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十九节 后路,依靠

己字卷 第十九节 后路,依靠

        冯紫英没想到自己要外放为官的消息居然连王熙凤都知道了,可见自己的一言一行还真的牵动了很多人,而王熙凤如此关注,只怕也是有着多种心思。

        不过此时他倒不在意,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也懒得想太多,王熙凤这边也不过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以王熙凤的性子,此时她也不会离开贾府,尤其是以这种灰溜溜的方式离开贾府。

        “什么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冯紫英满不在乎地道:“只要能把赖家拿下,估摸着凤姐儿你也能借势立威了,这笔收益也足够你们府里两三年不愁了。”

        王熙凤没吱声,她也知道拿下赖家对自己益处极大,这赖大本来就是一个倚老卖老的,平素除了老祖宗那里是一门心思卖好,其他人,便是自己和姑母这里,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动辄叫苦喊累,要府里添人添物,实则自己在其中上下其手,大发其财。

        “说实话你们府里边也真没几个能上得了台面的角色,偌大一个府邸数百上千号人,要管起来,管得有条不紊风调雨顺,我看出了你,其他人还真的吃不住,你姑母没那个精力,大太太老祖宗是不会答应的,珠大嫂子没那个能力,还能谁?总不能让探丫头来管吧?”

        王熙凤撇了撇嘴,下意识的又侧首瞥了一眼冯紫英,“三妹妹倒是个精细人,未必就不能管家,……”

        冯紫英能听出一点儿酸味儿,装作听不出,“那她的年龄也太小了,服不了众,若是跟着你学几年,学着你两三成的本事?    兴许还能独当一面。”

        这话听着倒也顺耳?    王熙凤心里舒坦了一些,但嘴皮子上却是要谦虚一番?    “我可没那份本事给人当老师?    都是自个儿辛苦一些罢了,……”

        “行了?    凤姐儿你也别在我面前说这些了,……”冯紫英轻轻在王熙凤腰上软肉捏了一把?    “其他的?    赦世伯借着这一遭出了恶气,估计心里也能舒坦许多,关系也不至于那么僵,……”

        一说起贾赦?    王熙凤脸又冷了下来?    “他恐怕不是出一口恶气那么简单吧?没准儿还指望这在里边再啄一嘴呢,我现在这样子,和贾琏不做夫妻了,和他们公母两也没什么关系了,别以为这一次我不知道他们俩在里边煽风点火?    还指望我能给他好脸色,做梦!”

        见王熙凤一下子又躁动起来?    冯紫英赶紧轻拍对方胸脯安慰,“好了?    好了,赦世伯和大太太也就是那样的人?    虽说你有老太君和太太支持?    但在府里边儿还是收敛一些好?    办了赖家,相信也没有人会再来挑衅你,赦世伯那边你也不叫和他过于计较,……”

        “铿哥儿,……”王熙凤倏地扭转身子过来,甚至都顾不上冯紫英和她这般亲昵姿势了,脸色煞白冷厉,双目如火,“你想当我男人,让我跟你,没问题,我现在这副情形,自然不可能嫁给你当妻当妾,无外乎也就和你做个露水夫妻,但是在贾府里边,我却不能让谁蹬鼻子上脸的欺侮,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就贾赦成日里吹毛求疵不说,还存着那点儿花花肠子,以为我看不出来?也就是顾着贾琏颜面我没好发作,现在和贾琏没了关系,我若是在软弱了,只怕他更要得寸进尺,怎么,你觉得我该如何呢?”

        冯紫英没想到贾赦居然还真的打过王熙凤的主意,也难怪那焦大成日里在外边儿胡咧咧说这爬灰养小叔子的话,自己还以为宁国府那边秦可卿好像和贾珍、贾蓉已经不像是原书中那种关系了,这焦大还在胡咧咧就是瞎编乱造了,没想到还真有这个由头。

        见王熙凤死死盯着自己,只要自己话语里不中意,只怕就要彻底发作,冯紫英自然明白自己该如何表态。

        “哦?有这种事情?!没想到贾赦平素一副道貌岸然的架势,居然是如此人面兽心的东西!既如此,那就公事公办,办赖家没的说,至于其他,就没有必要多搭理这厮了,若是他有什么过火举动,只管和爷说,爷自然有办法来收拾他!”

        听得冯紫英这般大包大揽的拍胸脯表态,王熙凤转怒为喜,脸色也顿时好看起来,“你也不怕我胡乱栽诬?”

        “呵呵,凤姐儿岂会拿自己的清誉来说这种事情?你也未免太小看自己了。”冯紫英一副慨然的模样,让王熙凤心中越发触动,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此时的心情,唯有将身子软软地斜倚在冯紫英怀中,以示亲近。

        冯紫英得此暗示,又有些蠢蠢欲动,但考虑到此地此时的确不合适,所以也只能手眼温存一番,王熙凤拗不过对方,也知道对方今日不会过分,加之心境也有些失衡,也就由着对方去了,……

        在冯紫英整理好衣冠准备出门去时,看着炕上已经拿了一床绣被遮掩住傲人娇躯满脸绯红的王熙凤,委实心痒难熬,但是也只能叹息扼腕,一副恋恋不舍的模样,惹得炕上的王熙凤都忍不住啐了一口,心中既是得意甜蜜,也有些不舍。

        刚出了门,就被守在外间门上的平儿赶紧一把拉了进来,冯紫英还没有反应过来,平儿都忙不迭地把冯紫英推到椅子上坐下,这才小心翼翼地替冯紫英整理衣冠,那襟扣,那发髻,那压皱了的袍服,都一一打理清爽。

        看见眼前这个模样精致大方的女子这样替自己整理衣衫,冯紫英心中也是火热一片,忍不住探手就勾起平儿脸庞,此番平儿便再没有躲避,只是坦然抬起目光看着冯紫英。

        “该爷的,谁都别想跑掉。”

        平儿也是宛然一笑,替冯紫英衣襟扯平理顺,“奴婢可从未想跑过,只要爷诚心待人,奴婢又何必跑?”

        冯紫英一怔,微微颔首,难怪这丫头能和鸳鸯齐名,果真是个慧人儿,这番应答可谓含蓄而巧妙。

        “好,爷记住你的话了。”冯紫英起身,抬起对方脸颊,平儿也跟着起身,然后冯紫英才突然低头亲了一口对方脸颊,在对方一惊之后,潇洒而出。

        平儿脸颊滚烫,下意识的捂脸跟着出去,冯紫英也不停步,只是回头再给了对方一个眼神,便出门而去。

        一直看到那个男人背影消失,平儿才惘然若失的重新回屋里,却看见遮掩住半边身子的自家奶奶已经撑起身子来斜靠在炕头上怔怔出神了。

        “他走了?”王熙凤听见脚步声,这才瞥了一眼似乎有些恍惚的平儿,“哟,小蹄子春心荡漾,想汉子了啊。”

        “奶奶!”平儿娇嗔跺脚,“还说奴婢呢,您看看您自己,这样子,让人看见还不知道怎么嚼舌头呢。”

        王熙凤紧了紧身上的绣被,褙子里啥都没有了,葱绿抹胸都被对方硬生生接下来拿走了,也还好对方还是知道分寸,没有过分之举,但即便如此也让王熙凤想起先前的情形,都忍不住脸热心跳。

        “谁爱嚼舌头就由得他去,嘴巴长在他们身上,我还能把他们嘴巴缝起来?”王熙凤悠然一笑,“平儿,你说这一日我们俩是怎么了,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这铿哥儿怎么就一下子长大了许多似的,变成这般了?我,我都有些恍惚,不敢相信方才的种种,平儿,你说我们是不是在做梦?……”

        王熙凤有些空灵迷茫的声音在屋里回荡。

        “奶奶,奴婢想问一句,您真的……”

        看着平儿也有些忐忑和担心的神色,王熙凤终于沉静下来了,“平儿,那你告诉我,就算是有老祖宗和太太帮我们,我们还能像以往那样在府里过日子么?”

        平儿一愣之后,缓缓摇头。

        “我现在不是琏二奶奶了,你说那些个人还会像以往那样对咱们和颜悦色说什么就什么吗?”王熙凤再问。

        平儿再度摇头。

        “那我们怎么办?王熙凤脸上多了几分凄然,“王家那边我们能回去么?恐怕我哥哥会把我给赶出来,二伯也会把我骂死,那我怎么办?不再贾府里带着,出去,你我二人这样被赶出去,岂不是任人欺凌?既如此何不留在府里?但在府里听凭别人白眼讥嘲冷遇,唾面自干,我王熙凤做不到!”

        平儿默然不语,她当然清楚自家奶奶脾性,从当小姐时就是如此,不甘人后,事事争先,爱惜颜面,现在突然形势陡转,让她伏低做小,那真的不如让她去死。

        “我不知道铿哥儿日后如何对我,我也没想过我几年以后上的日子会是怎样,但我知道起码铿哥儿这个人口碑足够好,做不到的不说,说到就要做到,不是那种提起裤子不认账的人,我现在这身子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他喜欢,我高兴,便由他去,……”

        王熙凤语气里多了几分决然和泼辣悍野,“都说我这身子是能生儿子的体格,贾琏没那本事,惹急了姑奶奶,我便寻个隐秘地方替他冯家生个儿子,到那时候他还能不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