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三十八节 再入贾府(第一更求票!)

己字卷 第三十八节 再入贾府(第一更求票!)

        “赦世伯和政世叔在?”冯紫英也知道还是该来贾府去见见贾赦、贾政的,好歹也是世交,而且还和黛玉订了亲,这也算是外甥女婿了。

        “在,在,二位老爷都在。”李六儿嘴都乐得咧了开来,“那我给您通传一下?”

        见见也好,不过别太耽搁太多时间就是,只不过这却由不得他。

        照理自己从翰林院的从六品,三年进士期满,连升三级晋升为正五品的永平府同知,是一个非常惊人的升迁了,论理是该好好庆贺一下的,但是这公文刚下,缓一缓也说得过去,但起码应该告知一下亲朋故旧好友。

        如此迅猛的升迁,就是进士的威力。

        而如果能留在朝中六部或者都察院那就更不一般,正五品的京官那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不过按照大周惯例,进士三年观政期满要留在六部、都察院和通政司、大理寺这所谓的九卿机构中的话,一般说来都是要自动降一级使用,也就是说,如果冯紫英要留在吏部或者兵部或者都察院中,原本应该是正五品,那么就该是直接担任郎中了,比如吏部考功司郎中,但是想也想得到那不可能。

        吏部的司郎中位高权重,便是进士没有十年以上的经历,都别想染手,又比如兵部武选司郎中,即便是进士,一样没有十年以上的任职经历别想担任,相比之下像武库司郎中也一般需要八年以上任职经历。

        这些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却是在大周朝近百年磨合中形成的惯例,或者就是朝廷某一届内阁中提出来约定俗成的例法。

        所以像冯紫英如果想要留在吏部,就算是齐永泰一力擢拔,他这个正五品也要降一级按照从五品使用,顶多也就是在吏部四司中任一个员外郎,而且多半还会是验封司或者稽勋司的员外郎,当然薪俸会按照正五品的发放,但是职衔却只能降一级使用。

        而且大周和前明的不太一样,就是六部的各司郎中虽然只有一个,但是员外郎却不止一人,可以多达二到三人,主事可以多到三到五人?    许多也成为一些吃闲饷的角色?    比如贾政。

        即便要降一级使用,但是进士们都还是更愿意留在京中?    因为谁都知道?    虽然下地方高一级,但是日后升迁之路就太窄了?    下边这么多官员,和你情况相仿的比比皆是?    甚至人家比你更为来事儿更会做事儿?    也许三年复三年再三年,你都未必能挪一挪位置。

        而在京师中抬头不是尚书就是侍郎,个个都是能随时面达天听的,或者能和内阁诸位阁老们说上话的?    随便表现好一点儿?    或者被哪位大佬看上了,兴许就能一飞冲天了。

        像冯紫英这种如此红得发紫的却又要外放为官的可谓绝无仅有,也幸亏大家都知道齐阁老和左副都御史乔应甲以及还有一个挂着户部右侍郎的官应震都算得上是他的恩师举主,否则大家就真的以为他要一蹶不振了。

        李六儿屁颠屁颠地去通传去了。

        一直到贾赦、贾政二人一起出现,冯紫英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小觑了自己短短几天时间里身份的巨大变化。

        他不再是那个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了?    而是实打实的正五品永平府同知了,哪怕是贾政在他面前都要低一级?    至于贾赦这种纯粹挂着虚衔的就更不值一提了。

        “赦世伯,政世叔。”冯紫英还是老样子一板一眼的行礼。

        贾赦贾政脸上都露出满意的神色?    作为老一辈,最怕就是那种稍有得意便不知天高地厚的角色?    虽然他们都觉得冯紫英不会是那样?    但是还是多少有些担心?    现在看来是多虑了。

        “紫英,恭喜啊。”贾赦率先道:“翰林院修撰,现在却是正五品同知了,永平府距离京师也很近,来去方便,……”

        贾政也是捋须微笑,听着兄长道贺,等到兄长说完,他才接上话:“紫英你是二甲进士,但是却创造了历史,先是破格为翰林院修撰,现在晋升为正五品,算得上是我们大周开国以来最年轻的正五品官员了,绝后不知道也不好说,但是绝对是空前了。”

        “世伯世叔过誉了,小侄之前也有些孟浪,所以这番外放出京也算是一个教训。”冯紫英没有讳言自己外放出京的事儿,明眼人都知道论理自己不该出京,但既然出京了,肯定有原因,众说纷纭,还不如坦然挑开。

        “哦?”贾赦和贾政交换了一下眼神,都知道外界传言可能是真的,开海之略还是让北地士人们不悦,所以连齐永泰都得要给自己得意门生一个教训来对北地士绅一个交待了。

        还是贾政沉吟了一下,“紫英,其实朝廷心里应该有数,外放出京也不过是短暂的,估计也就是两三年就能回来,而且皇上和朝廷不是也给了你们冯家复爵作为补偿么?所以你也不必沮丧,搭熬两年就能回来了,届时朝廷定当重用。”

        “那就多谢政世叔吉言了,小侄倒没想那么多,雷霆雨露皆为君恩嘛。”冯紫英笑了起来,“去永平府也好,小侄也很想熟悉一下咱们北地这边儿的情况,宰相必起于州郡,小侄不敢妄想宰辅,但正值当下板荡之时,也想为君分忧,所以下去也好。”

        “嗯,紫英,那就去见见老太君吧,先前还在一直念叨紫英呢。”贾政邀请。

        这也是应有之意,冯紫英要算贾母未来的外孙女婿了,今次来不同以往,自然要把礼数尽到。

        到了贾母屋里,又是一番热闹,贾母也是很高兴,说了许多吉利话,冯紫英也免不了要谦虚一番,总之相谈甚欢。

        在贾母和贾赦、贾政这边虚耗了大半个时辰,冯紫英便主动告辞。

        贾赦贾政送出来,冯紫英称要进园子一趟,二人都是心领神会的一笑,便和冯紫英道别。

        他们以为冯紫英是要去见黛玉,却未曾想冯紫英是去见宝钗。

        倒是冯紫英刚走几步,那贾赦却丢开了贾政,跟了上来。

        “紫英。”

        见贾赦欲言又止的模样,冯紫英自然知晓对方想说什么,有贾瑞从中穿针引线,虽然冯紫英一直没露面,但是双方相互也算是有了默契。

        “赦世伯,小侄无意多过问府里的事情,但是林妹妹借给府里的银子却也不能让一些外人通过恶劣手段来捞走,奴仆人家却能比主家过得更加豪奢,现在主家却陷入困境,这等行径恐怕任谁都难以接受吧?”

        冯紫英的话让贾赦心中大定,尤其是冯紫英专门在“外人”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贾赦当然心领神会,连连点头:“紫英说得好啊,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谁曾想咱们贾家赤心待人,却养出一帮白眼狼来,早就该好好整治一下了,可老太君却是心慈面善,反倒是被这些人利用了。”

        “嗯,赦世伯,相信只要把事情摊开,老太君还是深明大义的,咱们也不是针对谁,谁做了,吞了多少,该吐出来的吐出来就是了,这么些年来,贾府公中日益拮据,里边究竟有多大问题,是该查清楚,您说是不是?”

        冯紫英脸上的笑容越发温和,但看在贾赦眼中却有几分冷峻气息。

        难怪说都怕读书人,这读了书的人做事情就是谋定而后动,一击必杀,把一切都策划好了,到最后让你根本无法脱身,贾瑞都被冯紫英收拾得服服帖帖,让贾赦啧啧称奇。

        “紫英说得是,是该查清楚,这么些年来我也琢磨府里边怎么就会变得这么拮据了,里边究竟有多大的猫腻,咱们查清楚再来说道说道。”贾赦放下心来,这才准备离开,冯紫英却忍不住多问一句:“赦世伯,琏二哥已经启程去扬州了,他临行之前也委托我读看顾一下二妹妹,不知道二妹妹今日可在?”

        贾赦脸色微变,看着冯紫英漫不经心的表情,许久才道:“二丫头自然是在府里的,不过紫英,你……”

        “赦世伯,孙家不是合适的人家,赦世伯还是要多为二妹妹日后嫁过去的日子考虑一下,……”冯紫英又听闻孙绍祖回京城来给贾赦进献了一些,所以贾赦又有些心动了。

        “哼,紫英,你又知道什么了?”贾赦有些不悦,“孙家也是武勋人家,孙绍祖现在也在平安州那边谋得了一个游击,虽说是续弦,但是二丫头嫁过去也就是正妻,有什么不合适?”

        “赦世伯,看问题不能只看表面,孙绍祖胆大妄为,在边地那些勾当,不出事则已,一旦出事,恐怕就要酿成大祸,没准儿还会连累他人,赦世伯仔细考虑一下吧。”

        冯紫英也是的确不愿意迎春嫁入孙家那个火坑,而自己又马上要去永平赴任了,日后和贾府这边接触就没那么多了,消息也未必那么灵通,万一贾赦突然就把迎春嫁入孙家,自己便是要想救人都来不及了。

        贾赦见冯紫英说得正式,也只能悻悻的拂袖而去,终究还是没敢和冯紫英恶言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