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一百二十节 掀开一角,不堪入耳

戊字卷 第一百二十节 掀开一角,不堪入耳

        看见冯紫英凶狠的目光和狰狞的面容,王熙凤恍然间意识到眼前这个青年已经不再是那个来贾府里边大家都还要亲热的逗乐打趣地举人进士了。

        他现在不但是翰林院修撰,老爹更是蓟辽总督,丝毫不逊于自己叔父,更重要的是对方现在在朝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朝中几位重臣都对其极为期许。

        无论是顺天府还是都察院甚至龙禁尉那里,对方都有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能耐,自己现在去挑衅撩拨对方,简直就是如同羔羊在猛虎面前撩蹄子撒欢。

        自己居然还觉得自己可以倚仗叔父和荣国府的威势压得住对方,没想到人家反过来将军,问自己是不是想要把叔父乃至王家一起葬送。

        想到叔父冷峻阴狠的面容,王熙凤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再想到自己为了捞钱在顺天府那边挖空心思和顺天府推官搭上线,很是干了几笔包揽诉讼的勾当,捞了不下四千两银子,至于说冯紫英所说的放贷逼死人的事情,王熙凤自然也有耳闻,不过是那借银子的人讲银子拿去赌场里输了个精光,走投无路便把自己妻子和女儿一并发卖为奴,后来便索性投河自尽了。

        包揽诉讼的事情王熙凤自认为做得极为隐秘,却不知道冯紫英如何得知了。

        至于那逼死人命一事她虽然有些惧怕,但是毕竟自己只是借银子然后去索要银子,那人自己要去卖妻女,最后又觉得妻女与人为奴无颜见人去投河,她王熙凤也不能承担多大责任才对,只是这等事情若是被人翻出来,却要投帖子进了都察院,只怕就会有人借机要往自己叔父身上攀附了。

        若是这等事情都被叔父得知,或者被那都察院或者龙禁尉翻出来借势生事,王熙凤不敢相信自己叔父会如何对待自己。

        王熙凤思前想后这么多,其实也不过就是电光火石间,冯紫英对此女人却在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耐烦心,扭住对方绣袄衣襟,猛一推搡,将对方压在墙角上,盘扣脱落,那白花花的一大片身子顿时露了出来,惊得王熙凤忙不迭地挣扎起来,想要掩住。

        冯紫英没想到自己来这世上第一次壁咚居然用在了这女人身上,简直觉得有点儿暴殄天物的味道,只是这等时候确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铿哥儿……”

        “铿哥儿也是你能叫的么?”冯紫英目光越发凌厉,这般近距离的压迫式俯视,二人面孔几乎都要碰在一起了,鼻息呼吸可闻,“凤姐儿,我都不明白你哪来那么大的底气成日里和我作对?是不是我的宽饶大度被你视为软弱无能,还是觉得我真的是善人可欺?”

        冯紫英的一只手再度探入对方衣襟中,绣袄不断变形,冯紫英声音也变得有些火热起来,“我就不明白了,都说贾史王薛四大家号称金陵名门,怎么我看贾家、薛家乃至史家姑娘们都是温婉娴雅的大家闺秀,怎么到你身上却变成了心机狡谲蛮横无赖的泼妇了呢?难怪琏二哥都对你避之如虎,……”

        原本已经被冯紫英彻底给压制住了,甚至对冯紫英另外一只魔掌探入自己怀中肆意轻薄都只能瑟瑟忍受,王熙凤却不敢喊叫,但是听得冯紫英这一番话之后,却立即一下子猛烈挣扎起来,“铿哥儿,你少在那里喷蛆!我是泼妇?贾琏避我如虎?他也配?”

        眼见得王熙凤脸色潮红,姣好的面孔变得有些扭曲,目光却癫狂起来,冯紫英也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险些就被她挣扎开来。

        “他成日里做得那些不要脸的勾当,以为我不知道?大姑娘小媳妇儿的,只要是有几分姿色的,见到人家就骨头酥了几分,恨不能直钻入人家裙子下边去了。那鲍二媳妇千人骑万人压的,他如获至宝;多姑娘便是厨房火工十文铜钱都能上身的,他也能乐此不疲;老爷身边的秋桐,不知道陪老爷睡了几年了,他居然也能有胃口,我呸!”

        冯紫英却没想到对方挣扎反而平静下来了,甚至还有有意无意的将胸脯挺起来,方便自己行事,唬得他赶紧缩手,只是这一番话却是腌臜龌龊,不堪入耳。

        就这么一会子,冯紫英的火气已过,尤其是见到王熙凤那眼圈子红了起来,他才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做得过了,收回手来,拉开距离,却没有说话。

        “这些也就罢了,男人哪个不偷腥?便是别人的老婆自己都想要去骑一回尝尝滋味,总觉得要比自家屋里的来得香,只是那有事没事却又招些小厮进去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真以为我不知道?”王熙凤几乎是咬牙切齿了,阴寒的目光渗人的慌,“这一窝子就没一个好的,上行下效,兄终弟及,……”

        冯紫英这就尴尬了,本来是教训对方的,却没想到被对方反过来变成诉苦了,这特么算啥?

        “……,回了屋里便如死蛇一般,动也不动,就像是在外边被抽了筋髓一般,我也不知道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却摊上个这样银样镴枪头,……,真以为我没人要不成,……,若是惹恼了我,那焦大说的就莫要怪我落到我身上去了,……”

        王熙凤的口不择言让冯紫英觉得再也不能听下去了,这特么太刺激了,《红楼梦》书中那焦大所说的爬灰养小叔子,不是说秦可卿么?怎么到这里却又演变出其他新故事出来了?

        难道贾赦这厮真的也瞧上了王熙凤,而贾琏想要与王熙凤和离,也是因为贾赦的原因,这特么太乱了!

        一旁的平儿倚着墙壁险些就要蜷缩在地上了。

        眼前这一幕对她来说简直太惊吓骇人了。

        冯紫英的突然爆发,吓得她全身发僵,那一刻她甚至完全丧失了思维,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冯紫英在二奶奶身上肆虐,她想要去制止,想要喊人救命,但是却发现自己嗓子似乎被堵上了,发不出声,连脚都挪不动,尤其是冯紫英回首那凶悍的一眼往来,只把平儿险些给吓尿了。

        一直到琏二奶奶突然破罐子破碎般的爆发,又让刚刚缓过劲儿来的她吓得想要掩住耳朵不敢往下听。

        尤其是二奶娘最后那两句,几乎就是要把这个家的一切污浊黑暗的一面给挑明了,而冯大爷可是外人啊,甚至刚才还在你身上作践你呢,奶奶你怎么能这样啊?

        似乎是经过了这一番发泄,无论是冯紫英还是王熙凤都耗尽了精力和激情,变得平静了许多,二人都直接选择性的无视了平儿的存在。

        “凤姐儿,你再这么下去走钢丝,迟早是要出事儿的,即便是没有我,总归要出事儿。”冯紫英不动声色拍拍手,往后退了一步,直视对方,“至于琏二哥那边,我也不好评判你们两口子的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你们自个儿去掰扯吧。”

        “哼,男人!”王熙凤此时也恢复了些许冷静,轻哼了一声,“贾琏的事情也用不着你来操心,银样镴枪头,两兄弟都是一个样!他想干什么由他去,只要他做得出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至于我自己的事情,听天由命,真要到那一天,吃官司也很好,去狱神庙也好,我去便是!”

        冯紫英还没想到王熙凤居然还有这么光棍的时候,冷笑一声,“凤姐儿,你切莫在这里嘴硬,真要到了狱神庙里,恐怕许多事情就由不得你了,你真以为那滋味是你这等富贵人家儿女能吃得消的?还有,你就真的不怕把你二叔给拖下水?”

        王熙凤身子微微一颤,但是仍然犟嘴:“反正都这样了,又能如何?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冯紫英啼笑皆非,也不知道这疯女人在想些什么,摇摇头:“你好自为之吧,我看你们贾家这副模样,花团锦簇,气象万千,还真有点儿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意思呢,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走眼了。”

        见冯紫英举步欲走,王熙凤陡然想起什么,脸又是一红,“铿哥儿,我的东西……”

        冯紫英这才恍然大悟般,点点头:“我说了么,好事要成双,好东西要配对,我喜欢。”

        见对方如此猖狂无忌,王熙凤气得忍不住跺脚,那绣袄一边儿又脱落下来,露出大半个白腻的身子来,慌得王熙凤惊叫一声赶紧又掩上,这个时候平儿这才蹒跚着小步过去扶着王熙凤。

        直到冯紫英背影消失,王熙凤这才目光复杂地收回视线,一只手掩着绣袄,恨恨地骂道:“小蹄子,你刚才为何不过来帮忙?”

        “奶奶,先前奴婢都被吓得全身酥软动弹不得了,……”平儿带着哭腔道,眼圈儿也红了起来,“冯大爷那模样太骇人了,奴婢从未见过,我还以为他要……”

        王熙凤脸又是一红,她先前也以为对方真的就要在这里白日宣淫,糟蹋自己,也吓得魂飞魄散,还好这厮只是占了自己一些便宜罢了。

        “还不快走!”主仆二人身影也消失在夹道中。

        良久,夹道中再无声音,却见那墙角斜对面的一处布满蛛网灰尘的破门,嘎吱一声打开,一个面带兴奋舔着嘴唇的青年忍不住搓着手,似乎是在期盼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