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猛虎卧荒丘 第十一节 喜讯

己字卷 猛虎卧荒丘 第十一节 喜讯

        听得冯紫英到来,薛宝钗也喜出望外,方才母亲还在和自己说自己的事情,既有些埋怨,又有些担心,这会子冯郎就来了。

        虽然不知道冯郎这么急,从园子里找到这里,但是无论如何只要能见到对方,宝钗心里都是高兴踏实的。

        忙不迭地出来把冯紫英迎了进去,冯紫英见薛姨妈也在,便也见礼。

        从内心来说,薛姨妈是对冯紫英十分满意和看好的,不但把自己儿子管得服服帖帖,算是走上了正道,而且宝钗也是格外心仪,若是能嫁给对方,就是再好不过。

        连自己几次和兄长见面,兄长都对冯紫英赞不绝口,只说这是这一辈武勋子弟中最杰出的人才,惹得薛姨妈几度都想说冯紫英给宝钗的许诺,但是又想到冯紫英再三叮嘱在未敲定之前,不能外泄,所以他还是忍了下来。

        不过薛姨妈一直不太清楚冯紫英给宝钗的承诺是什么,宝钗也语焉不详,但是她也再三和自己女儿说过,绝对不能去做妾,尤其是在林黛玉都要嫁入冯家为正妻大妇的情形下,自家女儿若是去当妾,那就更无法接受了。

        薛家现在虽然有些没落了,但是也还是要些颜面,薛家长房也只有这一个嫡女,自己好歹也是王家嫡女,如何能让自家女儿去做妾?

        当然,薛姨妈也隐约猜测过宝钗是不是有可能嫁入冯家的二房,只是冯家二房现在悄无声息,冯紫英二伯父又是病殁的,不比起大伯父是为救当今皇上战死,所以才会有追封,所以那等好事,薛姨妈也没敢奢望。

        但即便是没有爵位,哪怕是以普通人身份兼祧娶宝钗,薛姨妈也觉得满意了。

        “铿哥儿,快坐,先前宝钗还在说起你呢。”薛姨妈注视着眼前这个气度不凡的青年,再看看自家女儿望向对方的那份情深义重模样,心里也是暗叹。

        宝钗都十七了?    再拖下去?    就对名声有碍了,哪家大家闺秀十七八岁还没有嫁人?最不济也早已经订亲了?    可自家女儿到现在还没有个着落?    这两年也曾有几家来询问过,但是一来的确都不是太满意?    二来宝钗也是死心眼儿地认定了这个冯家大郎,但是却又一直没有给个准信儿?    这让薛姨妈也是备受煎熬。

        “哦?宝妹妹说愚兄什么?”冯紫英看着面带红晕颊若凝脂的包材?    含笑问道。

        “也没有说什么,就说冯大哥奇思妙想,居然会把那运河边儿上闲人们玩耍的纸牌用竹木雕刻打磨出来,玩起来就别样一番味道了?    小妹在想若是这等物事雕刻制作也不是那么复杂?    竹木易得,成本也不高,若是能推广风行开来,光是这制作麻将,都是一份好营生呢。”

        薛宝钗抿着嘴温声细气地说着?    目光里却是浓情蜜意,便是当着自己母亲?    也没有太多掩饰,显然是一颗心早就拴在了冯紫英身上。

        冯紫英也没想到宝钗居然会想到这一出?    忍俊不禁,“宝妹妹果然适合当家?    这等营生愚兄都还没想到?    不过若是这麻将震荡的风行开来?    以咱们大周南北闲人众多,对这种游戏之物,肯定需求甚大,若是有专门能制作,且制作出来的麻将精美好看,肯定会畅销一时的。”

        一句夸赞的话让薛姨妈和宝钗都是心情舒畅,而且薛姨妈和宝钗都能看得出冯紫英心情很好,是有为而来。

        “铿哥儿,你和宝钗说会子话,老身乏了,先过去休息了。”薛姨妈也是个明白人,自然知晓自家女儿此时想要和情郎淡出相处的心境,便主动起身想要离开。

        “婶子在也好,小侄正好也要和婶子一并说这桩事儿。”冯紫英看了一眼宝钗,宝钗似乎已经猜到了些事情,眼睛发亮,嘴唇哆嗦,饶是她自小养成沉静自如的心境,也禁不住站起身来,声音微微发颤,“冯大哥,您是说……”

        见宝钗猜到自己的来意,冯紫英也不在隐瞒,微微一笑:“婶子,宝妹妹,小侄得到较为可靠的消息,兴许就是这一二日里,朝廷可能就有旨意下来,我二伯兴许会复爵,愚兄也会尽快向朝廷礼部申请兼祧二房,若是消息敲定,小侄便会禀明母亲,来府上求婚,……”

        宝钗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狂喜和兴奋,以手捂嘴,眼圈微红,经年等待就是这一刻,“冯大哥,此事当真?”

        “若非有绝对把握,小兄岂能来向婶子和妹妹说此事?”冯紫英也起身,面带安慰的笑容,若非薛姨妈在面前,他早已经将宝钗揽入怀中,好生安慰一番了,这一年里,只怕宝钗也是辗转难眠,毕竟自己给她许下的诺言,犹如镜中月水中花,能不能成,恐怕她心里也没有半点把握,今日骤然得到此讯,如何能不惊喜万分?

        薛姨妈也被突如其来的惊喜给震懵了,起身哑着嗓子道:“铿哥儿,你此言可当真?可莫要虚言诳骗老身,更莫要让宝丫头失望,她可是受不得这等刺激,……”

        “婶婶放心,小侄是得到了确切消息,顶多就是三日内便有音讯。”忠顺王给的消息也很肯定,而且自己外放的消息也会在这一二日里敲定,朝廷肯定会将这两桩事情一并宣布,所以冯紫英很笃定,“若非如此,小侄也不敢来和婶婶与宝妹妹说此事。”

        薛姨妈身子一软,险些就要跌倒在座中,还是宝钗反应得快,赶紧上前扶住自己母亲,薛姨妈这才稳住心神,一连串的念叨阿弥陀佛,心中也是畅然无比,儿子婚事也已经敲定,现在心中最大的事情也有了着落,自家这后半辈子也再无遗憾了。

        见此情形,冯紫英也只有细细再补充,让对方内心真正落地:“此事小侄先得到了消息,所以半点都没敢拖延便来相告,只是还请婶婶和宝妹妹暂时勿对外宣扬,等到朝廷旨意下来,我还需要向礼部申请兼祧,待到程序走过,便来上门求亲。”

        薛姨妈也不是不晓事之人,自然明白冯家二房一旦复爵,兼祧之事自然就是水到渠成,但总还是走过程,而且京师中人只怕一旦得到消息,就会有无数人要打冯紫英的主意,内心却又有些担心,下意识地道:“铿哥儿,不是老身不相信你,只是……”

        “婶婶放心,小侄不敢说一言九鼎,但是也是有担待的人,便是我母亲那边,自然由我来一力处理,……”冯紫英毫不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