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三十七节 同知老爷(第三更求月票!)

己字卷 第三十七节 同知老爷(第三更求月票!)

        主仆二人撕扯一阵,荤素不忌,这才慢慢安分下来。

        “两位老爷和老祖宗说这铿哥儿家复爵是什么意思?”王熙凤静下心来,便慢慢揣摩,“就算是要恭贺铿哥儿,也不至于这般专门禀告老祖宗啊。”

        “老祖宗倒是很关心,嗯,奶奶觉得会不会是和云姑娘有关系?”平儿想了一想才道。

        “云丫头?”王熙凤皱了皱眉,“不是说云丫头家里一直在和甄家那边说和么?不过这么久了都没消息,那甄宝玉也没听说另外订亲,究竟谁打的什么主意?”

        “是啊,奴婢也觉得奇怪,去年中就说起了云姑娘和甄家的事儿,都说那甄宝玉和宝二爷一样生得俊俏,不过好像也是读书不成,但甄家长房就这么一个嫡子,云姑娘嫁过去也不会受委屈,或者是甄家嫌弃云姑娘父母都不在了?”

        “不可能,若是嫌弃,史家这边就不会去谈,更不可能有这个消息出来了。”王熙凤断然否定,“就怕是甄家那边也是心神不定,得陇望蜀,吃在嘴里,看着碗里,望着锅里啊。”

        这话平儿不好接,甄家和贾家关系不一般,而且现在还是金陵新四大家之首,甄家二老爷便是南京礼部尚书,真正的二品大员,三老爷是杭州府同知,也是大权在握,比起贾家来都要风光许多。

        “奶奶的意思是老祖宗想要用这个法子逼一逼甄家那边,还是老祖宗真有意思要让云姑娘嫁到冯家去?”平儿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

        “不好说,老祖宗的心思谁能猜得到,她吃过的盐比咱们吃得米还多,这等事情定要想通透才行,不过史家那边老祖宗也不好越俎代庖,所以我觉得多半是还是做给甄家那边看,……”王熙凤猜测着。

        “奶奶的意思是老祖宗不愿意云姑娘嫁给铿哥儿,奴婢看云姑娘和铿哥儿之间很亲近,还以为……”平儿疑惑地道。

        “亲近?亲近就能决定二人的终生大事?这可是两家人,不是两个人的事儿。”王熙凤冷然道:“且不说史家那边答应不答应,冯家这边未必愿意,云丫头父母双亡?    光是这一条就能让很多人打退堂鼓?    史家现在也不比以往了,云丫头两个叔叔婶婶都是不省心的?    现在铿哥儿这么紧俏?    北静郡王和东平郡王都在打他的主意,都快要成唐僧肉了?    史家这边儿有什么优势?……”

        想到这里,王熙凤突然想起什么?    “平儿?    你说宝丫头合适不合适嫁入冯家?”

        “怕不行吧,宝姑娘那边情况还不如云姑娘这边儿呢,好歹云姑娘也是一门双侯,薛家现在可就是皇商这层面子了。”平儿迟疑着道。

        “算了?    不想这事儿了?    反正也和咱们无关,倒是你说二位老爷和老祖宗说修园子欠账的事儿,老祖宗怎么说?”

        王熙凤更关心这桩事儿,这直接关系到自己未来还能不能在贾府里边站稳脚跟,尤其是在她和贾琏和离之后?    缺乏了这份支撑,还能不能像以往一样?    她心里真没底。

        “老祖宗也很生气,说欠下这么多帐?    修园子花费远远超出了最初的设想,原本觉得四十万两银子就能办下来?    现在四十五万都还没有打住?    还欠外边儿那么多?    公中银子也都空了,全靠四处挪钱磨债过日子,是该好好查一查,看看银子究竟花到哪里去。”

        平儿的回答让王熙凤精神大振,“老祖宗真的这么说的?是老祖宗自己主动说的,还是二位老爷引着老祖宗说的?”

        “二位老爷肯定引着话头过去的,老祖宗又问了鸳鸯两句,鸳鸯也说了浪费太大,府里下人也有反映,后来老祖宗就说该查一查了,不仅仅是园子,也包括原来府里边的事情,……”

        王熙凤默默点头,鸳鸯也是助攻了一把,大概也是被自己和她说的府里现状给触动了,老这么把老祖宗的家当拿去抵押,也不是个事儿,迟早要露馅儿。

        “府里有反映,而且反映还不小,现在大家意见统一了,这是好事儿啊。”王熙凤腮边露出一抹冷意,“也该是抖落抖落了,看看咱么这府里究竟有多少吸血的臭虫,……”

        “奶奶,贾瑞应该是找了府里几个人,但起初都没答应,后来贾瑞应该找了吴兴登和林之孝,……”平儿小声地道。

        王熙凤微微颔首。

        这也在意料之中,既然有人牵头掀起这股子“倒赖”运动,聪明人都能看得出来这背后是有来头的,否则谁敢去动老祖宗面前的红人?

        既然想要谋夺赖家留下来的位置和资源,自然也就要出力才行,否则日后论功行赏时便没有你的份儿。

        林之孝和吴兴登应该是接近赖大那个位置的,而一旦赖大倒下,赖升在宁国府那边一样跑不掉,所以只要这位置一挪动,自然是个个都要转一转了。

        赖家虽然霸道,但是在下边仆从小厮们的心目中印象并不好,准确的说已经有点儿脱离群众了,全靠着老祖宗的威势,若是没有老祖宗的支撑,他早就干不下去了。

        现在时移势易,吴兴登和林之孝在下边仆从小厮们那里的影响力和亲和力要强得多,有他们出面,要寻到几个敢出头作证的仆从小厮不是问题。

        “嗯,到这个时候,林之孝和吴兴登都还不敢有点儿行动,那他们日后也就别想去坐赖大的位置了,贾赦肯定是和他们打了招呼。”

        王熙凤在只有平儿的时候,嘴里也敢直接称呼贾赦了,有此可见对贾赦的恨意。

        “那奶奶,什么时候……?”平儿下意识地问道。

        她还是有些紧张,赖大在贾家当大总管多年,积威甚深,这一动,只怕就要天翻地覆,从内心来说,平儿觉得若是没有冯大爷在背后支持,这阖府上下没人敢去做这件事儿,不管事大老爷还是贾瑞,抑或林之孝和吴兴登,加在一起也一样不敢去冒这个险。

        王熙凤同样也有些担心,虽然她藏身于后,但是毕竟此事最终获益者她要占一个,而且从长远来看,她还是最大受益者,一旦没把赖家扳倒,她日后要想在贾家继续维持以前那样的日子就别想了。

        王熙凤沉吟了一下,“还是要看铿哥儿那边准备情况,得等到他的准信儿,不过他很快就要赴任永平,他也答应了我要在走之前把这桩事儿给办好,我想他也该有个说法了。”

        就在王熙凤念叨冯紫英的时候,冯紫英正满腹惆怅地策马往贾府这边走。

        几乎是两三天内,京师城里便都知晓了冯家二房复爵的消息,兼祧的申请也已经递交到了礼部,如无意外,三五日之内兼祧的批复就会下来。

        毫无疑问薛家,宝钗都应该得到这个消息了,自己如果在一直不露面,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所以再怎么为难,冯紫英也得要来薛家一趟,而且他也坚信母亲那边的工作是可以做通的。

        宝钗在大观园里蘅芜苑,而薛姨妈则住在贾府东北角靠近大观园大门处不远的小院里,从贾府大门进去,还得要绕巷过道走一大圈儿,而现在自己去贾府,免不了又会引来无数人瞩目。

        自己现在可真的是风头人物。

        想想马上就要去永平了,来大观园里的时候也就不多了,冯紫英心里也有些说不出的滋味,这大观园里美好的一切似乎就要离自己远去,这还真有点儿遗憾。

        从角门一进门,几个门房小子的态度都比往日不一样了,满脸堆笑,忙不迭地迎来前来,“冯大爷来了?”

        对这些门上的仆从小厮们,冯紫英并不算熟悉,只认得其中一个李六儿的,是贾政长随李十儿的堂兄。

        这些小子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所以也从来不得罪,囊中随手拿出一串铜钱,丢给李六儿,“嗯,刚来,六儿,拿给大家伙儿,喝一盅润润嗓子,……”

        “好嘞,大爷太客气了。”李六儿见冯紫英能喊得出他名字,高兴得鼠须乱翘,忙不迭地双手接过钱串,“爷是来找老爷还是宝二爷,或者要去园子里?”

        对冯紫英来贾府大家都心照不宣了,林姑娘未来夫婿,算是日后的表姑老爷了,当然大家都不明说,毕竟这年头未婚夫妻之间单独见面还是不合适的,得有长辈在场,当然这也没有人太特意在意这一点。

        都听说这位爷现在升了正五品官,日后就要下去当同知老爷了,这两日里府里边都是传这事儿的,说得眉飞色舞,口水爆绽。

        要知道政老爷是工部员外郎,也才从五品,比起这位爷已经要矮一级了,论理儿,政老爷见到冯大爷都要行礼称一声老爷了,而且这还是一府同知,可比政老爷在工部的这个闲职要厉害得多,想想顺天府府丞,那是何等威势的人物,现在冯大爷去永平府当同知老爷,就是这个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