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一百五十六节 身份和地位

戊字卷 第一百五十六节 身份和地位

        对于冯紫英来说,他自己现在都还不确定自己未来会走向一个什么方向,这个问题他无法对人说,无论是自己几位老师,还是自己老爹。

        在他们看来,自己就该是老老实实一步一个脚印的积累资历,入阁拜相就是每个文官的终极目标,而在实现这个终极目标的过程中顺带实现自己的治政理念,当然也可以反过来,就是在职位品轶不断攀升的过程中推行自己的治政理念,最终达到作为文官职位的顶端——内阁首辅。

        这也是一个穿越者的悲哀,尤其是穿越的这时代还是以前历史书中未有过的,许多东西顶多只能作为一个借鉴参考,而且不少还得要从《红楼梦》这本书中模糊的内容来进行推断。

        所以冯紫英现在觉得自己唯一能够抢先做的就是尽最大可能性的把情报体系建立起来,一个属于自己的情报体系。

        在他看来,大周的情报体系严重落后,甚至可以是极其散乱和陈旧呆板,算起来,龙禁尉、兵部职方司、行人司、刑部以及边军和地方官府都具有某一部分的情报搜集职能,但是整个大周朝廷却没有一个真正完整成体系的情报系统。

        理论上龙禁尉对内情报收集,但是其侧重基本上都放在了对官员的腐败贪墨上去了,这本来该是都察院的职责,但是由于都察院自身力量的欠缺,更多由龙禁尉来承担前期的线索收集,而这就让龙禁尉的偏重失衡,对于真正危机大周安危的情报反而缺乏足够的精力去侦测搜集。

        兵部职方司理论上是要承担起对危及大周安全的外敌情报收集,但是职方司所涉及的职责范围太过笼统和零碎,哪怕是在萧大亨下台,张景秋和柴恪出掌兵部之后这一块工作有所重视,但是要在短时间内达到理想状态根本不可能。

        这从兵部职方司几乎对蒙古和女真乃至倭人和朝鲜方面没有取得多少高价值的情报就能看得出来。

        这种情形也可以体现在行人司上。

        行人司表面上并不涉及情报收集,但是作为对外出使的主要部门,他们经常要出使周边国家和势力,这也是了解大周周边各方势力的一个重要渠道和手段,但是鉴于行人司在这方面力量有限,尤其是行人司一般都是由举人、进士等科举出身的官员出任,便是寻常吏员也缺乏足够的情报收集培训,所以在这方面效果一样不佳。

        反倒是像辽东镇、宣府镇等边镇由于总督或者总兵官的重视,自行组建的情报刺探机构,反而取得了不少效果?    这其中也就包括辽东镇。

        虽然李成梁在一些战略决策上有所失误?    但是其在辽东组建的一支针对女真诸部和科尔沁、喀尔喀、察哈尔蒙古诸部的谍报力量还是相当发挥作用的。

        冯唐执掌辽东之后,也接受了冯紫英的建议?    不但全盘接手了这支力量?    而且还大大加强了这支力量,并将这支力量向更遥远的东海女真和朝鲜进行渗透?    以求最大限度的掌握了解整个关外各方势力的动态。

        冯紫英还帮助自己老爹在与女真和蒙古诸部往来的密切的晋商中物色人手,力求从商业这个渠道上也物建更隐蔽同时也更高效的情报力量?    这一块原来是蒙古人和女真人用于刺探和策反大周内部的主要手段和渠道?    但是现在冯紫英也要反其道而行之,一样要用同样手段来对付对方,哪怕这些晋商中可能存在双面间谍,那也一样值得。

        这些商人哪怕是充当双面间谍一样也是会理性评判形势?    看得清楚谁胜率更大?    尤其是他们的家族和家人还在大周境内时,很多时候单单是钱银就未必能让他们彻底倒向对方了。

        刑部和地方官府的刑房、巡检司等机构一样也承担着一些情报的收集,但是他们无论是从情报收集指向、积极性乃至范围上相对于龙禁尉和兵部职方司来说都更显业余,或者说缺乏这方面的专业性和主动性,这一点和地方官府职责有很大关系?    你也很难苛求他们。

        对于冯紫英来说,要建立起一个全方位的情报体系?    无疑是不现实也不可能实现的,哪怕他能得到老爹那边的全力支持和接受林如海遗留下来的资源?    也不可能。

        这只能是一方足够强大的势力才能做到。

        但老爹那边更多精力还得要应对关外住房势力,没有那么多精力来估计关内?    所以在这边?    还只能靠自己?    那么有针对性的局限于一个区域或者领域内,才是切合实际的。

        比如依托林如海遗留的资源,在扬州、金陵、苏州、杭州、宁波这一带维系原有的体系,略作收缩,以求日后有用。

        另一方面就是依托自己有意识的整合各方资源,在北地以京师倪二、辽东、山西大同、陕西榆林、山东东昌府(临清)那边的冯段沈等几家资源,先组建一个粗略的综合情报研判体系。

        这样一来,起码能够让自己在日后在地方上为官时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而有了情报体系的支持,许多事情便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出政绩也要容易许多。

        就像现在冯紫英就要求汪文言优先将倪二手中资源整合像顺天府周边的北直隶诸府发展渗透,这样等到自己无论是去保定府还是河间府或者永平府,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就能掌握本地情况,迅速融入进去。

        要建立这样一支力量和体系,除了要消耗大量银钱外,更重要的还是要有足够可用的人手,同时还要尽可能以商业营生方面的目的来掩盖一些真实意图,这同样也是一道不好做的题,好在汪文言此人手段手腕都相当老练,倒是让冯紫英放心不少。

        冯紫英很清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自己都还只能是猥琐发育,贪好女色也好,营生上捞银子也好,这些龙禁尉和都察院都不会多看你两眼,甚至搞起《今日新闻》,都能说得过去,唯独要从收集各方情报信息,就很难不让有心人起猜忌了。

        好在有曹煜《今日新闻》的掩护,许多事情,尤其是在北地这边的一些动作倒也勉强说得过去。

        毕竟《今日新闻》上几个版块所涉及的内容已经不完全局限于京师城了,开始覆盖整个顺天府,甚至向北直隶诸府波及的趋势,所以这也是冯紫英和汪文言在琢磨了几番之后才拿定的主意,有这样一个借口掩护,很多事情就要好解释得多。

        现在尤三姐的一个提醒倒是让冯紫英豁然开朗,江湖武林或许也能在这样一个体系上发挥作用,而且吴耀青在这一块上恰恰也有很大的优势。

        这个问题一直让冯紫英回到家中都还在仔细思考,以求拿出一个稳妥的策略。

        沈宜修对于丈夫能在看一场戏的时间里都能进出几趟很是好奇,不过她很好地克制了这种好奇心,从加入冯府之后,她就日益感觉到自己这位丈夫应该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绝对不像外界所说的那般只是贪花好色,也不像父亲所说的单纯只是在时政策务有着某些天赋那么简单。

        虽然丈夫也主动地和自己谈了一些事情,但是沈宜修还是觉得丈夫内心隐藏着许多秘密,这纯粹是几个月枕边人日益亲密之后的某种直觉感受。

        不过作为女人,她也只是想或许是公公在辽东独当一面可能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同时又肩负着整个冯氏家族重担,所以大概丈夫也是想要从各方面帮助公公,而不仅仅只局限于丈夫自身现有的公务,所以才会有很多隐秘的举措,这一点上自己婆婆和姨娘似乎就显得司空见惯,坦然不惊了。

        这一点上沈宜修在回家之后询问了尤三姐之后,就更映证了自家内心的某些判断。

        “这么说来,相公已经成了很多人的眼中钉?去江南的时候就遭遇过这种危险?”尤三姐并没有说是哪方面的危险,这也是冯紫英叮嘱过她的,沈宜修也没有深问,她只是关心丈夫的安危。

        “倒也没有姐姐所说的那么危险,不过姐姐应该知道,公公在辽东手握重兵,女真人和蒙古人恐怕都会注意到冯家,而爷又在江南推动开海之略,免不了也会触及到一些人得利益,所以……”

        尤三姐对于沈宜修单独把自己招来询问这些情况也有些奇怪,对方完全可以直接问爷才对。

        “妹妹可能有些奇怪吧,我现在有了身孕,也怕相公担心,所以就装作不知道好一些,不过相公可能很快就要外放为官,如妹妹所说,相公安全为大,所以我想委托妹妹跟随相公去,而我和二妹妹就留在京中,……”

        尤三姐这才明白过来,迟疑了一下,“姐姐,就我一个人跟随爷去么?”

        “那妹妹的意思……?”沈宜修皱起眉头。

        “姐姐,我觉得您可能需要和婆婆说一下了,相公可能还不太在意,或许是小妹大惊小怪,但是随着公公身份变化,相公也可能日益成为一些人的眼中钉,冯家可就只有相公一棵独苗,府里边是不是可以考虑安排一批人了来加强一下安全护卫,尤其是相公要外放的话,小妹怕我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啊。”

        尤三姐还真觉得自己有些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原来府里还有冯佐冯佑这些老手,但是随着公公去了辽东,得力人手都跟着去了,府里边这些老人就几乎没有留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