

        此子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出将入相可期,想当初若是早早把三丫头许给他,又或者元春未曾进宫与他婚配,岂不是贾家以后最大的奥援?

        只是现在却是悔之晚矣,贾政心下琢磨,听闻环哥儿说三丫头对冯紫英颇有情意,照冯紫英当下的情势,只怕一两年里还要青云直上,这么说来,探丫头便是许给他做妾,好像也不算辱没了贾家吧?

        这份心思一起,让贾政既有些心动,又有些羞惭。

        以前便是王子腾提起,他也是恼怒异常,认为合适有辱家门,但是现在却有些不一样了。

        看着冯紫英飞黄腾达,而薛家的薛宝钗,林家的林黛玉竟然都能借此机会鱼跃龙门,而贾家居然还只能靠着二女才能攀上关系,饶是他在这方面远不及自己兄长那么势利热衷,但是从荣国府贾家未来出发,从为日后宝玉的将来考虑,如果能把冯紫英牢牢拴住,让探丫头得偿所愿的同时也能让贾家和宝玉有一个依靠,未尝不是意见几全齐美的好事,他自然也乐见其成。

        不过贾政也知道这里边怕也还是有些关碍。

        一是探丫头这边。

        固然探丫头真的如环哥儿所说真的对冯紫英有些情意,但看看寻常作伴的宝丫头、林丫头都是为正妻,便是名不见经传的薛宝琴都是为媵,她却要去做妾,只怕心里有些难以过得了这个坎儿。

        二是冯紫英那边。

        只怕冯紫英从未想过此事,骤然提起,也还不知道冯紫英如何想。

        三是还得要顾及这阖府上下的面子。

        贾府小姐去与人做妾,怎么都觉得不是一件光彩之事,冯紫英纵然了得,声誉日隆,但也只是一个五品官员,现在还在外埠。

        这京官和外埠地方官员在京师城里士民心目中的感觉便大不一样,若是冯紫英还在京中为官,那无疑能让府里人好接受许多,想到这里贾政也忍不住琢磨,也不知道冯紫英一两年内能不能调回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