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十八节 趁虚而入?

己字卷 第十八节 趁虚而入?

        冯紫英的话让王熙凤有些意动,邢氏和贾赦是穿连裆裤的,一味附和贾赦的心思,这般话一递过去,贾赦保管忍不住,定要对赖家发难,自己只需要推波助澜,就看最后能收到多少红利了。

        “铿哥儿,若是这般,只怕活计不少,这赖家这么些年来在府里边盘根错节的关系,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折服他们的,没准儿他们还要反咬一口,大老爷身上也不干净,这修园子,他和东府两个勾搭在一起,以为老祖宗他们不知道么?”王熙凤想了一想之后才提出自己的担心。

        “活计当然不少,既然要动赖家,自然就要彻底掀翻打倒在地,突破口就是这次修园子的事情,他们虎口夺食先不仁,就不能怪赦世伯和珍大哥他们不义了,从修园子寻找到突破口,那就绝不能止步于修园子这点儿事情,修园子估摸着他们家也就只折腾到一二万两银子顶天了,但是他家的家当绝对不止这点儿,凤姐儿若是想要今后三五年府里边要好过,恐怕就得要落到他们赖家身上了。”

        冯紫英话语平淡无奇,但是语气流露出来的狠厉却让一旁的平儿都打了一个寒噤,谁还敢把冯大爷当成一个人畜无害的少年郎,恐怕就真的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了。

        王熙凤也感受到了冯紫英流露出来森森杀意,有些迟疑,冯紫英接着话道:“至于说赦世伯那点儿事情,算什么?赦世伯本来就是荣国府当然的家主,那银子他落了腰包也好,挥霍浪费了也好,不过是左边兜里挪到右边兜里,花销了也就花销了,都是他自个儿的,谁能说他什么?你赖大算什么东西,一个奴才下人,如何能和赦世伯相提并论?他弄银子就是贪墨主家屋里的财货,以族里家法来处理也可以,亦可直接送官,判他个千里流放?    要不直接打发到辽东我爹麾下去?    送他去上战场和女真人较量较量,或许还能立下大功呢?    ……”

        听得冯紫英说索性把赖家人直接发配辽东送上战场?    王熙凤和平儿都忍俊不禁,虽说是开玩笑?    但是真要走到发配那一步,恐怕赖家便是变卖家产也要避免被发配出去。

        “铿哥儿?    话是这么说?    但要掀翻赖家,特别是要让赖家要把这几十年里吸贾家的血弄来的银子都给吐出来,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这些事儿你也不能凭空就栽在人家头上?    总要有个依据才行。”王熙凤考虑问题很细致。

        “那是自然?    就是这修园子的事儿,园子里的花草苗木都是赖家包揽了,据我所知这花木不少都是从桂花夏家,也就是薛文龙的岳家那边采购回来的,单单是苗木这一块就花去了一万多两银子?    还有花草又是两七八千两银子,另外还有许多活计也被他包走?    所以要动他就是要等到合适时机,先把这相关的依据收到手?    以求万无一失。”

        冯紫英看着王熙凤,“凤姐儿?    这等事情你就放心吧?    爷在外边也有安排?    倪二和贾瑞已经做了一些事情,收集到了一些证据,可以轻而易举的制服这个家伙,现在要做的就是你们先要把老祖宗和太太他们那边说透,然后再来谈具体条件。”

        听得冯紫英提到贾瑞,王熙凤脸上又是一冷,下意识的就要坐正身子,这才发现对方居然紧贴着自己身子,一只手更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在自己大腿上轻拍着,难怪平儿这小蹄子眼睛都不敢往这边瞅,顿时恼怒起来,一把推开冯紫英:“你少让那贾瑞来我面前膈应人,姑奶奶不想见他!”

        “何必给这种人一般见识?”冯紫英也不以为忤,一只手却趁势勾住了对方丰腴的腰肢,“这等人膈应自己固然难受,但是用来膈应赖大这一家子,倒是挺合适,纵然不算主子,但是起码也是贾家旁支嘛,有些事情赦世伯不好说的,他可以说,赦世伯不好挑开,他可以挑开,老祖宗还能管得到一个正经族人不准说话?”

        王熙凤细细一想也是,这厮若是能调转枪头指向赖家,倒真是一条好狗,脸色稍缓:“若是这厮又来我面前……”

        “放心吧,借他两个狗胆,他也不敢来动我的女人……”

        冯紫英话没说完,王熙凤气急,脸又顿时涨红,猛然一推冯紫英,“谁是你的女人,你少在这里嚼蛆!”

        冯紫英这一下却是没提防,王熙凤骤然用力一推之下,身子一歪,就差一点儿滚下炕去。

        见冯紫英“哎呀”一声立不稳,身子就往炕沿下滚落,眼见得就要跌下去就要摔一个大马趴,王熙凤又慌了,赶紧伸手去拉着。

        冯紫英心中暗笑,王熙凤这一推他固然猝不及防,不过自幼习武,这点儿跟脚还是立得定的,只需要腰杆一挺就能稳住,不过他却要装出跌倒的模样,果不其然,凤姐儿便忙不迭地来拉住自己。

        王熙凤探手这一拉,冯紫英便趁势拉住对方的手一带,自己也往上一扑,两个人便顿时滚倒在炕头上,在王熙凤惶急的惊呼声中,冯紫英手便又钻过褙子,探入了那葱绿抹胸中恣意放纵起来。

        身子一软,王熙凤瘫倒在冯紫英怀中,更被对方抱了一个满怀,丰臀便紧紧贴在对方身上,那股灼热似乎要透体而入,骇得王熙凤忍不住惊叫一声,便要挣扎躲闪,只是在对方另一只手揽住腰肢的情形下,却哪里挣扎得脱?

        这一挣扎,上半截葱绿抹胸便要脱落下来,大半个白腻身子便颤颤巍巍地裸露出来,慌得王熙凤一双手顾得了上顾不了下,只能眼圈又红了起来,凄声道:“铿哥儿,你这般折辱我,莫不是要逼我去死?”

        冯紫英一怔之下,似乎有些犹豫,最终却还是放手,“凤姐儿,我以为你当是知晓我心意才对,……”

        一句话让王熙凤也是全身剧震,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冯紫英,半晌王熙凤才苍白着脸庞,哆嗦着嘴唇,一字一句道:“铿哥儿,你是当真的?姑奶奶虽不是身娇肉贵的黄花大闺女,但是却也不是那些随意被你拿来亵玩,提起裤子不认账的贱货!”

        冯紫英没想到自己情急之下的一句话,居然引来对方这般反应,这难道相爱相杀,恨得越深爱得越深,或者所谓欢喜冤家,还真的在自己和王熙凤之间上演了?

        细细一品,好像似乎大概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儿这种味道,要不这贾府里边女人多了去,千娇百媚,自己怎么就紧盯着这个人妻不放?

        只是话一出口,好像也无从收回,否则恐怕真的就不好收拾了,冯紫英定了定神,这才斟酌着言辞,“凤姐儿,说其他虚的好像也有点儿远了,爷是啥人,你们贾府阖府上下应该都知晓,这京师城里也一样明白,难道爷还能对你一个妇道人家虚言逛遍不成?还是那句话,你留在府里边,过得顺心,爷也扶持你,若是不顺心,爷便安排你出来,京师也好,外埠也好,随你去,总归不会让你难过,……”

        王熙凤却不说话,只是死死地看着冯紫英,许久才咬着嘴唇道:“铿哥儿,记住你的话,若是你只是一时图着姑奶奶身子快活,那我日后变鬼都不能饶了你!”

        冯紫英没想到逼出王熙凤这样一句话来,心里也有些忐忑,先前那点儿弥漫的情欲此时早已经消散,还不知道如何应答,却听得王熙凤又扭转脸,声音却变得低不可闻:“今日却断断不行,……”

        冯紫英脸色也变得有些尴尬,在王熙凤眼中,自己似乎已经变成精虫上脑的那等货色,但看看自己这副情形,好像还真有点儿像。

        打了个哈哈,冯紫英也不好搭话,搓着脸,把话题转到一边儿:“此事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我会让倪二和贾瑞把相关的线索证据梳理出来,凤姐儿你与赦世伯和婶婶说一番,相信他们会感兴趣的。”

        王熙凤脸依然扭在一边,却没有吱声。

        平儿似笑非笑,冯紫英越发尴尬,这等强行转弯委实有些别扭,狠狠瞪了平儿一眼,一挥手,平儿便也抿着嘴笑着扭身出去了,冯紫英这才一把再度勾住王熙凤蜂腰,两具身子又腻在一块儿,“好了,还要爷怎么说?”

        王熙凤心里气苦酸涩,眼圈又红了起来,珠泪垂落,可谓百味陈杂,连她都觉得惊讶自己怎么一下子变得这般脆弱起来了?

        只是在和贾琏毫不留情的和离之后,身后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也许就是自己一辈子的依靠,但是这一辈子会是怎么样呢?

        “不是说你要外放了么?”良久,听凭冯紫英搂腰攀肩,梗着脖子的王熙凤仍然不回头,但是硬着的身子却软了许多,话语里却是颇多幽怨和担心,“那日后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