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三十五节 多情种(第一更求月票!)

己字卷 第三十五节 多情种(第一更求月票!)

        面对冯紫英的态度,段氏显得格外安静,甚至一句话都没有说,一直在等着冯紫英的解释。

        一直到最后,冯紫英都感觉到了这种压抑情绪背后的暴怒,不敢再说下去,段氏才长吁了一口气缓缓道:“铿哥儿,长房娶宛君,是你师尊替你定下来的,我和你爹也认同,三房娶林家女,你未经我和你爹同意,自作主张,娘考虑你和林丫头结缘于危难,也就认了,现在这二房你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看样子是你又想自作主张了,铿哥儿,都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在你这里,好像就从未将我和你父亲放在眼里,……”

        这话有些严重了,听得冯紫英和沈宜修都赶紧要跪在地上,段氏赶紧把沈宜修扶了起来,这可是怀着身孕,不敢有半点差池,但却没有理睬冯紫英。

        冯紫英有些尴尬,但却不敢起来,只得低垂着头道:“母亲,儿子不孝,……”

        “铿哥儿,你不是不孝,你是觉得自己能耐大了,谁都不放在眼里了,觉得什么事儿都该你自己做主了,现在你爹在辽东,你就更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了,……”段氏越想越来气,这儿子娶三房媳妇?    居然就没有一个能轮到自己做主?    这如何能忍?

        “母亲,儿子不是这个意思?    ……”冯紫英硬着头皮解释。

        “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北静王水王爷的嫡亲妹妹?    你看不上,东平郡王的嫡女?    你也不屑一顾,好吧?    神枢营仇大人和你爹也算是素识?    他的嫡女你又闲哪里不顺眼了?人家仇家二小姐文武双全,不是最适合你的口味么?怎么就又不满意了?你给我说道说道。”

        段氏几乎是拍着炕桌怒斥了。

        “母亲息怒,儿子并无其他意思,儿子只是想要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风险?    以免影响到父亲和儿子的将来。”这个时候冯紫英也只能危言耸听一番了?    好在这屋里并无外人,“晴雯,云裳,明珠,明嬛?    你们都出去。”

        大小段氏都是惊疑不定,他们还从未见过冯紫英如此严肃?    沈宜修却以为自己丈夫是在故弄玄虚,但自然要配合?    示意晴雯和云裳都出去。

        待到丫鬟下人都出去了,屋里只剩下四人?    冯紫英这才启口道:“母亲?    窃听儿子与你分析?    为什么水王爷和穆王爷这边的亲事不能结,母亲或许应该从父亲里大略知道,太上皇和皇上关系不睦,而且里边还夹杂着义忠亲王,……”

        这个情况段氏自然是知晓的,当初之所以丈夫要躲出京城去,不就是怕被留在京营,卷入里边的漩涡里去么?

        “坑哥儿,你的意思是说北静王和穆王爷都与义忠亲王有瓜葛?”和太上皇有瓜葛问题不大,但是和义忠亲王有关系那就麻烦了,段氏清楚这一点。

        “北静王肯定是和义忠亲王有些瓜葛的,穆王爷这边不好说,父亲和儿子都没有看透,但是儿子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避而远之为上策,包括江南甄家,亦是如此。”冯紫英很肯定地道。

        “那仇家呢?”段氏还是不甘心。

        “仇士本其实就相当于五年前顶了父亲的身份角色,只不过当时父亲可能是五军营大将,而仇士本却被皇上安排到神枢营罢了,儿子这么解释母亲明白了么?”冯紫英淡淡地道:“日后矛盾一旦激化,仇大人免不了会卷入纷争,或许押对了一飞冲天,或许押错了,身死族灭,母亲,我们冯家没有必要去押注,起码现在局势混沌不清的时候没有必要。”

        一席话说得在座几人毛骨悚然,虽然冯紫英没有点明会发生什么事儿,但是无论是大小段氏还是沈宜修,都是官宦出身,都能明白这背后隐藏的什么。

        沈宜修在确定自己要嫁给冯紫英之后,也开始关注朝中时局变化,也从父亲那里或明或暗的了解到一些东西,皇上与太上皇和义忠亲王之间的恩怨情仇,委实都可以写一部传奇话本小说了。

        现在丈夫这样一说,很明显就是感觉到义忠亲王和皇上之间,嗯,背后还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太上皇,肯定会有一些风波。

        “紫英,你现在自请外放,是不是也就是有这方面的担心?”段氏毕竟是经历过许多的,立即就意识到了一些什么。

        “母亲,有一点儿,但不是主要的,儿子是文官,这方面牵扯的可能性很小,或者牵扯进去也问题不大,您看咱们大周朝的文官都是不偏不倚,不会参与到天家的事儿里边去的。”冯紫英笑了笑,“父亲虽然是武将,但他远在辽东,问题也不大,所以……”

        “所以咱们就不能掺和到你提到这些人中去?”段氏盯着冯紫英道。

        “嗯,倒不是说和他们结亲就一定会发生什么,但是这种风险能避免尽量避免。”冯紫英也不能把话说得太过严重,免得自己母亲太过紧张担心,“也许事情并不像儿子想象的那么危险严重。”

        “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铿哥儿你这样做是对的,不过这些人不合适,但京中士林文臣亦是不少,家中亦有不少待字闺中的女子,为娘打算和宛君好好物色一番,希望能找到一个赶得上宛君一半的女子,娘便满足了,你意如何?”

        段氏没有给冯紫英多少机会,径直表明态度,而且是把沈宜修也拉上了来作为参考,这让沈宜修也有些啼笑皆非,而且婆婆言语中对自己颇多推崇之意,也是让沈宜修颇为心喜,足见自己在婆婆心目中的印象和地位。

        但转念一想,好像也是,这物色二房正妻,自己似乎就是以长嫂的身份来看妯娌,婆婆信任自己,也说得过去,只不过这物色的女子却又要和自己共享一夫,想想这也真够乱的。

        冯紫英一窒,母亲应该是看出了一点儿什么来了,根本不给自己机会开口,但这等时候他却不敢退缩,甚至都不能和稀泥,只能硬着头皮上:“母亲,儿子已经有心仪之人,宛君也知道,……”

        “嗬,铿哥儿,你又有心仪之人了?三房的时候你说你有心仪之人,这二房复爵兼祧刚现端倪,你又有心仪之人了?你这心仪之人何其多啊,别把宛君扯上替你当挡箭牌,娘难道还不知道你的那点儿心思!”段氏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冯紫英的话头,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

        “娘,……”冯紫英咬紧牙关,还欲再说,小段氏却插话了。

        她是知道自己姐姐的性子,铿哥儿再这样顶下去,都不退让的话,就要有些生分了。

        “好了,铿哥儿,你也不必说了,你有你的想法,姐姐也有姐姐的道理,也不急在这一时,可以从长计议,铿哥儿你去忙你的,宛君,你留下来,……”

        冯紫英无奈,但也知道姨娘是好意,只能隐晦地给姨娘一个颜色,希望她在自己母亲面前帮忙缓颊。

        至于沈宜修这边,冯紫英倒是很放心,夫妻一体,他也信得过沈宜修。

        待到冯紫英离开,段氏立即气呼呼地看着沈宜修,“宛君,怎么回事儿,铿哥儿又看上谁家姑娘了?纳妾养外室我都不计较了,可这娶正妻不比其他,断断不能由着他性子来,……”

        看见婆婆和姨太太的目光都看着自己,沈宜修也有些心慌,心中暗自责怪丈夫把这道难题丢给了自己,处理不好,就会让自己在婆婆这里失分了。

        想了一想之后,沈宜修才轻声道:“太太,姨娘,相公应该是早就有心仪之人了,恐怕时间已经有几年了,……”

        “啊?!”段氏和小段氏都吃了一惊,“那三房订亲之时他为何不……”

        小段氏话一出口,就明白过来了,“你是说铿哥儿那时候就同时心仪二人?这也太……”

        沈宜修都有点儿替自己丈夫害臊,不过那时候丈夫并不认识自己,也不了解自己,而现在丈夫对自己敬爱有加,她也丝毫不认为薛宝钗和林黛玉能威胁到丈夫对自己的敢情,加上婆婆对自己的倚重信赖,所以心里也很坦然平静。

        “嗯,应该是吧,不过相公早前就对林妹妹有诺,所以自然要首先把林家妹妹的事情确定,而这位薛家妹妹,宛君也见过,论人才、性格都是一等一的,丝毫不输于宛君,……”

        大小段氏脸上都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沈宜修浅浅一笑,继续道:“而且薛家妹妹对相公也是一往情深,所以相公……”

        听得沈宜修提及“薛家”二字,大段氏似乎一下子回忆起什么来,有些紧张地问道:“宛君,你说这些‘薛家妹妹’的薛家,可千万别是铿哥儿在临清时遇到的那个薛家吧?后来他们家和咱家又合伙在北地开了丰润祥,他家好像就有个女儿,前两年那人病殁了,……”

        沈宜修略一犹豫,“太太,倒不是那个薛家,但是也有莫大关系,是那位的兄长,也就是薛家长房的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