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第十二节 敲定

己字卷 第十二节 敲定

        听得冯紫英如此斩钉截铁的话语,薛姨妈和宝钗心中都是一震。

        难怪都说在冯家,冯家大郎的话语权已经超越了父母,甚至薛姨妈也曾听到自己兄长很隐晦的提到过便是冯父出任蓟辽总督兼辽东总兵之后所取得了一些列的成绩让朝廷嘉誉奖赏不断,背后肯定就有冯家大郎的影子。

        兄长还一直遗憾冯家三房为何四大家族里边一个都没能抢赢林黛玉,很是扼腕。

        要说薛姨妈对现在四大家族中王家兴旺贾家光鲜的情形没有一点儿艳羡和其他心思,那肯定是假话。

        王家不必说,是自己娘家,兄长能耐也无人能及,但是贾家要说原来固然最是风光,近年来也是没落黯淡下来,和薛家、史家也有点儿同病相怜的感觉,但是谁曾想骤然间贾元春进宫当了贵妃,贾家似乎一下子都又抖擞起来了,这种反差和薛家的每况愈下形成反差,让薛姨妈心中自然不是滋味。

        要知道最早宝钗也曾经是有着进宫选秀的心思的,不过进宫那也是一个类似于押注赌博的活计,万千人选秀,进了宫之后悄无声息到老死者十之八九,谁曾想贾元春却能有这样一个好机遇,薛姨妈自然也知道多半是和自家兄长有很大关系。

        而且进宫给五十好几的永隆帝当妃子,能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谁也不知道,贾家固然能沾光,但元春却是要付出一辈子的代价,对于丈夫早逝只有一儿一女却没有多少想法的薛姨妈来说,自然也是有些舍不得自家女儿去舍身饲虎的。

        所以对贾家以元春换来贾家暂时的风光,薛姨妈固然有些羡慕自家姐姐,但是却也有些对元春的同情,唯求自家女儿能嫁一个好人家,也算是了却自己一桩心愿。

        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轮到薛家扬眉吐气一回了。

        “铿哥儿,你父亲母亲那边可有什么……”薛姨妈也大略能知晓薛家门第恐怕未必能让冯家那边满意,一旦有人知晓冯家二房兼祧,肯定会有很多人会托人上门,万一冯家父母意动,那……

        “婶婶放心,此番二房复爵也是小侄一番运作方能成行,我父亲在辽东并不曾过问,母亲也不知晓,至于说婶婶担心的事情,小侄也会和母亲说清楚?    冯家和小侄现在其实并不需要姻亲门第家世来做什么铺垫烘托?    小侄走的是文官之路,并不依赖于其他?    小侄更希望的是一个能替小侄安定后院的掌家娘子?    对于我母亲来说,嗯?    宝妹妹贤淑大度还有……也能分解我母亲担心,也应该是最合适的?    ……”

        冯紫英很想说一句“能生养”?    但又怕宝钗害羞,所以只能很隐晦地说能“分解自己母亲担心”,想必薛姨妈和宝钗也是明白的。

        薛姨妈何等人,自然一听就心领神会。

        她一直觉得冯家既然是一门三房单传?    却怎么却选了林黛玉这样瘦弱不堪的女子为嫡妻大妇?

        放眼一看就知道林黛玉那等体格就不是易生养的?    如何比得上自家女儿?薛姨妈不相信以段氏的性子怎么可能不去了解,多半还是犟不过自家儿子。

        原来薛姨妈自然是有些不服气的,但这也从另一面来说这个冯家大郎是长情的,现在对宝钗来说却又是一件好事了,便是有外边人想打这个主意?    段氏多半还是犟不过自家儿子的。

        想到这里,薛姨妈心中也就踏实了许多?    看见女儿眼波流盼,双颊晕红?    一副脉脉含情的模样,一颗心只怕早就放在眼前青年身上去了?    自己在这里也就格外碍眼了?    便站起身来。

        “嗯?    铿哥儿你心里有数就好,宝丫头为了你等了两年,她今年可都十七了,其他老身也不多说,你自个儿掂量吧。”

        说罢,薛姨妈便出门而去。

        明知道这等情形下,未婚男女单独相处不合适,但是自家女儿一腔情思都在此人身上,现在总算是等到了一个无比圆满的结果,再要计较这些就有些太不通情理了。

        薛姨妈也知道自己女儿是个守规矩的,不可能做出什么出格举动来,其他一些男女之间的亲昵举动,倒也无伤大雅了,这才把这难得空间留给二人。

        等到薛姨妈身影消失,宝钗哪里还能按捺得住,眼圈微红,心情激荡,径直扑入冯紫英怀中。

        苦等经年,终于等到了云开雾散,想想自己都十七了,有哪个大家闺秀十七岁还未嫁人订亲,虽然人家从未有人说过自己,但是她也知道便是贾府里边下人们也都在嘀咕,都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嫁不出去了,母亲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便是姨娘也曾经问过母亲究竟作何打算,让母亲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见宝钗一下扑入自己怀中,甚至没等薛姨妈的脚步声消失,能让宝钗有如此激烈举动,可见得宝钗也是的确等得太苦,压抑太久了,想一想冯紫英也觉得有些歉意。

        而自己甚至还在来这里之前还要去取得黛玉的谅解,冯紫英心里就越发觉得有些对不住眼前佳人。

        面对拥入自己怀中的丽人,冯紫英内心也是情潮涌荡,眼见得宝钗红晕浮面,美眸含情,朱唇胜火,冯紫英哪里还能按捺得住,捧起那张芙蓉玉靥便深吻下去。

        粉颊滚烫,丁香暗吐,免不了又是一番恣意轻薄,……

        好一阵后,冯紫英才索性拦腰抱起宝钗走到内间椅中坐下,细细品尝这难得的温存。

        ……

        终归不能逾线,怀中玉人鬓发散乱,美眸迷离,冯紫英却也不能不悬崖勒马,真要再继续下去,自己就有些刹不住车了。

        好在宝钗也是个守规矩的,清楚这也是母亲能够容忍的极限了,再要下去,便是不自重了,也赶紧起身,整理衣衫,收拾发髻,这才慢慢询问情郎具体情况。

        冯紫英倒也没有遮掩什么,如实说了大概情况。

        “如无意外,兴许就就是二三日之内就要有一个结果,朝廷旨意一下来,愚兄便会向礼部申请兼祧,估计也就是三五日便能有公文下来,然后愚兄就会托人来府上求亲。”

        宝钗收拾好激荡的情思,慢慢平静下来,“那冯大哥您的意思是您很快就会外放出京?”

        “妹妹可是担心婚事?”冯紫英含笑问道。

        宝钗脸又是一红,微微点头,若说不关心这事儿,那也太虚伪了。

        “妹妹放心,若是吏部下文,愚兄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方才会走马上任,估计向礼部申请兼祧应该没有问题,另外托人来订亲也无大碍,只是成亲一事怕是还要计议一番,……”冯紫英沉吟了一下,“愚兄此番下去恐怕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回来的,你也知道宛君已经怀孕,怕是不能跟我下去,顶多就是让尤氏跟我过去,若是妹妹愿意,愚兄倒是希望妹妹与愚兄成亲之后可以跟随愚兄过去。”

        大周沿袭宋明假期制度,比前明略好,但是又不及前宋那么宽松,官员儿女嫁娶可有九日假期,官员自身假期则在九日基础之上根据父母居家远近可以给予路程假,但一般不能超过一月。

        听得冯紫英这么一说,宝钗心中大定。

        她最担心就是婚期拖得太久,她都十七了,若是拖到明年,便是十八,年龄太大不说,而且她也知道沈宜修怀孕,若是冯紫英外放,肯定是不可能跟随而去的,若是拖到明年,沈宜修生产过后,那么就有可能会跟着去。

        而如果自己今年能成亲,那么就可以巧妙的避开了沈宜修,而林黛玉要嫁入冯家又是两年后的事情了,所以这一年多时间几乎就是自己独占,即便是又尤氏这样的妾室,那对自己并无大碍了,她也从未将二尤视为威胁。

        “冯大哥你要下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无论您去哪里,便是再远再苦,小妹自然都是要跟着去的,沈家姐姐怀有身孕定然不能远行,便是生产之后只怕一年半载里也不方便,林妹妹又还要两年三年后去了,自然是由小妹来侍奉,……”

        宝钗嘤咛燕语,几不可闻,脸色更是嫣红照人,但是眉目中的神色和话语里的语气却是格外坚定。

        冯紫英心中一荡,随即也是颇为感动,宝钗不问自己去哪里,便一口咬定要跟随自己而去,这番情意倒是情真意切。

        “妹妹也无需太过担心婶婶和家里,估计愚兄所去之处也不会太远,大概就是这北直境内顺天府周边府州,便是真有什么事情,两三日内也能撵得回来。”

        宝钗一听这话,心中更喜,若是这顺天府周边,那就再好不过了。

        之前她还担心若是去那如陕西、四川或者广西那等偏远之地,那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适应气候饮食,若是在这顺天府周边,她来了京师城中也有几年,这北地气候也已经习惯,倒也就无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