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五十七节 一浪接一浪

戊字卷 第五十七节 一浪接一浪

        “嗯,很好,环哥儿,就是要有这种心胸气概!”冯紫英大马金刀地一挥手,给了对方一个鼓励,看得贾环心潮澎湃,更是静心倾听。

        “你和宝玉是不一样的,他是嫡子,但他不读书,不走科举仕途,无论如何也就是一个在家坐吃山空的主儿,所以我那一日才会那般狠狠地批了一番,就是希望振聋发聩,让他清醒过来,不读书可以,但是你得要学着做事儿啊,日后你环哥儿和兰哥儿都读书出去了,琏二哥也在外边儿做事儿了,那荣国府谁来撑着局面?”

        “这荣国府袭爵按照规矩也是琏二哥袭爵,但是琏二哥要做事,所以迟早你们荣国府长房二房都是要分家的,现在也是因为老太君还在,一旦老太君百年之后,荣国府分家,琏二哥这一支长房我是很看好的,但是你们二房呢?论理该贾兰来承袭二房,但是贾兰还小,也还有你们两个叔叔,你如果读书出去做事了,贾兰也要读书,宝玉怎么办?”

        冯紫英侃侃而谈,他甚至没有避讳已经走到了门外的探春,有意提高了声调。

        “所以我说宝玉你这样不行,不读书就要学着做事,没本事像琏二哥那样去外边儿做事,就学着在家里做点儿事情,珍大哥和蓉哥儿那么浪荡的人,也都还要南上北下去视察庄子收成,莫不成你贾宝玉连珍大哥和蓉哥儿都不如?成日里就琢磨那点儿和姐姐妹妹丫鬟小子的破事儿,难道还能琢磨一辈子?”

        这最后一句话有点儿重了,但是贾环却是听得眉飞色舞,探春在门外也听得有些脸红。

        宝玉除了喜欢和女孩子们纠缠外,和钟哥儿、蒋琪官几个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也瞒不过府里边,但大家都装着不知道。

        这等事情好像在京师城和江南大户人家里边也不少见,甚至成为雅趣,只不过正派人都还是觉得恶心,对女孩子来说就更是觉得不堪了。

        “冯大哥,我贾环是绝对不会学宝二哥的,我是要读书的,而且一定要考中举人进士,我日后也是要向冯大哥学习,以冯大哥为我的榜样,……”

        贾环脸色潮红,信誓旦旦地表态。

        “环哥儿,读书是好事,做事也不能说就差了,读书出来,入仕之后也还是要做事,只不过是替朝廷办事。”冯紫英谆谆教诲,“做事其实也是一种历练,……”

        贾环鸡啄米一般的点头不已。

        “……,前日我回了青檀书院一趟,也和周山长说了你的事儿,待你院试一过,我便会替你写一封荐书,你便带着荐书去书院就读,争取下科秋闱考过举人,至于说能不能一举过进士关,那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听得冯紫英这么一说,贾环忍不住眼泪都要飙出来了,只能哽咽着起身深深一鞠躬,若非辈分不合适,他都要给对方跪下磕三个响头了。

        他这么些年来在贾府里边备受欺凌,尤其是阖府上下都对他看不起,都围绕着宝玉转,把宝玉吹得天上仅有,地下无双,他就一直不服这口气。

        只是无尽雄心却无人理睬,一直到冯大哥出现,这才真正救了自己。

        冯大哥的鼓舞成为他最大的动力,终于能够一路考过县试府试,院试他也有绝对把握能过,剩下就是需要到书院读书了。

        若非冯大哥帮忙,府里边多半有事要让自己继续在族学里读下去,他已经听到了府里边一些说法,就是太太说若是能读出书的,哪里都能读得出来,显然就是不想让自己出去读书。

        若是这举人都是在族学里能考中的,那还要外边书院作甚?

        府里边那些人根本就是不想让自己出头,深怕自己考上了举人日后把宝玉逊得更难堪罢了。

        “好了,环哥儿,男儿汉大丈夫,莫要作妇人状,也无须说什么感谢的话语,你能好好读书就是对冯大哥最大的感谢了。”

        见贾环眼圈红透,哽噎无语的模样,冯紫英赶紧摆手。

        “你也要好好感谢你三姐姐,成日里对你这般关心,深怕你恶了太太,不许你读书,你以为她百般敬重太太交好宝玉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

        贾环一愣,而门外的探春也是全身一震。

        探春没想到冯大哥居然连这点儿都看出来了。

        她对太太尊重,对宝玉关心,固然有嫡母嫡兄的缘故,但是未尝没有要刻意维系一种良好氛围的意思。

        宝玉是不能读书的,但是却是嫡子,而环哥儿是能读书的,但是却是庶子,只怕太太心里是肯定梗着一根刺的,若是要寻些理由不准环哥儿读书,还真的不好说,毕竟嫡母至上,难道你环哥儿还敢反抗不成?

        “环哥儿,有些事情,多用心想一想,你三姐姐和你一母同胞,血脉相连,难道还能害你不成?”冯紫英喟然道。

        贾环深吸了一口气,默默点头,良久才道:“冯大哥,本来有些话我都不该说,但是这府里边我是真心待不下去了,反正也要出去读书了,可三姐姐这边,我看得出来,三姐姐喜欢冯大哥,冯大哥你也对三姐姐有些情意,只是不知道冯大哥日后打算如何安置三姐姐?”

        冯紫英一怔,谁说这环老三心思差?居然连这点儿都看出来了,这是要替探春来问了?

        贾环的问话却把门外的探春给惊得不轻,这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环哥儿居然敢当面质问冯大哥起来了?

        只是这一问却是让探春芳心大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要离开,却又无比想听听冯大哥的想法,但是却又怕听到一个让自己难以接受的结果。

        这种纠结让探春在门外只能死死扭住手中的汗巾子,脸色潮红,竟然不知道是进士退。

        冯紫英也被贾环这突如其来的发问给问住了。

        如果没有对宝钗的承诺,冯紫英觉得选择探春也未尝不可,探春的性子他很喜欢。

        不过他也知道即便是没有宝钗,即便自己拿到了二房封爵兼祧的机会,像探春的庶出身份都决定了自己不太可能娶探春为正妻,哪怕是史湘云都比探春更合适。

        这年头嫡庶的差别就有这么大,男子还能用科举仕途来改变这种身份差别,而女人就很难了。

        对贾环,还有门外的探春,冯紫英不能撒谎,他也不愿意撒谎。

        探春不知道自己已经看到了她,虽然不知道探春的表情心情,但是冯紫英相信此时的探春应该是很纠结迷惘的。

        她恐怕也不知道她自己的命运会走向何方,虽然自己一度很含蓄地表明过情意(撩),但是摆在面前的现实却是自己长房是沈家女,三房是林家女,除非探春做妾。

        且不说探春自己是否愿意做妾,单单是贾府这边这一关恐怕都很难过。

        “环哥儿,你应该知道你冯大哥现在的情形,我的婚姻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涉及到很多,我不否认,我对你三姐姐有些情意,但是横亘在我和你三姐姐之前这道鸿沟却是天堑,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要想跨越这道天堑,需要时机。”冯紫英字斟句酌。

        贾环精神一振,“冯大哥,小弟知道您的本事,您肯定能说服府里边,是不是?”

        “环哥儿,你是打算让你三姐姐给冯大哥当妾么?”冯紫英苦笑道:“这不仅仅是你们府上的问题,你三姐姐总归也是要颜面的,若是让她这样没名没分的过来给你冯大哥当妾,冯大哥也觉得有些委屈你三姐姐啊。”

        门外探春几乎要落下泪来,忍不住仰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用汗巾子擦拭掉浸出的泪珠,低垂下目光,不知道是在寻找什么。

        虽说出身是命,但是探春却一直不肯在这上边低人一等,只是有些事情却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探春何尝不知道这一点?

        只是若是沈氏女也就罢了,反正都不熟悉,过去为妾并没有什么,但像素来交好的林姐姐为正妻,自己却要过去为妾,这种复杂的滋味如何能对人言?

        便是再心胸宽阔,再说姊妹情深,但又有谁能真正无视?

        事实上探春也知道自己这种庶出身份,要想为正妻,就只能嫁到那种寻常人家,而哪怕是稍有出息的士人,都不愿意娶一个武勋家庭的庶出女儿。

        这种尴尬的处境往往是庶出女子的最难的地方,而武勋却又是士人所不屑的,这样的身份综合起来,也就难怪像迎春、探春这样的女子在婚姻选择上的狭窄了。

        今儿个冯大哥这一席话却是击中了素来骄傲的探春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如此体贴而又知情达意的男子,还能有何人?

        “那冯大哥您是打算怎么解决这个难题呢?”贾环迫不及待地问道:“三姐姐今年也十四了,年龄不小了,兴许府里边下一步就要给她找人家了,若是找一个像二姐姐那般给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当填房,而且那个男人据说还是品行卑劣,那三姐姐这一辈子岂不就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