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七十八节 王见王(完)

戊字卷 第七十八节 王见王(完)

        被牙尖嘴利的晴雯堵得说不出话来,但是紫鹃也知道像自己和晴雯这般都是十八岁的姑娘了,且不说这奴婢身份,便是真的主子开恩开释出去,却又去哪里?

        寻个穷苦人家嫁了,只怕还未必能适应那等清苦生活,好人家又有哪个看得起你一个开释出来的丫头?

        若是配个府里小子,何如跟着自家姑娘当个通房丫头?

        见紫鹃沉默不语,晴雯微微仰起头,悠悠地道:“或许外边人都羡慕我们跟着一个要当奶奶的姑娘,像府里边司棋、侍书、入画她们,敢说心里没有艳羡?可是她们何曾知晓其实我们早就没有了选择。”

        紫鹃讶然,仔细打量了一下晴雯,认真问道:“晴雯,莫非你还不愿意跟随你家姑娘嫁到冯府这边儿?你怎么想的?”

        晴雯摇了摇头,脸色有些复杂,“冯大爷这般抬爱,我岂是不知恩的人?我只是担心姑娘待我甚好,我这般跟着姑娘过去,若是大爷,若是大爷……”

        紫鹃何等机敏,立即明白过来,笑了起来,“你是担心冯大爷待你不一般,让你在你家姑娘和大爷之间难做?”

        紫鹃心里还是很为自己这个姐妹高兴的。

        毕竟晴雯刀子嘴豆腐心,而且能得到沈家小姐和冯大爷两人都喜欢,日后长房和三房之间能有这样一个人居中穿针引线,关系也要好处许多。

        但这会子她说的这事儿要说事儿也是个事儿,要说事儿也不算个事儿,关键在于你如何来处。

        一个丫头却能独得大爷欢心,哪怕这位现在是小姐日后是奶奶的沈家姑娘再是心胸宽广,只怕心里都会有些不舒服的,而且还是她带过去的丫鬟,而这个丫鬟却又是大爷“推荐”到沈府去的,这种复杂的关系日后如何来相处,只怕任何人都得要掂量一番。

        尤其是像晴雯这样一个处于弱势中的一环而又是这般率真爽利的性子,就更难了,也难怪她纠结为难。

        总不能大爷抬爱,你还不识抬举了吧?但又如何去过待她甚好甚至把她带入冯府的沈家小姐?

        要知道沈家小姐其实完全有权力不把她带入冯府去的。

        晴雯咬着嘴唇点点头,“若是因为我的原因而让大爷和姑娘起了嫌隙,我宁肯不入冯府。”

        紫鹃相信晴雯这是真心话,这个姐妹的性子她是了解的,但她还是摇摇头:“你若是不入冯府,只怕冯大爷和你家姑娘会更起嫌隙隔阂。”

        晴雯一愣,但随即就明白过来,微微叹了一口气。

        “冯大爷只怕会觉得你家姑娘日后都是长房大妇了,怎么地还对他看上的一个丫鬟如此斤斤计较,若是冯大爷对你家姑娘有了这般看法,那日后……”紫鹃摇了摇头。

        若是一个大妇被丈夫觉得和一个丫头拈酸吃醋,的确印象会大坏,今后在夫家也会很难过。

        “是啊,我如果说不愿意跟她去冯府,只怕姑娘还会觉得我是在恃宠而骄,故意拿捏呢。”晴雯苦笑。

        “所以晴雯你完全没有必要想那么多,就大大方方跟着你家姑娘过去,你都说了你家姑娘是个心善但是有主见的,想必这一点儿是看得明白的,定然不会计较这些,你呢,只需要稍稍注意一些,莫要喧宾夺主便是,……”

        紫鹃的话让晴雯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儿给她,“小蹄子,你还真当我是貂蝉昭君再生不成?还喧宾夺主了,就算是我生得比别人标致一些,那又如何能与我家小姐比?我再是不懂事儿,也知道规矩,我怕的是大爷这上边若是不那么在意,你怕也是知道,大爷在马巷胡同那边儿,东府珍大奶奶的两个妹妹被大爷养作外室,大爷都是从来不忌讳,若是在府里也是这般,……”

        紫鹃自然也知道二尤的事情,甚至自家姑娘也知道,要说那尤三还和姑娘又几分交情,不过自家姑娘从来不提,权当没这两个人,她没想到沈家姑娘也知道,“你家姑娘也知道?”

        “我都说了,大爷在这上边儿从不忌讳,所以我才怕……”晴雯咬着嘴唇纠结着。

        晴雯自然是担心冯紫英若是真的喜欢自己,待到自己跟随姑娘嫁过去,平素里多宠爱几分,一时半会儿也许没什么,时间久了,只怕姑娘的心情就未必能像现在这般平和大气了。

        紫鹃也忍不住叹口气,这冯大爷若是喜欢,谁还能说什么?谁还能拦着?便是奶奶也只能陪着笑脸故作大方或者淡然。

        他便是要在你一个丫鬟屋里多留宿两晚,换个蠢点儿的人只怕是喜不自胜,但是若是聪明的,就该明白若是没有和奶奶那边有个说法,那就不是好事儿。

        晴雯和沈家姑娘的关系不比自己和自家姑娘关系,若是冯大爷日后在自己屋里多歇一两晚,……,啊,呸,紫鹃脸颊没来由一阵烧,怎地自己跟着晴雯这小蹄子的心思转,也变得如此不知羞来了?

        晴雯还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倒是没有注意到自家姐妹这会子的突然羞臊起来。

        “晴雯,我劝你也莫要再胡思乱想了,多想无益,我觉得若是你家姑娘是个有本事的,定然能想到这些,便是冯大爷真的宠你,也能劝诫冯大爷莫要注意这些,莫不是你以为冯大爷这长房就只会有你家姑娘一个?或者只有你一个?”紫鹃想了一想才道:“你都说了冯大爷在这上边是不忌讳的,没准儿马巷胡同那两位等到你家姑娘过门入府,择个时间也是抬入府里的。”

        晴雯倒是没想到这一点,听得紫鹃这般一说,倒觉得的确有些道理,“紫鹃你说冯大爷娶了我家姑娘还要纳妾?他不是还有林姑娘么?”

        紫鹃也翻了一个白眼还给晴雯,“小蹄子,你还真以为你家姑娘和你就能独得恩宠不成?冯大爷是个啥性子的人你不都知道了么?我家姑娘要嫁冯大爷那都是两年多以后的事情了,冯府那边儿太太们还能等得起?冯家一门三房就冯大爷一个人,听说太太们都恨不能马上就能抱孙子,马巷胡同那两个我估计若不是忌惮你家姑娘尚未过门儿,没准儿肚子里也会大了,若是过了门儿,就算是马巷胡同两位不抬进冯府,太太也肯定会逼着冯家大爷纳妾的,除非……”

        “除非我家姑娘能尽快为冯家诞下子嗣?”晴雯反应过来。

        “就算是你家姑娘能生下子嗣为冯家延续香火,但以冯家现在的情形,只怕府里边太太也还是会想办法让冯大爷纳妾的,这年头一个两个可是保不准,……”紫鹃摇了摇头。

        这一番话说得晴雯也有些动摇,脑子里也越发糊涂了,不明白日后自己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见晴雯满脸纠结,紫鹃也笑了起来,“小蹄子,身在福中不知福,能得冯大爷恩宠,换了别人,人家连睡着都能笑醒,唯独你,还担心这个忧虑那个,哪有那么复杂?若真是那般,你就只管讨好你家小姐,剖心挖肺地献忠心,难道你家姑娘还能怎么你不成?”

        晴雯也被紫鹃的话给逗笑了。

        也是,现在想那么多也无济于事,自己又不可能不跟着小姐过去,过去了,以冯大爷的心思,自己铁定是逃不掉的,到时候怎么办,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两个丫头也是慢慢丢开其他心思,说些府里府外的闲话。

        “没想到林姑娘会邀请我家姑娘来大护国寺,这是我家姑娘和冯大爷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所以我家姑娘也是很高兴,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对林姑娘第一印象就好了。”晴雯看着前方二人停住脚步,也跟着止步。

        “哦,那就太好了,你家姑娘和我家姑娘若是能亲若姐妹,那日后我们当下人也能轻松许多。”紫鹃也忍不住拍手,“我最怕的就是神仙打仗凡人遭殃,若是能避免这等事情是最好不过了。”

        这边两个丫鬟说得蜜里调油,那边沈宜修和林黛玉倒是慢慢进入了温热模式。

        这么一阵说了之后,沈宜修和林黛玉之间都对对方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都很清楚未来如果不出大的意外,两个人便是一辈子都无法摆脱这妯娌关系了,无论是喜欢还是厌恶对方,都得要接受这种关系,都得要面对共享一夫这个现实。

        “妹妹也莫要羡慕姐姐,姐姐都十九了,妹妹才十四,两年后妹妹嫁过来也不过十六,到时候我们还有的是时间来当姐妹,咱们苏州人在京师城里不算多,难得遇上妹妹这样一个知情达意的,姐姐就盼着日后妹妹能多来姐姐这边走一走坐一坐,姐姐也听闻妹妹诗文出众,姐姐不才,也很想和妹妹在这上边多切磋,也算是打发时间,……”

        沈宜修这番话倒是语出至诚,在京师城里这么些年好容易遇上这样一个乡人兼“妯娌”,哪怕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但是一想到这种关系已经无法斩断摆脱,那么就还不如坦然相待,也许还能结个善缘。

        黛玉听到沈宜修这般说,也赶紧道:“姐姐太客气了,只要姐姐不嫌弃,小妹倒是想要经常来叨扰的,就怕姐姐到时候厌烦,……”

        两人握着手又是一番“姐友妹恭”,好不亲热。

        冯紫英得到消息已经是晚上了。

        对这一场王见王,他心里是有些发紧的。

        但他也知道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沈宜修都不可能把这场见面搞砸,毕竟自己和她成亲只有十来天时间了,这等时候若是弄得不愉快,那也只能是给自己和她添堵。

        云裳去了沈府,金钏儿去了荣国府,从两方获得的情况就能对今日王见王的大致情况有一个基本判断了解了。

        看样子还算不错,相敬如宾,给冯紫英的感觉似乎可以用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成语来形容,但愿吧。

        “爷就莫要担心了,晴雯都说了,沈家姑娘回去之后心情很平静,甚至也还有些高兴和期待,还欢迎日后林姑娘来府里呢,嗯,晴雯的意思是待到沈姑娘嫁过来之后,欢迎林姑娘到这边儿来。”

        云裳和金钏儿见冯紫英若有所思,都是嘴角带笑。

        可难得见到这位爷为家事儿如此表情,两位未来的奶奶见面,即便是冯紫英不吩咐,她们都会去主动打听,这等八卦故事对这些丫头们简直就是最不能忍的。

        冯紫英却是苦笑。

        他倒不完全是为这事儿担心,而是在为另一桩事儿犯愁。

        忠顺王爷今儿个来了,主要还是说海通银庄的事儿,一切顺利,大家满意,只不过顺带提到的一桩事儿让冯紫英不淡定了。

        据说太妃娘娘对冯紫英二伯病殁未能袭爵之事儿十分惋惜,因为冯紫英早已故去的二婶便是太妃的远亲。

        这个远亲的事儿冯紫英曾经听着自己父亲说起过,但是这个远亲的远实在太远,所以连自己老爹提起来的时候都是漫不经心不屑一顾。

        若是要细论起来,大概就只能算是同一个县同一个乡同一个姓,要论辈分或许能排的上,但要论亲缘,估计那起码都是十多代以前,没准儿还是蒙元时候了。

        没想到忠顺王爷居然能和自己提起这档子事儿,那冯紫英觉得肯定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这个时候要和冯家来拉关系,似乎有些太突兀了。

        这样一层远得不能再远的亲戚能说明什么?

        什么都说明不了。

        但这却是一个信号。

        不太好的信号。

        意味着冯家没准儿又会被牵扯进入想要竭力避免的一些事情中去。

        忠顺王没说太清楚,主要是这位太妃的情形有些复杂。

        冯紫英做过了解,这位太妃其实年轻时候并不算特别得宠,所以才会把幼年丧母的永隆帝和忠顺王兄弟俩抚养大,不过随着永隆帝和忠顺王成年,这位太妃随着年龄渐渐大了,反倒是日益获得元熙帝的信任了,据说义忠亲王太子位被废的重新复位,这位太妃也从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这就有些复杂了。

        起码冯紫英没看懂,或者说各种因缘巧合,这位太妃故事太离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