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七十二节 贵在真实

戊字卷 第七十二节 贵在真实

        冯紫英恍惚想起了一些,《红楼梦》书中好像就有提起过,妙玉和邢岫烟是自小长大的闺中密友,只是冯紫英也没想到会这样巧,而且还一起上京了。

        对《红楼梦》书中的邢蚰烟冯紫英没太多印象,只知道似乎评价甚高,后来好像被谁做媒与薛蝌订亲了,至于再后来,他没印象了。

        “若是太大,妹妹又怎能愚兄相遇于临清呢?”冯紫英这等时候对黛玉的感受自然是心领神会,嘴角的笑容充满了喜悦甘美,落在林黛玉眼中,心里更是甜蜜。

        “冯大哥现在也学会这等甜言蜜语了,不知道是不是和沈家姐姐相处之后的变化呢?”林黛玉突出奇招。

        “啊?”冯紫英被这一招突刺弄得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一阵才小心翼翼地道:“妹妹见过宛君了?”

        黛玉心中微微一酸,但是迅即镇静下来,见过沈宜修之后,黛玉才真正意识到了自己所需要面临的这个头号强敌。

        哪怕是在获知了沈家和冯紫英订亲之后,林黛玉都没有太多直观感受,觉得那种事情距离自己还很远,但是随着回到扬州守在父亲身边,她逐渐意识到了这种现实的真实性和紧迫性,所以从扬州回来,她就在考虑这个问题。

        如果没有特别的意外,那么自己将会和沈宜修是宗法礼仪上的妯娌,但实际上却是共有一个丈夫。

        这个共有丈夫可不比那些媵妾和外室通房丫头那等关系,像紫鹃一样,黛玉心里早就考虑过她会作为自己陪房丫头过去给冯大哥当通房丫头,甚至日后生下一儿半女都很正常,但是她永远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影响,但这个沈宜修却不一样。

        她冯大哥作为兼祧长房的嫡妻,未来生下的儿女都是嫡子女,一样要继承冯家长房的一切,同样自己如果嫁给冯大哥三房本房,那么情形会是一样的。

        正因为如此,同等身份对等地位的这种特殊格局,才会让黛玉煞费苦心。

        正当她若有所思的时候,沈家那边的帖子却送了来,这让黛玉跟感觉到了这个女子的不一般。

        所以她放弃了主动上门的想法,转而回帖邀请到护国寺一游。

        “还没有,不过她和我联系过了,小妹邀请她后日在大护国寺一游。”黛玉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看得冯紫英却是背心发凉。

        这要王见王啊!

        谁知道这两人在一起会说些什么,其他倒也罢了,若是这二人说起这诗词歌赋,那可真的就惨了,日后自己恐怕比深陷修罗场还惨,若是这相互知道自己给她们诗,这日后她们会怎么对待自己?

        只怕只会变本加厉的压榨自己,自己若是有这份本事倒也罢了,关键是没有这能耐啊,到时候该如何来应对?

        想到这里冯紫英脸色都有些僵硬起来。

        黛玉何等敏锐,一下子就看出了冯大哥脸上的不自然,讶然问道:“冯大哥,您是不希望我和沈家姐姐见面?”

        “呃,不是,这个,你们都是苏州乡人,肯定有很多话题,也会有许多共同爱好,……”脑袋里一团浆糊的冯紫英口不择言,说到爱好,立即一激灵,立即想要扯开话题,却没想到黛玉反应更快,“是啊,小没听说沈家姐姐乃是我们姑苏才女,书画双绝,小妹也正说好好请益呢。”

        冯紫英有些绝望,这可真的是作茧自缚了,早知道这幅画和诗都不该带来啊,起码不该这个时候带来。

        若是黛玉把这幅画带去“示威炫耀”,还不知道沈宜修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绝对不会是好事。

        “呃,妹妹的水准也不差才对,不过我倒是觉得妹妹若真是要和宛君见面,还是应当以亲近关系才对,……”冯紫英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他现在脑子里是嗡嗡地。

        这人家女孩子见面,自己能插上什么话?

        想要避免某些情况的发生,却又根本不知道从哪里着手,甚至给一点儿暗示可能都会适得其反。

        黛玉有些狐疑地观察着冯紫英的神色变化,她感觉到好像冯大哥并不太愿意见到自己和沈宜修见面,这顿时让她有些疑忌起来。

        “冯大哥,小没感觉您是不希望小妹和沈家姐姐见面?或者您是担心小妹和沈家姐姐见面会不愉快?”

        “不是,不是,……”冯紫英有些颓然地摇了摇头,这真没法解释,所以装逼一时爽,一直装逼一直爽,但是装不出逼那就真的是修罗场。

        “那冯大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黛玉太过敏感的心思总会让她往别处想,脸色慢慢黯淡下来,“或者冯大哥觉得小妹出现在沈家姐姐面前,有损于您的形象?”

        “哎,妹妹怎么总是往一边儿想呢?”冯紫英招架不住了,揉着太阳穴叹气,“我只是觉得,宛君会是我妻子,妹妹也会是我妻子,可是宛君和妹妹却会以妯娌的身份想见,这太别扭。”

        虽然是遮掩之语,但是确有道理,黛玉心里也是一松,抿嘴一笑,“沈家姐姐和小妹都没觉得有什么尴尬别扭,冯大哥又何必在意这个?难道冯大哥还担心沈家姐姐和小妹会有什么争执不成?”

        “不担心,不担心,宛君和妹妹都是志向高洁气度娴雅的巾帼奇女子,岂会在些许小节上斤斤计较?为兄绝对放心,你们在一起多说说多聊聊,兴许日后会更亲近,为兄很乐意见到这个情形。”

        冯紫英龇牙咧嘴地道,内心却是忐忑不安,或许这一段时间自己都不该再来黛玉这里,也不能去沈府了。

        冯紫英一离开,黛玉便问紫鹃:“紫鹃,你说冯大哥是不是听到我和沈家姐姐见面,有些紧张不自然?”

        紫鹃也觉察到了这一点,不过她当然不会轻易表态:“是有点儿,大概是冯大爷也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担心姑娘你和沈家小姐起什么纷争吧?您是未来三房奶奶,她是未来长房奶奶,妯娌俩关系能处好的可不多。”

        “比如我大舅母和二舅母?”黛玉调皮地一问,荣国府两妯娌面和心不和阖府上下都知道,黛玉当然清楚,不过这等长辈的肚皮关司可轮不到她去关心。

        紫鹃抿嘴一笑,却不应这个话题:“听说沈家小姐倒是一个和善性子,兴许能和小姐处得来呢。”

        话虽如此说,但紫鹃却也知道,这种关系要多么密切显然不可能,顶多也就是维持表面和睦就算不错了,特别是自家小姐和沈家小姐这种是兼祧两房妻子的关系,就更难了。

        不过晴雯倒也说过,沈家小姐的确很大气,也不像那些个高门大户的嫡女那样高傲难处,这倒是好事儿,而且紫鹃也没想到晴雯这丫头居然去了沈家,这显然是冯大爷安排的。

        想到这里,紫鹃脸上表情就丰富起来,黛玉看见立时就好奇起来:“紫鹃,怎么了?”

        “姑娘怕是还不知道宝二爷原来身边的晴雯去了沈家给沈家小姐当丫鬟吧?”紫鹃微笑,“这肯定是冯大爷安排的,晴雯被太太撵出府里边,我和鸳鸯、平儿都去看过她,那会儿她都病得不轻了,很糟糕,可是我们又帮不了她,能给她留了点儿银子,……”

        黛玉吃了一惊,“晴雯去了沈府给沈家姐姐当丫鬟?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晴雯被太太撵出去姑娘该知道,据说出去之后就生病,冯大爷应该是看她可怜就让她养好病之后去了沈府,不知道怎么就被沈家小姐看上了,让她跟着沈家小姐了。”紫鹃顿了顿,“奴婢也是去沈府送信的时候才知道的,但晴雯专门叮嘱奴婢,最好不要让府里人知晓,免得让冯大爷难做。”

        林黛玉立即明白过来,被自己舅母撵出去,一转眼却又去了沈家,而沈家却又和冯家结亲,甚至几个月后还可能随着沈家姐姐嫁入冯家一起回来,这让舅母知道肯定会不高兴。

        “没想到晴雯还有这个造化,这丫头牙尖嘴利倒是泼辣性子,沈家姐姐居然看上了她?”黛玉不解。

        “姑娘难道不觉得其实晴雯长得有些像姑娘么?就是性子也有些和姑娘相似哩。”紫鹃观察着黛玉神色变化。

        黛玉蹙起眉头,这个话府里边就有人说,甚至还有人说宝玉看上晴雯,就是因为晴雯长得像自己,不过她对此也不在意,但紫鹃说自己性子也有些像晴雯,就让她皱眉了。

        “没准儿冯大爷这么喜欢晴雯,就是觉得她有些像姑娘呢。”紫鹃紧接着的一句话又让黛玉眉头舒展开来,甚至还多了几分羞意和得意,“别人也许觉得姑娘性子有些不合群,但是奴婢却觉得冯大爷好像很喜欢姑娘这种性子,嗯,我记得冯大爷有一回和奴婢说,姑娘的性子就是真实,他喜欢,晴雯也有点儿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