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四十九节 意想不到

己字卷 第四十九节 意想不到

        坐在张骐身旁的中年男子脸色阴沉,一时间没有说话。

        遇上这种事情也的确让人无语,他本来就不太赞同招揽这帮江湖人士,认为这帮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且很容易招人眼目。

        大宝之位岂是靠一帮鸡鸣狗盗的江湖人士能夺来的?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这帮人除了无脑地讨好主子和作死,还能干什么事儿?

        自己这位主子还是太年轻稚嫩了一些,还没有真正做好为未来谋划行事的准备,如果不是自己已经踏出了这一步,他真的有点儿想放弃了。

        好在眼前这位主子爷还不算太刚愎自用,还能听得进人言,否则便是冒着得罪苏家的风险,他也要走人了。

        “武亨,也就是说你们去牟尼院这几日,牟尼院除了主持外,还有其他人知晓你们身份?”陶姓男子沉着脸问道。

        “呃,因为跟随王爷去了两次,住持是知晓我们身份的,住持身边的两个小沙弥也应该知晓一二,其他人恐怕应该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事关重大,作为张骐麾下这帮江湖人士的首领,武亨知道这关系到大家的命运去留,也不敢撒谎。

        他们来福王府时间不长,虽然待遇优渥,但是却感觉到没有多少具体事情,这样才想到“别出心裁”来讨好主子爷,没想到现在却是一脚踢到了铁板上,弄巧成拙,现在还得要想怎么来善后。

        “殿下,那边确定了?”陶姓男子转过头来问道。

        “嗯,确定了,此女的确是原两淮巡盐御史林如海庶出女,其母是原杭州同知董增贵,董增贵因倭寇进犯贻误战机被抄家问斩,后病殁狱中,其女原本该入教坊司,却被当时还在都察院的林如海看中赎出养为外室,后来便生下此女,……”

        陶姓男子也知道这位王爷在龙禁尉那边也有自己的人脉,所以很快就得到了确切消息。

        “林如海和冯铿举主都察院左副都御史乔应甲是同科,临死之前将嫡女许给冯铿?    此女便陪嫁为媵?    只是因为林如海才死,林家两女都需要守孝?    所以还未嫁入冯家?    林如海嫡妻便是荣国府贾家嫡女,所以……”

        陶姓男子微微点头?    算是明白了这里边的瓜葛关系。

        贾家无足轻重,虽然还有一个女子嫁入宫中?    但是作为张骐的心腹?    他也知道贾家那个女子名义上是贵妃,但更像是一个用来拉拢王家的噱头,当今皇上并未放在心上。

        “殿下,牟尼院在京中贵人中亦有相当名声?    若是要解决牟尼院这边泄露消息?    恐怕很难,动了牟尼院的人,加上这二女,只怕顺天府和刑部都难以压制住,弄不好龙禁尉都要介入?    此事就要闹大了,……”

        陶姓男子语速很慢?    显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我也想过看是否可以以王府护卫凑巧遇上解救的名义来解决此事?    但是武亨又说另外一女似乎看穿了他们身份,不过这也无关紧要?    只要没对这二女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相信小冯修撰也不会为此大动干戈?    便是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甚至可能还觉得殿下颇为礼遇,……”

        张骐一喜,“那先生的意思是……?”

        “没那么简单。”陶姓男子苦笑着摇摇头,“如果换了是别的人,那也就罢了,可小冯修撰……”

        张骐微微点头,意识到了问题。

        冷着脸摆了摆手,示意武亨等人先下去,只留下陶姓男子和另外一名一直抚剑站在张骐身后的壮年男子。

        陶姓男子知道对方身份,倒也不忌讳:“小冯修撰虽然马上要出京,但是齐大人、乔大人和官大人都和其关系匪浅,日后回京是迟早的事情,若是因此是而交恶,却会成为殿下的一块心病啊。”

        “那武亨他们……”张骐一咬牙,眼中掠过一阵阴寒杀意。

        陶姓男子摇摇头。

        他虽然不喜欢这帮人,但是一来这帮人在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上还是能有些用处的,二来牵扯面太宽,恐怕影响太大,第三,也是最关键的,只怕便是杀了这帮人,冯紫英也未必会认为是这帮人自作主张,没准儿还觉得是杀人灭口。

        “殿下,此事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不过只能暗中求个最好,以余愚见,先把人放回去,可以叮嘱一下这二女,毕竟被人掳走也不是什么好听名声,就说是一场误会,盯住二人不外泄,如果二女真的没有对外说,那就再好不过,……”

        陶姓男子的说法让张骐摇头,如果都这么简单,那就真的好办了,他也希望如此,可如果对方去告知冯紫英那边了呢?

        “如果二人把事情说出去了,这边殿下也要有些准备,就说偶然一见惊为天人,原本想要找人扮强盗殿下亲自出马英雄救美,以搏美人芳心,没想到会出这样一个状况,所以……,殿下亦可私下寻个机会向小冯修撰道歉赔罪,以余之见,或许还能变坏为好,……”

        陶姓男子的这样一个主意让张骐眼睛一亮。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自己想要演绎出英雄救美博取美人芳心虽然看起来荒唐了一点儿,但是自己这种人家好像做这种事情也说得过去,而且在发现二女身份之后就立即表明了态度和诚意,甚至道歉赔罪,这等姿态不可谓不好,没准儿还真能拉近和冯紫英之间的关系呢。

        “这恐怕是最好的态度,另外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可以证明殿下的坦荡的性格,以余之见,或许像小冯修撰这种人,更愿意结识那种性格直率坦荡而非执着于经义诗文的王爷。”

        张骐忍不住站起身来,欣喜的搓手不已,“先生所言甚是,这位小冯修撰虽然科举成名,但是和父皇一样,一直不屑于诗文,孤和大哥以及三弟屡屡邀请其到诗会文会一聚,都被对方婉拒,先生这么一说倒是真的有点儿这种意思在里边,……”

        “殿下切莫高兴太早,这只是一种可能,而且以我的看法,这位小冯修撰出身武勋,但是却又颇得朝中诸公的信任,只怕不简单是一个意气用事之人,其对时政策务的关注重视,说明其人在很多方面有着自己的主见,殿下若是想要赢得其人的支持和认可,怕不能单单只希望于性情上的好感才对。”

        陶姓男子的分析让张骐更加满意,他当然不会简单的以为这样就能化不利为有利,未来争夺大宝之位的路程还很漫长,需要每一步都踏稳,冯紫英当然是值得争取的对象,但是眼前这位表现出来的智谋和判断能力更让他高兴。

        “先生所言,孤记住了。”张骐长叹一口气,“那么此事就按先生谏言来处理便是,不过以先生之见,觉得孤应该是希望这二位女子回去之后是告知冯紫英呢,还是闭口不言呢?”

        陶姓男子苦笑,摇摇头:“殿下,您这是太着相了,以余之见,此事最好的结果还是二女隐瞒不言才好,毕竟我们无法预判冯家对此事的看法,小冯修撰的性子以及他对此事内心究竟如何着想,我们也无法确定,这等不必要风险能不冒还是最好不冒,我先前所说也不过是迫不得已之下的对策罢了。”

        张骐有些遗憾地点点头,从内心来说,他还真的希望是后者,但也的确有一些不确定的风险,不过日后倒也还有机会来好好结交。

        *******

        邢岫烟和妙玉枯坐在这间房中,短短两个时辰,却像是两个月,每一刻都是煎熬。

        虽然有着某种期盼,但是邢岫烟内心也很清楚,这种期盼的可能性并不大,对方更大可能还是担心暴露带来的不测而对自己二人下毒手。

        杀人灭口的故事在传奇话本里也是屡见不鲜的,甚至深入人心。

        纷乱如麻的心事不断在胸中涌现,忽而想起父母,忽而想起冯紫英,又忽而想起园中诸位姐妹,邢岫烟只能握住同样已经有些六神无主而又绝望无助的妙玉的手,以示安慰。

        这等时候只能坐等结果,门外监视自己二人的“匪徒”似乎也一样有些心神不宁,不时耳语几句,望过来的目光也是时而凶悍,时而复杂,更让二女心惊肉跳。

        终于,门外二人汇合了另外几个人得脚步声,一阵低不可闻的对话声之后,邢岫烟和妙玉忍不住抱在一起,等待着命运的抉择。

        这个时候她们才发现自己显得是如此脆弱,面对不可预测的结果,竟然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还是那名蒙面男子进来,一挥手把汗巾和蒙眼巾拿过来,态度却好了许多,“对不起,二位姑娘,这是一个误会,抱歉了,我们会送二位回去,请二位姑娘还是像方才一样,我们就不唐突了,请二位自己……”

        邢岫烟和妙玉简直不敢相信耳朵,忍不住紧紧搂在一起,然后松开,“英雄,您说现在就送我们回去?”

        “对,纯粹是一场误会,这事儿请二位姑娘谅解,嗯,也不必宣扬,以免有损二位姑娘名声,……”男子态度出奇的温和,“好了,我们马上就送二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