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二百一十九节 危若累卵

乙字卷 第二百一十九节 危若累卵

        冯唐以手扶额,颓然若失。

        虽然早就知道抚顺一丢,那舒尔哈齐命运堪忧,但是现在听到这样一个消息还是让给他愤怒欲狂。

        自己苦心培植的一个打入建州女真内部的楔子就这样被努尔哈赤以这样一种方式拔掉了?

        “继续说吧。”冯唐声音了都少了几分生气。

        “……,后来东虏叩关,抚顺关是如何打开的小的不清楚,但是却没有经历一战,应当是有内应开了关门,然后就是东虏大举入关,……”

        “沈阳那边没有得到消息么?”冯唐咬紧牙关。

        “小的不太清楚,小的在东虏入了抚顺城之后,就从亲戚那里得知,是李永芳的亲家赵一鹤亲自带领东虏封锁了整个抚顺城,小的知道情况不妙,是连夜在亲戚帮助下垂索越墙而出,然后跑到东州堡借了一匹马连夜过来的。”

        冯唐沉吟了一下,心中稍稳:“这么说来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跟着李永芳投降东虏?”

        “肯定不是所有人,但是李永芳在抚顺多年,其下也有许多与他关系密切的将官士卒,像会安堡和抚顺关的守将都是李永芳的心腹,……”

        冯唐知道自己还是大意了,李永芳的确表现得十分恭顺而忠诚,以至于麻痹了自己,结果问题就出在了他身上。

        虽说李永芳的提拔任用不是自己,是李成梁,但是现在自己是蓟辽总督兼辽东镇总兵,这责任就是自己的了。

        但现在讨论责任毫无意义,而是要考虑如何弥补这个祸患。

        应该说自己把乌拉部迁徙到了叶赫部地盘上,这一招打了努尔哈赤一个措手不及,使得本来想借此机会一举吞并乌拉部的努尔哈赤失去了这个机会,但这厮却是在抚顺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算是一招反击吧。

        这个回合里,看似互有攻守,但实际上自己还是吃亏了,李永芳的叛变带走了数千士卒,更为关键的是,抚顺城和抚顺关的得失。

        抚顺必须要拿回来。

        冯唐也不认为努尔哈赤敢占据抚顺,那他倒真要好生和努尔哈赤斗一斗了。

        “人龙,你马上率领本部东出,走威宁营,我给你一道命令,把威宁营所部全数带上,星夜赶往散羊峪,然后在东州堡驻足,我估计努尔哈赤的目的是策反了李永芳,想把抚顺城的子民百姓掳掠到边墙以外去,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你去的目的就是让对方有所顾忌,不能让他烧城毁关,尽可能让他无法顺利地把老百姓带出关,……”

        贺人龙立即起身遵令,顺带问了一句:“那舒尔哈齐部呢?”

        冯唐颓然的摇了摇头:“我对不起舒尔哈齐父子啊,现在恐怕他们已经被努尔哈赤围歼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李永芳这厮害我啊!”

        贺人龙默然,的确这如同打折了辽东的一条胳膊,原本一个海西女真的叶赫部加乌拉部,一个建州女真的舒尔哈齐部,是辽东镇伸出去的两个最有效制约东虏的手段,现在舒尔哈齐部却一下子被歼灭了,只剩下海西女真了。

        “人龙,你赶紧去吧,这边我让尤世禄立即从沈阳出兵,另外我这一个火铳营也会驰援,但我估计都于事无补了,尽人事吧。”冯唐叹了一口气。

        打发走了贺人龙,冯唐也开始考虑如何来向朝廷交代这件事情,原本以为努尔哈赤可能会趁火打劫对乌拉部动手,所以自己先下手为强,未曾想到努尔哈赤却给自己来了一个个釜底抽薪。

        干得漂亮。

        冯唐都不得不承认努尔哈赤这一手把自己打痛了。

        弄不好自己这个蓟辽总督的位置都有些不太稳了。

        摇了摇头,一时间冯唐都不知道如何向皇上、内阁和张景秋、柴恪二人解释这一情形,堂堂一个游击将军居然叛变投敌了,而且还是镇守一方要害之地的大将,自己这个总督究竟是怎么在当?

        给朝廷去信请罪,另外也要去信给紫英,问问紫英的意见。

        冯紫英哪里知晓自己老爹也陷入了困境,还指望自己给他出谋划策好渡过难关呢,他现在心思都给放在了审读京畿形势上去了。

        尤世禄来的信中说了不少情况,对照舆图也基本能知晓一个大概,但知晓不代表就能解决问题。

        察哈尔人和外喀尔喀人现在把北面搅得一团糟,整个北面防线告急,蓟镇军也被分割成几块,尤其是李如樟部是危在旦夕,如果不能迅速拿出解决之策,可能就会成为蒙古人手中的猎物。

        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冯紫英身上。

        虽然黄得功和侯承祖二人与冯紫英相识时间不长,但是冯紫英在这短短时间里表现出来的高瞻远瞩,对时局的精准判断,以及在应对战事上的果断坚决,还有在士卒训练上的独有韬略,都让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左良玉也就罢了,黄得功和侯承祖二人是最直观见识了迁安保卫战的前后经过。

        尤其是在内喀尔喀人在迁安保卫战被碰得头破血流之后却一举突袭京营,八万京营竟然一夜之间崩溃,包括大量高级将领在内的五万多人被俘虏,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内喀尔喀人在迁安城下给他们留下的糟糕印象为之扭转。

        “大人,现在该怎么办?”三人都是眼巴巴地望着冯紫英。

        黄得功年龄稍长,见识也要多一些,沉吟着道:“李如樟虽然是李成梁之子,但是他守古北口未失,若是因为怀柔、密云丢失而导致其部被围歼,只怕尤总兵甚至总督大人都难逃干系啊。”

        冯紫英略感惊讶,没想到黄得功还有这份见识,他点点头:“嗯,若真是李如樟部覆灭,虽说这是宣府镇那边的主因,但是尤世功作为蓟镇总兵,考虑不周,应对不力,肯定要被弹劾,我父亲作为蓟镇总兵,尤世功又是他一力举荐坐上蓟镇总兵位置的,一样脱不了责。”

        “大哥,难道就没有补救之策么?”左良玉忍不住问道。

        他算是和冯家是绑在一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冯唐若是失势,日后换了新总督来,他的前程自然也会蒙上一层阴影。

        “如何补救?你们看舆图就清楚,古北口是向塞外凸起部,现在怀柔、密云尽皆失陷,墙子岭到镇鲁营一线尤世功主动放弃,当时是担心密云失陷太快,尤世禄部遭到夹击,现在看来尤世功还是有些过于仓促了,如果不要轻易放弃镇鲁营——墙子岭一线,密云那边坚持一下,通知古北口李如樟一部迅速南下,是不是有机会?”

        冯紫英皱着眉头:“不过那就要冒险了,要看密云能不能坚持一段时间,当时敌情不明,尤世功做出这个决定估计也很艰难,若是不迅速彻底,一旦密云丢失,尤世禄部的主力被两面夹击,下一步京师城外就无兵可用了。”

        “大人,恐怕不是尤大人不敢冒险,而是京师城里不允许尤大人冒险才是。”黄得功摇摇头,轻声道:“况且在对从宣府那边过来的外喀尔喀和察哈尔人敌情不明的情况下,守密云的确有些危险,慕田峪——大水谷那边也有敌军进来,密云也面临夹击。”

        冯紫英猛然明悟过来,看了一眼黄得功,这家伙倒是个有些心思的人,比左良玉考虑得多,难怪前世中江北四镇,此人为首。

        的确,尤世功纵然想冒险坚持守密云,但一旦没守住,尤世禄部就危险了,而一旦察哈尔人和外喀尔喀人夹击得手,京师城就真的危险了。

        张景秋也好,柴恪也好,永隆帝也好,内阁也好,恐怕都更关心京师城安危,至于李如樟部,那算什么?

        但这事后来算账,这些人会为你尤世功说话缓颊么?

        那些御史们会听你的这些解释么?

        皇帝会因为这些原因就放你一马么?

        老爹问题不是很大,顶多也就是斥责、罚俸,戴罪立功,但是尤世功这个总兵只怕屁股还没坐热,就得要滚蛋了,若是换一个人来坐,只怕就未必会是老爹合意人选了。

        冯紫英目光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舆图,老爹面临麻烦,他得要替老爹分忧解难,救出李如樟部未必能让尤世功脱罪,但是救不出李如樟部,尤世功肯定要被弹劾追责。

        另外蓟镇现在打成这样,自己老爹不仅仅是辽东镇总兵,更是蓟辽总督,虽说之前朝廷有旨让老爹专心负责辽东方面敌情,蓟镇方面不必太过操心,但这到最后来论功过时,只怕就未必会人人都记得让你专心负责辽东,就要说你作为蓟辽总督缺乏大局观,未能统筹全局酿成此难了。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大周朝的官员们丢锅本事都是第一流的,争功劳时比谁都头铁,甩锅时,一样比谁都顺溜,老爹远在辽东,纵然有柴恪和齐永泰维护,也未必躲得过明枪暗箭。

        冯紫英不能容忍这种情形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