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四十节 攘外先安内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四十节 攘外先安内

        扑通一声,贾宝玉再也撑不住了,仰头便倒,倒是把袭人和贾琏都吓得够呛。

        袭人赶紧哭闹着掐宝玉人中,一边喊着外边儿的丫鬟们都赶紧进来,扶着宝玉上床。

        “宝玉,你是聪明人,我言尽于此,琏二哥和袭人也都听到了我的这番话,我相信叔叔婶婶也能知晓我和你说的这一切,莫要以为大姑娘进宫了就以为一切都万事大吉了,你终归还是要靠你自己。若是想明白了,就来找我,若是还是想不明白,我也只说这一次,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冯紫英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双眼紧闭被抬到床上的宝玉,摇了摇头,“走吧,琏二哥,我想宝玉这会儿需要的不是休息,而是好好思考,你们府里边对他还是骄纵了。”

        踏出门,贾琏就忍不住道:“紫英,你这话太过了,宝玉以前何曾受过这种刺激?”

        “琏二哥,我都说了,你十六七岁就能跑平安州去,他十五六岁了,还成日里流连戏园子,和一些戏子做些风流勾当,若是你在外边儿去做事了,谁来撑起府里边的事儿?读书不行,你总得做事儿吧,做不了事儿,你也得当尊菩萨在家里蹲着吧?一辈子这么厮混,能行么?”

        冯紫英语言很淡,“若非我要娶林妹妹,和贾家也算是扯上了这层亲戚关系,林妹妹还要在你府上住两年,我吃撑了来管这档子破事儿?”

        “可是你这话老爷太太和老祖宗怕是立即就能听到,宝玉屋里的人可都是人精,……”贾琏迟疑道。

        本来就是要让他们听到,这贾府里边庙小妖风大,水浅王八多,贾宝玉算是一个,虽说折腾出来的都是些屁事儿,但老这么折腾,谁也没那么多精力来顾及,还不如一劳永逸,用虎狼之药,把这厮给刺痛,看看这家伙还有没有救。

        “那你觉得政世叔和婶婶会怎么待我?老太君会怎么看我?把我撵出去,不让我登门?还是不许我娶林妹妹了?”冯紫英笑了起来,“放心吧,你们府里边还是有明白人,政世叔不说了,若是太太不高兴,我想老太君是明白的,那宫里的贵妃娘娘也是明白的。”

        冯紫英也想过,自己要娶宝钗和黛玉,始终是和贾家斩不断联系,如何处理和贾府的关系就需要认真考虑了。

        《红楼梦》书中没有明确提及这贾家如何作死导致贾府没落的真正原因,像什么贾赦逼死石呆子和鸳鸯,贾府对外仗势欺人比如王熙凤放高利贷和插手司法诉讼,帮助甄家隐匿财产,秦可卿死后棺材逾制等等,在冯紫英看来这都算不上什么。

        这个时代,豪门贵族哪一个家族中没有这等破事儿?

        连自己老爹每每从任上回来,不也一样收取了大量来自塞外蒙古人的礼物?自己老爹可不是纯良人物,要说没吃个空饷,没收受过商人的礼物,没在边务上打过擦边球,冯紫英都不相信。

        这些事儿若是真的要摆在台面上,那都是要被都察院弹劾的,难道说都察院和龙禁尉会不知道?

        关键在于你自身所处的位置以及朝廷对你的态度。

        在冯紫英看来,贾家最终落得个身败名裂被查抄的主因恐怕还是牵扯入夺嫡中太深,《红楼梦》书中只是若隐若现,让读者如雾里观花,但是作为自己,现在已经深刻感受到了这种森森寒气。

        太上皇和皇上之间的斗而不破,义忠亲王的推波助澜意图从中渔利,与元熙帝关系密切的武勋和商贾们这一大块既得利益群体还沉迷于元熙帝时的那种特权幻想中,使得这场角力博弈现在还看不到曙光。

        踏错一步,也许就是灰飞烟灭,毫无疑问贾府无疑就是站错了队,加上看似风光的贤德妃贾元春又早薨,才会导致贾府彻底落幕。

        但是以贾府现在的没落状态,冯紫英觉得贾府应该没有多少实力参与这种高端博弈中才对,顶多也就是摇旗呐喊站错了方向,否则贾府也不可能只是落得个抄家这么简单,满门抄斩才是正份儿。

        从现在贾府的情形来看,存在风险的方向冯紫英觉得有几点。

        一是贾元春的贵妃身份。论理她现在是永隆帝妃子,但是却又是太妃安排过去的,这里边有什么猫腻,冯紫英不确定。

        二是江南甄家。

        江南甄家是金陵新四大家之首,乃是太上皇最宠信的江南世家,与贾家关系密切,而又与北静王是姻亲,甚至和义忠亲王也有瓜葛,一旦甄家出问题,贾家卷进去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了。

        《红楼梦》书中也说了甄家把一些物事藏于贾家,湘云不也和自己说,传言甄宝玉有意要娶她么?这说明金陵老四大家和甄家似乎都有些瓜葛。

        三是贾赦和平安州那边的勾当。

        边地事务本身就很难说,一旦有人要借此机会来对付你,那就会是一个引爆点,但现在贾琏已经被自己带出来了,就不知道贾赦和平安州那边的联系还有没有,若是还在和那边牵扯不清,只怕就不好说了。

        至于其他,冯紫英都觉得不算是问题,顶多也就是落井下石罢了。

        冯紫英和贾琏刚走出几步,就看见王熙凤带着平儿在夹道口子上守着。

        贾琏面无表情,而冯紫英也有些惊诧。

        难道说这王熙凤还敢来当面拦路堵门,要和自己撕扯一番不成?以往的事儿不早就了断,至于说那玩意儿,压箱底里,难道说还得要自己还给她不成?

        “二嫂子这是在等琏二哥么?”冯紫英笑了笑,依然迈步而行,“我也就是拉着琏二哥和一道与宝玉说了会儿话,不至于这么一回儿二嫂子都舍不得琏二哥吧?”

        “铿哥儿,我要和你说一说事儿。”王熙凤脸色不太好看,但也还算正常。

        “凤姐儿,你和紫英有什么好说的?别把家里的事儿来烦扰紫英。”贾琏面沉似水。

        “贾琏,我怎么就没和他好说的了?你这成日里不分黑夜白昼的在外边,究竟是在干些什么?我就不能问一问?你还要不要这个家?”王熙凤没好气的一甩头,怒意盈面,“铿哥儿,你评评这个理,回来这么久,有哪一天在屋里呆过一个时辰的?起床一睁眼就不见人了,晚上要落门时才见人影儿,……”

        贾琏这段时间忙碌冯紫英自然是知晓的,只是没想到对方这般废寝忘食。

        看了一眼有些尴尬的贾琏,冯紫英想了一想才道:“二嫂子,琏二哥的确是在帮我,嗯,海通银庄的事儿,我表兄暂时还从扬州那边回来不了,我在京师城这边也没有多少能信得过的人,所以只有琏二哥能帮我,加上户部许多周转也挤在这一块儿了,所以就只能辛苦琏二哥了,忙过这一段时间便能好一些,……”

        王熙凤大略知晓一些,但是贾琏却始终不肯和她多说,这也是最让她不满的。

        不了解具体做什么,便难以搞清楚贾琏在外边究竟能有多少余地,王熙凤也是知晓贾琏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男人都是沾不得腥气的,看看冯紫英,居然都能把尤氏的两个妹妹纳为外室养着,这更让王熙凤警惕。

        听得冯紫英这么一说,王熙凤心里也大定。

        看样子贾琏这段时间的确是忙,问平儿,平儿也说这厮连见了平儿都在没有了往日那般猴急的心思,这倒是真的让王熙凤对贾琏有些刮目相看了。

        “铿哥儿,你琏二哥连自己家建园子的事儿都不管不顾的,只顾着帮你做事儿,那事儿做成了你可不能亏待你琏二哥。”王熙凤目光里多了几分炽热,“听说你们那海通银庄本钱极大,京师中宗室大多有入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二嫂子,入股这事儿早就扎帐了,目前银庄暂时不接收入股了,不过二嫂子若是有闲钱要存入银庄,倒是可以每年拿到一笔可观的利息,……”冯紫英似笑非笑。

        “铿哥儿,这就不行了?”王熙凤意似不信。

        “二嫂子,你回去可以问一问琏二哥,这等入股事宜,忠顺王爷和山陕商人都是有人派来监督的,做不得假,……”冯紫英也懒得和对方多说,这女人总是自信满满,觉得谁都该让她几分。

        见冯紫英一脸冷淡,而一旁的贾琏则是神色平淡,王熙凤恨得咬牙,却又无法发作,只能恨恨地瞪视着二人,良久才道:“那意思是我还要多谢你们了,……”

        冯紫英摊摊手,神色诡秘,“二嫂子,那倒不必了,当然,二嫂子要真的有心谢我,自然也找得到谢我的法子,用不着说出来。”

        被冯紫英的话给堵得说不出话来,再联想到在大观楼包间里那一幕,王熙凤越发不自在起来,只能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

        听完袭人的介绍,贾母和王夫人都是脸色变幻不定,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许久,贾母才以手扶额,歪倒在炕上,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王夫人最终脸色还是阴沉了下来,“便是他娶了林丫头,宝玉也轮不到他来教训!还真以为他们冯家就可以凌驾于贾家之上了不成?”

        李纨和王熙凤都坐在下首,没有吱声。

        说实话,冯紫英这番话倒是真正说中了李纨心坎里。

        这位小叔子的表现是出身书香世家的李纨极其看不起的,只是自己婆婆过于娇惯,她又是一个没了丈夫的寡妇,在这家里就得谨言慎行,自然不敢去说什么,但今日冯紫英这一番堪称尖酸刻薄的话可真的是把贾宝玉的皮给彻底揭掉了,她打心眼儿里痛快。

        倒是贾母最终摇了摇头,“话不是那么说,铿哥儿的话也不算错,甚至算得上是逆耳忠言,只是宝玉这么些年来从未受过这般言语,难以接受罢了,他爹怎么说?”

        “老爷说……”袭人欲言又止。

        “说吧,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老爷说就是府里边儿过于骄纵,才让二爷变成这般,说冯大爷的话才是真正的苦口良药,是该让二爷好好醒一醒了,还说要把这话带进宫里,让贵妃娘娘也听听,……”

        袭人把贾政的话原封不动的带来,让贾母和王夫人以及李纨和王熙凤都是一愣。

        “老爷这么说?”王夫人迟疑了,自己丈夫要让把这话带入宫中,那就不一般了,已经把冯紫英的地位提升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甚至超过了府里边任何一个人。

        “这等事情上,奴婢如何敢撒谎?”袭人赶紧跪下磕头。

        “起来罢,没谁说你撒谎。”贾母沉着脸。

        “那宝玉现在怎么样?”这才是一干人最关心的事儿。

        “二爷只是躺在床上不说话,不喝水也不吃东西,其他倒也没怎么,……”袭人脸上也有些苦涩。

        “可怜的宝玉,……”贾母满脸疼惜,只是捶着自己身边的炕几,“他自小便自尊心强,何曾受过这等委屈?不过铿哥儿的话,哎,……”

        王熙凤看了一眼自己姑母沉着脸不说话,便大着胆子插话:“老祖宗,太太,虽说这铿哥儿说话有些托大和逾越了,但是如老祖宗所说,也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二爷这边我也问了,海通银庄要在京师这边建号,说是百万以上的营生,铿哥儿身边没有信得过的人所以才会让二爷去帮衬,日后怕是没多少精力来过问府里的事儿了,二位老爷年龄也渐渐大了,其他人也撑不起,宝玉若是不喜读书,也不妨让他学着做点儿事情,左右这府里的事情他也要学着过问的,只是……”

        “只是什么?”王夫人忙不迭地追问。

        “只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若是宝玉自己心里不通,这始终是不成的,还得要宝玉自己心里要琢磨透这一关才行,我先前也听袭人说了,铿哥儿这番话有些狠毒,但是沉疴需猛药,没准儿就能让宝玉心里边豁然开朗,现在我觉得咱们倒不宜多去过问,就等宝玉自个儿慢慢悟,痛就痛一回,伤就伤一回,等他想通了,伤疤好了,兴许这个坎儿就迈过去了。”

        王熙凤的话让贾母和王夫人都陷入了沉思。