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一百四十八节 凤姐儿的异样心思

戊字卷 第一百四十八节 凤姐儿的异样心思

        这一幅场景让冯紫英也是眼花缭乱,内心也是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宛如自己回到了《红楼梦》电视剧中的某个场景,莺莺燕燕们嬉笑嗔骂,群美戏春图这句话都涌到了嘴边,但想想还是没敢说,收了回去,那有点儿唐突佳人。

        整个屋里的气氛变得格外欢快,还是一直沉默微笑的宝钗主动问话:“冯大哥今儿个怎么还来园子里了,还要平儿姐姐带路?”

        “嗯,有点儿事情要到府里,二嫂子那边的有点儿事情,顺带也要和政世叔说说话。”冯紫英很悠闲自得地坐下,早有人替他端了锦凳来,翠缕也把茶送了上来,“都说妹妹们搬了新家,所以进来看看,先去了三妹妹的秋爽斋,听说三妹妹来了云妹妹这边儿,结果过来一看诸位妹妹都在,……”

        “哦,小妹说冯大哥怎么会直接来小妹这里呢,原来是先去了探丫头那边呢。”史湘云娇媚的目光落在冯紫英身上。

        探春也听出了湘云话语里一丝隐含的深意,但这还有黛玉在面前呢,心里有些发慌和窃喜,又有些懊恼和不悦,瞪了湘云一眼,“环哥儿还在小妹屋里留了点儿东西要我转交给冯大哥,可冯大哥这一个多月来一直没有来府里,所以还放在小妹这里,眼见得环哥儿马上又要回来了,小妹得早点儿把东西给冯大哥了,免得环哥儿回来埋怨。”

        薛宝钗不动声色地睃了一眼黛玉,而黛玉则是低垂下头捧起茶杯细细品起茶来,还是岫烟最为机敏,插话道:“冯大哥难得进园子一回,不如午间就在园子用饭,小妹那边儿粗茶淡饭吃得嘴里没味了,正说去惜春妹妹那边叨扰一顿?    还约了三妹妹和云妹妹一块儿呢?    不知道宝姐姐和林妹妹意下如何?”

        其实园子里各位姑娘的饭都是荣国府这边后房厨房里统一做好送的,当然姑娘们都是提前安排丫头们去告诉厨房里柳嫂子明日的喜好?    然后厨房里便会提前备好材料?    第二日便能做出来送过去。

        所以邢岫烟所言也不过是个由头,在惜春那里吃饭也不过就是姐妹能一起小聚说说话而已。

        “嗯?    我就不去了,午间还有事。”冯紫英笑了笑?    “妹妹们尽管开心玩儿?    看妹妹们玩这马吊牌倒也有趣,赶明儿我让人做一副更有趣的玩意儿来,保管妹妹们喜欢。”

        “哦?”湘云兴趣一下子就被勾起来了,“冯大哥你还会做这等游戏?不是投壶射箭这些武人喜欢的玩意儿吧?”

        “呵呵?    当然不是?    是男女通用,妇孺皆喜之物,而且还能让心思敏捷,让妹妹们增进感情,委实是难得佳物。”

        冯紫英也是看见马吊牌才想起这般物件?    这年头好像京师城里还没有麻将这号称国粹的玩意儿,但是他在运河上已经看到过有挑夫船夫们闲来无事时候戏耍用了?    不过麻将择地耗时,船夫挑夫们更喜欢的还是掷骰子和推牌九这种更直接的方式来赌博。

        见冯紫英说得认真?    姑娘们都好奇起来,但是冯紫英却不肯多说?    只是笑着告诉姑娘们等到东西出来再给大家送过来。

        大观园之游也就到此为止?    黛玉和宝钗都在藕香榭里?    冯紫英自然就只能改日去看了,本来时间也差不多,终归是要去面对王熙凤的一堆子烂糟事儿。

        来到贾琏和王熙凤的院子里,冯紫英颇有点儿物是人非的感觉,贾琏现在基本上不怎么会这个院子了,据说已经在外边儿重新买了一个院子,大部分时间都歇在了那边,而这边也就是十天半个月或者府里边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才回来歇一回,而且都是单独住。

        这事儿在荣国府里也不是秘密了,冯紫英估计这也应该是贾瑞原本冷下去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的主要原因。

        既然琏二哥冷落了二嫂子,而那位小冯修撰好像也只是逢场作戏浅尝辄止,要不也不会一两个月都不来贾府一趟,那么就让他贾瑞来侍候二嫂子行不行?估摸着贾瑞这厮就应该是这般想的。

        对于贾琏的不归家,贾母和贾赦夫妇、贾政据说都专门把贾琏叫去骂过。

        但是贾母是真骂,贾赦夫妇是假骂,贾政是不好骂,只能劝。

        本来贾赦夫妇就看不惯王熙凤和王夫人走得太近,什么事儿都听二房的,一直不待见王熙凤,加上王熙凤只生了一个巧姐儿之后就再没有了动静,所以现在见贾琏现在有了底气,就更是明里骂,暗地里却是支持了。

        贾赦也还琢磨着好歹贾琏是嫡子,也得要有男嗣来继承长房这一脉才行,他就只有两个儿子,一个贾琏是嫡长子,还有一个庶次子贾琮,那年龄太小,现在还说不上。

        没有嫡子始终是一个问题,对哪个家族都是如此,所以现在贾琏底气也很足,他现在就是连碰都不愿意碰一下王熙凤,就是怕万一真的有了身孕,那就欠缺一个最有力的借口了。

        再说了,以他贾琏的身份和现在腰包日鼓的底气,哪里不能找两个良家女子为妾?

        只要和离了,重新选个官宦士绅人家的大家闺秀不也一样安好?

        何必要来受王熙凤这个气?

        看见蜷缩在炕上的王熙凤有些憔悴疲惫的脸,冯紫英忍不住摇头。

        好强惯了,现在却遇上这种事情,对王熙凤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羞辱和刺激。

        丈夫根本不回家,一门心思要和离,王熙凤当然不愿意,可贾琏却是态度格外坚决,甚至根本不给王熙凤任何机会,现在更是连家都懒得回,话都说不上两句。

        “琏二哥现在不回来了?”冯紫英见就像是被打断了脊梁一般失去了精气神的王熙凤,皱着眉头问道。

        “哼,他回来不回来,你会不知道?他可是端着你给他的饭碗,没有你让他去海通银庄,他能现在这么硬气?”王熙凤不无怨恨地睃了冯紫英一眼,“他现在在外边买宅子,养外室,不都是你给他的银子?”

        “凤姐儿,你这话可有些冤枉我了。他那会子要去海通银庄,我记得也和你们府里边都说过吧?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呢,去扬州干了那么久,回来你们好像也都很满意,还说琏二哥终于能走出门去做事儿了,……,我记得琏二哥还给大家买了不少礼物,大家都挺乐呵的,……”

        冯紫英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现在回京师了,这边海通银庄京师号要组建,琏二哥来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琏二哥出了大力气,京师号办得不错,我能昧着良心说做得不好,要扣他银子?再说了,现在琏二哥和忠顺王爷走得挺近,王爷也很看好他,还说要给他涨花红呢。”

        王熙凤语塞。

        的确,谁曾想到过原本窝在府里边的贾琏现在出了门儿居然这般风光起来了?

        你说人家冯紫英风光,那大家都觉得理所应当,读书厉害,科举一跃成名,而且在朝中极受皇上和内阁诸公欣赏,可你贾琏算是个什么玩意儿?

        前几年都只能窝在家里混日子,便是王熙凤随时都能压他一头,现在却突然发达了,甚至还要一副独立门户的架势摆出来,买宅子,纳妾养外室,甚至连府里边的长辈们都拿捏不住他了,这如何能让一直不太看得起贾琏的王熙凤甘心?

        见王熙凤无言以对,但脸上也是一副心有不甘的模样,冯紫英索性也就上炕,斜靠在了炕桌上的另一端,那熟练自如的架势,看得王熙凤和平儿都是一愣。

        这可是男主人的位置,平时也只能是贾琏能坐这个位置,看这架势,难道这位爷要鹊巢鸠占怎么地?

        一时间王熙凤脸红颊烫同时,也是惴惴不安,另外也有了几分异样心思。

        你贾琏不是看不上我么?这自打去了江南之后就再也不曾碰自己,那副嫌弃劲儿看得王熙凤冒火,好,现在老娘就要让你看看,有的是人看得上老娘,甚至比你贾琏强得多,你特么在外边儿纳妾养外室,老娘也能让你脑袋上绿油油!

        当然这层心思也只是从王熙凤心中一掠而过,或者说是像一颗种子在心中慢慢发芽,真要让王熙凤现在就做那等事儿,她也不敢。

        冯紫英也没想到王熙凤现在心中也有了异样心思,他之前也没意识到自己这一屁股坐上炕占了贾琏平常的位置,会让王熙凤和平儿都生出了某种异样心思。

        他只是觉得坐在这位置说话也方便,王熙凤就在旁边,隔着炕几,而平儿就在对面的椅子上坐着,挺合适的。

        嗯,怎么这情形有点儿眼熟了,环顾四周,凤姐儿,平儿,妻妾,好像一家人欸,自己忽然间变成了贾琏的身份?

        屋子里气氛似乎一下子变得有些微妙起来,说不出的那种暧昧劲儿,特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