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六十节 都是爷的人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六十节 都是爷的人

        见冯紫英似笑非笑的表情,金钏儿何等聪慧,也是关己则乱,才会被冯紫英吓住,这会子立即醒悟过来,也是脸带潮红跺脚:“爷也没有个正形,成日里来捉弄我们这些当下人的,……”

        冯紫英乐得喜笑颜开,看在几个丫头眼里更是觉得“可恶可恼”,都是瞪眼跺脚,一脸不依的模样,倒是让冯紫英领略了一番百花丛中的小儿女味道。

        “好了,爷也不逗弄你们了,平日里呢,你们总嫌爷太老成,,老气横秋,可这会子又觉得爷可恶了。”冯紫英摇着头,“所以圣人都说为小人与女子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爷该怎么办才好呢?”

        又逗得几个丫头都是埋怨不止。

        晴雯也终于能感受到了为什么金钏儿、香菱和云裳她们在冯府这边为什么这么心情愉悦了。

        以往觉得金钏儿她们到贾府这边来说起在冯府生活都是满脸幸福满满的模样,还觉得她们是在装在炫耀,但现在才来这边几天,就感觉和贾府那边完全是两样。

        事情倒是和贾府那边差不多,只是这位爷没那么讲究,关键在于这里边的气氛太好了。

        这位爷带下人亲近但是却不纵容,金钏儿、香菱和云裳她们也是极守规矩的,像这样爷和下人之间的嬉笑打闹,宝玉好像也有,但是是那种毫无原则的放任,而这一位却是发自内心的爱护和关心。

        至于说这位爷的担当和责任心,就根本不是宝玉那种人能相提并论的了。

        “嗯,爷说了,你们都是爷的人,难道还会允许别人来作践你们不成,晴雯也一样!”冯紫英大大咧咧地道:“晴雯过去了,也就跟着未来的大奶奶,半年过后也就嫁过来,所以也莫要记挂爷,……”

        一句话把其他几女都逗笑了起来,目光里都戏谑地看着晴雯,晴雯也是脸通红,但是却勇敢地迎着冯紫英:“怎么能不记挂爷?不过奶奶要嫁过来自然是要和爷一体的,晴雯在那边把奶奶侍候好,自然也就是把爷侍候好了。”

        “嗯,晴雯说得好有道理,爷竟然无言以对。”冯紫英收敛起笑容,正色道:“爷喜欢听你这话,爷也相信你是守规矩的人,奶奶那边书香门第出身,性子也和善,你也无需担心,我也和她交待了,你只管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但还是那句话,终归到底,你和她们一样,都是爷的人!”

        最后一句意味深长,晴雯心中也是一颤,却是咬着嘴唇沉声道:“晴雯一生一世都是爷的人,下辈子也是爷的人。”

        听得这个俏丫头炽热无比的言语,冯紫英内心也是美得醉了,能征服一个女人的心,比战场上获胜所带来的的快感不遑多让,尤其是像晴雯这样历经风雨桀骜泼辣的女孩子。

        “金钏儿,今儿个咱们庆贺一下,庆贺晴雯身子大好了,也庆贺玉钏儿归来了,咱们就在屋里喝一回酒,热闹热闹,你去厨房里吩咐一声,准备点儿菜,你自个儿也要下厨给爷露一手!爷有赏!”

        屋子里顿时欢呼起来。

        平素里都是不准吃酒的,虽然这年头女儿们喝的酒在冯紫英看来不过就是些像醪糟汁儿,但是这没酒的味道意境就是不一样,有了酒,那气氛就截然不同了。

        几个丫头陆续来到冯府这么久,还没有多少机会喝酒,便是偶尔偷偷嘴喝一口,那也都是解解馋而已。

        冯府里边酒自然是不缺的,冯紫英这一开戒,自然是让几个丫头都是兴奋无比。

        冯紫英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也变得和《红楼梦》书中的贾宝玉一般,也要在自己远离搞起这种家宴来了,不过这种气氛滋味都让他很满意。

        圆桌这么一摆开,几个丫头也都忙乎起来,就连晴雯也都穿好衣衫来帮忙。

        冯府经过这一年多的整饬,加上将周邻两处院子和后边的烂房子都买了下来,拆的拆了,挖的挖了,便陆续再开始重修和修缮,到目前也已经初具规模。

        尤其是那长房院子已经大体落成,整个院落比这边老院子都还要大一些。

        原本冯紫英的意思是觉得那边长房院子这么大,自家就是两个人咋加上丫鬟奴仆也不过十来个人,哪里用得上这么大?便是那大伯的妾室现在也是觉得住在这边儿更方便。

        但段氏却不同意。

        在她看来,冯紫英既然是兼祧,那就得要按照规矩来,三房都得要分开。

        这长房院子建起来了,那就是长房的,儿子娶了妻就该去那边住着。

        若是两三年后三房这边林氏女也嫁过来了,三房这边也自然就要按照规模修缮起来,也不能弱了。

        老娘的心思冯紫英自然无法违逆,也只能由着对方去,只是这偌大一个长房三进院子,就住那么一二十人,未免也太冷清了,索性那边院子和三房院子这边也是连着的,还有小门相通,倒也方便。

        现在冯紫英也还住在自家老院子里,只不过在扩大过后也比原来大了不少。

        按照段氏的想法,等到冯紫英年底成亲之后搬到隔壁长房大院去了,那么三房这边也就差不多该拆掉一部分开始重建了,总得要让三房这边的院子不输于长房才是。

        这种心思也让冯紫英很无语。

        算来算去这三房长辈也都只有这么区区几人,要论实在的至亲,自己也只有母亲和姨娘二人加上不在京中的老爹,哪里需要分得这么清?

        但老娘所言也有道理,既然朝廷封爵,礼部也批准了兼祧,那便是须得要按照规制来,莫要坏了规矩落人话柄。

        玉钏儿去吧院子门插上,整个内院里也就只剩下冯紫英她们六个人,也不怕太太那边院子里来人查夜。

        反正真要有啥事儿也有爷扛着,一干丫头们也是格外兴奋放纵。

        眼见着这一样样菜肴摆上来,几壶酒也端了上来,冯紫英也招呼大家坐定,定好行酒规则,便吃将起来。

        这行酒规则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击鼓传花,行令者蒙眼,以箸击碗,箸停,花在谁手上,谁便罚酒一盅,或者吟诗一首。

        冯紫英还从未和这几个丫头们如此放松地高乐,以往人太少,今儿个晴雯也在,玉钏儿也回来了,五个丫头加上自己,也就能凑合了。

        只是这等场合,冯紫英哪里玩得过这几个联起手来的丫头?

        那作为花的汗巾子随时都能落到冯紫英手上要么饮酒,要么就吟诗。

        冯紫英哪里敢吟诗,自己肚里这点儿货色,那都是要等到关键时候才能用的,这个时候用了,日后遇到“险情”,便难以派上用场了。

        饶是冯紫英对这等女儿酒免疫,也还是经不住这般反复“摧残”,后来还是云裳稍稍放水,这让冯紫英算是松了一口气。

        一觉醒来,身边幽香扑鼻,却是只穿了小衣的云裳依偎在旁,神清气爽,便于大快朵颐,只是手一探,才发现小衣下居然垫着棉布。

        冯紫英愕然,却见早已醒来的云裳却是红着脸满是遗憾,“爷,真是不巧,昨晚云裳天癸便来了,要不奴婢去让香菱来,金钏儿好像也来了,……”

        冯紫英仰天长叹,这云裳还想还真的是和自己不对路啊,自己还念着挂着舍不得,到关键时候却是这般。

        只是见云裳那惴惴不安和遗憾的神色,冯紫英心中反倒是豁然开朗,左右都是自己的人,又何必纠结于这一会儿?

        摇了摇头,索性就直接把云裳揽入怀中,感受到玉人在怀香气馥郁的美好,那对盈盈可握的玉笋却也能作聊可安慰了。

        ******

        汪文言一行人来到京师城时,已经是八月了。

        扬州城那边的事情已经基本上理顺,能交的也都分别交给了段喜贵和范景文他们。

        这是两类资源,商业和人脉这一块的,自然都要交给段喜贵,而有些对中书科有用的,冯紫英也不吝交给范景文、贺逢圣他们。

        汪文言、吴耀青、曹煜,再加上一个钱桂生,这算是林如海当年的核心班底,基本上都带了过来。

        汪文言原来是对官面上的事情并负责揽总,吴耀青负责三教九流江湖场面的事务,主要职责是情报的收集,为都转运盐使司衙门在盐引发放和盐的生产分配提供情报,而曹煜则是负责整理和汇总。

        至于钱桂生,他的作用比较特殊,更多的是对盐课银子的收入进出作一个补账,也就是负责各类钱银的出入,包括哪些公开和隐秘的。

        他和扬州城的钱庄银铺乃至南直隶、湖广、江西的这些行业以及盐商们之间的商业往来都是知之甚详,而且关系密切。

        可以说对林如海来说,除了汪文言就是钱桂生,这二人才算是林如海的真正心腹,而吴耀青虽然涉及面广,但是毕竟盐务所涉及的事务相对狭窄,反而让吴耀青的许多本事发挥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