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己字卷 猛虎卧荒丘 第二节 麻将的妙用

己字卷 猛虎卧荒丘 第二节 麻将的妙用

        离开忠顺王府的时候,冯紫英心中笃定了许多。

        如此露骨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如果忠顺王都还不能将自己的意图转达给皇上,那这个最忠实的合作伙伴就名不副实了。

        从海通银庄创立之初,忠顺王实际上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和冯家绑定了,外界或许很多人不太明白海通银庄的价值和意义,但是冯紫英相信忠顺王和永隆帝是看得到这家银庄的未来的。

        皇室宗亲和大批北地士绅商贾们的入股,使得海通银庄从某种意义上具备了金融资本的分量,如果说在工商实业上江南早已经将北地压倒了,那么利用金融资本来扶持北地发展,顺带也能控制江南工商业的想法,现在虽然还不明显,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这种迹象很快就会显现出来。

        相比之下,江南的商业资本在这方面上就显得要迟钝和犹豫许多,当然这也有其原因,一方面工商业发达,民间资本有更多的渠道可去,另一方面作为更加强势的皇室宗亲资本进入使得江南商业资本担心自身利益会受损,所以积极性不算太高。

        这些担心都可以理解,不过冯紫英却不会等待谁,朝廷和当下的局面也不允许这样等待下去。

        尤其是海通银庄开始大规模介入登莱的港口码头、船厂和舰船建设建造之后,海通银庄和朝廷绑定的迹象也越来越明显。

        冯紫英当然清楚这种绑定有利有弊,尤其是对于一个还处于封建时代以田赋盐课为主要财政收入的王朝来说,不稳定甚至是瘠薄的财赋收入和没有预算计划的开支,使得这种银庄很容易被缺乏信誉支撑的朝廷拖垮。

        但同样利益也是巨大的,缺乏竞争对手和近乎垄断的格局,加上正处于喷薄欲发的工商业和拓殖事业可能带来的巨大机遇,也一样可能海通银庄获得巨大的收益。

        这种风险与机遇并存的时代,也就是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忠顺王虽然对于金融这一块的了解未必有多深,但是却能明白,如果银庄和朝廷绑定,只要朝廷不倒,那么这种收益始终都能得到保证,而如果朝廷真正倒了,那么银子对他这个皇帝的一母同胞来说也就毫无意义了,所以他的态度也很坚定。

        正因为如此,冯紫英也才敢很坦然的把自己的想法意图告知对方,而无需担心其他。

        一个很简单的要求而已,之前永隆帝拿捏自己不过是觉得自己有些飘了,想要打压或者敲打自己一番,但拖了这么久,尤其是面临太上皇的压力,以及自己即将下地方?    冯紫英相信永隆帝应该会很快给出一个结果才对。

        谋定而后动?    不打无准备之仗,这是冯紫英的风格。

        回到府里是?    已经是申正时分了。

        看着贾府的马车还在院子里?    冯紫英就知道一干姑娘们都还没走。

        刚踏进花厅里,便听得暖阁那边喧闹声一片?    热闹非凡。

        不出所料,一干人都围在了桌子边儿上?    正兴高采烈的玩着自己辛辛苦苦设计制作出来的新式娱乐——麻将。

        除了沈宜修外?    黛玉、湘云、探春都是当仁不让,尤二姐、宝钗、迎春和惜春却是坐在一旁观战。

        “二筒!”

        “开杠!”看见探春打出一张牌,湘云兴高采烈的拍着手,“探丫头果真是好姐姐?    不像林姐姐?    每张牌都是三思而行,一点儿都不大气!”

        林黛玉冷笑,“非得要人家打出牌来给你碰给你开杠给你胡牌才叫大气,我看那不叫大气,叫钱多人傻吧?”

        一句话把周围宝钗几女和几个丫头们都逗得哈哈大笑?    探春却是气红了脸,“林姐姐?    这牌我又不要,也挨不上?    只有打掉,刚才沈姐姐不也说?    这种牌要趁早打掉么?……”

        “沈姐姐是这么说了?    但是也说要观察?    特别是那种上下牌都断了,但是却一张未出的就要小心了,你看三筒都下了四张了,一筒也只有一张了,明显出牌就容易被人碰或者杠,……”林黛玉噘着嘴。

        冯紫英没想到这才一两日,沈宜修居然成了麻将大师?还能向这几位妹妹们传授起麻将技艺来了?

        “我想到可能会是有人碰,但我又要不起,……”探春还是不服气。

        “其实林妹妹和三妹妹说的都没错,这里边按照你冯大哥所说,就是一个几率问题,嗯,或者就是一个运气,……”沈宜修很喜欢这种热闹景象,虽然林黛玉、史湘云和探春三个丫头吵吵闹闹,但是越是这般,才越显得出亲近。

        冯紫英走进花厅时,就被沈宜修看见了,赶紧起身,“相公回来了?”

        一干姑娘们也都起身,一片莺声燕语,“冯大哥回来了。”

        “欸,欸,妹妹们就别多礼了,继续玩吧,我在一边儿都听得林妹妹和三妹妹斗嘴,云妹妹幸灾乐祸,还故意挑起战争,……”

        冯紫英的话立即引来史湘云的反驳:“冯大哥,小妹啥时候幸灾乐祸,挑起战争了?您这可是往小妹身上泼污水啊,您看看,这这输钱还是我和探丫头,沈姐姐和林姐姐赢钱,林姐姐面前铜钱都堆不下了,您还挖苦我和探丫头,太不公平了,……”

        冯紫英也是朗声大笑,“瞧瞧,这云妹妹的嘴可是从来不饶人,话一出口就必定要把人给绕进去,我啥时候挖苦三妹妹了?你这杠了三妹妹的牌,赢了三妹妹的钱,却还想和三妹妹结成统一战线?三妹妹,你能答应么?”

        冯紫英的一番话把一干人都逗得又笑了起来,连带着还有些赌气的探春也都被逗乐了,这气氛真的是让人愉悦无比。

        “冯大哥,沈姐姐说这是您自己想出来让人做出来的,你怎么会想出这样的东西?难道书里边也有这些东西?”史湘云很是不解冯紫英一个二甲进士,翰林院修撰,怎么能有这些心思来想这些,而且还格外有趣。

        “说错了,云妹妹,这也是你们那一日玩马吊牌给我的灵感,这东西其实在运河边儿上就有不少人玩儿,不过他们都是用纸图画上一些符号,很粗糙,而且远不及用这种竹木制作这么带劲儿,你们不觉得这样玩起来比纸牌更铿锵有力吗?”冯紫英笑着道:“而且玩法也更丰富,比如除了杠牌加倍外,全部都是碰牌或者三张一样的牌,这叫对对胡;又比如手中的牌都是两张一样的,最后一张单牌和别人打出来的或者你自己摸着的牌一样,也算胡牌,……”

        昨日冯紫英也只和沈宜修教授了最初级的玩牌法则,但麻将牌的玩法太过繁多,可以在日益熟练之后不断丰富,对于这些长期呆在家里的女孩子们,也不失为一个消磨时间的好方式。

        对于女孩子们来说,冯紫英的表现也是让她们大为惊讶,谁也没想到冯大哥在这上边居然还有天赋,还能创造出这样一种可供大家娱乐的方式来,这和冯大哥进士和翰林院修撰印象大大不符。

        一直到把姑娘们送走,沈宜修才回到丈夫身边,曼声道:“相公,这些妹妹们其实都挺好,妾身很希望她们能经常来府里坐一坐。”

        “那你可以经常邀请她们来啊,尤其是我外放之后,你要养身子,不宜多出门,那么请妹妹们多来坐一坐,陪你玩一玩,说说话,我想也对你的身体和心情都有好处。”冯紫英爱怜地看着妻子,“而且……”

        “而且林妹妹和薛家妹妹迟早也要和妾身成为妯娌,早一些处好关系,也能让相公放心,是不是?”沈宜修脸上露出笑容,“妾身还要多谢相公想方设法做出了这个麻将牌,能够让让大家更好地在一起休闲娱乐,这样也能化解有时候缺乏话题的尴尬。”

        “看样子宛君和几位妹妹都相处甚欢喽?”冯紫英心中也略微放心,黛玉那里不用说了,关键在于宝钗这边儿,虽然他也提前和妻子说过了,妻子也显得很大度,但是真正到了永隆帝那边重新追封之后,自己如果要和薛家订亲,没准儿还会引发一些问题来。

        “相公就放心吧,妾身知晓怎么做。”沈宜修看了一眼丈夫,似乎觉察到了丈夫一些担心,“林家妹妹和薛家妹妹都是很好相处的,林家妹妹虽然性子燥了点儿,但心地却很好,薛家妹妹就更不用说了,是个大度的性格,……”

        冯紫英没想到才接触两三回,沈宜修已经能大致揣摩出黛玉和宝钗的性子了,笑了起来,“宛君,你这么一说,我心里也就踏实了,其实我设计这麻将牌也就是希望你能和她们有一个更多相处在一起的机会,这样也免得我日后外放了你太孤单了。”

        沈宜修心中一阵甜蜜,她其实也猜到了这一点,否则以丈夫的忙碌怎么可能有闲暇来做这些,而这份情意更是让她心醉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