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一百三十三节 有心

戊字卷 第一百三十三节 有心

        鸳鸯大惊,想要挣扎躲闪,但她那绯红双颊面带迷离羞涩的模样更刺激了冯紫英内心先前被元春撩动的火气,索性猿臂轻舒,探手勾住鸳鸯腰肢,一把就揽了过来。

        万万没想到这位爷如此放肆大胆,鸳鸯惊得一时间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

        虽然鸳鸯对冯紫英心中颇有好感,甚至也曾幻想过待到某一日自己主动去向老祖宗恳求放出去冯府,她也知道现在贾家对冯紫英极为器重,自己若是要求去冯府,只怕像政老爷和太太还会十分支持和高兴,便是老祖宗也不会阻拦,但是若是像今日这般私下苟且,却是素来品性高洁的鸳鸯难以接受的。

        手勾住那丰润苗条的腰肢,冯紫英见鸳鸯一时间没有反应,还以为对方真的心许,更是放肆大胆,一把拉入怀中,幽香扑鼻,让冯紫英更是情火弥漫。

        这个时候鸳鸯才反应过来,猛烈地挣扎起来。

        “爷,奴婢虽是下人,却也是清白女儿身,断不会接受这般行径,……”鸳鸯话语里已经带着几分哭腔和决绝之意,挣扎了一下未能挣扎开来,便放弃了,但是那眼中清泪已经落了下来,落在了冯紫英的手背上,让冯紫英顿时清醒了许多。

        这一下子冯紫英原本高涨的欲焰倏地熄灭,冯紫英也觉得自己今日表现有些丢脸,怎么就这么急不可耐了?这可还是在贾家呢。

        缓缓地放开手,冯紫英整理了一下心思,轻声道:“对不起。”

        鸳鸯吃了一惊,再看眼前这个男人,已经松开了手,心中反倒是有些歉疚之意了。

        她见识过的这些主子们猴急贪色的多了去了,无论是贾赦还是贾琏、贾珍、贾蓉,便是贾宝玉不也是把袭人、媚人、绮霰、紫绡几个都已经给梳拢了也就梳拢了,半点名分都没有,还要几个丫头不准对外说,甚至还要避着太太,这让鸳鸯很是瞧不上。

        但能像冯紫英这样当主子的,不过就是一些轻薄举动,而且也是自己心里有些愿意的,只是不能接受这般行事罢了,却没想到能和自己道歉,进而就放手了,这是她从未遇到过的。

        见冯紫英有些失落,鸳鸯又有些不忍,红着脸小声道:“爷,奴婢……,是爷的,终归是爷的,……”

        话一出口,鸳鸯却又忍不住大羞,提着灯笼便一路小跑了出去。

        看见鸳鸯跑出去的背景,冯紫英忍不住搓脸,原来这丫头也并非对自己毫无情意,只是无法接受自己的这般粗鲁行径罢了。

        也罢,倒真是一个值得珍惜的女孩子。

        一夜无话。

        倒是一大早有人来敲门,冯紫英睡眼惺忪,起身开门,却见是鸳鸯又来了。

        冯紫英笑了起来,“怎么,知错了?”

        鸳鸯红着脸啐了一口,这才道:“老祖宗知道你在这边歇着,怕你不习惯,没人侍候,我便来替你送水洗漱,……”

        口是心非的女人,冯紫英心中暗笑,分明是昨晚觉得有点儿放不下,用这种方式来找补了,哪有贾母的贴身大丫鬟来侍候自己的道理,但他也不挑明。

        鸳鸯也带了两个小丫头来,一会子功夫便已经把一切收拾停当,打发走了两个小丫头去送早饭过来,鸳鸯才有些忸怩地替冯紫英穿衣梳头,略显生疏,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天气晴好,连带着心情似乎也好了许多。

        贾元春的跪求拜托让冯紫英上半夜没太睡好,他不是那种轻于言诺的人,但是更不是那种明知是不可为还要以卵击石的人,他自己背后也还有一大群人。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得要有足够的实力和利益预期才行,在贾府这里,女人算么?

        自己固然不愿意见到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但把自己一大家子也连带着裹进去一起哭一起悲那就更不合适了。

        思考了半个晚上,冯紫英给贾府做出的初步评估就是要想立即下车肯定不现实,还得要徐徐图之。

        你要现在就“幡然悔悟”,没准儿反手太上皇或者义忠亲王就能给你来一招反杀,因为贾家和甄家以及各种黑历史太多了,甚至包括贾赦、王熙凤、贾珍、贾蓉这些人的各种污点罪证说不定早就被龙禁尉和都察院拿着,只需要一个引子就能让你身陷囹圄。

        更何况现在永隆帝未必愿意接受你的反水,因为你没有值得他接受你投效的实力。

        其实说来说去最关键的原因就是贾家缺乏实力,真正有实力的,比如牛继宗的牛家,或者王子腾的王家,如果真心实意转身投靠永隆帝,冯紫英相信永隆帝绝对是毫不犹豫的欣然笑纳,这种双方增一减一的效果傻子都明白,立即就能让双方各自的天平砝码发生一个倾斜,而你贾家有么?

        除了一堆烂糟事儿,你能给永隆帝带来什么?还不如日后用来立威,分而食之。

        另外冯紫英还有一点也是让他拿不定主意。

        虽然他能把基本确定太上皇是不太愿意直接介入永隆帝和义忠亲王之间的博弈角力的,这种情形下义忠亲王几无翻身可能。

        元春不应当看不到这一点,起码她身后的太妃应该很清楚的知晓才对,那元春昨晚给自己的感觉是她似乎还未拿定主意,甚至只要求自己为拯救贾家出谋划策,而却没有明确提出要从太上皇——义忠亲王这一条船上脱身,甚至还有点儿首鼠两端的味道。

        这也是冯紫英一直疑惑不解的,这里多半还是有什么古怪,今日他也要打算问个明白。

        看见鸳鸯从自家院子里离开的背影,贾环不无艳羡地啧了啧嘴,“冯大哥,我感觉您都快要取代宝二哥成为咱们贾府的一号红人了,老祖宗连鸳鸯姐姐都给您派来替您打理梳洗,这可是连宝二哥都未曾有过的殊遇啊。”

        “我是客,宝玉是主人,能一样么?老太君客气,我受之有愧啊。”冯紫英随口道:“今儿个贵妃娘娘还要在府上逗留一日,你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娘娘未必待见我,我又何必去碍眼,等宝二哥和兰哥儿他们去吧。”

        贾环在青檀书院中打磨了几个月,气质还是有了一些变化,没有那么偏激和执拗了,这种环境的影响改变还是巨大的,当然你要说彻底脱胎换骨肯定不可能。

        “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环哥儿胸襟放宽阔一些。”冯紫英皱着眉头。

        “冯大哥,这贾字还真的要看落在谁身上。”贾环颇有些洒脱的意味,“其他事儿您批评我我都接受,这事儿我还是坚持我自己的态度吧。”

        看了一眼贾环,冯紫英沉声道:“你是打算要和贾家划清界限不成?”

        贾环沉吟了一阵才缓缓道:“冯大哥,您觉得我留在贾家又有何意义么?我要走的是科考文官之路,贾家是武勋出身,我还是庶子,意义有多大?在府里如果我真的考中了举人进士,会不会让很多人更觉得碍眼?既然如此,我也不想沾贾家的光,还是自个儿去搏自己的命运吧,你不也常教导我说,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么?”

        这厮,冯紫英苦笑着摇头,“也罢,既然你打定主意,我也不多劝了,不过在考中举人之前,你不可轻举妄动。”

        “冯大哥,其实我‘轻举妄动’恐怕也是府里很多人乐于见到的,您可能真的……”贾环看着冯紫英同样苦笑。

        冯紫英没想到对方居然给自己来这样一句话,但联想到贾母和王夫人,也只能无语摇头。

        二人正说着话,却见一名小丫头进来了,“冯大爷,环三爷,贵妃娘娘要趁着天气好游园子,也请二位爷一并……”

        冯紫英笑着点头起身,倒是环老三很硬气,摆摆手,“我身子不舒服,就不去了,还是冯大哥自个儿去吧,……”

        冯紫英跟着小丫鬟进了园子,却见元春早已经带着一帮妇人们上了兰舟,昨日是秉烛夜游,今日春光明媚,却正好看个明白,估计还得要为这园子里的各式建筑定名,这也是游园的主要目的。

        冯紫英走到时,兰舟刚刚启航,船上的一干妇人姑娘们都看见了冯紫英和贾赦贾政贾珍贾琏贾宝玉他们汇合,寒暄笑语,谈笑风生。

        “昨晚儿睡得可好?”贾琏靠近冯紫英一脸诡笑。

        冯紫英讶异的扬了扬眉,这厮说话怎么有些古怪味道?难道还知道了我和王熙凤之间的秘密?

        不像啊,若真是知道了那等事儿,贾琏是绝对做不出这等泰然自若的风范的。

        心里有些打鼓,但冯紫英还是不动声色:“怎么了?睡得挺好啊。”

        “二妹妹的暖炉可收到了,不可辜负二妹妹的心意啊。”贾琏话一出口,冯紫英这才舒了一口气,但贾琏另一句话又跟了上来,“没想到薛家妹妹和三妹妹也有心,紫英,莫不是薛家妹妹和三妹妹也有……”

        三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