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十三节 变故

己字卷 第十三节 变故

        大事敲定,宝钗心情便好了许多,比起往日的沉静来,也活泼了许多,毕竟也还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闻得自己终生大事终于落地,烂漫的心境便也畅意许多。

        “对了,昨日收到了宝琴的来信,说蝌哥儿守孝完了,也想跟着您做点儿事情,另外她也有些事情要上京里来处理,所以会在这几日里到京。”宝钗说这话的时候也有些疑惑,“蝌哥儿原来您不是打算接手丰润祥么?好像他现在不太愿意去丰润祥了?”

        “嗯,可能回去在金陵呆了几年,打磨了一下性子,见识也宽广了,未必愿意囿于一个小圈子了吧。”冯紫英迟疑了一下,“上一次我去金陵时见了一面,他便流露出这份意思,感觉二婶子可能也有这个意思,觉得现在他们家如果始终只盯着这个丰润祥,蝌哥儿日后找一个合适的人家都不好找。”

        人都是求上进的,原来薛峻刚去世时,薛家还有些担心冯家会不会吞并薛家在丰润祥的产业,但现在别说冯家,就连薛家自己都有些觉得眼界宽了,不愿意死守在丰润祥这一家生意上了。

        当然更主要的还是薛蝌的母亲希望自己儿子能像女儿一样,寻得一个好人家,这比单纯的一笔营生要好得多。

        可薛家虽然祖上是官宦出身,但是从事皇商也有几代了,而皇商的身份在寻常人家,甚至是商人眼中都是令人羡慕的,但是放在有身份的士绅官宦人家眼中,那就不值一提了,所以薛蝌和薛宝琴的母亲才希望能够寄希望于薛蝌和薛宝琴的婚姻来改变。

        现在薛宝琴倒是找到了梅之烨的庶子,算是攀附上了士林人家,但薛蝌的婚事还遥遥无踪,所以此番进京多半还有这方面的考量,好歹薛姨妈他们这一支在京师里也算立住了脚,而薛姨妈也好歹是王家的女子,在京师城中也还有几分人脉渊源。

        “嗯,小妹二婶一直都是这种想法,所以对经营营生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希望蝌哥儿和宝琴能找到合适人家,而要找到合适的,如冯大哥您刚才所说的?    恐怕囿于金陵那一亩三分地里?    怕是难得物色到合适的。”

        宝钗倒也是能理解自家二婶的心思。

        薛家日趋没落,很大程度还是因为家中再无做官之人。

        看看四大家里边?    王家便因为出了个王子腾?    便圣眷不衰,贾家再不济?    也还有贾政在工部做事,现在更有大姑娘进宫当了贵妃?    所以贾王两家顺序便掉了个个儿?    但贾家起码也还能维持。

        而看看史家薛家两家,史家虽然还顶着一门两侯的牌子,但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没有正式职官做一回,只怕迟早也会打入尘埃。

        薛家上一辈两个都只能说是勉力维系薛家营生上不跨?    原本指望这一辈的自家哥哥和蝌哥儿?    未曾想自家哥哥是个混世魔王,能不惹事已经是阿弥陀佛了,而蝌哥儿虽然是个机灵人物,但是却不是读书料子,这也让薛家上下大为失望。

        现在眼见得冯紫英青云直上飞黄腾达?    想着薛家和冯紫英也还有那么几分香火渊源,加上还有宝琴和梅翰林家的这种姻亲关系?    二婶心里大概也存着能让蝌哥儿去寻个更好人家心思了。

        冯紫英沉吟了一番,“前日里我也曾听闻?    梅之烨要出任顺天府治中,算是一个不错的升迁?    宝琴妹妹今年多大了?    是不是也到了该嫁娶的年龄了?”

        冯紫英和梅之烨不算熟悉?    也没有什么交情,主要因为对方担任翰林院侍读期间主要是负责修史,而冯紫英则是长期跑外,加之年龄差距甚大,所以来往不多,也就是见面点头的交情。

        “哦?梅家叔叔要出任顺天府治中?”宝钗也吃了一惊。,“宝琴都十五了,嫁娶也合适了。”

        翰林院侍读虽然清贵,却非久留之地,许多人都视为一级跳板,能在翰林院里染一水,不但升迁可期,而且前途也更广阔,未来吏部在考察官员时,有翰林院任职经历,都要高看几分。

        “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未曾听闻,宝琴信里也未曾提起啊。”

        冯紫英想了一想才会缓缓道:“此事应该是早有计议了吧,梅之烨入翰林院也有几年了,但此人原来脾气有些倨傲,在翰林院里打磨了几年倒也乖觉了不少,据说是找了一些门路,此番终于能出翰林院任职了。”

        宝钗心里一沉,薛家两房里书信往来还是比较密切的,几乎每封信都会提及宝琴和梅家的联姻,若是梅之烨早就有要升迁的迹象,却一直未曾提及,虽然不能说这就有什么问题,毕竟尚未敲定落实,低调隐秘一些也正常,但是宝钗总感觉这里边怕是有什么古怪。

        “冯大哥,那你可曾听闻梅家还有其他消息么?”宝钗明知道冯紫英不太可能去关注梅家,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道。

        “嗯?妹妹什么意思?梅家的情况我倒是有所知晓,但是梅之烨有三子,两嫡一庶,嫡长子已经成亲了,好像是太常寺少卿之女,嫡次子也已经定亲,具体是谁就未曾多问了,应该也是官宦人家吧,梅家是湖广麻城官绅望族,这方面还是比较讲究的,其他就未曾听闻了。”

        冯紫英不知道宝钗为何一下子就如此急切地问起梅家事情来了,不过上次去金陵时薛家人的确委托他帮忙关注一下梅家,虽然没什么交情,但是寻常情况还是知晓的,“怎么,你婶婶信里可是说了什么?或者我回去之后让人打听打听。”

        “没什么,只是宝琴信中话语有些说不出来的味道。”宝钗有些忧虑地摇摇头,“但又没说其他,小妹觉得他们突然匆忙来京,有些蹊跷。”

        “哦?”冯紫英也吃了一惊,“那你家婶婶和婶婶这边信中有无说什么?”

        “这段时间婶婶和母亲好像没有信件往来,都是我和宝琴之间通信。”宝钗摇头。

        冯紫英想了一想才道:“不急,我回去打听一下便能知道是否是梅家那边出了变故。”

        本来是十分高兴的心情,却因为薛宝琴这边儿的一些变故而影响了,冯紫英也只能宽解宝钗一阵,这才道别离开。

        出门走到贾府角门处,就看见平儿急匆匆从后边追了过来。

        见左右有人,平儿也是一脸正色道:“冯大爷,我家奶奶请你移步,和您有事儿商量。”

        冯紫英没想到平儿会撵到这里来。

        今个儿去了黛玉和宝钗那里,了却了一桩大事儿,本是不想去王熙凤那里的。

        这几日他也知道倪二和贾瑞已经开始勾连上了,桂花夏家那边的一些账目也都慢慢索要出来,开始谋划如何来“操办”赖家了。

        只是又遇上了贾琏和王熙凤的和离,闹得贾家一阵鸡飞狗跳,所以冯紫英一直未曾过来。

        还是贾政专门来自家府上找自己,说了贾琏和王熙凤和离的事情,希望冯紫英出面帮忙劝说,冯紫英也讲了自己的难处,而且也说了之前便已经劝说过几回了,但贾琏早已经铁了心,贾政也只能摇头叹息,最终失望离去。

        瞥了一眼四周,冯紫英这才沉声道:“很急么?”

        平儿脸色一僵,最终还是点头:“还请大爷移步,……”

        冯紫英想了一想,点头,“走吧。”

        冯紫英跟着平儿走到右边儿林荫夹道无人处,平儿这才语气有些凄婉地道:“爷是连奶奶和奴婢的面都不想见了么?”

        冯紫英一怔,见这丫头眼圈都红了,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今日自己是来和黛玉、宝钗说正事儿,自然不想其他,这段时间里没过来,那也是因为这贾琏和王熙凤和离的事情闹得喧嚣一时,好不容易才算是平息下来,怎么地却成了自己不愿意见她们俩了?

        “贾瑞又来挑事儿了?”冯紫英皱眉道。

        平儿放慢脚步,看了冯紫英一眼,“和贾瑞无关,奴婢只是想知道大爷现在是不是不愿意再见到奶奶和奴婢,或者是怕见到奶奶和奴婢,觉得我们给您找事儿了?”

        “这话从何说起?”冯紫英啼笑皆非,看样子这段时间王熙凤和平儿都是被折腾得不轻,弄得有些神经质了,“平儿,这府里边你觉得爷还能怕谁不成?只不过爷不愿意太过招摇罢了,再说了,琏二哥和你家奶奶的事儿也不是什么光彩事儿,爷来作甚?”

        “说来说去,爷还是有些嫌弃我们了?”平儿话一出口,才觉得有些不合适,脸红了一红。

        “嫌弃?”冯紫英站住脚步,似笑非笑地看着平儿,“怎么了,你这小蹄子今个儿话里话外是在试探爷么?爷说话算话,虽然琏二哥和凤姐儿和离了,但爷一样可以把你收了,相信你们府上也没谁会有异议,只要你家奶奶答应。”

        平儿一窒,一时间不敢回答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