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三十九节 俏寡妇(第二更求月票!)

己字卷 第三十九节 俏寡妇(第二更求月票!)

        冯紫英也不担心贾赦能干出一个什么名堂来,这厮是典型只看着银子的角色,为了银子可以出卖一切,包括他自己,更别说迎春了。

        和贾瑞、倪二他们的合作能为贾赦带来收益,贾赦自然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放弃。

        只不过现在的确不是处理迎春事情的最佳时机,自己都还在为宝钗的事儿犯愁,委实没有心情也没有精力来应对其他事儿了,只能用这种方式来给对方一个警告,延缓一下时间,看下一步局面再来解决此事。

        冯紫英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脱了裤子就不认的人,迎春论感情和自己说不上有多么深厚,但是如此妙龄女子,而且无论是性情、容貌都是一等一的,更难得是对自己还死心塌地,若是眼睁睁看着对方坠入深渊,冯紫英觉得自己还真做不到。

        更何况自己也给过对方或明或暗的承诺,如果有条件纳入怀中,他自然要尽力而为。

        从贾母屋里出来,冯紫英沿着夹道往北,贾府的院落的确要比冯府大太多了,即便是没有大观园,单单是这荣国府的前院就要比冯府大许多。

        从夹道往北走,走过东西穿堂,再沿着一道粉油大影壁而过,就能看见王熙凤居住的院子了。

        冯紫英今日没心思和凤姐儿聒噪,所以特意绕着墙壁而从大台矶那边转过去,打算从凤姐儿院子背后绕过去。

        只不过他想避着人,却也未必能避得了,刚来得及转弯过去,便已经被从院子里出来的平儿一眼瞅见了,只不过此时冯紫英已经拐了过去,平儿连忙跟着过来,却见他已经走到了大观园的正门边儿上,看样子是要进园子。

        迟疑了一下,平儿便没有招呼冯紫英,对方进园子多半是要去林姑娘那里,这对未婚夫妻碍于物议,来往并不算频繁,但园子里姑娘们也都知道,所以也不太在意。

        冯紫英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踪已经被平儿发现了,他还在琢磨着见到宝钗之后该怎么来和宝钗说这事儿。

        只不过在门上却一眼看见李纨出门。

        李纨也是刚从自家稻香村里出来,准备去薛姨妈那里坐一坐,这府里边也只有她们二人是丧夫的寡妇?    现在薛家二房崔氏也来了?    三个寡妇在一起,自然有更多的话说。

        一眼看见冯紫英?    李纨眼睛一亮。

        “铿哥儿来了?”

        “见过珠大嫂子。”冯紫英礼貌地一礼。

        这个俏寡妇一身素淡打扮?    《红楼梦》书中只说她年龄不过二十七八,却对世事不闻不问?    加之贾家对其和贾兰母子俩也颇为冷遇,所以使得她“心如槁木”?    一门心思只盼着儿子贾兰能读出书来。

        前几回李纨也曾经找过冯紫英说贾兰的事情?    但是冯紫英一来的确没有那份精力,二来也委实不愿意和一个年龄不大的年轻寡妇有什么牵扯,所以一直没有明确回应。

        到后来贾环都在和自己说,称珠大嫂子对自己有些不满?    认为自己厚此薄彼?    对贾环的钟爱远胜于贾兰,这倒是让冯紫英有些哭笑不得。

        冯紫英没想到原本在贾府像个小透明一般的贾环,现在居然还会被人视为“厚遇”的人了,这可真有点儿好笑,就算贾环被自己推荐到青檀书院去?    那也是贾环表现当得起自己的推荐,而且还有探春这层关系?    只是没想到会让李纨觉得受了冷遇而不满意。

        冯紫英可没有那么多精力来把贾家每个人都要帮扶一番,他也没那个能耐?    若是顺手倒也罢了,但要刻意去花心思怎么样?    只能说恕难从命了。

        “铿哥儿?    要给你道喜了?    听说你要外放为官,而且朝廷要为你们冯家二房复爵?”李纨见冯紫英站住脚,也就停住脚步,含笑问道。

        “呃,是有此事儿,不过嫂子也知道这等虚爵复爵也就是一个以象征意义,实质性的东西没啥,我二伯早已经过世多年,也没有子嗣,这等复爵虽然是朝廷恩赏,但也就那么回事,外边人闹得厉害,但实际上大家都明白。”

        冯紫英没想到连李纨都知道了这事儿,还专门来和自己说起,只能应和着。

        “那毕竟也是好事儿啊,现在你们冯家一门三房都有爵位,对你们冯家可意义不一样,像你这般读书成器当然没问题,若是家中子弟若是读书不成的,亦可凭藉此谋得一个官身啊。”

        李纨也是官宦士绅出身,对于大周官场上这一套还是很清楚的,只可惜自己嫁了贾珠是二房的,爵位永远轮不到二房。

        这一点冯紫英也承认,就连沈宜修这么淡然的人,不一样对这长房呼伦侯的爵位格外看重,不也是担心万一日后儿子读书不成,也能藉此机会获得官身,哪怕当个富贵闲人,那也毕竟有身份啊。

        这同样也是冯紫英当初和薛宝钗许诺时一定要拿到的,有这个云川伯的爵位,起码能保证二房下一代有一个人可以承袭爵位官身。

        人都是自私的,谁不想为自己子女谋取一个更好的机会?冯紫英固然希望自己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世界,但是他自己也无法保证自己的努力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多大变化,会不会达到自己所希冀的那种状态,谁能说得清楚?

        没准儿一场疫病,或者一场暗杀,就可能让自己身死。

        那么一方面要尽量避免这些情形的出现,另一房面顺手为之为自己下一代留下点儿东西也很有必要。

        “嫂子说得是,这的确是好事。”冯紫英估计李纨还是想说贾兰的事情,也不想和她绕圈子,“嫂子可是有什么事情?”

        “铿哥儿,环哥儿去了青檀书院,妾身感觉他就像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一般,完全不同于以往了,兰哥儿也和妾身说起过多次,也希望能去书院读书,妾身也知道铿哥儿你忙,所以想和你说说,看看日后有机会,能不能让兰哥儿也跟他三叔一块儿去读书?”

        知道冯紫英肯定是忙着去见黛玉,李纨也就满脸恳切地看着冯紫英,提出自己的要求。

        “嫂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环哥儿的努力可能你也知道,兰哥儿现在年龄还小了一些,我也不说其他虚的,还是要看兰哥儿自己表现,若是能达到环哥儿的那种情况,我自然是愿意推荐的,但现在我也无法给您一个保证,……”

        贾兰读书也很认真,但是冯紫英感觉一来努力还不够,二来好像不及贾环那么灵动执着,不过性子上倒是有些像宝玉,宽宏温厚,只是不怎么爱说话。

        李纨好歹也是在贾府里生活了十来年的人了,哪里能体会不出人情世故?

        冯紫英对贾环的亲善,对贾兰的冷淡,嗯,也不能说是冷淡,只能说是普通对待,让她很是受伤。

        李纨觉得贾兰好歹也算是嫡子,而且自己也算是书香世家出身的闺秀,再怎么也比贾环强才对。

        贾环有什么?赵姨娘就是贾府里的一个笑话,贾环不过是无人问津的庶出子,能和贾兰比么?

        可这冯紫英却有些躲着自己疏远自己的感觉,想到这里,李纨心里微微一烫,莫不是这铿哥儿是惧于瓜田李下的流言,又或者觉得自己在勾引他不成?

        冯紫英自然没想到眼前这个俏寡妇此时会如此脑洞大开的脑补。

        他有点儿避着对方,固然有点儿怕流言的意思,毕竟两个人相差年龄不大,对方又是寡妇,正值青春妖娆的年龄,另外也还有懒得再多管贾家闲事儿,贾兰也不像贾环对自己那么崇拜,没必要掺和进去。

        “铿哥儿,兰哥儿现在很努力,不必当年环哥儿差。”李纨加重语气,目光直视冯紫英,“兰哥儿也一直对您很仰慕,很希望得到您的亲自指点,就像前两年您对环哥儿做的那样,……”

        冯紫英略微有些尴尬,人家这是很含蓄委婉地在表达不满呢,冯紫英也清楚自己对贾环的态度都被李纨看在眼里了,这个时候要推辞就显得有些厚此薄彼了。

        “大嫂子,只是您也知道我马上就要外放离京了,恐怕很难有更多的时间来你那边儿指导兰哥儿啊。”冯紫英微微皱眉。

        这女人倒是缠上自己了,看对方婀娜苗条的身段和一身皂白的妖娆劲儿,真看不出是一个寡妇,只是眉目间略微有些愠意的神色提醒着自己。

        “是啊,铿哥儿是大忙人,来府里也是来去匆匆,去有些地方倒是挺勤的,哪有时间来指导兰哥儿啊。”

        李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对方陡然生出了几分恼怒,可能因为对方的推诿,也可能因为对方在对待贾环和贾兰时的厚此薄彼,甚至还有点儿因为自己在对方面前被轻忽怠慢,总之混杂了这几种情绪,加之以前的种种积郁而情绪发酵,让她一时间鬼使神差地居然嘴里冒出了这样明显有失身份的几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