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一百七十三节 新军

己字卷 第一百七十三节 新军

        “呯!”刺鼻的火药气息在整个队列中弥漫开来。

        略像僵硬的队列略显慌乱,,士卒们手忙脚乱的收回火铳,开始清理枪筒,而另外一列士卒则上前一步,开始据枪,放架,瞄准,而在其后还有一队士卒正在完成装弹的最后过程。

        席卷而来的骑兵在猛烈的枪响之后也是一阵骚乱,但是骑兵首领很快就控制住了局面,继续保持着向前冲击。

        在连续三轮轰击之后,骑兵已经逼近到了不足百步之遥,似乎连战马的喷息都能感受得到。

        凄厉而短促的哨声响起,士卒们开始用有些发僵的动作完成从腰间掣出三棱尖刺然后套上枪管前端,完成了一个装刺刀的过程,那些笨拙无比,半天没有来得及装好尖刺的士卒此时就迎来了长官们的皮鞭和咒骂。

        当骑兵冲击到只剩下五十步时,所有完成了装弹的士卒打出了最后一轮射击,紧接着一二排的士卒便摆出了前倾据枪突刺动作,准备迎接骑兵的冲撞,而第三排士卒则依然保持装弹动作,并向后拉开一定距离,以便可以继续完成对高高在上的骑兵们的射击。

        骑兵终于在最后十步距离时停住了脚步,有些骑兵甚至已经冲到了步兵横队的面前,能够看得出来他们脸色复杂。

        这种实战演练对于他们来说,同样也是第一遭,尤其是火铳不断轰响,那可是上百支火铳同时轰击,剧烈的爆响对战马来说的惊吓也不小,虽然只是无弹射击,但这种演练让然是无比刺激的。

        站在高台上的冯紫英摩挲着下颌,沉吟不语,而他两旁的黄得功和左良玉都是满脸兴奋。

        虽然冯紫英内心还有些遗憾,时间还是太紧了一些,这些士卒一看就知道是新手,动作僵硬,哪怕是在日常训练中每一个人都操练过成千上万次,但是当上了这种面对骑兵呼啸而来的实战战场上,还是一样手忙脚乱,丑态百出。

        冯紫英给黄得功和左良玉提供的瑞典古斯塔夫步兵线形战术是在莫里斯横队上的一种改进,六排站队,在行进中可以保持更稳定步伐行进,但一旦接敌,则二四六偶数方队向前一步与一三五奇数方队合成三队。

        这样使得队形更为紧密,设计面更宽敞密集,类似于三段击的格局,当然是各自完成装弹射击而非交给他人来射击。

        与此同时在枪管前方加装一个金属环,使得专门制作的带一个套座的三棱尖刺可以恰巧套在金属环上,金属环前小后大,这样使得套上之后不会轻易脱落。

        冯紫英现在还没有这种螺丝接口技术,只能用这种粗糙的手段来弥补,至于说战后怎么来解决,那都是另外一回事了,无外乎就是多麻烦一些手工罢了。

        从高台下上来的一名军官有些不悦地对冯紫英道:“大人,您这种方式对我们可太不公平了,就把我们当猴戏耍,翻来覆去的这样冲锋到近前,然后又勒住马,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一贯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您也知道这帮民壮,从未上过战场,拿起火铳也不过几个月时间,这还全靠虎山和昆山他们两位没日没夜的苦训才有今日的情形,他们从未上过战场见过血,一旦遭遇蒙古骑兵,只怕就是两股战战几欲先走了,若是不让你们来反复锤炼一番,难道等他们直接上战场去送死么?”

        冯紫英赶紧将这名黝黑敦实的武将让到自己身边,连黄得功和左良玉也都是赶紧抱拳恭敬一礼。

        这一位是尤世禄从尤世功那里为冯紫英争取来的一营骑兵首领,都司罗一贯。

        说是一营,但到最后还是被尤世功给扣下了两部,只剩下三部部两千骑来,但冯紫英还是很感激了。

        这等时候哪怕能够给你一千骑,都算是莫大的恩德了。

        罗一贯是冯唐从甘州简拔而来的武将。

        冯唐从榆林总兵升任蓟辽总督,鉴于蓟辽方面将士暮气沉沉,加之又有李成梁和麻贵诸部的牵制,所以也向兵部和内阁提出了要调拨部分榆林和大同的旧部前往蓟辽,这也是当初冯唐和兵部商量好的条件,若是没有一批能够令行禁止的将士,面对建州女真时,怎么来打仗?

        兵部也同意了冯唐条件,所以也才有尤氏三兄弟、曹文诏、贺人龙等部的跟随而去,有了这一帮旧部支撑,冯唐也才能顺利收编了赵率教、杜松诸部,成功将李成梁的大本营打造成为属于冯氏的根基所在。

        冯唐主要调用的将士都集中在榆林和大同,但是在征讨甘宁之战中,他也看好一批表现优异的甘宁两镇武将,像罗一贯原本就是甘州守备,被冯唐召到辽东,让其跟随尤世功出镇蓟镇,成为骑兵营都司。

        “大人,您可是待这批民壮太好了。”罗一贯注视着第二轮的演练再度开始,忍不住摇头:“全数崭新的火铳配备,外带铁叶棉甲,便是我们蓟镇的步军都没有如此好的待遇,您这样是会招人恨的,不信你问问虎山和昆山他们两人,这等事情传回去,您让他们还怎么带兵?”

        “呵呵,一贯兄,你也别在这里诱惑虎山和昆山了,我这些民壮都是军户中和各州县民壮中挑选出来的,这是在为保卫他们自家的家园而战,你们蓟镇军要遵守兵部军令,让放弃我们永平就放弃,可我们这些地方官怎么办?我是永平府同知,丢了各州县,知府和我两人责任首当其冲,弄不好是要掉脑袋的,这样不战而逃,都察院能放得过我们?”

        冯紫英也不在意,“既然没路可走,那就只有殊死一搏了,命都没了,还在乎其他身外之物么?所以我和府尊大人说了,今年该起运的各类物资赋税都暂缓,等到咱们这一仗打完,如果还留得性命,那么我们砸锅卖铁也得要给他们凑上,如果命都没了,或者都被朝廷下旨褫夺罢官了,那我们也就管不到了,……”

        冯紫英的话也让几人微微变色,这意味着冯紫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要来打这一仗了。

        可就算是加上这五千民壮和两部火铳军,外带这三部骑兵,能上战场的兵卒也不过八千余人,而蒙古大军一旦南下,那都是数以万计,而且冯紫英的意思还不是只守迁安或者卢龙一城,而是要守御这两城,这兵力一分散,这一仗就更难打了。

        “大人,您真的……”罗一贯沉吟着道:“是有不济,咱们也能保着你先撤……”

        这也是罗一贯、黄得功和左良玉三人的心思。

        这仗打输了没关系,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们也不是没打过败仗,罗一贯在甘州和那边蒙古人交锋甚多,虽然只是小股缠斗,互有胜负,黄得功和左良玉在辽东也和蒙古人、女真人的小股侦骑交过手,一样有胜有败,打不赢就跑,下次再来,就这么简单。

        他们也是这样希望冯紫英的,只要情形不对,保着冯紫英逃就行了,至于说免官之后再复起就行了,可若是冯紫英有个好歹,他们三个如何向总督大人交代?

        不说人头落地,但是一辈子都别想翻身是铁定了。

        冯紫英当然清楚几人的想法,但他必须要打消对方这种心思,一旦存了想要脱身逃命的心思,到关键时候的决战就会掉链子拖后腿,这很危险。

        五千民壮是冯紫英苦心挖掘出来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打造出一支自己拥有足够影响力的新军来,而不能仅仅依靠老爹的蓟辽总督职务。

        这五千新军的训练他几乎每隔两天就要去检查视察一番,而前期的冯安,后期的黄得功和左良玉实际上都是代表他在对他们进行训练。

        这支力量会慢慢壮大,成为自己在军队中的一块基石。

        文武分治,以文驭武,这是大周定下的规制,文主帅,武主将,文官负责战略决策和指挥,而武将负责具体执行。

        但一个无法掌握将士的文官,会在战略决策和指挥上受到极大的掣肘,进而导致失败。

        这种情形屡见不鲜,但是很多时候无法破解。

        文官们能有几时真正接触到下边将士?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临战只是才匆忙将来自四面八方的将卒统合到一起,只能凭借着自己的了解和判断来安排布置,而胜负更大程度取决于战略指挥不出错,武将个人素质能力的靠谱。

        永平新军其实更像是一个实验,这种完全依靠火铳组建起来的新军,在各方面训练上相对简便许多,而各层级的军官使用提拔上,更多的也是看在训练中的表现,当然在后期还要看在真正战争中的表现,没有太多其他牵扯,都是为了活下来入栈,这样相对公正许多。

        至于说日后黄得功和左良玉的去处,就要看这一仗打下来之后的结果了,所以冯紫英必须打消他们的侥幸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