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一百九十五节 鏖战迁安(3)

己字卷 第一百九十五节 鏖战迁安(3)

        就在索克托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时候,站在后方的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和宰赛更是觉察到了危险。

        几乎是在百丈开外大周军的火铳就开始第一轮射击了,虽然看起来似乎效果不算太好,但是仍然有数十人在这一轮中被击中倒地不起,而且关键是他们都持有皮盾!

        大周火铳何时犀利如此了?

        再看看自己这些下属们手持的三眼火铳,操作繁琐,点火麻烦,瞄准困难,威力实在是乏善可陈,或许与弓箭相比,也就是那一声巨响威力十足,能提振士气了。

        这些火铳都是察哈尔人从大周那里获得的,然后转赠给了自己,现在看来,这些东西都是大周淘汰下来的垃圾货色,用来糊弄蒙古人的。

        大周永平新军所用的火铳不但射速奇快,操作简便,而且百丈开外就能击穿皮盾并致士兵于死地,这几乎是三倍甚至四倍于三眼火铳的威力了,看对方一轮接一轮的轮射,几乎毫无阻滞。

        尤其是在进入七八十丈范围内时,大周军的火铳威力更为凸显,每一轮射击都会有超过百人在哀嚎惨叫中扑地不起,可七八十丈之内仍然需要疾跑一阵才能冲到矮墙边上,而这一段时间里,大周军起码还能坚持打完一轮。

        每一轮射击都会让冲锋的战士们步伐为之一滞,一些士卒已经开始在听到枪响时下意识地仆倒在地,然后觉察自己身上没事儿时,在重新起来,虽然索克托他们不断的叱骂鞭打,但是士兵们越是靠近城墙越是动作迟缓,这无疑耽搁了大量时间,为大周军赢得了第二轮射击时间。

        “砰!”

        烟雾升腾,呛人眼鼻,但此时矮墙上的火铳兵已经进入了兴奋状态。

        眼睁睁地看着数千蒙古兵从一百多丈外开始的稳步推进,一百丈距离时连续遭受两轮射击被打得晕头转向,那份屠杀的滋味对任何一个普通士兵来说都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蒙古兵显然没有意识到会在这个距离遭受火铳的攻击,弹丸轻而易举的穿破皮盾和他们身上简陋的皮甲,撞入他们的身体内,撕裂了他们的血肉,让他们彻底丧失战斗力,只能哭喊着滚倒在地,嚎叫不已。

        那种活生生的血肉冲击感,让蒙古人肝胆欲裂的同时也极大的刺激了大周军的神经,让他们迅速进了一种更加高效迅捷的射击进度。

        敌人越是逼近,他们就越能感受到他们打出这一轮射击之后,给敌人施之以痛苦、挣扎和死亡的那份最直观的视觉效。

        ,三十丈之内他们的抵近射击甚至可以清晰看到敌人在中弹之后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绝望、哀嚎、扭曲、狰狞、黯然,宛如一场世情大戏的演绎,让每一个直面的新军士卒都在这种环境下得到一场难得的洗礼。

        索克托飞身跃起,三丈之内,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跨越,借助那已经靠近的云梯台阶跃上矮墙,他要用他手中的环刀活剐了这帮所在城墙后给自己兄弟们造成了无尽伤害的大周兵,他有信心一口气斩杀他们二十人而不喘一口气。

        在他高高跃起的那一刻,他甚至看到了一丈开外矮墙后那些惊慌失措的大周兵茫然地看着自己,很好,环刀已经饥渴难忍,它要饮尽这帮汉人的血!

        五支簧轮自生火铳早已经锁定了那个比寻常蒙古兵快了一线的悍将,看着这个家伙灵活矫健的身型,和寻常皮盾更大了一圈儿盾牌,还有那不断起伏跳跃的动作,侯承祖就能知晓这个家伙肯定是其中一条大鱼。

        他手下的水兵们早已经不耐烦了,但是他们得到的命令就是充当预备队,这才是第一轮进攻,远远还不到他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不过侯承祖还是带了一个队最精锐的水兵来到城头体验战争的感受。

        一个伍的火铳早就锁定了那个飞身而起的悍将,无比默契地在同一时刻打响了火铳。

        索克托只感觉到自己处于无比舒张状态的身体似乎微微一震,就像是一个鼓足了气的羊皮筏子陡然被什么刺破,整个天空变得有些恍惚起来。

        他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了有点儿什么异样,脚掌他在那城墙垛口时,兴奋让他忍不住想要狂吼,但是怎么脚下却是一软,而想要怒吼的声音却变得有些漏风?

        剧烈的腥味儿从鼻腔和嘴里涌了出来,他意识到了什么,想要挥刀,但是脚下无法支撑起他硕大的身体,轰然从垛口上坠落。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身形剧震,他看着前方索克托矫健的身形在空中一颤,紧接着踏足墙垛,在无数人的欢呼声中,却颓然坠落,虽然看不见索克托遭遇了什么,但是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却知道毫无疑问对方在飞跃而起那一刻,绝对遭受到了致命的一击,而只能是来自于火铳。

        此事的卓礼克图洪巴图鲁无比痛恨自己的软弱和犹豫。

        在八里罕的一千骑兵在对方城墙下横掠而过后,双方的对射让八里罕的骑兵遭受了重创,但是同样也让对方付出了血的代价。

        如果再让后续骑兵这样在步兵发起攻击是循环横掠骑射,纵然会付出巨大伤亡,但是绝对能够给对方的火铳阵型造成致命伤害,而那个时候索克托他们也许就能凭借着那一波冲锋彻底解决矮墙上的敌人了。

        但是现在,索克托他们这一波的进攻遭受了重挫,往回逃的士卒遭到了敌军火铳的再度射杀,能逃回来的三不存一。

        而自己本该在第一轮攻击发起时便继续命令第二轮,甚至第三轮攻击继续跟上,不再给对方以任何间隙之机,利用自己在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彻底湮没对方。

        只可笑自己战前还在和宰赛说这一战不好打,但是内心深处却仍然对这帮永平新军保有一种天然的轻蔑感。

        一帮泥腿子不过经过了三个月的训练,难道还就能变成战士?说不定一波攻击之后,对方就彻底崩溃,一战而下了呢?

        残酷的现实给了卓礼克图洪巴图鲁上了生动的一课,让他意识到哪怕之前自己已经提高了对这支永平新军的水准,但是仍然大大低估了。

        宰赛也同样觉察到了这一点。

        这种常规式的一轮接一轮的冲锋对于这种可以无限循环射击的火铳防御线似乎失去了效用,敌人几乎没有给己方攻城士兵任何近战的机会。

        从百丈开外就开始遭受连续不断的射击屠杀,等到自己一方的士兵尚未真正逼近对方,整个士气和战线就已经崩溃了,根本无法持续后续的进攻,而前期所付出的代价几乎全数白费了。

        要再发起一轮进攻,又需要越过前方百丈开外的死亡之地,又再需要付出新的一轮牺牲。

        “叔祖,这样不行。”宰赛沉声道:“我们需要集中更多的兵力连续不断地发起进攻,其间不能有间隙,不能有任何停顿,不能让大周军利用我们之间的间距来让他们的火铳发挥最大威力,我们必须要一鼓作气拿下矮墙,然后直接从矮墙上搭起云梯攻城!”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也承认宰赛所言是实,但是这意味着前期的付出将会无比惨重。

        看见自己叔祖犹豫不决的神色,宰赛就知道自己叔祖再担心和心痛他们乌齐叶特部的损失,这才是第一波,损失不过数百人,就已经如此态度,那这一仗还能持续下去么?

        宰赛摇摇头,事到如今,还能回头么?只能硬着头皮挺下去了。

        “叔祖,我看这样,把我们多有的佛郎机炮抬上来,集中在北面城墙正面进行轰击,我们的炮太少了,只能集中使用了,哪怕全数炸膛毁坏,我们也要坚持打下去,另外我们的骑兵仍然要坚持像八里罕先前那样不断横掠而过发起攻击,否则我们无以压制大周军对我们攻城军队的打击,……”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叹了一口气,点点头。

        “叔祖,乌齐叶特部再来一轮,我希望您能投入二千人以上,我的二千人紧随您的四千人紧随您的二千人在后,如果您的人打光了,我们弘吉剌部就全数压上去,我们不能这样拖下去,一旦拖下去,我们只会付出更大的代价,甚至代价付出得一文不值!”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全身一震,看着宰赛,他没想到宰赛决心如此之大,第二波攻击就要将全数赌注压上去,这合适么?

        “宰赛,万一……”

        “叔祖,没有万一了,我们今天的进攻顶多能持续两三轮,如果两三轮都无法突破,恐怕我们的士气可能就会下降到无法在继续进行下去的地步,科尔沁人和巴林部那边我已经让人去通知了,让他们暂停发起进攻,只是保持着压力,让东城的敌军无法汇聚过来,今天的战事将会在北城这边决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