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五十八节 探春崛起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五十八节 探春崛起

        府里边都听说了,大老爷是打算把二姑娘许给那经常来府里的孙绍祖,这让整个府里上下都是震惊不已。

        那孙绍祖府里人见过的不少,貌丑人粗不说,两次来府上都是喝得酩酊大醉,醉后险些把一名丫鬟给奸了,而且听闻说此人人品卑劣,贪财好利,这一点上倒是和大老爷有些相似。

        当然这也只是传言,但即便是传言也让府里边几位姑娘心里有些不踏实,尤其是探春和惜春二女。

        谁不担心自己的命运也和迎春一样?若是嫁一个这等粗陋卑劣不堪的军汉,只怕一辈子就有得苦头吃了。

        探春也是竖起耳朵,想要听一听冯紫英如何来回答这个问题。

        “环哥儿,我说了,这种事情要等待时机,若是只想把你三姐姐纳妾回冯家,我相信虽然政世叔和婶婶有些反对,但若是我下一番工夫,也是能做到的,但是这样做却不是我想要的,你明白么?”

        冯紫英平静地回答让贾环和探春都是既感到欣慰,又有些遗憾,这个时机究竟是什么时机?

        “那冯大哥你说的这个时机,究竟是什么时候?还有你也说了三姐姐是庶出,我知道像你这现在这等身份肯定不可能娶三姐姐,而且你也已经订亲了,那如何来解决这一点?”

        环老三还真是坚执,看样子也是要替探春寻到一个答案,只可惜冯紫英无法回答这个答案,而且探春就在门外,便是说谎他都不敢,只能用这等模棱两可的话语来糊弄,因为连他自己现在都还没想出什么好的法子来解决这道难题。

        见冯紫英始终不愿意就这个问题做出明确回答,贾环也知道自己有些强人所难了,只能黯然地低头不再多说。

        冯紫英倒是有些欣赏贾环的这份心思,起码这个人不虚伪,自己所珍视的便要去问个究竟,哪怕是明知道自己不太好回答,仍然还是执着地反复询问,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所以当和探春单独相处的时候,冯紫英也是对贾环赞不绝口。

        “冯大哥你也莫要太夸赞他了,他性子本来就有些执拗,若是你还这般鼓励支持,小妹怕他去了书院之后一旦受了挫折,会不会一蹶不振?”

        探春对贾环能去青檀书院也是喜出望外,但又怕青檀书院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学子,贾环进去之后恐怕连泯然众人都做不到,甚至可能就是里边的下驷了。

        以贾环性子如果发现自己如此努力,都还是居于下游,能不能接受这种巨大的变化反差?

        “三妹妹也太小瞧环哥儿了,他没宝玉那么脆弱,这和他在府里边这么多年的环境也有关,何况书院里那些学子的表现也是人家苦读出来的,环哥儿若是不服气,那就比人家更努力更刻苦赶上去啊,既然有路可走,他又有什么想不通无法接受的?”

        被冯紫英这一反驳,探春倒是心里踏实许多。

        对方说得没错,环哥儿在贾府里边被宝玉压着,那是没法子,宝玉是嫡出,环哥儿是庶出,这种出身无法改变,无论你如何努力,都是这样,但是在书院里,你觉得人家本事压你一头了,那你加倍努力学习追回来就是了。

        最终大家都是要在秋闱春闱上来见分晓的,那里不看出身不看样貌,就凭真材实料,这样你都比不过人家,那你就得认输。

        “嗯,对了,先前听环哥儿说宝玉有点儿大彻大悟了?”

        冯紫英话语里调侃的口吻让探春忍不住白了一眼对方,这分明就是有些不信嘛。

        少女娇俏顽皮的白眼却让冯紫英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而探春的这种妩媚活泼表情更是有点儿直击人心的冲动。

        “冯大哥切莫用这样的口气在老爷太太面前说,宝二哥在屋里休息了一段时间,可能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尤其是这段时间看到老爷忙碌清瘦了不少,而琏二哥又不在,赖家的又在老爷面前检举东府里的人在修园子的事情上贪污钱财,老爷一过问,大老爷又不高兴,认为是信不过他,要撂挑子,弄得老爷焦头烂额,精疲力竭,……”

        探春叹了一口气,“府里缺一个能顶梁的爷,的确就有些运转不灵了,原来琏二哥在还不觉得,现在琏二哥一走,就一下子露馅了。”

        “不是还有琏二嫂子么?”冯紫英随口问道。

        “不知道是哪个嚼舌头的,府里瑞大爷和东府蓉哥儿多来了琏二嫂子那里两趟,也是说修园子的事儿,就有人说瑞大爷和蓉哥儿与琏二嫂子闲话,所以琏二嫂子一赌气也不愿意管了,还是太太多番劝慰,才没有撂挑子,所以……”

        探春没有说琏二嫂子其实也找了她,想要让她帮着管一管账,她有些意动,但是还是没有答应,今儿个她也想问问冯大哥的意思。

        “哦?二嫂子也怕人家说闲话?”冯紫英笑了起来,“她那等泼辣的性子,老太君不都说她是破落户么?还怕这个?”

        探春迟疑了一下,“冯大哥,琏二哥这么久来一直不在府里,听说是帮您做银庄的事儿,但是府里也有人说琏二哥在外边有人了,所以要和二嫂子和离,二嫂子不答应,……”

        “啊?有这等事情?”冯紫英真的吃了一惊,这贾琏居然不声不响搞出这么大的幺蛾子来?

        “嗯,小妹也是只听到只言片语,也不知道是府里那些嚼舌头的胡说八道,还是真有此事,但是琏二哥现在很少和二嫂子走在一块儿,我听平儿说,现在琏二哥回来基本上都是独自在书房里睡,二嫂子和他在冷战呢,……”

        说这些人家的闺中私事,探春也有些脸发烧,但阖府上下都能看得出来现在琏二哥只听冯大哥的话,甚至连大老爷都支持琏二哥跟着冯大哥去做事,所以这等事情若是想要解决,恐怕还得要眼前这一位发话才行。

        冯紫英挠了挠头,贾琏没和他说这事儿,但是他却知道贾琏早就有此心。

        王熙凤的强势霸道让贾琏一直觉得憋屈,但是王家现在本来就比贾家更有地位,王子腾的身份更不是贾赦贾政能比的,纵然贾元春进宫当了贵妃,但是其母也是王家人,而且老祖宗也更信任王熙凤,所以贾琏也明白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以前也就罢了,贾琏只能憋着,但是现在扬州一行,豁然开朗,贾琏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靠着贾府王府这些也能自己闯出一条道来,哪里需要仰人鼻息,哪里需要瞻前顾后?

        现在贾琏在外边做事儿,而且是身份尊崇,生活优裕,每个月除了薪俸,还有一些属于银庄的公中花销,可以说这等生活对贾琏这种大家出身的公子哥儿是最适合的,也难怪他乐不思蜀,甚至生出了要彻底摆脱王熙凤控制的心思。

        “这事儿我也才知道,琏二哥是在帮我做银庄的事儿,因为比较紧急,所以琏二哥基本上心思都在那边儿上,我没太多精力来顾及,等到他那边忙得差不多了,他们夫妻俩这段时间过了,也许就会和好了吧?”

        冯紫英只能先应付着,却不敢打包票。

        贾琏受压抑已久,而且又在扬州纳妾,那等扬州瘦马,人家培养出来就是专门用来讨好男人的,贾琏哪见过这等阵仗,自然被迷得三魂五道的,但要说到过日子,这等扬州瘦马就未必能行了。

        不过尝过了这等滋味的贾琏恐怕还真的就会生出和王熙凤和离的想法了,纵然不可能把扬州瘦马变成正妻,但是他也可以娶一个小家碧玉为妻,也胜过在屋里受气。

        探春不以为然,摇头:“冯大哥,恐怕没那么简单,二嫂子本来就因为这事儿弄得心烦意乱,加上外边又说闲话,所以才不肯管府里的事儿了,就怕让琏二哥那边心里更堵,日后更难和好,前日里她来找到小妹,说她身子这段时间不好,想要让大嫂子来管府里的事儿,但觉得大嫂子性子太软和,所以想让小妹去协助大嫂子,您觉得小妹……”

        冯紫英也没想到自己的到来,还引发了贾府的这等风波,甚至要推动探丫头提前在贾府“上岗”?

        沉吟了一阵,冯紫英觉得恐怕现在还不是探春管事儿的时候,李纨其实并不像外界所想象的那么软,她只是因为自己丈夫早逝,王熙凤和王夫人本来就不愿意让别人来管府里的事儿,所以才主动退出。

        现在贾赦和赖家因为园子的事儿相互攻讦,王熙凤趁机脱袍让位,这和贾琏冷落她没太大关系。

        这女人对权力和金钱的渴望,也不是一个贾琏就能压制得住的,那是因为看到了这怕是一把火要烧到身上,所以才会借机脱身。

        “妹妹,你若是想要学着管事儿,日后自然有你管事儿的时候,但是这一次你们府里,愚兄觉得你最好还是别去掺和了,修园子的情形都知道,谁不想往自己包里揣几个?你能管得了谁?贾珍和贾蓉背后是贾赦,赖家更是在你们府里根深蒂固,没准儿背后也有人在使坏,所以你不适合,若是真的到了某一天非要你去管,那就光明正大你一个人来掌管,也别在用珠大嫂子这个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