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四十一节 鹣鲽(求100月票!)

己字卷 第四十一节 鹣鲽(求100月票!)

        宝琴的介绍让冯紫英也觉得的确很为难。

        若是继续放任这样下去,苏州那边的事情肯定不是短时间内能见出分晓的,而梅家若是借势在京中散布苏州那边的情况,哪怕是一些似是而非或者说撕扯不清的故事,都足以让薛家的声誉大坏,别说宝琴退亲不可挽回,而且还会影响到薛蝌日后的婚姻。

        “冯大哥,其实小妹早就有心理准备,正如你所说梅家这么做肯定早就做足了准备,小妹只是怕母亲因此而伤心难过,也怕影响到哥哥日后的婚事,……”

        宝琴的沉静淡然也让冯紫英叹息不止,这样一个女孩子,居然会因为家世的缘故而被梅家借机退亲,也不知道这梅之烨生得一双什么样的狗眼看人低。

        “冯大哥见多识广,对京师里这些情况也很了解,所以小妹也想请冯大哥替小妹拿个主意,这等事情若是继续拖下去,小妹觉得恐怕没有太大必要了。”

        宝琴的果决还是让冯紫英很惊奇,按照他的想法也是如此,既然这段婚姻已经不可能,还不如早做了结,也免得影响到其他,大家都悄悄把这段婚姻忘记,就像没有这回事。

        虽然有点儿自欺欺人,知晓的人也不少,但拖下去只会让更多人知晓,让薛家更蒙羞,所以早些了断是最佳之略。

        见宝钗和宝琴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冯紫英略作沉吟便道:“以愚兄之见,不如和梅家见一面,早做了断,大家也没有必要撕破脸,各自安好,分道扬镳,这样可以把影响降低到最小,嗯,日后蝌哥儿和宝琴的婚事也能把影响降低到最低。”

        宝琴脸上露出一抹凄然,这等被人退亲的事情,要想瞒着周围熟悉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可以说自己日后一辈子几乎就会被这桩婚姻毁了。

        再想要寻找到一门哪怕是差强人意的婚事都很难了。

        谁来提亲不会先打听一下女方的情况?

        谁会选择一个被退婚的女子作为婚姻对象?

        便是寻常小户恐怕都难以接受,他们不会去打听究竟什么原因导致被退亲?    只知道这个女孩子被退亲过就足够了。

        这对薛家的影响一样很大?    甚至会影响到薛蝌日后的婚事。

        对这等事情冯紫英也无可奈何,看着宝琴脸上的凄美之色?    他心里也不太好受?    而宝钗更是眼圈都红了,只是拉着宝琴的手却不做声。

        “谢谢冯大哥的提醒了?    小妹也是这么想的,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小妹日后倒也罢了?    却不能影响哥哥太多,只是母亲那边,小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去和母亲说。”这才是薛宝琴最觉得难过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告诉本来身体就不大好?    又对此事有些怀疑的母亲。

        看着宝钗求援似的目光望过来?    冯紫英也觉得难办,想了一想才道:“此事如果能够替蝌哥儿寻到一门好的婚事,兴许能够冲淡此事的影响。”

        冯紫英此话一出,立即让宝钗和宝琴精神都是一振,说实话她们二人都已经意识到宝琴这桩婚事的麻烦和影响?    最大的影响就是薛蝌的婚事。

        薛蝌已经马上十七了,他只比宝钗小三四个月?    比冯紫英刚好小一岁多一点儿,论理已经该是考虑婚事的时候了?    如果这宝琴被退亲的事情传开,肯定会让其日后选择亲事有很大影响。

        “冯大哥可有合适的人选替我哥哥物色一二?”宝琴最是惦记自家哥哥的亲事?    忍不住问道。

        冯紫英心中盘算了一下。

        练国事的妹妹都已经嫁人?    郑崇俭也还有一个妹妹尚未许人?    郑家在宁乡也是望族,尤其是心在郑崇俭高中进士之后郑家在本地更是水涨船高,恐怕郑崇俭都不太愿意自己嫡亲妹妹嫁给一个商人之子。

        他们这些人固然和冯紫英交好,但在这方面的观念却和冯紫英完全不一样。

        想到《红楼梦》书中和薛蝌配对的邢岫烟,冯紫英心中也是微微一动,但是随即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现在薛家是希望有一个更好的婚姻对象来提气,邢岫烟虽然本人条件很好,但是论家世却不值一提了,其父母的情形堪称鄙陋,冯紫英也很清楚,也瞒不过宝钗宝琴,提出来只怕还会被薛家视为自己的敷衍搪塞了。

        至于说《红楼梦》书中最后找了薛蝌,那情形已经不一样了,那时候薛蝌已经没有了什么想法,寻个合适亲事便满足了。

        但现在,看着冯家的飞腾起势,宝琴在看到自己姐姐和冯紫英这种特殊关系一看就知道恐怕是冲着现在吵得沸沸扬扬的冯家二房复爵兼祧去的,想到自己固然一辈子无望了,但是也希望自己兄长能有一个更好的结局。

        冯紫英想来想去就是方有度在老家还有一个妹妹未嫁了。

        方有度有两个妹妹,其中大妹在方有度考中进士之后便在络绎不绝的来提亲的人家中选择了一个举人的儿子,这位举人曾经在河南担任过承宣布政使司杂造局的大使,后来还干过经历司的都事和经历,不过现在已经赋闲归家,在歙县也算是大族,方有度的大妹便嫁给了对方的嫡次子。

        另外一个小妹妹也待字闺中,尚未许人。

        现在方有度是长兄为父,虽然父母都还健在,但是像屋里的大事基本上都是要经过方有度来决断了。

        若是能和方有度说好,将其妹许给薛蝌,倒也是一桩美事。

        “嗯,愚兄先问一问吧。”冯紫英也不能确定方有度妹妹的情况,万一方有度不太愿意自己妹妹嫁给薛家,而觉得自己妹妹该许给一个读书人家呢?这年头个人观念不一样,还真不好说。

        薛宝琴也是一个十分聪慧机敏的人儿,知道冯紫英来多半是有话要和自己姐姐说,便主动表示要去母亲和兄长那边,宝钗也没有多挽留,只是嘱咐她午间过来一起用午饭。

        看到冯紫英有些严肃而又微皱的眉头,宝钗心中就禁不住砰砰猛跳。

        她前日便已经得到了朝廷同意冯家二房复爵的消息,这和冯紫英之前所说的一致,但冯紫英一直没有来这边儿,她就意识到了恐怕冯家那边会有一些变故。

        事实上之前母亲就曾经和她告诫过,如果真想要嫁入冯家,其实就不必等到复爵,直接去让冯紫英在宛平县衙就可以申请兼祧,那爵位放弃了也就放弃了,一旦真正复爵之后则需要在礼部申请,而且这消息一旦传开,肯定会有无数人盯上冯家,到那时候恐怕就会凭空生出许多变数来。

        只不过宝钗也考虑过,冯郎已经下了这个决心,而且也有把握,没理由这个时候去让冯郎放弃,而且如果不复爵就去要求兼祧,只怕在冯郎母亲那边的理由会更不充分。

        看见宝钗那温婉如玉的娇靥,一双美眸中有些惶恐担心的神色,冯紫英心中也是微痛。

        母亲那边虽然有所松口,但是急切间他也无法催促过甚,他能理解母亲的想法,却无法认同。

        认定了宝钗,自然就要一定终生,这一点他早有决断,只是不希望在这件事情上和母亲闹得太僵。

        毕竟这个时代在对儿女的婚事决定权本身就就在父母,而自己已经彻底剥夺了父母的这份权力,从沈宜修到林黛玉,一直到现在的薛宝钗。

        “冯郎,是不是你家里……”看着宝钗怯生生的模样,想到素来雍容大方的女孩子居然也会变成这样,冯紫英忍不住一把把对方揽入怀中,“放心,没事儿,之前回去和母亲说了,母亲之前也接到一些上门来打探婚事的,但都被我一一和母亲分析利弊打消了她的心思,……”

        被冯紫英揽在怀中,宝钗原本因为紧张的身躯也慢慢温软下来,依偎在对方怀中,“冯郎,切莫和太太争执,小妹也知道薛家现在和你们冯家比有些……”

        一只手温柔的掩上宝钗的樱唇,冯紫英目光柔润,注视着对方,“妹妹不必如此说,我冯紫英选妻子从来不会看其家世,母亲她有她的想法顾虑,但是我却只需要一个能够为我安定后闱的妻子,母亲对宛君很满意,但是我相信妹妹嫁入我家里之后,会一样让母亲更满意。”

        宝钗心里忍不住颤动起来,温润如玉的姣靥仰起,冯紫英哪里还能按捺得住,微微垂首温柔地吻上那殷红如火的樱唇,这一刻,……

        也不知道过了许久,似乎是静谧的空间让二人都有些恍惚不知,一直到窗外微风偶尔掠入,让宝钗的微露的衣襟感受到几分凉意,宝钗这才“啊”的一声惊醒过来,忙不迭地推搡着爱郎。

        而冯紫英也才恋恋不舍地将手从对方里衣里抽回来,软玉温香,羊脂堆雪,回味无穷。

        就这样靠在情郎怀中,宝钗把脸贴在对方胸前更紧,幽幽道:“那冯郎……”

        “不必多想,母亲先前虽然不悦,不过后边儿有姨娘和宛君在一旁劝说之后,态度已经软化了许多,只是面子上还有些搁不下,所以还得要缓上几日,放心吧,为兄说过要娶妹妹,那便一定要娶妹妹,而且就在今年年内。”

        冯紫英笃定的语气让宝钗心安不少,而对方更是提到了就在今年年内也让她心里喜不自胜。

        她都十七了,明年翻年就是十八了,这年头大家女子有几个十八岁还未嫁人的?沈宜修那真得是特例,但是人家也是早就定了亲的。

        “冯郎,你替我多谢谢沈姐姐,还有姨太太那边儿……”宝钗把脸仰起,“日后……”

        “日后你嫁过来,多孝顺一下母亲和姨娘,只要宛君那边,她对你印象极好,自然也是希望一个能投缘的妹妹能过来和她当妯娌,……”

        冯紫英的话让宝钗微微一笑,“那冯郎的意思是林妹妹和沈姐姐就不甚投缘了?”

        冯紫英一愣,随意展颜一笑,手却在对方翘臀上拍了一下,“妹妹怎么也学得林妹妹那般牙尖嘴利起来了?我可没说林妹妹和宛君不投缘,不过林妹妹性子和妹妹不一样,嗯,也许日后要和宛君相处,须得要多一些时间方能融洽吧。”

        “那冯郎打算什么时候赴任永平?”宝钗丢开自家心事,她也不愿让情郎一直为自己这桩事儿烦心,既然情郎有把握,那她也无条件相信对方,就只需要静候就是了,当然母亲那边还得要去安抚好。

        “还要二十日吧。”冯紫英点点头,“前期我已经安排人去帮我熟悉情况去了,嗯,兼祧还要三五日礼部才批复下来,妹妹只管放心就是。”

        宝钗轻轻叹了一口气,“对冯郎小妹是信得过的,只是宝琴这边……”

        “车到山前自有路,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不成?”冯紫英摇摇头,“只是宝琴要寻个人家却需要等上一年半载了,等到和梅家这边解除婚约的事情慢慢淡了,再来计议,放心吧,上苍自然有她的姻缘安排。”

        上苍安排?

        宝钗美眸中一阵闪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嘴唇微动,但最终却没有说出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