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四十一节 情浓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四十一节 情浓

        “冯大哥你为何要去和他说这些话?莫非你不知道宝玉在老太君他们心目中的分量,这般一说,那便是阖府上下都会知晓,那宝玉屋里的人没有几个是省心的,兴许这会子便已经传遍了!”

        看宝钗急得直跺脚的娇俏模样,完全没有了平素的淡然从容,倒是让冯紫英眼前一亮。

        这丫头平日温婉大方,没想到还有这等时候,白皙的俏靥微微发红,眉目间的懊恼和急躁,皓腕如玉,桃红色的褙子外罩一件米色比甲,捏着碧色烟萝纹汗巾,樱唇微抿,美眸含情,委实养眼。

        “难道我说的话有错么?”冯紫英有心要逗弄一下这丫头,一脸惊诧模样。

        “不是说冯大哥您说的不对,而是宝玉这个人,您和他说这些有意义么?”宝钗叹息,“他比环哥儿都还不如,甚至还不如兰哥儿,这阖府上下谁人不知?府里上下都明晓,但谁又去说过他?都知道他是老祖宗和太太心头肉,便是大老爷和大太太那么不待见,还不是一样懒得多说一句?”

        “是啊,冯大爷您怎么去触这个霉头?你要娶我家姑娘和林姑娘,日后和府里边肯定打交道的时候多了去,若是老祖宗和政老爷太太对您有了看法,您可怎么是好?”莺儿也忍不住插嘴替自家小姐着急。

        “可都这么闭口不言,宝玉又怎么能明晓事理?”冯紫英走到宝钗身旁,接过莺儿送上的茶,抿了一口,沉静地道:“再说了,宝玉一直这般骚扰林妹妹和宝妹妹,我若是不表明态度,只怕他还会一直纠缠不休,这样给他泼一瓢冰水,让他好好醒一醒,明白这个世道不是围绕着他一个人转,免得他日后出门碰壁吃亏,那更难以接受呢。”

        “可是为何冯大哥您要去说呢?”宝钗皱着眉头,忍不住扶额担心,“母亲若是知道了,只怕又要烦心不止了。”

        “很简单,我看这宝玉眼睛也不瞎,就盯着宝妹妹和林妹妹,这兔子不吃窝边草,怎么他就老是盯着我的女人呢?”冯紫英用略显粗俗的话语看着玩笑,“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可不是我的风格。”

        一句“我的女人”把宝钗逗得满脸通红,这话可不像一个翰林院修撰能说得出来的,倒像是那边地的军汉们口头俗语,也不知道冯大哥怎么会学着这些粗话。

        羞恼不已的宝钗忍不住跺了跺脚,挺拔的身形居然微微荡漾起伏,“冯大哥!”

        “说错了,说错了,还请妹妹原谅则个。”冯紫英假意作揖道歉,“不过我是这么想的,林妹妹也就罢了,反正都和我定了亲,量那宝玉也是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的,但是宝妹妹这边暂时还不能公开,我得彻底先让他清醒清醒,自己照照镜子,别成日里白日做梦,想些没用的,自个儿先定下心来做点儿正事才是正经,等到我和宝妹妹的事情有个结果了,那个时候我想宝玉也该理性一些了,不至于这样一直惯着哄着,某一日我又和宝妹妹订亲了,他不得立即发疯?”

        冯紫英话语里语多诙谐调侃之意,但语气中的决然却不容置疑,宝钗心中也是又甜又喜,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来回应情郎的这份霸气。

        倒是莺儿满脸艳羡,觉得自家姑娘没找错人,男人就是得这般勇武霸道一些,哪怕是面对宝二爷和贾府也一样毫不客气,这才是真男儿。

        见自家姑娘欲言又止,也知道她面皮薄,莺儿抿着嘴一笑,悄悄出门把门带上,屋里便只剩下二人。

        见莺儿出去,宝钗也才心里放下一些,再说是自己贴心丫鬟,但是毕竟自己和冯大哥的事情外人还不知晓,这层纱没捅破,宝钗心里也还是有些羞怯,许多话便不能随意说。

        冯紫英见莺儿出去把门带上了,倒是给这机灵丫头点了一个赞,探手便揽住宝钗的腰肢,惊得宝钗全身一僵。

        “冯大哥!”

        佳人在怀,吐气如兰,星眸如钻,玉靥生春,颤巍巍的声音让冯紫英忍不住有想要将其狠狠揽入怀中蹂躏一番的冲动。

        不过他也知道这般情形只怕对宝钗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再要有什么出格举动,只会破坏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他可不愿意因小失大。

        见冯紫英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宝钗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她可真怕自己对方有什么出格的要求举动,那自己是拒绝又怕伤了对方自尊,任凭对方过火举动又是宝钗绝对不能接受的。

        自己这位郎君好像这方面还真有点儿名声,东府珍大嫂子的两个妹妹居然成了他的外室,虽说这年头这种情形也不少见,可是问题是他还没成亲呢,屋里也还有金钏儿、香菱几个丫鬟,哪里就这么猴急?

        “妹妹身上的香气甚至好闻,这冷香丸没想到还有这般妙用。”冯紫英鼻息在宝钗鬓旁浮动。

        宝钗大羞,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低垂着头不言语。

        “家里已经和沈家那边约定,估计年底愚兄便要成亲,林妹妹那边妹妹也是知道的,只能等到永隆十一年去了,倒是妹妹这边,愚兄也在努力,看看等到我明年观政三年期满,能不能有一个说法,……”

        冯紫英也知道这是宝钗最关心的事儿,所以自然要和宝钗有个交代。

        “小妹的事儿冯大哥记在心上就好,小妹明年便十七了,这般年纪早就该出嫁了,最起码也该订亲了,这外边儿已经有人在说闲话,……”宝钗幽幽地道。

        冯紫英心中也涌起一波歉疚之情,说来说去还是自己贪心,只是这好不容易穿越这一回来到这个世界,凭什么不贪心?哪个男人在面对钗黛时还能无动于衷?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得要上,这就是冯紫英的心态,否则真的是辜负是这样的机遇。

        冯紫英咬咬牙,“妹妹放心,愚兄自然是要给妹妹一个交代的,愚兄此番南下替朝廷弄回来几百万两银子,加之我爹又被朝廷裹挟非得要去辽东担任蓟辽总督,这几样下来,朝廷总是亏欠了我们冯家,要给我们冯家一个交代,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这长房封爵兼祧时间不久,再要二房封爵兼祧,容易遭人诟病,所以皇上才会搁置,不过妹妹放心,总归到明年愚兄三年观政期满,届时愚兄便是不要这连升三级的机会,也要为妹妹挣回这一个名分来,……”

        这一番话可谓情真意切,宝钗也是听得心潮起伏,情意满胸,忍不住将自己身体靠在冯紫英怀中,呢喃道:“冯大哥切莫如此,小妹可不愿意成为罪人,冯大哥只消记住小妹在一直等候便好。”

        却见玉人俏眸中情意盈盈,粉颊酡红,樱唇似火,此情此景,冯紫英哪里还能忍耐得住,捧起宝钗的脸庞便深深地印了下去。

        一时间呢喃漫语,满室生春,急促的呼吸和嘤咛低语,不足为外人道。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宝钗才从对方怀中挣扎出来,稍稍整理了一下有些散乱的发丝,感觉嘴唇都有些肿痛,全身上下更是如同着火一般滚烫,虽说未及于乱,但是这般一来,自己这一辈子都只能有这一个男人了。

        冯紫英走了,独留下痴痴回味的宝钗。

        莺儿进来时却见自家姑娘鬓发散乱,脸红如霞,吃了一惊,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内间床笫,还好被衾依然整洁如故,这才稍许放下心来。

        虽说姑娘已经和冯大爷心心相印,但是这尚未正式成亲,这等婚前失贞,却也是高门大户绝对不允许的,日后也会被丈夫轻看,比不得侍妾和通房丫头。

        一眼就瞧见了自己丫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宝钗脸顿时一烧。

        她自然知道这丫头在想什么,宝钗也是十六岁的女子,这等大家女子对男女之事也非一窍不通了,先前和情郎相拥热吻,情浓之时自然也能感觉到身体双方一些变化,好在对方还能克制,倒是让宝钗心安不已。

        “死丫头,你想什么呢?”

        “嘻嘻,姑娘没事儿就好,奴婢就怕姑娘把持不住出事儿,冯大爷那性子,……”莺儿也是和宝钗习惯了,抿着嘴微笑。

        “你少在那里胡说,小心我哪日把你给送给冯大哥。”宝钗假作恶狠狠地道,却又学不像,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送给冯大爷,那奴婢也是姑娘的人,只会守着姑娘一辈子。”莺儿悠悠地道:“奴婢看冯大爷也是极爱姑娘的,否则今日他也说不出那般话来,想必宝二爷受了这番教训,也该收敛了才对,莫要在往梨香院这边来了。

        “我想过了,若是宝玉还是那般,我便和母亲、兄长说,咱们搬出去,不在贾府住便是,只是我担心母亲孤独一人,在这边好歹还有姨妈和珠大嫂子以及琏二嫂子能说说话,排解排解,若是搬出去,母亲就更孤单了。”

        “姑娘心善,太太知晓定是喜欢不尽的。”莺儿由衷地道。

        “兄长若是能早些成亲便好了,有了嫂嫂,母亲也就没有那么孤寂了。”宝钗也叹息一声。

        自己兄长虽说比以往好了许多,再没有那等荒唐无忌的行径,但成日里在大观楼那戏园子里厮混,也是每日到晚间才回来,母亲一人也只能去贾府里边寻姨妈和珠大嫂子、琏二嫂子说说话。

        “姑娘,既然冯大爷在外边儿这么风光,不如请冯大爷替大爷也寻一门合适亲事,也好让大爷早日安定下来。”莺儿出主意。

        宝钗心中也是一动,自己兄长年龄不小了,论理也该成亲了,只是这呆霸王的名声在外,这京师城里同等门第的谁愿意把女儿嫁入薛家?

        自己兄长似乎也是对此满不在乎,倒是母亲忧心不已,却又苦于在京师城里人脉不够,难以寻到合适的人家。

        情郎现在京师城中红得发紫,接触的人脉宽泛,兴许就能替兄长寻个合适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