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五十九节 戏弄,其乐融融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五十九节 戏弄,其乐融融

        探春和贾环走了,冯紫英却是有些唏嘘。

        难怪倪二也通过尤二姐给自己带话递信儿,这贾府里边的利益争夺和矛盾居然都已经激化到了这种程度了。

        要说贾政对自己兄长从中捞一把一无所知,冯紫英不相信,但是贾政也很无奈,许多事情他也顾不过来,总不能让外人来掌管,所以最终许多事情还是得交给兄长去做,只能希望自己兄长能够稍微克制一些,不要过分。

        赖氏兄弟大概也早就瞅着这样一波机会了,没想到却被贾赦带着贾珍、贾蓉与倪二搭上了线,一下子就把这能挣钱的事儿卷走大半,自然是不服气的。

        只是赖氏兄弟再怎么也是奴才,要和贾赦、贾珍他们斗,恐怕还力有未逮,这里边多半还有些什么才对。

        只不过冯紫英不是局内人,一时间看不穿,当然他也没那么多精力去管这些破事儿。

        现在居然要把探春都拉进去了,冯紫英自然不会不管,但他也只是希望探春非到万不得已不要去踩这趟浑水。

        “爷,玉钏儿回来了。”云裳乐滋滋地跑来道。

        “哦,她一个人回来的?”冯紫英站起身来,“人呢?”

        “她去看晴雯去了。”云裳一边替冯紫英收拾书房的书本物件,一边道:“玉钏儿和晴雯也挺熟的。她一个人回来的,妙玉姑娘回了牟尼院和她师傅住在一块儿了,所以就打发玉钏儿回来了。另外和她一块儿进京的还有一家三口,据说是妙玉姑娘最要好最亲近的朋友一家人。”

        “哦,妙玉回了牟尼院,和净缘师太在一起了?”冯紫英没想到妙玉最终还是选择了重回她师傅那里,看样子她这一趟效果不佳,并没有能真正让妙玉解开心结。

        “是的,听玉钏儿说她师傅也不太愿意让她重新会佛门,让她好好考虑,但是妙玉姑娘始终不肯答应,最终她师傅也犟不过她,也只能让她暂时在牟尼院里静修,说她迟早要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姻缘。”

        云裳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冯紫英表情,却见冯紫英并没有太大的举动。

        “那就由她去吧,反正她也知道贾家冯家在京师城的情况,她若是觉得那样的生活是最适合她的,那就看他自己的决定了。”冯紫英为其盖棺定论。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冯紫英受了林如海的委托,愿意为妙玉提供一个优渥的生活环境,但如果妙玉固执己见,他也不会勉强。

        在他看来,像妙玉这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女子,真的身居佛门也未必是坏事,否则一旦失去庇护沦入社会,只怕受到的挫折毒打会更让她觉得绝望。

        所以一辈子呆在佛门中清心养性,也未尝不可,至少不必面对世间种种烦扰,当然佛门中只怕烦扰也不会少。

        “走吧,我也去看看晴雯,她身子应该大好了吧?”冯紫英起身,随口问道。

        “好多了,估计再休息几日就能完全恢复了,拿晴雯自己的话来说,她觉得这几日在府里的生活怕是她有记忆的日子里最美好的了。”云裳由衷地道:“她一直在说多谢爷的看顾。”

        “不怕爷觊觎她的身子美色了?”冯紫英笑着道。

        云裳和晴雯素来交好,来往很密切,以前晴雯就觉得冯紫英对自己特别,就是贪图自己身子,这些意思免不了也在云裳面前流露过。

        云裳也竭力为冯紫英辩解,觉得如果冯紫英要真心想要晴雯,向贾府索要就是,哪里用得着这般心思?

        所以为此还向专门冯紫英求证过,弄得冯紫英都有些尴尬。

        他能说最初他真的就是贪图晴雯的美色身子么?

        “爷若是看上了她,喜欢她,那也是看得起她,她只有高兴幸运,如何会有其他念想?”云裳也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咱们当奴婢的,这一辈子求个什么?不就是求一个能喜欢自己疼爱自己怜惜自己的主子么?晴雯若是能得爷的恩宠,那也是她命好。”

        这宿命主义论也太浓名了,不过我喜欢,冯紫英忍不住抬手捏住云裳日渐丰润的下颌,“爷怎么感觉听到的是说晴雯,其实却是云裳的自怨自艾呢?”

        面对冯紫英的侵袭,云裳却没有挣扎摆脱,反而目光炽热地望向冯紫英,然后又低垂下头:“奴婢的心思爷都知道,奴婢不图其他,……”

        自家小云裳真的不小了,还是有些吃醋了,每日看见金钏儿和香菱轮番侍寝,却没有她的份儿,内心有些不安全感也很正常。

        冯紫英抬起云裳的下巴,晶润的唇瓣殷红似火,哪里还能忍得住,立时压了下去,一双手索性就把云裳搂入怀中,恣意享用了一番。

        等到云裳娇颜似火气喘吁吁的从冯紫英魔掌中挣脱出来时,忍不住埋怨道:“爷也不分个地方时候,这里是书房诶。”

        “爷言出法随,自家地盘上,难道还不能为所欲为?”冯紫英笑嘻嘻地舒展了一下身体。

        虽然不及于乱,但是这份手眼温存,也足以让云裳心中安稳不少了。

        云裳原本有些气恼,但是却又展颜一笑,“爷这会儿才像一个十七岁的人,要不我们都觉得也像是三十岁的老爷了。”

        冯紫英怔了一怔,觉得云裳这话好像不无道理啊。

        自己穿越之后来的心理年龄无时不刻不再提醒自己,需要像一个四十岁男人一样理性成熟,但实际上自己才是一个十七岁的青年啊。

        这等年轻不本该就是恣意妄行充满青春激情的时候么?

        难怪方有度和王应熊都说,跟着自己都会下意识的变得稳重老练起来,这固然是一种夸赞,但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显得太过早熟了。

        也许自己可以表现得更狂放恣意一些,不必太过于拘泥太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年轻有犯错误的资本嘛。

        拉着云裳到了晴雯的房间,晴雯虽然还坐在炕上,但是已经不再像前几日那般还有些病态了。

        尖瘦的面颊丰润了许多,气色更是白里透红,眉目间的灵动妖娆气息开始重现,那个牙尖嘴利娇辣妖娆的模样又重新回来了。

        见冯紫英进来,晴雯赶紧起身要下地来拜谢,却被冯紫英制止:“莫要下地,你还没有大好,再好生将养几日,你的去处我也替你寻好了,所以你心里也莫要在牵挂这事儿。”

        “啊?”满室皆惊。

        冯紫英回来之后也没说沈家那边的事儿,包括金钏儿、云裳和晴雯心中都还一直惦记这这事儿,她们都知道晴雯不能一只留在冯府,再怎么也要给贾府那边留几分颜面,但是去哪里,都以为是要去马巷胡同那边,让晴雯去侍候冯紫英养的两位外室。

        但今日冯紫英这样郑重其事的提出来,大家就应该是猜错了。

        晴雯定了定神,最终还是披衣下地,福了一福,“爷要把奴婢送到哪里去?”

        见晴雯和其他几女都有些受惊过甚的样子,冯紫英也觉得自己这故弄玄虚是不是有些过了,赶紧摆手,“上床去,别凉着。我昨日去了沈府,和沈家那边说了,嗯,你日后就跟着未来的大奶奶,她也听说了你的事儿,对你很感兴趣呢,说等你身子好了便过去,她也想好好看见你,还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俊秀人物能让爷和寿王两人大打出手闹得满城风雨呢,……”

        冯紫英忍不住哈哈大笑,却见晴雯脸色越发苍白,知道对方误会了,这才笑着道:“爷把事情前因后果都和她说了,她也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神秘吓人,挺亲和一个人,性子很好,晴雯你就放心过去,不会受冷遇的。只不过估计你大奶奶肯定会问你很多,嗯,包括我们府上的许多事情,你日后就是她的人了,但是也不能出卖我们这边的秘密啊,金钏儿,香菱,云裳,玉钏儿,你们说是不是?”

        晴雯脸色由白转红,忍不住娇嗔跺脚:“爷还有兴致来戏弄我们,奴婢心里都吓死了。”

        “呵呵,吓什么吓,为此事儿爷也是煞费苦心,还为此专门跑一趟去见你们未来的大奶奶,也容易么?知道这主动上门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爷向她服软了,……”冯紫英信口胡诌,把几个丫头蒙的一愣一愣的。

        “爷,那如何是好?”金钏儿她们当丫头的自然不清楚这高门大户之间婚姻的细节,还真的以为是如此。

        “是啊,可是为了你们几个丫头将来不被大奶奶穿小鞋,爷也只有硬着头皮上门负荆请罪说好话,让她日后能好好待你们了。”

        冯紫英见几个丫头都是惊疑不定的模样,尤其是金钏儿和香菱更是小脸都白了,这两丫头都是被自己梳拢了,大概是觉得若是被未来奶奶知晓此事,担心要“另眼相看”了。

        倒是云裳最先反应过来,仔细观察冯紫英的表情,突然道:“爷这是在糊弄吓唬我们吧?你是去和奶奶谈晴雯的事儿,怎么又扯到我们几个头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