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一百四十六节 弄春

戊字卷 第一百四十六节 弄春

        “哦?你这么看?”冯紫英颇感吃惊,“我还以为你们会觉得哪怕不嫁孙家,也应该选个普通一点儿的人家,只要真心对二妹妹好,那也就该满意了才对。”

        贾府里边不少人都不看好迎春嫁入孙家,只是这种事情轮不到他们插嘴,除了贾赦,便是贾母都没有多少话语权,但要说给自己当妾,冯紫英觉得大部分人也一样不赞同。

        好歹迎春也是贾家小姐,庶出身份虽然比较失分,但是嫁个寻常一些的人家,比如普通官宦士绅,冯紫英觉得以迎春的人才,应该是完全可行的。

        当然这里边也有一个问题,这等寻常士绅官宦人家要满足贾赦的胃口估计就有些困难,这也是一道难题。

        平儿轻轻叹了一口气,“爷,您这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啊。二姑娘虽说在府里边儿不像大姑娘和三姑娘那么受人看重,但是毕竟也是小姐,锦衣玉食,吃穿用度从未少过她的,咱们府里边也就是这两年才慢慢差了一些,前几年一样也是很风光的,寻常时日里各位姑娘从月例到日常花销都算得上是京师城里很优渥的了,这骤然要让二姑娘去一个寻常人家生活,粗茶淡饭,什么都要自家来,以前从未做过,以她的性子,真的吃得消?”

        冯紫英笑了起来,“平儿,你这话太绝对了,我看二妹妹也不像你说的那般弱不禁风,真要嫁人了,刚开始也许有些不适应,但是时间久了肯定就没问题了,再说了,也不是就嫁给那种一日三餐都无法保证的人家,我说的寻常人家那也得是官宦士绅人家,也不可能差太多的,……”

        “爷,奴婢说的自然有道理,您想想一个姑娘家如果嫁到一个陌生人家,陡然变成什么都要自己来操心做事?    还得要为一家的日常生计着忙?    您觉得二姑娘真的能行么?”平儿摇头,“若是三姑娘那性子倒是有可能?    但二姑娘奴婢觉得到那等人家去大妇?    只怕一样难过,……”

        二人正说着?    已经走到了缀锦楼的门口,迎春得到司棋的消息?    早已经面带羞涩内心喜悦地迎了出来?    “冯大哥。”

        迎春其实只比冯紫英小月份,甚至比宝钗都要略大,已经满了十七了,像她这个年龄?    论理都完全可以嫁人了?    但到现在婚事都还没有定下来,这也是比较少见的,主要原因还是贾赦的择婿标准一直看准银子。

        原本觉得孙绍祖不错,但是谁知道这半年孙绍祖似乎也不见了人影,原本想在孙绍祖身上再榨些银子出来?    也未能如愿,所以这事儿也就一直拖着了。

        “嗯?    愚兄今日有事儿来府里,得知各位妹妹都已经搬进了园子?    还从未来过各位妹妹这边儿,所以正好就让平儿带着我来看看各位妹妹居所。”冯紫英上下打量着迎春?    “那一日还没有谢过二妹妹的援手呢?    要不愚兄可就要冻僵了。”

        当着平儿的面?    冯紫英也不在意,倒是迎春吓了一大跳,下意思的瞥了一眼平儿,但见平儿没有表示,这才涨红着脸羞涩地道:“也是妹妹该做的,……”

        平儿表面上波澜不惊,但是内心却是吃惊不小,没想到二人好像还真的有私情,只是这位爷却不避讳自己,这是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还是其他原因?一时间平儿心里也有些发慌。

        倒是旁边的司棋颇为知趣儿,待到迎春把冯紫英迎入屋里,便主动拉着平儿往一边去了。

        冯紫英看了一眼司棋,这才收回目光,含笑坐下,等到司棋把茶端上来,那迎春已经紧张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妹妹坐吧,愚兄就是来看看,……”冯紫英见迎春这般模样,也有些怜惜。

        想来那孙绍祖也不知道是何等恶人,对这般敦厚老实的女子也能下得了狠手,硬生生折磨致死,就凭着这一点,冯紫英都觉得不该让惨剧重演。

        贾琏也和自己说了几回,加上元宵时候迎春给自己送来暖炉,虽说里边多半有司棋这莽丫头的撺掇,但是即便如此,能让一个大家闺秀有如此露骨的举动,也真的难为对方了。

        “小妹知道冯大哥公务繁忙,寻常时候也不敢来打扰,小妹资质驽钝,不太会说话,也比不得林妹妹、宝妹妹和三妹妹她们,……”也许是冯紫英温和可亲的态度给了迎春很大鼓励,迎春终于还是抬起头来,迎着冯紫英目光,咬着嘴唇轻声道:“哥哥兴许也和冯大哥说过了,老爷想要把小妹许给孙家,小妹是不愿意的,只是父命难违,小妹原本也死了这条心,听天由命罢了,只是……”

        没想到素来温厚胆怯的迎春居然敢和自己说这种话,冯紫英也是吃惊不小,想必也是这姑娘被关于孙绍祖的情况给嚇得太厉害,逼得一直逆来顺受的迎春也敢于去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了?

        “那一日司棋回来和小妹说,冯大哥要小妹不要担心,说冯大哥会有安排,小妹想要知道冯大哥一个答复,……,小妹也知道冯大哥现在忙于公务,只是小妹年龄渐长,而老爷又……”

        见迎春满怀希望的美眸望过来,冯紫英心中咯噔一响,果然拿不出所料,还是这司棋做的好事儿,也不知道这个小蹄子在迎春这里给迎春上了什么药,让迎春如此这般痴情?

        只是看着迎春一双桃花眼里浓情蜜意几乎要溢出来了,冯紫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迎春是这个时代的典型美女,鸭蛋脸,柳叶眉,桃花眼,悬胆鼻,樱桃嘴,肌肤白皙,颈项修长,再加上柔媚的性子,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内宅最合适的配偶,只是……

        冯紫英一时间没有说话,而迎春似乎也意识到了一点儿什么,脸色渐渐苍白起来,一双贴在小腹前的手更是扭在一起,那皓腕上淡青色的筋脉也隐约可见。

        “对不起,冯大哥,也许我……”

        “不,二妹妹,愚兄只是在考虑有些事情如何来处置才更合适,愚兄也得要顾及赦世伯的心意和面子,若是贸然挑破,赦世伯肯定会勃然大怒,甚至迁怒于妹妹,愚兄自然没什么,但是妹妹日后就是入了冯府,那今后也要经常回这边儿的,岂不是让妹妹难做?”

        冯紫英心中暗叹不已,但是处于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再拒绝,只能先行把迎春的心稳下来。

        迎春苍白的面颊骤然又像是打了一剂强心针一般,顿时红润转来,一双原本黯淡下去的桃花眸又重新活泛灵动起来,心中的喜悦几乎要溢出来,“没关系,只要冯大哥心中装着小妹这桩事儿就好,小妹信得过冯大哥,……”

        从黯淡苍白到嫣红魅人,迎春的俏靥刹那间的转换让冯紫英都觉得如冬日里百花解冻,刹然生辉,看得他都忍不住深吸一口气。

        如此美人,对自己却又情深义重,而自己的付出却又全然不对等,这种对比让冯紫英内心都有一种内疚感。

        “妹妹可要想清楚,入我府上怕是要委屈妹妹了,……”

        “小妹早就想明白了,与其去那等人家煎熬,不如和姊妹们在一起,冯大哥也是知晓小妹的性子,想必林妹妹也是容得下我的,……”说这话时,迎春脸已经红得如晚霞一般,低垂着头,嘤咛细语。

        冯紫英心中一荡,忍不住起身去牵迎春的手。

        迎春一吓,抬起头来却看见冯紫英目光灼灼的跨步过来,原本隔着一张圆桌,现在却坐在了自己身边的锦凳上,一时间惊慌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冯紫英此时也是情不自禁,一只手揽住迎春丰腴的腰肢,微微向上一抬,便将对方抱起,放在自己腿上,一只手却已经抬起迎春的下颌,“妹妹日后真的不后悔?”

        原本紧张得手足无措的樱唇听得这话,却是格外坚定,微微颔首,“绝不后悔,只要冯大哥日后多加怜惜,莫要负了小妹,小妹就心满意足了。”

        香腮如火,柔荑似玉,冯紫英先前在平儿身上勾起的欲火又有升腾的架势,只是他也知道对迎春断不能过于轻薄,只是丽人在怀,若是什么也不做,自己心里又过意不去。

        忍不住轻吻那晶莹欲滴的耳垂,那发间幽香扑鼻,让冯紫英醺然欲醉。

        迎春何曾有过这种体验,一时间天旋地转,全身酥软发烫,蜷缩在冯紫英怀中,美眸半闭,喘息不止。

        看着那星眸半闭,樱唇似火,冯紫英哪里还按耐得住,却听得背后传来“啊”一声短促的尖叫,惊得冯紫英和迎春都是一下子醒悟过来,迎春更是骇得捂着脸便跑入房中,只剩下冯紫英好整以暇的站起身来,看着一脸不敢置信的司棋和平儿。

        “走吧,平儿,去藕香榭看看林妹妹和三妹妹她们。”冯紫英没有理睬二女的惊骇表情,淡然自若地整理了一下衣衫,这才负手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