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十五节 打破心结

己字卷 第十五节 打破心结

        平儿有些骇然地听着二人的对话,一时间精神都有些恍惚。

        这怎么听都觉得这更像是一对情人之间打情骂俏的赌气话。

        那边来一句惊呼“作死”,这边回一句“怎么说话,好心当驴肝肺”,这边再来一句“怕是人死了你都懒得来看一眼”,这边在回一句“珍惜自己,好日子在后头”,闭着眼睛听听这话,听听这二人的语气,这是仇人之间的话语么?甚至寻常朋友都不可能用这种语气。

        这个时候平儿才发现自己似乎完全陷入了一个误区,或者说没能真正揣摩到自家奶奶和冯大爷之间的这种微妙关系,先前还一直以为二人是生死对头水火不容,针尖对麦芒,不共戴天,现在细细一揣摩才发现好像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或许前期二人还有些相互针对,二奶奶甚至还有些打压或者要占冯大爷便宜的意思,但到后来,好像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奶奶明显处于弱势,而且授人以柄,可冯大爷似乎每每都可以置二奶奶于死地,却每每留手,到最后情形就完全倒过来了,二奶奶干脆就把冯大爷当成了依靠,要挟也好,自暴自弃也好,让自己去恳求也好,总归是二奶奶已经完全听从于冯大爷,甚至于盼望着冯大爷能给点儿主意,冯大爷也成了奶奶心中的主心骨了。

        嗯,平儿觉得让自己去恳求,就像是今日自己自告奋勇去求冯大爷来一趟,更像是奶奶给自己设的套,自己似乎也就懵里懵懂的就信了。

        再看看冯大爷进门时奶奶的神色表情,哪里有半点恼怒愤恨的意思?甚至被冯大爷看了酥胸裸足这等便是夫妻之间都需要遮掩的私密所在,却还是这等半真半假的埋怨和娇嗔,那股子柔媚味道,便是平儿这等未经人事的丫头都能明白,那几乎就是有过那种关系的男女或者小夫妻之间才能有的味道。

        此时的王熙凤完全没有注意到平儿神色变化和心境,她也被冯紫英最后一番话给触动了心境,眼圈子顿时红了起来,珠泪滴答滴答地便落了下来。

        看着这女人哽咽抽泣,香肩耸动的模样,冯紫英心中也有些复杂。

        这凤姐儿的确是一个尤物,冯紫英不想欺瞒本心,若说是自己对这女人没有半点儿垂涎?    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只怕连凤姐儿自己和平儿都能看得出来这一点。

        或许是自己穿越而来带着的某种年龄心境,又或者是自己前世中对《红楼梦》书中或者是电视剧中的某些特定情结?    总而言之?    冯紫英对这个女人就有着某种特殊的心思,总想要把玩一番。

        当然?    违反自己做人准则的道德底线的事儿冯紫英不会去做,贾琏好歹也算是自己朋友?    他不可能有逾线之举?    先前一些行径不过是对王熙凤的惩戒,但现在这种束缚羁绊消失了,贾琏和王熙凤和离了,王熙凤现在就是一个纯粹被丈夫抛弃的单身妇人?    当然这也和她自家作死有关?    但对于冯紫英来说,心理上的约束便再也不存在了。

        冯紫英扪心自问,虽然自己并未在贾琏与王熙凤和离的事情上做什么推波助澜的事儿,但是从内心来说似乎自己也有些乐见其成的感觉。

        这很微妙。

        王熙凤却是越想越委屈,越想越觉得气苦。

        想想自己苦心孤诣操心府里上下事务?    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陪了多少笑脸?    上边的长辈,平辈的姑娘哥儿?    下边的婆子丫鬟和仆从,谁没有个其他心思?    稍不留意就是得罪人?    这几年里自己吃了多少苦累?    可到头来,落得了个什么?

        好事儿没轮着,丈夫和自己和离,公婆嫌弃甚至在背后捅刀子,便是老祖宗和太太不也就是存着个和稀泥的心思,对那贾琏不也就是痛斥一番也就过了,可自己呢?落得了个什么好?

        好像把自己留在贾府里边还是一个天大的恩赐一般,阖府上下背后说风凉话,看笑话的不知道多少,却从未想过自己这几年里为府里呕心沥血的操劳。

        放眼望去,整个府里边竟然没有一个真正体贴自己能给自己依靠的人,却没想到居然是眼前自己这个曾经一度恨不得扒他的皮吃他的肉的男人能理解自己,给了自己安慰和依靠,……

        这种强烈对比的情形让王熙凤心态真的有些崩溃的感觉,所以也是悲从中来,便难以自抑了。

        见王熙凤越哭越伤心,弓着身子低垂着头只顾着抽泣抹泪,娇躯乱颤,声音也越来越大,真有点儿我见犹怜,再看那平素精明无比的平儿此时傻乎乎地呆站在内外房门口,似乎有些神游九霄的模样,冯紫英只得起身下炕,再不安抚住,这哭声传出去,只怕又要有风言风语出来了。

        走过去,站在对方面前,顺手拿起炕桌上的猩红汗巾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拍了拍对方肩膀,把汗巾子递过去,“好了,凤姐儿,多大个事儿?和离了天也塌不下来,在这府里你也一样能过得好,人一定得靠自己,以前琏二爷在我看他也没帮你多少,你的辛苦操劳我知道,没什么大不了,这日后你也一样能行,……”

        王熙凤心潮激荡,更是泪如泉涌,这阖府上下还从未有哪个人能真正领会自己,便是老祖宗和太太也不过就就是要借重自己的泼辣性子和脾气罢了,至于其他人谁会真正盼着自己好?

        心神恍惚情不自禁之下,王熙凤下意识地便抱住了眼前这具站立在自己面前的健硕身体,就像是寻找到了一株可以遮风避雨的大树,死死的勒住,再也不肯松手。

        冯紫英也吃了一惊,低头一看,只看着那宛如墨染的一堆青丝随着抽泣声颤动,略微裸露出来的半边香肩宛若凝脂,玉华白腻,那张娇靥却贴在自己小腹前,泪水浸入自己衣衫中,感到一阵湿意。

        更让他感到难受的是那对丰硕,这紧贴在自己双腿间,……

        只不过此时王熙凤却完全沉浸在这份心境感怀中去了,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层尴尬。

        冯紫英只能仰头咬舌,默念静心咒,神游万物,不敢遐思,这等情形下再要有些异动,那就真的有点儿过于禽兽了。

        平儿是真的彻底懵了。

        眼前这一幕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这还是那个前段时间还成日里咒骂冯大爷的二奶奶么?还是那个认清人后泼辣刚烈无比的二奶奶么?怎么地就这么毫不忌讳地扑在冯大爷怀里哭哭啼啼,欲语还休了呢?

        一时间她只觉得以前的一切都坍塌了,猛然间有些领悟,二奶奶已经不再是往日那个说一不二令行禁止的二奶奶了,起码她的依靠不再是这个贾府了,或许这座靠山已经不经意的换了人?

        而这个前段时间还在调戏自己的冯大爷身形却越来越清晰坚定,越来越让她高山仰止。

        她忽然意识到也许自己和二奶奶还要继续在这贾府里生活下去,还要继续像以前那样惬意自在,甚至更好,恐怕就只能落在眼前这个冯大爷身上了,而冯大爷在这贾府中的地位和影响力已经隐隐超越了大老爷和二老爷,甚至老祖宗在某些方面似乎都要尊重一二了。

        屋里得哭泣声慢慢停了下来,偶尔还有几声抽泣,王熙凤终于意识到了一些什么,自己怎么会突然情难自已地抱住了眼前这个男人,自己和贾琏和离才几天,怎么就变得如此不知羞耻了?往日这铿哥儿折辱自己,那是自己迫不得已,但今日,却全是自己主动,虽说这抱一下哭一场似乎比起前两次来还不如,但是这主客易位,这是纯粹的自己主动了啊,完全不一样了。

        王熙凤突然骇然地发现,自己怎么不知不觉地就把这个比自己还要小好几岁的男人当成了依赖,甚至是不可或缺的依靠?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猛地松开了手,王熙凤这才忙不迭地抓起汗巾子,假作掩饰地擦拭脸上一团糟的泪水,把脸和身子扭向了墙壁的一边,偶尔还抽泣哽噎一声,“铿哥儿,你走吧,……”

        冯紫英有些好笑,这女人这会子终于情绪发泄完了,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了。

        “行了,平儿也不是外人,看见了知晓了又怎么地了?”冯紫英有意模糊着言辞,似笑非笑。

        王熙凤脸一烫,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不知羞,这话里话外,好像自己早就和他有了私情一般,脸猛然扭过来,怒视对方,却见对方脸上那副戏谑的神色,就知道了上了当,“呸!少在那里说浑话,姑奶奶可和你一清二白……”

        “好好好,一清二白,从无干系,……”冯紫英一副我理解的态度,看得王熙凤更是怒从心起悲从中来,忍不住探手就在冯紫英腰际狠扭一把。

        这等时候冯紫英就不会再像方才那般还要克制了,伸手便在王熙凤比甲下**的香肩上摩挲了一把,眼神也是格外放肆,惊得王熙凤猛然缩身,一下子躲在了炕上角落里,“平儿,你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