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一百二十七节 邢岫烟(第一更求月票!)

戊字卷 第一百二十七节 邢岫烟(第一更求月票!)

        把冯紫英丢在身后紧走了几步,王熙凤才觉得自己胸中砰砰猛跳的心慢慢安稳下来。

        冯紫英那踏前一步,那身体几乎要挤压到自己身上来了,男人雄健的气息扑面而来,尤其是那似笑非笑的邪魅笑容,更是让她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搞的,以前都没有觉得,怎么地这一二次交锋下来,自己却越发有些稳不住阵脚了。

        冯紫英也不过就是十七八岁的年龄,要比自己小四五岁,怎么地这老辣深沉的劲儿让自己都有些吃不消?

        那读书厉害也就罢了,怎么连这等撒泼耍横的本事对方似乎也经历过不少似的,否则怎么应对这等事情如此游刃有余的架势?

        “奶奶,这事儿就如此了结,万一那贾瑞又找上门来,该当如何?”

        平儿也听见了冯紫英和王熙凤的对话,甚至连冯紫英对王熙凤的称呼从二嫂子变成了凤姐儿都格外注意到了。

        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平儿多少也是能品出一二的,尊重在减少,但似乎亲昵有所增加,这让平儿也有些吃不准,照理不该如此才对,但那又隐含什么意思呢?

        王熙凤内心乱糟糟的,直到平儿的问话才把她从杂乱恍惚的心境中惊醒过来。

        “了结哪有那么容易?那贾瑞是色迷心窍,对你我二人是不会惧怕的,仗着拿住了把柄,便想些龌龊勾当,不过对铿哥儿来说,只怕贾瑞就要胆怯几分了,他明后日若真是找上门来,你只管带进来,我倒是要看看我如铿哥儿那般说,他会如何应对。”

        王熙凤语气里也还是有几分不确定,但此时也只能如此了。

        “那冯大爷就没有其他后续手段?”平儿还是觉得不稳妥,那厮居然想要来轻薄自己,占自己便宜,也幸亏自己反应得快。

        “我没好问,但是我想怕是有的,至于如何做,且等几日那贾瑞再来骚扰两回,我自会找他让他给我一个说法。”王熙凤嘴巴挺硬,但是内心底气如何,就不好说了。

        王熙凤主仆二人走了,冯紫英还在原地思索了一阵,这才举步回到东厢房那边。

        被王熙凤这么一打岔,冯紫英的心情也没有那么愉悦了。

        没想到居然会被贾瑞这个厌物给偷窥了自己和王熙凤这点儿暧昧事儿,虽说这厮不太可能给自己造成多少麻烦,但是毕竟让人心里不畅然。

        尤其是这厮想要占王熙凤的便宜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轻薄平儿,自己尚未得手,竟然就有人争食儿来了,这让冯紫英感觉很不爽。

        冯紫英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有意无意的已经把自己带入了某个角色,这种主角角色心理在一览大观园之后更是得到了极大强化,似乎某些东西只要自己想要就应该属于自己,而谁要来觊觎窥视,那就是侵犯了自己的领地权。

        以前自己为什么对贾宝玉有些不太待见,似乎也有些这方面的原因,而环老三为什么颇得自己喜欢,也就是因为这家伙是个小透明儿,对自己的攻略大计毫无影响,甚至还有助益。

        而现在随着宝玉的“改邪归正”,贾政夫妇也已经把宝玉的未来放在了外边儿,黛玉宝钗的满腔情意也都放在了自己身上,这种“冲突矛盾”似乎就一下子消散了,再加上宝玉对自己越发尊敬崇拜,冯紫英觉得自己看宝玉也越发顺眼起来了。

        不就是一个未曾遭遇社会毒打的没落官二代么?谁没有过青春狂想的时代,改了就好。

        果然,正如前世中网络上充斥的那句话一样,冯紫英觉得自己还是逐渐变成了所谓当初最讨厌的人,恃强凌弱,把一个追求自由平等,鄙弃功名利禄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日趋平庸,基本当代符合主流价值观的方仲永。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啊,谁都免不了随波逐流,似乎自己很多时候都无法例外,尤其是在涉及到自身利益时,更是难以自拔。

        不过也许这对于宝玉来说,未必是坏事,截夺了他的气运,自己似乎也该承担起更多的责任来吧。

        西厢房里的嬉笑声把冯紫英从思索中拉回,东厢房他不想去了,一帮老古板,纵然又贾母这个性子活泛一些的,但有贾赦贾政夫妇在,气氛不顺。

        走到西厢房门口,就看到了一干女孩子们在炕上炕下嬉乐得不亦乐乎。

        黛玉掩着嘴倚着迎春,二女都坐在炕上轻笑,探春和湘云还在炕几的另一头撕扯推搡。

        宝钗却和惜春坐在炕上拐角头说着话,宝钗固然眉带笑意,连素来清泠淡然的惜春也多了几分温婉柔媚。

        一干丫鬟们却在炕下说着话,好不容易这么多人聚在一块儿,又没有管事的压着,可谓难得自在轻松一会子。

        还有一个有些陌生的女孩子跳入自己的眼帘。

        冯紫英有些讶异,这贾府里边似乎还没有自己不认识的女孩子吧?

        这女孩打扮明显不是丫鬟,只是抿着嘴微笑着坐在迎春的身边,却不怎么说话。

        冯紫英的身影一出现在门口,自然就博得了众人的目光。

        “冯大哥快进来,外边儿冷得慌!”一看到冯紫英,探春的动作就慢了下来,被湘云偷袭连连得手,恨得她牙痒痒,好在湘云也没有像先前那样用禄山之爪袭胸,只是在她腰间咯吱,逗得她笑颜舒展,却又落不下脸来。

        见里边都是些姑娘们,而且这么多人挤在里边也太拥挤了一些,冯紫英摆摆手,“我就不进来了,站在门口说会子话就好。”

        冯紫英目光所及,宝钗却是格外识趣,“冯大哥怕是还没见过邢姑娘吧?这是大太太家舅老爷的姑娘,去年才从苏州来的,前段时间才搬进府里来,……”

        宝钗一席话立即就让冯紫英知晓这是谁了,邢岫烟。

        见宝钗介绍自己,邢岫烟也有些紧张,早已经下了炕,福了一福,微微平复了一下心境,落落大方地道:“岫烟见过冯大哥。”

        冯紫英点点头,修眉俏眸,脸颊轮廓略瘦,很有立体感,但是却又不像二尤那般特别明显,更符合汉人女子中比较富有辨识特征的清丽雅致,那鼻梁微挺,樱唇略薄却又带着几分明净,一看就是一个甚有主见的女子。

        “嗯,早就听闻过岫烟妹妹的名字,没想到今日才见面,妙玉还多亏你照拂,……”冯紫英语气温和诚恳,也回了一礼。

        妙玉虽然没有出现在园子里,但是也曾来过府里边一两次,这已经是贾府里边心照不宣的隐秘。

        作为林如海的私生女,虽然在林如海去世之前归宗认祖,成为林如海的庶出女,也被贾家所接受,但是以妙玉冷傲孤高的性子,也不怎么和这府里边的人合得来,便是同龄的姑娘们,和妙玉有交情好的也寥寥无几。

        便是黛玉和妙玉的关系也远不及和探春、湘云、宝钗几个来得密切,只不过这层血缘关系在这里,加之林如海死前的托付,倒是让妙玉隐隐成为了这个圈子里边的一员,但却很少出现在府里边。

        “冯大哥言重了,妙玉姐姐素来葳蕤自守,小妹何曾照拂得了?倒是妙玉姐姐时常照应小妹,小妹也很感激。”邢岫烟赶紧摇头。

        妙玉虽然不太通时务,但在寺中,少有和外界往来,所以也无甚需要照拂的,岫烟也是和妙玉素淡的性子相近,加之自幼比邻而居,所以这份感情倒是十分亲近。

        邢岫烟也知道妙玉父亲已经在临终前把妙玉许给了眼前这一位作媵,不过妙玉却不肯嫁给眼前这一位,宁肯在寺中修行,便是到了京师城里也是如此,这让岫烟也有些惊讶。

        照理说这作媵虽然不比正妻,但是却也不是为妾能比的,所生子女都是能有正经八百身份的,便是嫡妻也不能随意辱骂欺凌,而冯紫英誉满京都,称得上无数女孩子的梦中情人,为何妙玉姐姐却不肯嫁给对方?

        而更让岫烟觉得好奇的是,这位冯大哥好像也对此不以为意。

        换了别人以妙玉这样的姿容才学,只怕断不肯放手,这一位居然听之任之,甚至明确表示若是妙玉不愿入冯家,只要愿意嫁人不能出家就行,其他不做强求,据说这是冯紫英对妙玉父亲林大人的承诺。

        “那样也好啊,妙玉性子孤僻冷傲,和许多人都不太合得来,倒是有妹妹这样一个知心人,也能让愚兄心里放心许多。”冯紫英若有所指地一笑,“只求她莫要一意孤行,辜负了林叔父的一番心意就好。”

        这话邢岫烟却有些不太把握得住了,究竟是指让自己劝说妙玉嫁给他呢,还是要自己劝妙玉莫要一心想要在寺中修行,在岫烟看来,只怕还是前者多一些。

        她一直不太相信对方舍得这段姻缘,妙玉虽然性子冷了一些,但是却也是一个标准的官宦女子且容貌更胜过寻常女子许多,她也听闻过冯紫英某些方面的风评,似乎是在这方面很有些喜好。

        “小妹明白了。”邢岫烟也不多言,低头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