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一百一十八节 路遇

戊字卷 第一百一十八节 路遇

        一干人说着便往前走,却见青山斜阻,绕行而过,隐隐露出一带赭黄色的矮墙,初一望去如麦浪稻林,再一看却是泥墙上皆用稻茎遮掩覆盖,凭空顿生一份归田园居的味道。

        冯紫英眼睛也是一亮,“此处布设甚好,城市中却有几分农家气息,可得名稻香居。”

        宝玉也是面色一喜,“冯大哥果然厉害,小弟尚未想到这一出,之前还琢磨是否以杏花为由,兄长却已经先想到了,倒是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就有这番意境。”

        走进一看,却见杏林环绕,外部还有桑、榆、槿、柳零散分布,一条石井栏矗立,桔槔辘轳俱全,真正有了几分农家气象。

        毫无意外,这应该就是日后李纨的居所了。

        冯紫英也懒得进去多看,便沿着一边儿就往里走,穿过石洞,走过山上盘道,池边两行垂柳,外带朱栏板桥,过桥便能看到一所清亮瓦舍,一色水磨砖墙,青瓦花堵。

        进门便是玲珑山石,逶迤蔓延,将整个房舍遮住,这造型倒是有些独特,但看到石上藤萝青苔甚多,再往里走,两边都是抄手游廊,顺着游廊步入,几间房舍连着卷棚,绿窗油壁,比前几处更见清雅。

        “冯大哥,这里却如何命名?”探春四处打量,也觉得此处甚佳,忍不住抢先问道。

        “莫若兰风蕙露,又或者蘅芷清芬,二位妹妹觉得如何?”这一回冯紫英是真的要抢一回先了,熟读《红楼梦》,他能记得的具体诗词歌赋不多,但是这蘅芜苑的提名他却是记得的,先是“兰风蕙露”,后是“蘅芷清芬”,都堪称妙语,现在自然就要归自己了。

        探春和湘云都忍不住细细品味,都觉得十分精妙。

        宝玉却是全身一震,宛若雷击,呆立当场。

        他心中刚浮起“蘅芷清芬”这个词语,却没想到冯大哥竟然已经脱口而出了,而且还给出了一个“兰风蕙露”的选择项,这二者看似不分轩轾,但是宝玉却显然更喜欢“蘅芷清芬”这一句,只是自己为何与冯大哥这般投契?

        “宝玉,你觉得如何呢?”见贾宝玉呆呆出神,冯紫英心中好笑,只怕自己这先发制人把宝玉震得不轻,这般表情也不知道是郁闷得,还是惘然若失?

        听得冯紫英问他,宝玉这才清醒过来,“冯大哥才高八斗,这两句都是极好的,不过小弟却是更喜欢蘅芷清芬这一句。”

        “哦?既然喜欢这一句,那就对出联来,想必是胸有成竹了吧?”冯紫英似笑非笑。

        “吟成豆蔻才尤艳,睡足荼蘼梦也香。”宝玉略作思索便道:“兄长,你觉得这两句如何?”

        冯紫英没有回答,而是问了湘云和探春,“二位妹妹觉得呢?”

        湘云和探春都是欢呼雀跃,今儿个终于见识到了冯大哥的真本事,信口道来,而且还直入心扉。

        那“兰风蕙露”在二女看来也是极好的,探春尤喜,而蘅芷清芬却颇得湘云的喜爱,不过宝玉这般一说,甚至连附联的两句诗都吟诵了出来,自然二女也就再无异议了。

        不过宝玉诗虽然好,但在二女看来,却不及冯大哥远甚,冯大哥这信口而出的两句才是画龙点睛,而且是龙未出,睛先到。

        看了这两处,冯紫英便心愿已了,其他各处便兴致乏乏了,沿着石径前行,一直走到正殿,但见层楼高起,青松高耸,玉兰绕砌,走到正前方,之玉石牌坊巍然耸立,估摸着这一座玉石牌坊只怕花销都不下两三万两,上边龙蟠螭护,玲珑剔透。

        冯紫英立定,沉思良久,“宝玉,这一处可有好名字?”

        宝玉迟疑了一番,“蓬莱仙境如何?”

        “不如太虚幻境。”冯紫英看着宝玉,却见对方一脸茫然,对“太虚幻境”一词毫无感觉,心中也是一动。

        只怕那一日自己再秦可卿房中的一觉,便夺了宝玉的气运了,不对,还不能叫气运,只能说是对方的桃花运吧,否则黛玉和宝钗怎么可能入怀?

        而对方连“太虚幻境”这个词语都毫无印象,也说明对方现在也真的就是一个寻常纨绔子弟了。

        只是不知道自己入梦截夺了那般气运,又会给自己的未来带来什么?又或者自己本身穿越而来,就是这般气运变化的结果?

        湘云和探春都尽皆讶然,这“蓬莱仙境”颇为出格了,”太虚幻境“却又是一个什么来头?

        见二女也是惊讶,冯紫英这才笑了起来,“不过是一个玩笑罢了。”

        这一路行来,又看了不少园舍,或蔚然清堂,或苍褐茅舍,或编花为牗,或堆石为垣,多奇花异草,更有诸般器皿案几等物件,都是些极具特色的古董,也当得起贵妃省亲这一出面子了。

        在后面冯紫英便已经失了兴趣,宝玉等人也看了出来,便主动引道而出。

        哪知尚未出园,就碰见尤氏带着秦可卿与王熙凤一道进来,显然也是来一赏园子的风光。

        冯紫英最不愿意见到的三个女人,却一下子迎头碰上。

        说不愿见自然有其道理,这尤氏对冯紫英一直不满,觉得冯紫英将其两个妹妹置为外室,大大地伤了自家颜面,好在冯紫英成亲后边将尤二尤三抬入府里,这尤氏心里疙瘩才算疏解开来,但对冯紫英印象却一直不佳。

        王熙凤自然就不说了,两个人自打几番交手之后,在大观楼的包间里王熙凤落了下手,而且被人拿住把柄,这让素来好强的她一直耿耿于怀,想要寻找机会报复回来。

        秦可卿才是冯紫英内心最为棘手的角色,虽然已经隐约猜测到了一些什么,但是这种事情素来不会看原因理由,现在这女人又出现在自己面前,稍有不慎,只怕就要被拉下水。

        “哟,铿哥儿,宝玉,你们这是看了园子了?”没等冯紫英说话,王熙凤已经阴阳怪气地把话题拿了过去,“不知道感觉如何,比起你们冯府来如何呢?”

        宝玉并不知晓王熙凤这矛头是指向冯紫英的,他只是感觉二嫂子好像语气有些不太对劲儿,却不知道端倪。

        “刚看了,冯大哥对园子是赞不绝口,嫂子你们这一行是……?”宝玉看着尤氏和蓉哥儿媳妇,不知道这一行人进园子做什么。

        宝玉并不知道这园子建起来,东府也是出了不少银子。

        尤氏虽然在宁国府里被贾珍压得说不起话,但是秦可卿在宁国府里却是一个特殊角色,贾珍和贾蓉对其都是敬而远之,而尤氏也渐渐觉察出这里边有些不对劲儿,但是又不知道内里的原委,只是觉得可能是秦可卿手腕厉害,连贾珍和贾蓉都要退让几分。

        这一回园子建好,原本尤氏是不感兴趣的,但秦可卿却是兴致高昂,所以才会有这一出。

        冯紫英并不想和王熙凤有什么冲突,他知道现在贾琏已经和王熙凤之间的关系降到了冰点,虽然现在贾琏也是每日都回去,但是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自家睡书房,要么就干脆不回去,这让王熙凤也是气得咬牙切齿,但是又找不到合适理由来。

        私下里王熙凤已经专门查探过贾琏的行踪,除了日常的应酬逢场作戏,贾琏却在外边儿并无女人,这也让王熙凤很是纳闷儿。

        但和贾琏关系的冷淡已经让王熙凤把怒火渐渐延伸到了冯紫英身上,也让王熙凤对冯紫英的态度越来越糟糕,甚至认定贾琏这般与冯紫英脱不开干系。

        冯紫英倒不是惧怕王熙凤,只是想到以前王熙凤待林黛玉甚好,而林黛玉还要在贾府生活两年,不想因为自己缘故而让黛玉受到影响,另外薛宝钗也是王熙凤表妹,日后嫁入冯家更要成为亲戚,关系过于糟糕也不是冯紫英想要见到的。

        尤氏和秦可卿自然不会向王熙凤那样懒散地随便一福就算是见礼了,还是郑重其事的行礼,冯紫英也拱手回礼。

        “铿哥儿府上妾身听说也是扩大了不少,这成了亲之后也已经独自开府了吧?”尤氏倒是笑吟吟的,“我听闻我那两个妹妹也住在一个跨院内,莫非这府上连两个院子都找不出来?”

        冯紫英没想到会遇上尤氏来挑刺儿,不过这却真不是他舍不得一个院子,而是二尤愿意住在一块儿。

        “珍大嫂子说笑了,府上虽然小了点儿,但是三五个院子也还是有的,只是二姐儿和三姐儿却愿意住在一起,我也曾专门询问过,挨着东跨院边还有一处院子,甚至可以直接连通,但二姐儿和三姐儿都是不肯,只说日后再说,现在她们愿意住在一起。”

        冯紫英说的是老实话,但是从内心来说,他也不愿意二尤分开住,现在他过去二尤那边过夜已经习惯于大被同眠一床三好,要只有尤二姐或者尤三姐一人,反而有些不太习惯了,尤其是若是只有尤三姐一人,根本不堪挞伐,最终还得要尤二姐来救驾,所以这住在一起更为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