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一百一十一节 贤妻

戊字卷 第一百一十一节 贤妻

        气氛陷入一种奇异的沉寂中,冯紫英一时间有些挠头。

        像宝钗的情况,恐怕迟早是要和沈宜修说清楚的,不可能说朝廷同意你追封袭爵二房了,你就骤然选了薛宝钗了,当然你也可以狡辩或者强词夺理说是在获知追封袭爵之后才来考虑的云云,但是谁都看得出来,以沈宜修的聪慧心性,岂能不明白?

        这京师城中想要嫁入冯府中的高门大户士绅望族女子多了去,薛宝钗的条件绝对算不上最好的一批,甚至连中上都说不上,至于说样貌脾性这些都很难拿得上台面,娶妻何曾要说样貌了?

        娶妻娶德,纳妾纳色,这是规矩,娶妻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去家世门风,因为只有优秀的家世才能培养出良好的门风,才能说得上女子品性,薛宝钗一个皇商家族女子,就算是祖上为官,那也是早已经没落了,如果不是其母是王家嫡女,只怕就真的只能算是一个商贾人家了。

        而且对于已经成亲这么久了枕边人,沈宜修岂能不知晓在冯家虽说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实际上却是丈夫自己说了算,沈宜修甚至觉得选择自己只怕都是丈夫各方打听了解过自己的情形,觉得自己合适才会答应。

        这一点冯紫英同样也心知肚明,所以他从未想过要对沈宜修隐瞒,只是觉得应当选择一个合适的时候通过合适的方式来告知对方,他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而伤了对方的心,或者引发二人之间的误会。

        他也没有那种把女人视为从属夫为妻纲的心态,虽然这种心态在这个时代普遍存在,而他也感受到正因为自己这种坦然平等的心态才让沈宜修对自己越发发自内心的敬重爱恋乃至还有一些崇拜。

        见冯紫英面色难色,似乎有有些愁眉不展,沈宜修越发好奇,她意识到自己恐怕猜对了,丈夫可能是针对今日来的几女中谋一个甚至不止一个女孩子有些意思了,林黛玉不必说,那会是谁?

        沈宜修先排除了贾惜春。

        她觉得那姑娘年龄太小了一些,不过也不一定,毕竟也是十三岁的女孩子了,要说小也不小了,在这个十四岁就可以嫁人的时代,十三岁真不算小,而且沈宜修觉得那姑娘清泠淡泊的性子没准儿就能符合自己丈夫的胃口。

        不过沈宜修知道丈夫的观点,一直认为女孩子十六岁嫁人都太早,最合适的年龄应该是十八岁以后,最好是二十岁,这和当下的风气是格格不入的。

        之前沈宜修还以为丈夫是讨好自己,毕竟自己十九岁才嫁给他,在这个时代已经是“老姑娘”了,但后来才发现丈夫是真的认同这种观点,当然丈夫也不会在外边公开提出这种观点,毕竟不符合潮流。

        所以贾惜春的可能性不大。

        其他四位姑娘都有可能,薛宝钗雍容大气,史湘云英姿飒爽,贾迎春温厚娴雅,贾探春英武而不乏妩媚,可谓人家人爱,自己丈夫的心性动心也很正常。

        但这里边沈宜修觉得理论上最可能的是贾家姐妹,毕竟这二女都是庶出女,好歹都是四大家族子女,嫡女为妾可能性太小,而庶出女儿若是给同一门第子弟为妾当然是丑闻笑话,但是贾家这种没落武勋家庭,给誉满天下的小冯修撰为妾,好像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

        只是直觉却告诉沈宜修,自己丈夫似乎对薛宝钗和史湘云都很关注,嗯,哪怕丈夫掩饰得很好,但是沈宜修却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她才会那样提醒丈夫,不要弄出事情来。

        “宛君,……”

        “嗯?”沈宜修俏皮地歪着头看着自己丈夫,炸了眨眼,嘴角微翘。

        冯紫英忍不住笑了起来,举起双手,“行了宛君,我投降,嗯,我有一些想法,……”

        “对哪位妹妹有想法?”沈宜修很高兴在这种场合下对丈夫取得优势,她很清楚丈夫对自己很尊重,对与自己的感情很珍视,所以才会不愿意用隐瞒撒谎这种手段,以免伤害自己和感情。

        “嗯,薛家妹妹。”冯紫英迟疑了一下,还是坦然说出。

        “啊?”沈宜修吃了一惊,面带不解之色,“相公,您这是……,问题是薛家妹妹怎么可能?”

        冯紫英想了一想,才慢慢把前因后果做了解释。

        他知道自己把二房追封袭爵和兼祧之事一说,肯定会让沈宜修有些不悦,但是这桩事儿迟早要曝光,自己不可能一直瞒下去。

        越早说清楚,就越好处理,起码现在自己和沈宜修还处于蜜月期,她对自己的感情和眷恋都处于最好的阶段,把问题摊开来说清楚,远胜于遮遮掩掩,日后曝光。

        沈宜修这才知道这里边居然有如此复杂的原委过程,当然冯紫英有意强调了冯家一门三房单传的特殊性。

        这一点沈宜修倒是能够理解,毕竟像冯家这种已经称得上是大周豪门望族的家族居然会只有三房单传,的确是相当危险的,否则婆婆怎么会再三强调要尽早延续香火,那等露骨的言语让沈宜修一想起就脸发烫。

        冯紫英没想到沈宜修对二房兼祧的事情并没有多少抵触,但转念一想本身沈宜修自己就是长房兼祧,真正本房还该是林黛玉的三房才是,所以对再多出一门二房来觉得能理解,反倒是对冯紫英如何选择了薛宝钗十分好奇。

        见沈宜修像一个好奇宝宝一般翻来覆去问薛宝钗的情况,冯紫英这才意识到对方与自己的关注点和兴趣点完全不在一个节奏上,自己是担心对方不满于兼祧,而对方显然更关心好奇谁来兼祧成为自己二房嫡妻。

        “这么说来薛家妹妹性子倒是很好的,也真不容易,一个人就要挑起全家重担,……”

        沈宜修不无感慨,很是佩服薛宝钗的坚韧。

        “那倒也没有那么夸张,薛家婶婶只是精力不济,宝妹妹更多的还是帮助打理和建议吧,薛家也还是有些人,只不过人丁凋零,能服众和决策就只有这孤儿寡母的,……”

        冯紫英也叹了一口气,也幸亏薛蟠现在情况要比《红楼梦》书中好得多,薛家也还没有凋敝到难以维系的地步。

        “那这桩事儿相公和太太她们说过么?”沈宜修突然问道。

        “还没有,除了宛君你以外,府里没人知晓。”冯紫英很巧妙地道:“她们只知道我和朝廷提起过这桩事情,但是朝廷并没有答应,至于兼祧之后的事儿,就更远了,……”

        “相公,如果您真的和薛家妹妹提起或者暗示过这桩事儿,妾身觉得您还是想一想办法尽早落实。”沈宜修陪着冯紫英一路漫步回了屋里,“您可能不知道一个女孩子为自己未来命运担心的日子是多么煎熬,随谈我和薛家妹妹不熟悉,但是我相信再是沉静大气的女孩子在这种事情上都不可能如她表面所能表现得那么平静。”

        冯紫英没想到倒是沈宜修反过来劝自己了,这让他很是震动。

        “相公是不是觉得有些感动?”沈宜修俏丽的面颊闪动着莹润的光泽,眉目间却更多了几分柔婉,“其实我们女孩子对自己的未来并没有太高的期盼,只希望有一个能疼爱她的丈夫和一个宽松和谐的家庭,能够安逸愉悦的相夫教子,薛家妹妹既然如你所说的那般性子,她的年龄也不小了,自然是对此翘首期盼,妾身不希望薛家妹妹也如同妾身一般拖到十八九岁才来成亲,这种煎熬太伤人了。”

        忍不住搂住沈宜修,冯紫英轻轻吻了吻沈宜修的额际,然后又捧起丽人的脸颊,朝着那烈焰红唇印了下去。

        虽然已经和丈夫同床共枕快一个月了,也慢慢适应了这边的生活习惯,但是丈夫一些亲昵的举动还是让她有些害羞和难以接受,特别是喜欢拥抱自己,亲吻自己,甚至有时候还喜欢毛手毛脚,不过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对自己的喜欢疼爱,和别家兴许有不同,但是自己这位夫君如此年轻名满天下,自然也就有些特立独行的地方。

        不过这是在屋里,沈宜修自然不会拂逆丈夫,而且丈夫这种态度显然是对自己的一种感谢和宠溺,一直到丈夫伸手来解自己衣衫,沈宜修才慌了起来。

        这等白日宣淫她是最难以适应的,而丈夫有时候兴之所至却是不管不顾。

        “相公,这还是白天,……,要不晚上吧?”沈宜修眼见得自己棉裙解开,羞得心慌意乱,冯紫英早已经一只手从腋下揽过,一只手穿过对方膝弯,“雪夜读禁书,雨中梦高唐,都说是人生一大快事,不过雪夜雨中所为,又岂能如午间嬉戏?”

        “啊?”羞得脸滚烫,沈宜修只能把身体缩在丈夫怀中,一直到丈夫把自己放在床上,才忍不住哀求道:“相公,要不你去尤氏那里,……”

        “不行,……”

        “啊,……”惊叫声中,沈宜修忙不迭地按住自己的肚兜钻入锦衾中,语气惶急中都带着几丝哭音了,“那相公你也去把门掩上,喊晴雯把门看好,千万别让太太她们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