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四十七节 绑票?劫色?

己字卷 第四十七节 绑票?劫色?

        邢岫烟几乎要崩溃了,羞怒交加,恨恨地看着对方:“姐姐,我是替您考虑,您怎么倒打一耙,赖在我头上来了?”

        “我倒是不觉得,岫烟,你的年龄也不小了吧?你父母带你进京来,未尝没有替你寻一门好亲事的想法吧?”妙玉某些方面格外偏执,但是在某些方面却是十分敏锐,“你都是十六了,也该说亲事了,我感觉你对冯紫英的印象很好,为什么不替自己……”

        邢岫烟真的怒了,脸色冷了下来,“姐姐,你若是真无意这段婚事,那权当妹妹没说过,但也不必扯到妹妹身上来,另外,妹妹还是要劝姐姐,即便你对冯大哥无意,但是去栊翠庵也和他没多大关系,而且他马上就要出京任官,以后回京时间很少,即便姐姐在栊翠庵里住着,也几乎没有见面的机会。”

        妙玉吃了一惊,她却只听着了岫烟提起冯紫英家二房兼祧的事情,没在意冯紫英要外放出京为官的事儿,“他要出京?”

        “嗯,外放为官,听说是在东边儿的永平府。”岫烟冷着脸道:“所以姐姐无需担心日后在园子里和他见面会有什么尴尬。”

        妙玉一时间没有说话,邢岫烟也猜不透这位闺蜜究竟在想什么。

        过了许久,妙玉才有些意兴萧索地道:“岫烟,你也别逼我,让我再想想。”

        “再想想?再想想人家牟尼院的人都要撵人了,没见着先前那个小尼态度?”邢岫烟冷然道:“姐姐你以为人家每日供你吃喝花费不是人家化缘得来的?看着师太面子而已,这两日里有闲杂人来骚扰,更是让人家都觉得你成了碍眼人了,……”

        邢岫烟的话说到了妙玉痛处,妙玉顿时脸色阴了下来,“妹妹无需说得这么难听,赶明儿我不去贾府,也一样能找到歇脚处。”

        “我看算了吧?    姐姐这等娇体贵肉的?    寻常小庙怕也供养不起,难道姐姐也打算和那等小尼一样跟随着一干老尼们抛头露面挨家挨户去化缘?姐姐能撂得下这张脸?”

        一连串的反问让妙玉气急败坏?    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对方。

        看见妙玉气恨恨的样子?    岫烟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好笑。

        自己这个姐姐还真是有些天真二尤矫情,以前跟着师太不觉得?    现在师太一走,世态炎凉一下子就能感受到了。

        心里彷徨无助?    却又抹不下颜面。

        明明知道自己无法接受那样的生活?    却又不肯面对现实,明明最终还是得接受冯大哥的安排,却又还要傲着性子不肯低下头,这是何苦来着?

        “好了?    姐姐若是一时间还难以下决心?    那就再想想吧,不过妹妹还是希望姐姐早日进园子来,黛玉妹妹昨日来芦雪广我坐了一会子,专门来和我说这件事情,拜托我再来你这里劝你一番?    本来说她要和我一块儿来,不过我知道你素来喜欢清静?    所以还是我一个人来了,不过黛玉妹妹的确很关心你。”

        邢岫烟的话还是照顾了妙玉面子?    知道妙玉和黛玉不太亲近。

        妙玉冷哼了一声,却也没有说什么?    她和黛玉实在说不上多么亲近?    毕竟从小到大十多年?    从未在一起生活过,现在突然要她们俩亲如姐妹,嗯,本来也是姐妹,实在做不到,能够保持这种相对客气但疏淡的姐妹关系已经算是非常难得了。

        当然妙玉也知道这怨不得黛玉,这种事情上,都是父母的问题,和她们无关,只是那种心理上的疏离感却难以融化。

        当妙玉把黛玉送出牟尼院时,却不知道她们二人从一踏出妙玉小院禅房的门槛时,便已经被人盯上了。

        两辆马车不动声色地一前一后停在了牟尼院门口,这个时候正式午间过往行人最少的时候,马车遮住了路的对面行人目光,而从牟尼院里尾随而出的人则悄然逼近。

        就在邢岫烟和妙玉正在握手道别之后准备抽手离开时,两道人影一左一右一夹,一只手带着汗巾一下子捂住了两人的嘴,另外跟进的二人在两女腋下被背后一托,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马车车厢的帘子猛然拉开,便将二女拉了进去。

        这一切如行云流水,没有半点阻滞,甚至没等邢岫烟和妙玉发出半点声音,马车便已经快速启动,在车夫吆喝声中骤然加速,迅速消失在牟尼院门外。

        邢岫烟和妙玉被人突然一托,如腾云驾雾一般,昏头昏脑的跌进了马车车厢里,而捂在脸上的汗巾让她们惊恐之余也是难以发声。

        一直到马车快速飞驰起来,将场面已经牢牢控制住的对方也没有放开堵在二人嘴里的汗巾,而眼睛也被迅速蒙上,在她们手上用细带迅速完成打结捆绑都足以显示这是一帮专业人士。

        邢岫烟完全没有想到过会在京师城里遭遇这样离奇的打劫,她一度以为是打劫,但是看到对方把自己二人捆绑堵嘴,然后用马车运送走,而且后面还有一辆马车,能用两辆马车来打劫的,她闻所未闻。

        相较于惊慌茫然从未经历过甚至听闻过这些事情的妙玉,在苏州时就很自立而且对外接触颇多的邢岫烟在短暂的惊慌之后就冷静了下来。

        这不太像打劫,更像是绑票。

        在苏州城里也经常有人贩子拐小孩和妇女,小孩子不必说,妇女则更多地是那些个不通世务的村妇居多,也有针对富贵人家的绑票,但一般也都是针对小孩或者男性子嗣比较多,但是像这样架势阵仗,肯定不是拐骗,而是绑票了。

        可这可是京师城,而且这种架势的绑票,邢岫烟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绑自己二人,目的何在?要银子,还是其他?或者劫色?

        如果是前者,显然不太像,自己二人似乎还够不上这种档次才对,京师城里王孙公子多了去,有这样的绑票能力,似乎没必要用在自己二人身上,一个庶出女,一个更是小户人家女子,哪里配得上这般?

        劫色的话,想到邢岫烟心里一凛,联想到这几日里妙玉也再说,经常有闲杂人进牟尼院里东游西逛,好像牟尼院的人也不怎么过问,让她有些不安。

        问题是劫色,用这样夸张的方式,仍然仍然觉得太夸张了。

        邢岫烟一边凝神苦思,一边也在琢磨着这是要把自己二人往哪里拉。

        她总觉得这场莫名其妙的绑票肯定有什么原委,自己和妙玉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在治安森严的京师城里成为绑票的对象,来了京师城这么久,她对京师城的社会治安状况还是有所了解的,不敢说这等绑票从未发生过,但是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针对女子的绑票还真的闻所未闻。

        如果有,那必定都是针对非常特殊的对象才对,绝对轮不到自己二人身上,而敢于做这种事情的人,那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只是现在嘴被堵,到后来眼睛也被蒙上了,这样摇摇晃晃感觉到好像还是在京师城里打旋儿,又或者出了城,但是也不会太远,只不过具体拉到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

        一直到让二人下车,邢岫烟和妙玉跌跌撞撞地按照对方牵着的绳子往前走,等到手上绳索解开,眼睛的蒙眼也被取下,才发现到了一处庭院内。

        粗略的一看,邢岫烟和妙玉就能发现这座庭院不简单,有着浓郁的江南风格,邢岫烟和妙玉都是在苏州长期生活居住的,对这种小桥流水,桶瓦粉壁的江南园林并不陌生,虽然这一处院落小了一些,但是却是别致中带着典雅,很有点儿江南柔绵的韵味。

        面前的两人都带着斗笠,而遮住半边脸的面巾应该是才戴上的,但浑身上下得那种伶俐利索和足下的皮靴,妙玉自然看不出来什么,但是素来心细的邢岫烟却越发意识到这帮人的特殊。

        妙玉死死拉住邢岫烟的胳膊,全身僵硬得吓人,那手指甲几乎要隔着衣衫掐入岫烟的肉里,疼得岫烟都忍不住皱眉。

        “不知道诸位把我们姐妹俩带到这里来做什么?”邢岫烟没有试图呼救叫喊,她知道对方既然敢在这里把自己嘴里的汗巾取下,就不会惧怕自己呼救,那反而会不利于自己。

        当先一人见邢岫烟如此冷静理性,眼中也闪过一抹赞许之色,真要遇上那些头脑发热或者吓得不行乱喊乱叫的,他都觉得正常,可像眼前这一位脸上仍然有惧意,可却能审时度势地保持克制,这对于一个年轻女孩字来说,就不简单了。

        “不好意思,奉命行事,不得不为,二位姑娘稍安勿躁,请相信我们没有恶意,另外也提醒一下,不要试图逃跑或者呼救,这位姑娘的表现就很好,你们应该清楚我们敢把你们松绑,自然就不怕你们做这些,但那样毫无意义不说,也会逼着我们伤害你们自己。”

        当先一人笑了笑,虽然有面巾遮面,但是邢岫烟还是感觉到对方很轻松自然,笑得也很笃定,丝毫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就像是对这类事情毫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